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6章 假面
    “想什么呢?”

     绍筝认真思索的样子,引得慕清玄忍不住问。

     “我在想,”绍筝答得诚实,“想你当真是天资不错,才入峥云不到五年,竟然有这等修为。”

     “呵,谢你好眼光啊!”慕清玄笑,无视绍筝丢过来的白眼儿,“修道嘛,难的很,当然不是短短五年就能如何的。”

     “你的意思是……”绍筝直了眼睛。

     “我的意思是……”慕清玄挑唇,“……不可说。”

     又来!

     绍筝嫌弃地翻了个身,打算无视她的故弄玄虚。

     慕清玄支着脑袋,在她身后幽幽地道:“你问完我了,我可还没问你呢……”

     “……”还要问啊!绍筝大感头疼。

     她于是装睡,不打算搭理慕清玄。

     慕清玄可不在乎她这般,刻意往前凑了凑,故意低着声音道:“来,跟慕姐姐说说,你这功夫师承何人啊?我瞧着倒是挺新鲜的……”

     温热的气息喷在绍筝的后脖颈,立时起了一层小鸡皮。

     好生……肉麻!

     绍筝缩了缩脖颈,躲开了她的靠近。

     哟,装相呢?慕清玄一撇唇,又道:“小姑娘不想去峥云山学艺了?”

     绍筝好恨她的诡计多端,尽捡要紧处戳。没法子,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慕清玄是怀阳的高徒,至少眼下是得罪不得的。

     她不耐烦地转过身,“慕姐姐,难道你不困吗?”

     “困啊,”慕清玄故意道,“可古人云,‘不闻道睡不着觉’,你不说清楚,我就睡不着觉啊。”

     这是哪门子古人说过的!

     绍筝拿她没法子,只得耐着性子说:“你又想知道什么?”

     慕清玄回她个“你早该如此百依百顺”的眼神,“我想知道你师承何人啊?”

     “这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我瞧你功夫挺俊的,我又没见过,忍不住一问,互通有无、交流则个也是不错的。”慕清玄答得理直气壮。

     “慕姐姐难道没听说过‘法不传六耳’吗?我既有师承,功夫自然不外传的,何来‘交流’之说?”绍筝状似认真的与她分辩。

     她发现决不能在慕清玄这人目前示弱,不理不睬只会让她愈发……蹬鼻子上脸。

     小丫头还学会强词夺理了?

     慕清玄暗哼一声,也不着恼,反倒是可怜兮兮地拎起那只被绍筝咬过的右手。

     “看在我为你受伤的份儿上,小姑娘总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吧?可怜我一只纤纤玉手,却成了这副熊样……”

     慕清玄声音带着哭腔,控诉着绍筝无情无义无理取闹。

     绍筝如被魔音灌耳,更觉头疼。

     话说那是你自找的吧?谁让你骗我受伤的?害得我担惊受怕,险些自伤!

     可凝目细瞧,慕清玄白皙的手掌上,虎口处确是明晃晃的一处红痕,血迹早就擦干净了,不过那处伤却是擦不掉的,昭昭然提醒着绍筝她之前做过了什么。

     绍筝终究是个实心眼儿的,看到那伤口的时候,心头就软了,虽然明知慕清玄是在装可怜要挟自己,还是忍不住内疚。

     “当真对不住,我不该下那么重的口。”绍筝语带歉意。

     慕清玄见一计得逞,心头一喜,面上却是丝毫看不出来。

     “所以啊,我都这般模样了,你总不好对我太过狠心吧?”

     我何时对你……狠心了?

     这女子太过无赖。绍筝暗暗抹掉一把汗。

     “你到底师承何人?还要狠着心肠不告诉我吗?”慕清玄幽幽地道。

     绍筝叹了口气,算了,终究是说不过她。

     “我若说我不是这里的人,你会如何想?”她缓缓道出心中的秘密。

     “不是这里人?”慕清玄微一眯眼,“是何意?”

     “即是说,我不属于这个世界……”

     慕清玄闻言抽了一口凉气,继而不语。

     “你一定觉得很奇怪吧?想不到在这个世界之外,还有别的世界吧?我也觉得很奇怪,我本以为我死了……可是,却莫名地到了这里……”

     绍筝盯着榻顶。即使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说出口的时候,她还是觉得伤心。特别是,这段时日以来,那个曾经在她梦中出现的女子越来越清晰,除了那张脸依旧看不清楚,其他的,上一世两个人曾经经历的一切都历历在目。

     不知为何,这让她更觉心伤。

     慕清玄半晌无言。

     “很意外吧?”绍筝自嘲,“连我自己想起,至今都觉得恐慌得紧。”

     慕清玄长出一口气,突道:“这番话,切记,不要再对第二个人说起!”

     “?”绍筝以为她会意外,会惊讶,却想不到竟是这等反应。

     慕清玄双手撑在脑后,平躺在榻上,目光悠远,似是看得很远,又似很近。

     “世事难料,人心险恶更是难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若想在这世上安然活着,就不要再对任何人吐露你的身世,还有你的功夫。即使在峥云山,也是如此。可记住了?”她的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绍筝怔了怔,默默点了点头。她想说自己的身世已经告知了狐狸师父,可转念一想又按下心思。诚如慕清玄所言,人心险恶难测,就算是为了狐狸的安全,也得忍下不说。

     “睡吧。”慕清玄似乎真的累了,转过了身。

     绍筝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她觉得自己好像碰触了慕清玄的心事,可又不敢肯定,只得勉强闭眼睡去。

     一夜无话。

     黑甜一觉,醒来时已经日上三竿。

     绍筝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直直伸了个懒腰。待得看得清楚了,才发现身侧已经空了。

     “醒了?”

     慕清玄还是那个慕清玄,神清气爽,显然是养足了精神。

     绍筝恍惚着答应一声。

     “醒了便起床吧,吃点东西就要赶路了。”

     绍筝凝神看了看,眼前的慕清玄不知何时已经换了一身白衣,腰间依旧挂着那只白玉葫芦,当真是清姿夺人,耀得她快要睁不开眼乐。唯一的缺憾,怕就是那张脸了吧?

     脸!

     绍筝此刻才想起,头一夜慕清玄中了巫紫衣御兽的毒,逼毒之时冷汗淋漓,脸上皮肤褶皱得清晰可见。不过,这会儿瞧着,倒是安然如初,哪来的褶皱?

     绍筝还记得巫紫衣当时还道慕清玄这长脸“难看得紧”……

     “别看了!假的!”慕清玄暗笑她呆滞的目光。

     “啊?假的?”

     “嗯,行走江湖方便,何况……”慕清玄一哂,“做贼就要有做贼的样子。”

     绍筝一呆:“那……那你的真面目……”

     “这么想看我长什么样子?”慕清玄眨眨眼,“等回峥云山就给你看。”

     绍筝赧然,心中却暗暗期待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