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夜入
    慕清玄付了饭钱,回到二人的桌前,就见绍筝闷坐着,一张小脸嘟得像个刚刚下肚的肉包子。

     轻笑一声,慕清玄撩起衣摆,坐在她对面的木凳上。

     “真生气了啊?”她歪着头看着绍筝,眼中均是笑意。

     还敢笑?

     绍筝使劲儿瞪她。

     戏耍本公主很有趣吗?

     怪只怪,她现在人小力微,又是寄人篱下。

     想到自己此刻的处境,绍筝心中一黯,撇转头,正眼都不瞧她。

     “我们还有要事呢,”慕清玄温言道,“得趁着天黑前找家客栈住下,不然宵禁了可就麻烦了。”

     自打各地起义纷兴,这北朝大燕国的皇帝令狐光就唯恐哪一天反叛杀到自己的御榻前,于是不仅宫中戒备愈发森严,连帝京中也夜夜宵禁了。更有成队的卫兵巡逻,但凡看到个可疑的,不问青红皂白皆被收监。百姓因此怨声载道。

     绍筝听到她温柔的声音,心中的不快便忍不住少了几分。

     斜睨了素衣女子一眼,绍筝心道,那是你的“要事”,又不是我的。你这般戏弄于我,我还没和你算账呢!

     慕清玄一勾唇:“怎么?还要我向你赔礼道歉吗?我可是救过你性命的。不过是看你心情闷闷的,逗你开心罢了。怎地?小小的娃,竟是这般不禁逗吗?”

     绍筝大感头疼。这女子动辄拿着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说事儿,还“逗你开心”?她才不信。

     慕清玄见她不为所动,依旧闷坐着,又歪着头看了看她,低声道:“不走吗?”

     这么低声做什么?又不是什么听不得的话。

     绍筝这念头刚在脑中盘旋,只觉得身前一暗,慕清玄那张带着几粒小雀斑的脸已经凑了过来,将阳光遮得干干净净。

     “你……”绍筝下意识后躲。

     这女子的面容,明明再普通不过,绍筝却不敢直面她,尤其是那双如星似月的双眸,总是带着一丝戏谑,却又很深,深得让人看不到底。

     慕清玄得逞般一笑:“还是……小姑娘想让我抱你走?像在城外那般?”

     绍筝吓得一哆嗦——

     大庭广众的,她可丢不起这个人!

     不等慕清玄再说什么,再做什么,绍筝已经一个箭步飞奔而出,牵小白去了。

     看着她像只受惊吓的小兔子似的背影,慕清玄的目光突地一黯。

     你,究竟是何人呢?

     两个人找到客店安顿下来之后,已是夕阳西下。

     “先睡吧。”慕清玄只说了一句,就不再啰嗦,随意放下随身的行囊,解下腰间的玉葫芦,自顾自躺到了榻上。

     “?”这是……做什么?绍筝呆住了。天还没擦黑呢,睡得什么觉啊?

     慕清玄闭着双眼,似假寐状。

     “入夜之后,我们要去个所在。”

     “我们?”

     “对,我们,你和我。”慕清玄依旧闭着双眼。

     “去哪儿?”绍筝直觉这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行径。

     慕清玄突然张开眼,直视着她:“皇宫。”

     “皇……宫……”绍筝瞪大双目,机械地重复。

     去皇宫做什么?

     难道……难道这女子要暗杀皇上?

     慕清玄早将她的神色收入眼底,懒着声音:“不是你想得那般,那昏君还不值得我出手。”

     “那你……你要做什么?”绍筝深觉自己作为当局者,有权利要求知道事实真相。

     “盗药草啊。”慕清玄侧过身,单手支着脑袋,凝着她。

     “盗药草做什么?”绍筝继续追问。

     “杨小姑娘,”慕清玄慵懒地打了个哈欠,“听过那句话吗?”

     “什么?”绍筝愣了愣。

     “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慕清玄说完,一拧身,睡去了,只留给绍筝一个修长的背影。

     这……这什么人啊!

     绍筝愤愤然。我还没答应跟你去呢!

