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清玄
    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长得几乎什么都记不得了。

     绍筝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是一挂青帘子。她努力搜寻着自己前世行走江湖的记忆,这似乎是客店的床榻。

     客店!她何时到了客店的?

     不是在荒郊外的坟茔地吗?

     她依稀记得自己浑身滚烫,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并非什么都不知。昏沉沉中,她恍惚感知有人为她沐浴、更衣,还对她说过些什么。

     身为女子的认知令绍筝赧然——

     是何人……更衣!还沐浴!

     绍筝惊出一身冷汗,猛然坐起,身上的棉被随着她的动作滑落于床榻之上。

     慌乱地摸|抚全身,触感柔滑。

     这……

     她身上原本穿着最普通不过的粗布内衫、小衣,此刻却俱被换作了丝缎的。熨帖在肌肤上,无比的舒服。虽然和前世宫中所享用的贡绸比不得,不过她受了近十年的穷苦,如此便也觉得珍惜非常了。

     “醒了?”女子不知何时立于她面前,嘴角噙着一丝笑,瞧着她慌张地起身,又慌张地抚过全身,尤其是那小小的满足的神情,在那玉娃娃似的脸上现出来,让女子也不由得生出几分满足。

     绍筝大囧,下意识拢住棉被护在胸前。

     女子嗤笑出声:“小妹妹,你有什么值得我看的?”

     说着,还故意眨眨眼。

     绍筝更觉尴尬,这女子的声音……分明就是在昏乱中为她沐浴,还调笑她的那位。

     哟,耳根子都红了。

     女子看好戏般,眼睁睁看着绍筝羞臊了面皮。

     “你……你这般看着我做什么?”绍筝深觉这女子的目光带钩,几能把人的情绪均勾出来。

     “呵!女子轻笑一声,“我在看你怎么感激我这救命恩人。”

     “什么……救命恩人?”有这回事?

     “你前日被道松师兄带来,浑身滚烫得厉害,若非我替你把脉、给你用药,你这条小命儿啊,怕是早就交待了。”女子嘴边挂着一抹淡笑,如明月松风。

     绍筝看得一呆。

     按说这女子除却身形修俊不俗,面容实在是太过普通了,甚至还泛着暗黄,间有几粒小小的俏皮的雀斑。

     可是那舒朗的声音,实难让人和这张脸联系在一处。

     绍筝有些替她憾然。

     女子目光流转间,早将她的神色收于眼底,嘴角轻勾。

     “怎么?不信我救了你性命?”

     “信!”

     怎么敢不信?衣服都被你剥得干净了。

     “那你要如何谢我?”女子眼波一转,竟如昆仑映雪、清姿耀目。

     绍筝一时语结,痴然地盯着她的双眸。

     这双眼睛,为何这般熟悉?

     “竟然救了个小傻子!”女子见她这副模样,又是忍不住逗弄。

     “你……你才小傻子!”

     女子突然欺身到她眼前,两根青葱长指捏起她的下巴,歪着头,嘴角还是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记着,你欠我一条命……”

     绍筝一呆:我何时就欠你一条命了?

     可不待她反应过来,女子身形一晃,已然飘至门侧。

     绍筝心中一凛:轻功若此,定不是个普通人物。

     她这时才得空细细打量女子:素蓝外衫,普通不过;脚下是一双素色薄靴;头上青丝以一根素蓝丝带拢系……浑身上下没有一毫的繁复,恰如这个人通身的气度:透净,高洁,不垢于尘世。

     偏偏,出自她口中的话语,那么……

     绍筝不忍心说出“轻佻”二字,哪怕只是想想都觉得玷污了眼前人。

     明明只是第一遭见面……

     这女子身上最过特异处,便是腰间丝绦上的玉葫芦。

     白润,澄净,不盈四寸,下方缀着个小小的绛红色如意结。

     里面是什么?

     绍筝不禁好奇。她前世见识不可谓不广,不过,女子腰间系个葫芦,还是个白玉葫芦,她当真是没见过。

     就在她打量间,女子已经将一套月白色衫裤抛给她。

     绍筝也不多言,利落穿好。她知道此时多话讨不到任何便宜。

     她刚刚系好丝绦,蹬好女子早为她准备好的青缎子快靴,就听那女子扬声道:“师兄,进来吧!”

