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盗草
    风萧瑟,冬夜里,纵然是世间最最繁华的皇宫内院也是清冷的。

     “都给我打起精神,把招子放亮了!若是出了什么差池,谁都难逃罪责!”领队的军官高喝一声。

     一队禁卫“踏踏踏”的靴声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渐渐消失不见了。

     躲在树后的绍筝这才稍松了一口气。她旋了个身,对上立在她身后一脸玩味的慕清玄。

     “这般戏耍我,当真有趣吗?”她压低了声音,质问道。

     “我何时戏耍你了?”慕清玄一摊手,状似无辜。

     “你……”绍筝大有“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之感,这女子,简直是个……无赖!可惜了那一身超凡脱俗的气质。

     “你自己心中无鬼,还怕鬼叫门吗?”慕清玄又把脸凑了上来。

     绍筝吓得一躲,心中更是一凛——

     这话,有深意?

     “你……什么意思?”她目光游移,声音也没底气起来。

     “呵呵……”慕清玄但笑无语。

     绍筝更觉头皮发炸。

     慕清玄歪着头看了她一会儿,突然道:“这么着吧,我给你指条明路。”

     “什么明路?”绍筝直觉这女子又要算计自己,立时警惕起来。

     “你那么紧张做什么?”慕清玄对上她的双眼,似要看清楚她的神色。

     “离我远点儿!”绍筝烦躁地推开她。

     慕清玄一挑眉,小姑娘急了?

     她更觉有趣,似乎在逗弄什么可爱又顽皮的小动物,就差伸出那白玉手掌,按在小姑娘的脑袋上揉一揉了。

     “有话直说!”绍筝撇过头,她也曾是公主好吧?她也是有脾气的好吧?

     “呵!”慕清玄轻笑一声,“简单说呢,就是,你帮我盗药草,我帮你保守秘密。如何?”

     绍筝一凛。

     “什么秘密?”这女子到底发现了什么?

     “这般可就不像样了啊,小姑娘,”慕清玄右手食指和拇指一扣下巴,“做交易吗,总要有个诚意吧?”

     她不经意的小动作让绍筝晃了晃神,为何这般眼熟?

     “怎么样?成交不?”慕清玄并未注意到她异样的神情,追问道,口气中满是戏谑。

     绍筝大皱其眉,陷阱,陷阱,一定是陷阱!这女子太过诡道,她知道自己斗不过,可又不甘心。

     “你身手那么好,用我帮你盗草?”绍筝一语中的。

     “哈,”慕清玄打了个哈哈,“多谢你的称赞,我也觉得我身手不错。不过,谁让我好心呢?”

     绍筝冷哼一声,她才不信慕清玄有什么好心。

     慕清玄胳膊肘轻杵她,软着声音:“答应了吧,你不吃亏的。”

     绍筝受不了她的温言软语,身上不由得起了一层小鸡皮。一定是今晚的风太大了,她心道。

     她实在耐不住,又觉不服气,揪着眉头,盯住慕清玄:“你到底看出我什么了?”

     慕清玄闻言唇角一勾,纤纤玉指在她眼前左右一摆。

     “佛曰,不可说……”

     绍筝气结。

     “便是这里?”绍筝低声问。

     慕清玄点点头。

     二人潜行匿踪,躲过宫中守卫自是不成问题。不过一刻钟,就潜至宫中一角,眼前景观突地一变,耀了绍筝的双目。

     她努力眨眨眼,确认自己不是到了仙境。

     大片大片的玉色琉璃,望不到边际似的。

     “这是……”

     不待她说完,慕清玄携着她手,一飘身,跃上左侧高台,那是一座玄色的阁楼。

     “这里瞧着更妙。”慕清玄指点给她看。

     绍筝一呆。

     这……这分明就是个巨大的阴阳鱼。左侧的半圆正是那片玉色琉璃,二人所处的玄色阁楼正是阵眼所在。遥遥望去,可见远处大片大片的玄色琉璃中一座玉色阁楼。

     “令狐光崇道,宫中多是这等构造。他幼年学道,深知道玄之理,继位之后就大耗民力,弄了这么一处御苑,又大肆搜敛举国奇珍异草种在这里,供他享用服食,以求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慕清玄解释着。

     “你看这边,”她抬手一指近处,“种在这里的,俱都是炽阳之草。那边玄色琉璃下的,俱都是阴寒之草。因着有琉璃遮蔽,又大耗财力修持养护,这些药草不惧寒暑,都长得极好。”

     当真……好生奢靡。

     绍筝暗叹一声。

     她前世也是生于末世,幼年时听说过些宫中旧事,说及她的祖父、曾祖父在位时何等奢靡,何等大役天下人以为一人之享用,于是杨家天下就被这么一年年败坏了。到了她父皇这一辈,虽然有心励精图治,怎奈也是螳臂当车。何况,她父皇也是个刚愎自用的。

     哎……过往种种都已随风逝去了。只是,这令狐光一味横征暴敛,天下大乱,不知要坑害多少无辜的百姓。

     “想什么呢?”慕清玄停住解释,问道。

     绍筝摇摇头,想到生灵涂炭,她深觉无力。

     慕清玄也不深究,继续道:“我要你去盗的那草叫‘当阳’,茎绿叶红,还嵌着一圈金黄,很是好认。”

     “嗯,记住了。”

     慕清玄终是有些不放心:“你自己可以吗?”

     绍筝摆摆手,表示无虞。

     慕清玄点点头,“你只管放心大胆进去,万一有什么意外,保命第一。可记住了?”

     绍筝颔首。

     她心中郁郁,又想到既然已被慕清玄看破,便懒得伪装,一纵身,跃下两丈高台,“哒”的一声轻响,落在雪地上。

     功夫不错啊!慕清玄挑眉。

     想来是夜半时分,守卫的也俱都睡去了。绍筝没遇到什么障碍便进入了那玉色琉璃棚中。

     放眼望去,果然大开眼界,奇珍异草让人看花了眼。

     她无心多做鉴赏,脚下步法不停,目光更是逡巡不绝。

     只听得“擦擦擦”、“蹭蹭蹭”,她片刻间就从这一边寻到了那一边,又折了个身,沿着短边继续搜寻。

     果然,在偏角处,一丛金黄色耀人眼目。

     绍筝仔细辨识,当真是那叫做“当阳”的药草。

     她连忙按照慕清玄的吩咐,摘了十余棵,敛在怀中,收好,转身就要晃动身形遁走。

     “小哥哥!”突然一个清脆的嗓音响起。

     绍筝脚步一滞,她怎想到这里还有第二个人在?这一声对她而言不亚于晴天霹雳。她整个人就这么僵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