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金饼
    二人收拾停当,便下楼会了账,交兑了客房。

     慕清玄牵着小白,悠然走了一段,回头看看跟在身后的绍筝。

     “肚子可饿了?”

     绍筝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她确实是饿了。

     慕清玄一笑,“走,领你吃样好东西去!”

     好东西?

     绍筝很是好奇。

     但听得慕清玄边走边解释道:“那家店就在快到城门不远处,叫‘金饼陈’,是家老店。店主人做得一手好馅饼,上好的牛肉加了诸般作料剁了馅,用面包了,擀成薄饼,在油上烙得金黄酥脆。再配上他家祖传秘制的酱牛肉,还有各色米豆熬制的‘七宝米粥’,保管吃的你馋虫都勾出来。”

     绍筝听她描述,禁不住口舌生津,不由得“咕噜”吞下一口口水,只觉得腹中更加饥饿了。

     慕清玄听那清晰的吞咽声,觉得好笑,抬手遥遥一指,“瞧,那可不就到了?”

     这“金饼陈”当真火爆得很,慕清玄好不容易寻了个空座,二人坐定,点了两碟馅饼,两碗“七宝粥”,一盘子酱牛肉,再加上两个素菜。

     不等菜上得齐全,绍筝忽听得一个似曾相识的男人的声音:“哎哟!可是巧了!”

     接着,眼前一晃,月白色团花袍闪到了面前。

     绍筝抬头观瞧,看到那张脸的时候,立马什么食欲都没有了——

     闻人瑨!

     “杨小姑娘别来无恙啊!”闻人瑨涎着一张俊脸,笑嘻嘻地作势抱了抱拳。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绍筝纵然烦恶他,可人家施礼在先,总不好太过无礼了,只得虚虚欠了欠身。

     “还不错!承蒙惦记!”

     “嘻嘻!”闻人瑨打蛇随棍上,“大哥哥我当真惦念着你,想着当日匆匆一别,也不知如今你过得如何,着实忧心啊!”

     绍筝暗翻个白眼儿,这男子赖皮得很。同样都是“无赖”,慕清玄却不让人厌烦,虽然有时也很讨厌……

     “不过今日一见,”闻人瑨继续唠唠叨叨,“既然小妹妹和慕师妹在一起,那我就放一千一万个心了。”

     说着,又朝着慕清玄拱了拱手:“慕师妹,别来无恙啊!”

     “闻人公子好!”慕清玄压根儿不接他那“师妹师兄”的话茬儿,声音淡淡的。

     闻人瑨讪讪一笑,打量一番慕清玄的素色衣衫,眼睛一亮:“瞧瞧,我和慕师妹竟然都着了白衫,岂不有缘?”

     慕清玄轻笑:“出城往西五里地,那里闻人公子的有缘人更多。”

     闻人瑨呆了呆,似乎在思索“出城往西五里地”是个什么所在。

     绍筝也是一滞,忍不住思索起来,待到想得清楚,险些绝倒。

     出城往西五里地,那不是个坟圈子吗?出殡发丧的披麻戴孝可不都是穿白挂素的!

     闻人瑨显然也意识到了,顿时一张俊脸恰似开了染料铺,红一阵青一阵白一阵又紫一阵。

     绍筝强忍着笑意,忍得肚痛。

     慕清玄则依旧清风明月淡淡的,举箸夹起张烙得金黄酥脆的馅饼,放在绍筝的食碟里。

     “尝尝。”

     绍筝的注意力立刻被那张饼所吸引,手指大动,须臾间已吞下一张饼。

     “好吃吗?”

     “好吃!”绍筝吃得开心,扬起小脸儿冲着慕清玄甜甜一笑。

     慕清玄动作一顿,几乎是下意识地抬起手指,揩干净绍筝嘴角的油星儿。

     温润的指尖擦过嘴角,竟有滚烫的感觉。绍筝愣愣地瞧着她的动作,像被施了定身法似的。

     两个人竟是视自诩玉树临风的闻人瑨为无物。

     侍立在闻人瑨身后的伴当大觉尴尬,清了清嗓子,“公子爷,咱也坐下吃点儿东西吧!”

     闻人瑨这才醒过神来,不由得摸了摸脸颊,又低头瞅了瞅——

     没沾上脏东西啊!怎么这张俊俏的小脸儿今儿个就这么不招待见呢?

     闻人瑨悻悻地转身想要离开,慕清玄突然开口问道:“闻人公子,这是有何贵干啊?”

     闻人瑨眨巴眨巴眼睛,您终于待见我了?于是挺了挺腰杆。

     “这不来采购寿礼吗。”

     “寿礼?”慕清玄挑眉,“闻人老庄主要做寿了?”

     闻人瑨摆摆手,“不是家父,是令师啊!这不是令师怀阳仙长的寿诞要到了吗?家父命我去峥云山贺寿,可我想来想去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像样儿寿礼,听人说帝京多奇物,我这可不就来了嘛。”

     慕清玄闻言勾唇一笑:“如此,还要替家师谢谢闻人老庄主了!”

     “啧啧啧,慕师妹这话可就外道了。想我九兵山庄,和贵派同气连枝,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交情,我又是怀阳仙长看着长大的,这等大事怎么能不用心准备呢?而且,”闻人瑨说着,涎皮赖脸地凑过来,“这寿礼可是我采办的,贺寿也是我去的,慕师妹怎么不谢我啊?”

     慕清玄不为所动,“嗯,闻人老庄主教子有方。”

     闻人瑨语结。

     绍筝听得大感有趣,又觉过瘾。

     像闻人瑨这等无赖,就得这般整治他才觉痛快,不然这登徒子不定又要胡说八道什么。

     她瞄了一眼慕清玄一本正经,倒真似夸赞闻人庄主“家学渊源,教子有方”的样子,心中不由得好笑。

     当真是“恶人还得恶人治”。

     闻人瑨被臊得没面皮,却还不服气。他回回遇到这慕师妹,嘴上都讨不得任何便宜。虽说早就习惯了吧,可终究是不甘心。

     于是,他故意“啧啧”有声,道:“要不是看到这白玉葫芦,真是认不出慕师妹这张脸了。虽说慕师妹这般许是为了行走江湖方便,可也不能把个绝色容颜弄成个……啧啧啧……”

     绍筝知道他言下之意,什么“黄脸雀斑小麻点”之类的,大概就是此意了。

     她其实也很是期待慕清玄的真容。前有巫紫衣,后有闻人瑨,都对慕清玄的容颜大有赞誉,这让绍筝心内发痒,竟有一丝扯掉那张假面皮一看究竟的冲动。

     慕清玄听得闻人瑨“啧啧”声不绝于耳,不以为意。

     “绝色容颜?闻人公子谬赞了。怎敢和闻人公子玉白之容相较?”

     闻人瑨再次语结。

     绍筝已经绝倒。

     玉白之容?何不说“闻人公子你这小白脸儿”?

     慕清玄,好一张厉害的嘴!

     直到一大一小一白马走得远了,闻人瑨还忍不住翘首遥望。

     “公子爷,菜凉了。”伴当不忘了提醒他。

     他家这位公子爷一向风流倜傥、文武双全,颇具女人缘,今日却不想在个姑娘家手里栽了场子。

     只是,瞧公子爷这意思,倒似浑然没放在心上似的。

     闻人瑨看着绍筝那小小的身影,陪伴在慕清玄的身畔,竟有一丝说不出口的怅然。

     只得幽幽长出一口气,杨小姑娘,我们还会再见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