     夜半时分,万籁俱寂。

     绍筝正睡得香甜,只觉得脸颊上被拍得作痛。

     浑浑噩噩地张开眼,入目的是慕清玄的脸。这女子,此刻正掌拍自己的脸颊拍得起劲儿。

     “醒醒了……”

     “做什么?”绍筝揉揉惺忪的睡眼。

     “起身,出发。”

     “啊?”

     绍筝一时还反应不过来。却见慕清玄不知何时已经换了身黑色劲装,似乎是夜行衣?连白玉葫芦也不见了。

     “喏,把这个换上。”慕清玄推给她一团黑色物事。

     绍筝好奇地抖落开,发现是一套小号的夜行衣。

     “这……这是做什么?”

     慕清玄一勾唇:“当然是做什么就要像什么啊。做贼的,当然要有个贼样子。”

     绍筝默。

     蹑手蹑脚地移到院中。

     拴在廊下的小白似乎听到了熟悉的足音,或是嗅到了熟悉的气味,“噗噗”打了两个响鼻。

     “嘘……”慕清玄纤长的食指立在嘴边。

     小白闻言,立刻安静了。

     慕清玄也不多言,右臂一探,勾在绍筝的腰间,也不见怎的用力,绍筝双脚便离了地。

     若非顾忌着二人行踪,绍筝真要惊呼出声了。

     她生生忍住了冲口而出的惊叫,但听得耳边风声呼呼作响,除此之外,就只有慕清玄穿房跃脊踏在瓦片上微不可闻的响声了。

     绍筝大松一口气。

     虽然这般行走着实不舒服,可总好过被慕清玄再次试探武功。万一这女子让自己翻身上房呢?

     绍筝想都不敢想。

     约莫半刻钟,慕清玄停下脚步,一飘身,无声无息地落在雪地之上。

     绍筝终于被放下。

     她一边平复着激跳不已的心脏,一边好奇地四处打量。

     这里是一处空旷旷的宽敞长街的尽头。大街之上,没有任何人。

     慕清玄轻轻拍拍她的肩头,遥遥一指。

     绍筝一回身,被吓个正着。

     黑黝黝的天空下,几丈的城墙巍峨耸立,像困在笼中的黑色巨兽,只等着一朝得脱就出来吞人的。

     “朝云门。”慕清玄凑过来,贴着她耳边说道。

     绍筝耳边一痒,她着实不喜这般亲近。也亏得夜色沉沉,看不清她脸上发的烧。

     “什……什么门?”绍筝忍不住想躲开那靠近的气息。

     “大内后门,”慕清玄低声一笑,有些得意,“没有守卫。”

     “哦……”

     绍筝话音未落,身子又是一轻。慕清玄纵跃间已经搭上了城墙内垛口,又一发力,两个人轻飘飘地落在了一片柔软的雪地上。

     这是……进来了?

     绍筝大感惊异。这慕清玄的轻身功夫比她想象的还要俊,果然是名门弟子吗?

     她于是暗下决心,定要拜入峥云门下。

     “哎哟,不好!”慕清玄突然惊呼一声。

     怎么了?绍筝一惊,焦急地看向她。

     在她心中,慕清玄几乎是无所不能的。如今到了这等危险的境地,若是慕清玄说“不好”,那是不是真的就要“不好”了?

     慕清玄压低声音,急道:“我不知御苑在何处……”

     “……”绍筝也愣住了。

     这人不是处处精细吗?怎么会忽略这等大事?不知御苑在何处,又怎么去盗药草?

     “擦擦擦”,远处隐隐传来一队人走步的声音。

     “不好!巡逻的禁卫来了,这可如何是好?”慕清玄有些慌乱。

     绍筝脑中灵光乍现,突地想起前世的御苑就在宫中的西南角,想来建筑风水都是相通的。既然如此,不妨一试。

     她忙道:“去西南角!”

     慕清玄闻言,猛然回头望向她,唇角噙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你倒是知道得多……”

     绍筝脑中嗡嗡作响,怎么好似又被算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