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殿下
    “小哥哥!”又一声呼唤响起。

     明明只是清脆的童音,却惊出了绍筝一身冷汗。

     她此时可是个做贼的,怀里正揣着赃物。常言道“捉贼捉赃”,虽说那皇帝令狐光不是个好东西,可好歹这也是人家的后花园,绍筝还自矜着“长公主”的身份呢。

     她僵住脚步,像被冻住了似的,缓缓地、机械般地拧过头往后瞧。

     “悉悉索索”的一阵响动之后,自草丛中闪出个小小的人儿。

     粉雕玉砌般,像个雪团儿似的瓷娃娃,正忽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瞬不瞬地瞧着她。

     绍筝一呆,也瞪着双大眼盯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人儿。

     那是个很小的小姑娘,约莫四五岁年纪,身上套着粉嫩嫩的宫装,上面还沾着细碎的草屑和泥土,白嫩的小脸儿上也未能幸免,横的竖的几道黑、灰相间的尘土。

     那小姑娘见她不语,抬着小手一指绍筝怀里:“小哥哥也是来这里和药草玩儿的吗?”

     和药草玩儿?

     绍筝嘴角抽了抽,继而意识到这是个无害的小丫头。

     她此刻身上着着黑色劲装,又是图方便只简单束了发,用一根青色带子勒住,难怪小丫头把她认作了男孩儿。

     绍筝也不欲解释自己其实是个“姐姐”,由着这孩子误解去吧。

     她忽的想起慕清玄之前说过的“做贼的,当然要有个贼样子”,不禁莞尔。

     那小姑娘看到她笑得好看,眼睛倏的一亮。

     “小哥哥长得真好看!比皇兄还好看!”说着,龇着一对瓷白瓷白的小虎牙歪头一笑。

     额……

     绍筝额角一滴冷汗砸在地面上,个小丫头不要说得好像本公主是来色|诱你的。

     皇兄?

     莫非这小丫头是……公主?

     哎哟不好!若是有这等贵人在此,那定然是少不了护卫人等的。这里待不得!

     她不敢多做停留,晃动身形,转身就要离开。

     “小哥哥!”那小姑娘突地又叫了一声,接着嗫嚅着小着声音,“我害怕……”

     害怕?

     绍筝眉头一皱。这一世的妹妹引弟也曾做了噩梦夜半时分这般粘着自己,小声说着:“姐姐,我害怕……”

     想到此处,她心头立时软了下来。又回转身,三两步走到小姑娘面前,低着头看着她。

     那小姑娘只到她胸口处,离得这样近,只好努力地仰着头瞧她。

     绍筝觉得好笑,单膝一点,蹲下|身,和她平视。

     “你家人呢?”

     “家人?”小姑娘眨巴眨巴眼睛,似乎在思考这个词。

     “你家在哪儿?”绍筝又问。

     这回小姑娘倒是听明白了,脆生生地答道:“我住在长宁宫。”

     果然是皇宫中的贵人。绍筝暗道。

     “为何到了这里?就你一个人吗?”

     小姑娘听闻这话,小嘴一撇,眼里立时含了一包泪。

     “我喜欢来这里玩,阿奴不许……我就悄悄地跑来,玩着玩着就睡着了……醒来时天就黑透了……”

     说着,眼圈一红,泪珠儿扑簌簌而下。

     “我害怕……”

     绍筝看得揪心。

     若这小姑娘真的是位公主,怕是同自己前世同命,皆是末世公主,将来若是某一天当真改朝换代了,那便是一场浩劫,不知她届时会否有命在。

     思及此,绍筝恻隐之心大动。她柔着声音,对小姑娘说道:“我可以送你回去,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当绍筝怀里抱着个漂亮的女娃娃蹿上阁楼之上时,慕清玄怔忡地半张着嘴,半天合不拢。

     绍筝从没见过她这般表情,顿觉新鲜。

     “这……这孩子哪来的?”慕清玄指点着女娃娃,语不成句。

     “捡的!”绍筝唇角一勾。难得见到慕清玄失态,岂能不好好逗弄她一番?

     不等慕清玄接口,怀里的小姑娘先欢叫起来。

     “小哥哥!你好厉害!你是从天上来的吗?”

     她被绍筝之前的轻身功夫惊呆了。

     “嘘……”绍筝止住她的惊叫,“说好了,要悄悄的……”

     “好……”小姑娘一只小手搭在嘴边,压低了声音,“你好厉害!你能带我去天上吗?娘亲说她去天上了,你带我去看娘亲好吗?”

     绍筝心中一黯,知道这小姑娘的娘亲其实是故去了,只不过大概是临终之时舍不得女儿难过,才这般糊弄她。

     没娘的孩子可怜啊!

     绍筝揉揉她的小脑袋。小姑娘不解地看着她。

     慕清玄无语地看着两个人的互动,行啊,来来去去这么一会儿,就弄了个小拥趸回来。

     绍筝把小姑娘放在地上,嘱咐她不要乱动,又从怀里掏出十几棵“当阳”,递给慕清玄。

     “慕姐姐,给你的药草。还要烦你在此稍等片刻。”

     “?”慕清玄接过,疑惑地看着她。

     绍筝再次抱起小姑娘:“我得送她回宫。”

     说罢,转身欲走。

     “慢着!”慕清玄唤住她,“你去哪儿?”

     “送她回长宁宫。”

     “长宁宫?”慕清玄转头看向小姑娘,恍然大悟,“你是……”

     “你疯了!”这句话是对着绍筝说的,“你可知她是何人?可知这般在宫中来来往往何等凶险?”

     绍筝抿紧嘴唇,“她很可怜……”

     “可怜?她是公主,是令狐光的幼妹,你说她可怜?”慕清玄大有“恨铁不成钢”之感。

     “末世公主,可怜得很……”绍筝苦笑一声,紧了紧怀抱,“你不懂!”

     慕清玄皱眉。

     小姑娘则乖觉地环紧了绍筝的脖颈。

     “慕姐姐在此等我就好,不必亲身涉险。”绍筝说罢,也不多言,飘身跃下高阁。

     弗一落地,就听耳边风响,慕清玄已然立在她身前。

     绍筝不解。

     “走吧,一起去吧。”慕清玄无奈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