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7 钟情
    众人顿住脚步,夏楠更是瞪大了双眼!

     谁来告诉她什么情况!

     她拼命想要阻止夏颖与卫清皓正面对上,为什么偏偏他就凑了上来?!

     “不能!”

     夏颖还没拒绝,夏楠率先开口,她也不管夏颖会如何作想了。

     “这盆吊兰,是各自凭着本事猜谜得来的,若是今日是你们得了吊兰,我们再出一百两银子让你们割爱,换做你们愿意吗?”

     一百两银子虽多,可对于爱兰之人来说,这点钱怎能跟所爱之物相较,这种做法着实强人所难。

     夏颖明显是一怔,她没想到那个让她愣神的男子会挡在自己面前,还开口要“买下”她的吊兰。

     听了夏楠的话之后,隐于恐怖面具下的柳眉不可察觉地蹙起,随即又松开。

     她确实没打算卖出去,特别还是他为了那个女子才来跟她买的!

     哼!

     她回去一定要好好打听打听,这女子究竟是哪家的姑娘!这男子又是谁……

     “是在下唐突了。”

     被拒绝,卫清皓也不气恼,刚毅的面庞纹丝不动,朝几人做了个辑便要离去。可随后跟上来的女子却搂住了他的胳膊,“我不嘛哥哥,我就要那盆兰花,你知道母亲素日里最喜爱兰花了,若是将这吊兰送给母亲,母亲是最高兴的!”

     等等。

     夏颖好像捕捉到了什么。

     母亲?

     她总算定了心神,美丽的眸子在两人的面庞上来回转动。

     嗯……眉毛挺像的,鼻子也挺像的……脸型也挺像的……

     她这是搞了糗啊,而且……这个女子的长相也有那么一点熟悉?

     “母亲若是喜爱,他日我再去求得便是了。”

     说罢便要拉着那女子走。

     哪知夏睿杰却开口了。

     “阁下可是卫国公世子……”

     卫清皓转过身子,面带疑色。

     夏睿杰摘下了面具,迎上一张笑颜,对方很快认出了他,“士嘉?”

     士嘉是夏睿杰的取的字。

     卫清皓面上顿露喜色,两人如老友许久不见,那模样好生痛快。

     夏睿杰与他聊了几句,便介绍起身旁的两位妹子。

     夏颖与夏楠至此,也不好再待着面具,便摘了下来。

     卫清皓冲她们点了点头,似是不经意间又在夏颖身上多看了一眼,夏楠暗暗心惊,眼下她是阻止不了了,哪知道夏睿杰跟卫清皓先前还是同窗好友。

     “这是我四妹,卫清晗。”卫清皓同样将他身旁的女子介绍与夏睿杰等人。

     但见卫清晗柳眉死死蹙在一起,似是没想到刚才还与她争辩等人会是自己哥哥所认识的,而且!

     那个与她争辩的女子长得竟然还要比她好看几分!

     卫清晗懒懒瞥了他们一眼,便转头不再看她们。

     卫清皓有些无奈,适时一个声音又传进众人耳尖。

     “二哥哥,四姐姐!”

     只见一抹粉色掠过,转眼便到了卫清晗身边,后者柳眉紧蹙,“别抓着我,跟猴一样!”

     前者不管不顾她的恶语,笑得无比童真,待看清眼前之人时,双眸又大放光彩。

     “颖姐姐?!”紧接着又是朝夏颖扑了过来。

     就在她快要扑倒夏颖身上时,一只大手适时抓住了她,卫清萱顿时被人拎了回去。

     卫清皓颇为无奈,只能跟夏颖致歉,“萱儿平日里被我们宠坏了,望夏小姐莫要介怀。”

     夏颖该怎么描述此刻的感觉?

     ……

     当卫清皓双眸对上她的时候,那漆墨般的眸子,仿佛能把她的灵魂都吸引进去,她的心止不住地跳,一下,两下,越来越快……

     难道这就是一见钟情?

     夏颖被这想法惊到,脸顿时变得通红,以至于忘了回卫清皓的话。

     “颖姐姐……”最后还是卫清萱一声呼唤将她喊醒,卫清萱无奈,她被自家二哥一手抓住,动弹不得,只得求救地望向夏颖。

     夏颖不过愣神了一下,瞬间恢复闺阁小姐该有的仪态。

     只见她面带浅笑,轻声回道:“无碍,萱儿跟我甚是合得来。”

     得了夏颖的话,卫清萱回头冲卫清皓斜睨了一眼,挣脱开他的手,跑到夏颖身边,再次挤掉了她身旁的夏楠,挽住了她的手。

     夏颖望着卫清萱的笑颜,颇为无奈,人生如戏,这两人长得与卫清萱总有那么一丝神似,她怎么刚才就没想到呢?

     相较卫清萱的欣喜,那边卫清晗眉头却是死死皱在一起,更是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等着卫清萱。

     夏颖美眸微转,闪过一抹挣扎,随即消散不见。

     “世子爷方才的话,可还算数?”

     卫清晗剑眉微挑,随即反应过来她在指刚才以一百两银子换吊兰之事。

     “那是我冒……”

     “我同意。”

     在场之人微楞,夏楠双手更是死死揪在一起。

     夏颖的表现,她的眼眸,所有的姿态她都看在眼里,像极了当年她所遇见顾常庭之时。

     她怎会不懂。

     原来……冥冥之中早有注定,夏颖终究还是钟情于卫国公世子,也仅此一面。

     夏颖最终将吊兰卖与卫清皓,两人视线相交,默契一笑。

     夏楠忽然觉得心情有些沉重,正逢这时,一道低沉恐怖的声音蓦然出现在她耳畔。

     夏楠转头,却见一个咧着嘴颇为惊恐的面具正对着自己。

     “初阳?”

     云初阳摘下面具,红唇撅起,“这么快就猜出来,真没意思。”

     她双眼撇了撇这一大群人,目光与卫清萱相撞,唇角不由得勾起一抹浅笑,她低声在夏楠耳畔,问她要不要跟她去透透气。

     闻言,夏楠的心蓦然一暖,初阳竟然看出了她的不自在。

     夏楠点了点头,夏颖被卫清萱缠住,又遇见了卫清皓,事已至此她也阻止不了,便与夏睿杰说了声,夏睿杰望了眼她身旁的抱月,又叮嘱了她注意安全,夏楠应了声便随初阳走了。

     初阳还是一如既往爱调戏身后的抱月,一路上气息火热,夏楠不自觉也跟着笑了出声。

     “你就一个人出来吗?”

     夏楠瞧着初阳身周,也只有她独自一人,连个提东西的丫鬟都没有。

     “有啊,不过我把他们甩开了,太烦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