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御兽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巫紫衣盯着拜伏在眼前的年轻男子,不由得神情恍惚。曾几何时,跪拜在自己面前的是个只有几岁的小童,如今他竟然长得这么大了,曾经只到自己腰间的个头儿如今竟比自己还要高了。

     沧海桑田,世事变迁,转眼间近二十年就这般倏忽而过。不知自己还有多少个二十年好过。

     想到生死之事,巫紫衣心内一紧。殿内淡淡的安神香的气息沁入鼻端,让她稍稍回神,方才意识到令狐光已经跪拜许久了。

     “你起来吧。”巫紫衣温言道。

     “是。”令狐光答应一声,这才起身,垂手侍立一旁,哪还有半分睥睨天下的王者之姿?

     巫紫衣也不客套,迈步到大案后,坐在椅上,凝着令狐光。

     “你传信与为师,是有何要事?”

     令狐光壮着胆子对上巫紫衣的雪眸,拱了拱手:“师父不知,我这御苑中不是种了些异草吗?徒儿时刻想着孝敬师父,就命人着那些难得的挑拣了顶尖的出来,想着这些药草师父服食之后,于修道上定是大有助益的。只是师父知晓徒儿的身份,轻易脱不得身,又不敢派人去凌云扰了师父的清修,就只好出此下策请了师父下山一游。”

     “你有心了。”巫紫衣淡然道。

     “孝敬师父是徒儿的本分。”令狐光谦道。

     巫紫衣状似无意地扫了他一眼,不禁眉头暗皱——

     她这小徒弟看向她的目光总似不纯。

     令狐光被她眼风扫过,心虚地低了低头。

     其实他内心中哪有什么尊师重道之意?

     他幼时遭遇巨变,父皇听信谗言,致使母亲被奸妃所害死于非命,他更是险些夭折。幸亏死心塌地的护卫护着他逃出宫去,危急关头被游历的巫紫衣所救,后又收他为徒,虽然没学得十分的能耐,然与普通人相比算是相当的奇遇了。

     过得十余年,他父皇病危,膝下零落,竟没个儿子承继天下,才想起了他,于是派出大臣四处寻找,终于寻到,接回了宫中。

     令狐光年幼吃过太多苦头,一朝得志就不可收拾,颐指气使、刚愎自用种种不可计数,更是睚眦必报,将当年陷害他母子的所有人等,灭门的灭门,流放的流放,几无幸免,任谁劝说都是无用。

     他既然富有天下,贵不可言,自然就生出些贪婪情愫。他的皇后出身世家名门,是有名的大家闺秀,淑婉却也懦弱。令狐光见惯了江湖儿女意气风发,怎会喜欢这等女子?尤其是幼时就被巫紫衣收在身边,只觉得普天之下只有师父才是最美的女子,是不可亵渎的神女。时日久了,富贵日隆,难免有了别样的心思,有时甚至是猥|亵的。

     这等心思他初时还觉自责,后来愈发膨胀,心想自己身为一国之君,便是娶了师父那样的女子也无不可。贪|欲日盛,种种心思就收不住了,思念之切抓心挠肝、食不甘味,只得借了这么个由子请来师父一解相思之苦。

     “光儿?光儿!”

     令狐光一晃神,才意识到师父在唤自己,他连忙收敛心神。

     “师父有何吩咐?”

     巫紫衣看着他神不守舍的样子,心中微微不安。

     “光儿,不是为师絮叨,你孝敬师父是好的。只是,这些年来,我虽身在凌云,也听说过些你的事。你是皇帝不假,不过,有些事你做得,有些事,就算你是皇帝也做不得。”

     令狐光一凛。

     “百姓是水,朝廷是舟,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巫紫衣沉着声音,“你看看这天下,看看这百姓,苦成什么样子了?你也该好好想想如何坐好江山了!”

     令狐光闻言,大感不悦,他一向自负,自诩文能安邦、武能定天下。这些话若是十几年前听到,他大概能听进去几分,可如今,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朕是师父教出来的,师父何必长别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巫紫衣语结。或许那人说的对,“缘起则聚,缘灭则散”,“话送知人,饭送饥人”,这徒弟好也罢,坏也罢,自今以后就权当无关之人吧!

     既然想得清楚,她便不再做言语纠缠。

     “你的孝心,师父心领了。就是不知道你这宫中御苑里的奇花异草如何。”说着,勾唇一笑。

     令狐光几乎被她的笑意晃花了眼。他强自定了定神:“我这宫中的,虽比不得师父的凌云,也都是拔尖的。”

     “果真拔尖?”巫紫衣斜睨着他。

     “果真!”令狐光怎愿在痴迷的女子面前示弱?

     “不见得吧?”巫紫衣抬掌一指窗外,“依我看,你这宫中的侍卫就太过稀松平常,两个刺客偷窥了一炷香功夫了,居然没人发现?”

     “什么?”

     听得“刺客”二字,令狐光惊出一身冷汗,他刚想大喝一声“来人!捉刺客!”,就听巫紫衣悠然道:

     “你的那些手下,省省吧。”

     伏在殿外的慕清玄和绍筝听得巫紫衣说出“刺客”两个字时,也是大惊失色。

     慕清玄暗骂自己大意,不是不知道那女子的能耐,竟然放任自己在这里听壁脚。

     她心道“不好”,急忙携着绍筝就要蹿房越脊逃出宫去。

     孰料,不等她动作,只听得“哧哧哧”“吱吱吱”一阵乱响。

     大殿中紫气升腾,巫紫衣轻喝一声:“着!”

     慕清玄二人身后黑压压腾起一片。

     慕清玄急转身形,目光如电,看得清楚——

     那竟然是二十余只各色蛇鼠之类,一个个龇牙咧嘴、面目狰狞,直朝两个人扑了过来。

     绍筝已然看得呆住了。

     “快走!”慕清玄喝了一声,攀住她腰间,蹿上殿顶。

     那些蛇鼠竟像是受了指挥,更像是长了翅膀般,齐齐地冲上殿顶。

     “不好!有刺客!有刺客!”殿外的禁卫也发现了这边的动静,纷纷大喊着抓刺客。

     慕清玄知道此处一刻都停留不得,抓着绍筝,没命地飞奔。腾挪辗转,越过几层大殿,回头一看,那黑压压的一片竟然还跟在身后。

     慕清玄大感头疼。

     却不料,前有狼后有虎。她二人正发足飞奔时,眼前又出现一团黑影,急急朝两人射了过来。

     二人顾不得多想,只得见招拆招,双手挥舞,劈斩那些此刻本应该安静躲藏或者冬眠的蛇鼠之类。

     怎奈双拳难敌四手,慕清玄分神顾着绍筝那边,防她受伤,不想自己被一只三角头的毒蛇抽冷子咬在了肩头。

     她闷哼一声,顿觉伤口处一麻,继而没了知觉。

     有毒!

     慕清玄不敢耽搁,狂轰出几招,顾不得肩头流血不止,将绍筝夹在腋下,狂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