     紧接着,道松挺拔高大的身形踱了进来。

     “丫头!好了?”道松也不罗嗦,见绍筝气色颇好,眉宇间也露出几分安然。

     “好多了!多谢道长!”绍筝说着,朝着道松施了一礼。她是真心感激这耿直道士。

     “你怎么不谢我?”那女子眉角一挑,显是不喜被她这般忽视。

     绍筝一滞,想了想,又朝着女子施了一礼:“多谢姑娘救命之恩!”

     “哈!你才几岁?还‘姑娘’?叫姐姐!”女子玩味地看向她。

     道松很是无语。他这个小师妹,天资聪颖,被师父宠得没边儿,有这丫头受的了。

     “师妹,莫要在这里耽误时日了。既然这丫头无碍,我便带她回峥云,等师父问话,”道松体贴地替绍筝解了围,还不忘追问自家师妹一句,“师妹你可要随我一同回去?”

     “师兄忘了我为何来这里了?”

     道松顿时紧张起来,瞪圆了虎目,诧异地望向女子:你,不会来真的吧?

     师兄看我像是开玩笑吗?女子下颌一挑,回看向他。

     胡闹!那里可以禁中!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道松吹胡子瞪眼:师父知道了,定要罚你!

     女子不服气地瞪回:我为师父祝寿,师父高兴还来不及!

     几个回合下来,道松大觉挫败。他本就不善言辞,何况是面对一向我行我素的小师妹?

     绍筝怪异地瞧着两个人你来我往,心中莫名。她现在有求于人,只好默不作声,赶紧去峥云拜师是正经。

     “非要去吗?”道松无奈。

     “那草只那处有,不去又能如何?”

     “可,毕竟太过凶险了……不过是一味酒。”道松实在是理解不得。

     “呵!师兄不饮酒,怎知酒的好?”女子说着,轻拍腰间玉葫芦。

     原来装的是酒!

     绍筝不禁好奇:随身带着一葫芦酒的女子,是怎样的女子?

     她意随心动,不由自主地看向那女子。

     女子已然感知到她的目光,突地一笑:“师兄要带这丫头回峥云?”

     “是。回去禀告师尊,还要给这丫头个着落。”道松说着,心中暗叹这丫头身世可怜,面上便显出悲悯之意。

     女子可不似他这般悲天悯人。

     “大师兄啊,求您件事呗!”女子说得讨好,倒当真像是央求自家哥哥的妹子。

     道松心中一软:“小师妹,你说!”

     “师兄你先答应!”

     “好!师兄答应你就是。”

     女子得逞一笑,继而一指呆立在一旁的绍筝:“我要她,随我去!”

     “啊?”道松直了眼睛。

     他难以置信地望向女子:“师妹,莫打趣你师兄!”

     “不是打趣,是当真!”

     “不可!”道松手一挥,“她个小小女娃,怎可跟你去那……那种凶险的地方?不行!”

     “师兄之前不是答应了吗?”女子话锋一转,“师兄您真以为我要带她去哪里?我是当真瞧这孩子可怜得紧,想带她去转一转,见见世面,纾解下心绪,师兄难道觉得不好吗?”

     “这……”道松也犹豫了,想想这丫头凄惨的身世,若当真入了峥云,修行何等苦?怕是许久见不到这花花世界了?委实悲凉了些。

     稍一沉吟,道松终下了决断:“也罢!不过,你只可带着她见见世面,四处游玩一番也可,绝不可带她去那里!”

     “师兄放心!”女子顿觉欣悦,一扭头,对着已经愣怔在原地的绍筝:“小妹妹,打今儿起,你跟我走!”

     绍筝完全呆住了。她无论如何想不到这师兄妹俩几句之后就把她交给了另一个,还是让她觉得不放心的那个。

     这女子,不会对自己……做什么吧?

     她眼中的不安被道松收入眼底,又细想想,也不觉得有何不妥,小师妹虽然随性了些,但终究不是坏人,又是个诙谐有趣的人,这一路上开导这孩子不致郁郁也是大有可能的。

     他大掌轻按绍筝细瘦的肩膀:“丫头,你莫怕!我这师妹不是坏人,还是顶有趣的人,她带你去转一转玩一玩,看看各处的风景,也是她的好心。”

     说罢,又一指那女子,“她是我的小师妹,是我师父最疼爱的徒弟,叫慕清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