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63 踏青
    夏楠的话,既不恭维,又不自高。诚挚的态度往往最为打动人。

     更别提刚才她的一番话,已经让一干管事信服了。

     当下便有管事站出来表示。

     “老夫人,何某,愿意跟随表小姐试上一试。”

     有了开头,接下来便接连有管事表示,愿意跟随夏楠,认了她这个新东家。

     将一干管事送走之后,夏楠可谓是瘫坐在椅子上。

     纪氏好笑道,“你刚才不还是很神气么?这会儿就不行来?”

     夏楠娇嗔了一声,“祖母您又不是不知道,这些管事在您的手里,可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楠儿一个小小的姑娘家,差点镇不住了。”

     若不是前些日子她连夜翻看纪氏给她的账本目录之类的,又一一了解了每一个管事的品性,以及去年发生的事情,今儿还不知道怎么让这些人信服自己呢。

     纪氏倒也不再取笑她。

     “这些事情对你来说还是比较困难,有不懂的就问祖母,你慢慢来就行。”

     “嗯。”

     纪氏伸手摸了摸夏楠的头,眸中满是慈爱。

     “过几天就是二月初二了,是个踏青的好日子,你也唤上你的好友,一同出去吧,别整天呆在屋子里,省得闷坏了。”

     “哪有,楠儿不去,楠儿就在府里陪着祖母,向祖母多学习学习,楠儿还有好多不懂的呢。”夏楠蹭着纪氏的手臂,像个小孩子般。

     哪知纪氏开口拒绝了,“不行,你就是太乖巧了,在这府里会闷坏的,再者,你这几日这样的学习下来,也该放松下,我瞧着上次那位云姑娘就蛮好的,性子也好,你不妨约上她一起,两人出去踏踏青,多好。”

     一听纪氏提到初阳,夏楠一个没忍住噗呲笑了出来。

     对上纪氏疑惑的眼眸,夏楠也忍住没说出来,她怕说出初阳的那些‘光辉’事迹,纪氏会改变她的看法。

     “初阳那姑娘的性子多好,活力有朝气,像极了我年轻时……”

     纪氏一直唠叨着,夏楠也只能应了她。

     她不用去找初阳,那姑娘都闷不住性子,一逮着有机会就出门呢。

     出了韶松堂,夏楠正准备回自己的院子,正巧遇上了苏氏。

     夏楠唤了一声,苏氏又叫住了她。

     “楠姐儿,过段日子颖姐儿要继续学蜀绣,我寻思着你们年纪不相上下,今年你也快要及笄了,不如一同学着?”

     及笄……

     是啊,过了年,她已经十五了,距离她的及笄日,也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了。

     可偏偏就是这几个月的时间,却发生了惊天巨变。

     回想起前世,夏楠哪还有时间去学什么蜀绣,她当即拒绝了苏氏。

     “多谢大舅母好意了,楠儿在宁乡做惯了粗活,实在做不来这些针脚活。”

     见她婉拒,苏氏也没再强留。

     纪氏将底下的良田铺子交由夏楠打理的事情只有祖孙二人知晓,毕竟现在她只是一个表小姐,又是闺中女子,出面打理这些事情多有不便,于是,管事们若有事情报备,皆是传到纪氏那儿,夏楠再从那儿得知。

     虽说麻烦了点,但也是最为稳妥的法子。

     几日后,童先生将书斋转让给了旁人,他处理完便接手夏楠身边的事情。

     纪氏给童先生安排了个身份,依旧为夏楠的教书先生,只不过教学时间为五日一课而已。

     而这五日一课的时间,却是安排给童先生跟夏楠报备底下的一些事情,这样的做法,同样是最为稳妥的。

     夏楠果然接到了初阳的邀请,约她二月初二一同去京郊踏青。

     夏楠这边忙完手头上的事情,跟苏氏道了声,便应了她的约。

     很快便到了踏青之日。

     夏楠早早便起了床,卷好袖子便钻进了小厨房,再出来时,已是拎着两个食盒,这些是准备在外游玩时可以吃的。

     里面装的,全是她今早方做的糕子点心,全都新鲜热乎着呢。

     她穿了一身淡紫色挑线裙子,袖口处绣着几朵兰花,又在腰间别了跟同色的腰带,在腰间挂了个香囊,一身看上去极为清爽。

     夏楠并没有盘发,而是用桃木簪子将头发固定住了,为了减轻身上的重量,她并没有戴什么发簪首饰,整个人格外素净。

     翩若觉得她的打扮太素净了,又给她配了一根翡翠绿嵌宝石的簪子。

     “姐儿这样才好看,方才太素净了。”

     夏楠生得,并不是极其娇艳那种,在她身上,有种温婉碧玉的气息。

     她五官生得精致,又极为柔美,安静时,似静置的兰花,姿态纤纤,她动时,那眸子灵动,又好似四月海棠,娇艳动人。

     夏楠倒也随她,很快,初阳的马车便到了侯府门前,初阳一见到夏楠,随即欢快地招手。

     “这儿这儿。”

     夏楠走到马车旁,却望向马车身旁的人。

     “咦?”

     男子身穿湖蓝色长袍,腰间束着一根青色祥云宽边锦带,乌发用玉簪固定住,一副温润公子模样。

     “何公子。”夏楠打了声招呼。

     “夏小姐安好。”

     是何以桓,他笑得温润,端的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明明形象很美好,初阳下了马车在他头上就是一个爆栗。

     “装什么装,谁让你臭不要脸跟来的!”

     “痛!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

     何以桓捂着头,目光哀怨,恨恨瞪着初阳,可当接收到后者的眼光时,他又不敢与她对视了。

     这女人,太可怕了!

     夏楠望着这对冤家,内心笑得正欢,这时,又有道声音闯入。

     “初阳,不得胡闹。”

     这时轮到初阳哀怨地望向身后了。

     “三哥,这出来游玩的,你能不能别老是管着我。”

     云初耀也一同来了,不用想,肯定是来盯着某人的。

     夏楠与他点了点头,便与初阳上了马车。

     马车里宽敞,只做了三人,初阳出门是从不带丫鬟的,夏楠只带了个抱月。

     她每次出门,也总喜欢带着她。

     初阳目光放光地望向抱月提着的两个食盒,她迫不及待抢过抱月手里的食盒,打开先端了一小碟糕点吃了起来。

     “正好,今早起晚了,我还饿着肚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