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3 下药
    纪氏不敢怠慢,赶忙让底下的丫鬟去将之前御医开的药材取来,连同的还有药方。

     秦太医开口了,“顺道连药罐子,以及喝药的碗都拿过来。”

     他的话一出,纪氏眉头瞬间蹙得更深了,正想开口,秦太医就像知晓了纪氏的念头。

     “老夫人您莫要太过担心,六小姐的脚只要好好休养还是可以好的。”

     听了秦太医的话,在场的人都如释重负般卸了一口气。

     可夏楠眉心却直跳,好像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几个丫鬟很快便将夏落所用的药罐子,药碗,以及药材取了过来。

     秦太医仔仔细细观察了药罐子,药碗等,又将药包打开,细细分辨起里面的中药,再对比药方上的。

     他忽而转头道,“这个方子,是方太医开的?”

     纪氏点了点头。

     年前出了这档子事,眼瞧着夏落脚伤未愈,夏三爷便亲自去了趟太医院,请了方太医,这回之所以没请方太医,则是因为方太医回乡了,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人,这才找了秦太医,若不然,越过方太医直接请秦太医看诊,是不礼貌的行为。

     秦太医闻言,点了点头,“方太医阅历无数,他开出来的方子自然是好的。不过……”秦太医话锋一转,顿时让在场的人都紧张了起来。

     “不过什么?”纪氏问道。

     “不过我却在这药罐子里,发现了麻沸子的存在。”

     “麻沸子?”

     在场的人皆不懂,秦太医解释道。

     “方太医开的药方有活筋补血只用,对于六小姐的伤有很大的作用,可这麻沸子,恰恰相反,它的药性与药方里的药药性相克,若是一起服用,不但会抵消掉药材原本的药性,更是会让伤者筋骨紊乱,纠结成一团,这便是抽搐!”

     秦太医话落,在场顿时鸦雀无声。

     在场之人,谁还没能听明白!

     夏落的要被人下了药,这人心思歹毒,根本是不想她的脚好起来!

     “到底是谁要害落落?!”夏娴最先质问出声,她红着眼眶,跑到夏落身旁,嘴中不停呢喃着,“对不起落落,是姐姐没照顾好你,让歹人有机可乘,都怪我……”

     秦太医瞥了一眼两人,对着纪氏正色道。

     “老夫人,据我所知,这麻沸子,出处并不在京城,而是在边处新疆的之地,那里有牧民种植着,不过这种药材,在京城是禁止销售的!”

     秦太医话说完,纪氏双眉更是紧蹙,而随后来到的苏氏眸中更是闪过一抹骇然。

     又是禁止销售的!

     果然……

     为夏落重新写了一张药方,秦太医这才出了侯府。

     纪氏遣散了身旁的几个姐儿,让她们各自回各自的院子,她则是回了韶松堂。

     韶松堂内热气依旧,可纪氏跟苏氏的面色却仿佛覆了一层寒霜。

     “大房媳妇,这件事情,调查出来了吗?”

     “回母亲,方才厨房里几个婆子说,这些天厨房里并没有什么动静,她们……”

     苏氏话还没说完,纪氏便冷哼了一声。

     “不用同我说这些,我就问你,你可推断得出这幕后之人?”

     纪氏当年好歹是叱咤京城的风流人物,虽然在后宅沉淀了这么些年,可到底将军府嫡女,那抹骨子里的霸气,是挥洒不去的,反而给人更加震惊的感觉。

     苏氏眸子沉了沉。

     见苏氏不语,纪氏径自说道,“哼,害了我孙女们,最大的利益人是谁?”

     “三房什么时候能让我少操点心,若是李氏能聪明点,也不至于如今至此了!”

     马车一事,纪氏着实想不出究竟是何人要陷害她们侯府的姐儿,可如今夏落一事,她却是看得清清楚楚!

     李氏本来便不得夏三爷的心,这个时候她的一双女儿再出事,李氏就相当于失去了最后的依靠,这件事情到底获利的最终是谁?!

     答案显而易见。

     苏氏提出疑问,“可若是三房那位姨娘做的,那天在马车上,夏馨连同夏芸也在马车上,她没必要将自己的女儿置于这么危险的地步吧?”

     这也是她无法确定幕后黑手的原因,虎毒不食子,再怎么使心机耍手段,到头来,谋的,也是为自己的孩子。

     “人心叵测。”

     纪氏只回了这四个字。

     苏氏不再言语。

     夕颜阁内,夏楠唤了鸳儿进来。

     鸳儿方才还在外面与几个小丫鬟玩踢毽子,夏楠一叫她,她便麻溜地过来了。

     夏楠见她鼻尖还带着一层薄汗,双颊粉嫩,不由得一笑。

     “你们倒是清闲。”

     她话语里并没有责骂之意,鸳儿却是吓个不轻。

     “婢子不敢,都怪那几个小丫鬟,非拖着婢子陪她们玩耍,请小姐恕罪。”

     鸳儿的话一出,夏楠眼底却是划过一抹冷然。

     都怪几个小丫鬟?推卸责任?

     她底下的丫鬟几斤几两,她可是摸得清清楚楚,莫说几个小丫鬟敢拖着一名二等丫鬟玩耍,就凭鸳儿这个品性,若是她不感兴趣的事情,谁能强迫得了她?

     她的品性……还是未变。

     鸳儿在自己身边,总是一个隐患!

     “行了,我也不是责怪你。”夏楠瞥了她一眼,鸳儿如释重负吐了一口气,随即望向夏楠。

     “那姐儿找婢子来是……”

     “府里与你相熟的丫鬟多,那你厨房里可有相熟的,去帮我打探下……”

     鸳儿得了夏楠的话,便兴冲冲去了厨房。

     她就知道姐儿肯定会重用她,怎么可能舍得罚她呢。

     这种事情,她也不是第一次为姐儿打探了,若是姐儿继续重用她,以后指不定还能晋升一等丫鬟,把翩若惊鸿两个给挤下去!

     鸳儿走后,翩若这才进了屋,她似是挣扎了下,最终还是决定说道。

     “姐儿,您不是不知鸳儿的性子,她好说话,与府里的丫鬟大多数都有交情,您还让她去打探信息,若是她不小心说漏了什么……”翩若适可而止,担忧地望向夏楠。

     听到这话,夏楠却是唇角一勾,这个丫头,现在倒是真心向着自己了。

     她倒也没瞒着。

     “你觉得她能说漏什么?如今六小姐的事情一出,侯府里哪个没少去打探情况,若是现在没人去打探情况,那才是最大的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