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圆转
    “乖徒儿,来来来,让为师看看你修为如何!”

     慕清玄一旋身越下房脊,立于地面,朗声道。

     凉风习习,掠过她鬓边的发丝,也掠过绍筝的心。

     戏弄自己的慕清玄,为自己疗伤的慕清玄,维护自己周全的慕清玄,为自己中毒受伤的慕清玄……

     从何时起,这个女子与自己之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

     明明两个人相识才几天?

     然而,她又为何同宇文宁长得如此相像?

     只不过,宇文宁从不会那般捉弄自己,宇文宁从不会为自己而受伤,宇文宁绝不会一心一意回护自己。

     宇文宁的心太大,大得装得下天下苍生;宇文宁的心又太小,心心念念只有那个女子。

     大也罢,小也罢,都没有她杨绍筝的容身之处。

     朋友,朋友而已。

     绍筝自嘲一笑,一直以来都是她自己在痴心妄想。

     “呆立在那儿做什么?天冷冻住了?”慕清玄站得久了,不耐烦起来,“莫非我收了个傻徒弟?这会儿反悔来不来得及啊?”

     你才傻!

     绍筝剜她一眼,飘身而下,竟然忘了反驳。

     无声无息地落在雪地上,引得慕清玄俊眉一挑——

     功夫见长啊!

     按理,师徒尊卑有别,做师父的当让上三招,以彰身份。不过,慕清玄其人一向不羁,于俗礼上更是不屑一顾。

     于是,慕清玄也不啰嗦,单掌领起,直奔绍筝面门攻来。

     绍筝但觉身遭气息一变,凌厉掌风老实不客气地搂头盖脸,一凛,当即不敢怠慢,迅疾抬掌,迎了上去。

     “啪”的一声震响,两人双掌相击。

     好磅礴的内力!慕清玄暗惊。

     绍筝亦是困惑:这一掌,倒似击在了球上。似乎有着力点,却又不像,仿若瞬间便被划开,飘乎乎,不具实相。

     一掌之后,二人均是未作纠缠,各自向后飘开身。

     “筝儿,好内力!”慕清玄由衷赞叹。

     绍筝听她唤自己“筝儿”,一呆。这称呼衬上那张脸,又让她不由自主地忆起了宇文宁。

     慕清玄视她为徒,一时脱口而出,见她登时变成这副摸样,心中便已了然,不禁笑得玩味。

     “小心了!”慕清玄清啸一声,双掌交错,内力喷薄而出。

     绍筝倏的圆睁双目,暗自吃惊,这究竟是什么招数?她此刻浑身上下要害大穴均被慕清玄的掌风包裹,似乎躲无所躲。更奇异处,所见竟然铺天盖地的都是慕清玄的双掌。

     明明慕清玄只有两只手掌,这……怎么可能?

     电光火石间,绍筝思索了不下五种应对之法,皆被她否定。

     怎么办?

     她深知慕清玄不会伤到自己,可第一回和这位新师父过招,却连两招都应对不来,着实太过丢人了。

     她心思电转,忽的想起第一招时自己那一掌像是击在了球上,莫非……

     索性放手一搏!

     想罢,绍筝干脆不再理会覆于周身的掌风,以及漫天的掌影,凝力于右拳,以劈山破石之势直朝慕清玄掌风核心处挥去。

     “嗬!”绍筝拳随意动,呼喝一声。

     只听“噗”的一声闷响,慕清玄的掌影“哗啦啦”碎如琉璃,夜风过处,化作了满天星斗。

     成了!

     绍筝大喜之余,脑中忽的一痛,她连忙定了定神,勉强稳住身形。

     须臾间,掌风散尽,只剩下慕清玄背着双手笑吟吟地望着她。

     “不错!孺子可教!”

     脑中的疼痛转瞬不见了,绍筝回神,皱着眉头,眼中狐疑。

     “筝儿你如何想出破解之法的?”

     绍筝低头想了想,道:“之前第一招,和你对掌之时,我觉得像是击在了一球之上,似有着力处,又似无处着力。后来,你第二招攻来,我无处可躲,瞬间便想到了那个球,琢磨着会不会这一势的弱点就在圆心之中,索性放手一试。”

     慕清玄不住点头,“你悟性很是不错。”

     “我峥云心法取法道门,筝儿可知这个‘道’字作何解?”

     绍筝前世幼承庭训,得过名师指点,于诸子百家典籍均有所涉及。

     她想了想,问道:“可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不错,‘道’乃天地万物之根本,修道者,修的便是归返自然,遵循天地之规律,以己之身,切合天地之理,方能得道。”

     “切合天地之理……”绍筝咀嚼着。

     “你看这天地万物,上至宇宙苍穹运行周转,下至人之生老病死,四季之春夏秋冬,草木之生长荣衰,无不依着一个‘圆’字的循环。”

     “宇宙……”绍筝不由得抬头望月。

     “不错,月有阴晴圆缺,这也是圆转运行的结果。”

     “圆转……”绍筝呢喃着,细细体会其中的滋味。

     “所以,我峥云心法说白了,即是一个‘圆’字,攻是圆,守是圆,进是圆,退亦是圆。”慕清玄敦敦以教。

     “果然玄妙……”

     思索越深,绍筝越觉其滋味无穷。竟不知在她不察觉处,“咔啦”一声轻响,那层护卫灵台的薄膜裂了一道小小缺口。

     慕清玄忽然失笑:“你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怎么练这么阳刚气十足的拳法?”

     绍筝被她的话语拉回现实,也是无语得很。

     “你这拳法叫什么?”

     “叫‘奔雷掌’,”绍筝老实作答,“我前世的师父说我虽是女儿身,但天生阳气冲旺,若是走了阴柔的路子,倒是可惜了这份天赋。”

     慕清玄忖度之前与她对掌时那蓬勃而出的内力,也不由得颔首。

     “你那位师父,倒是有些见识。你体内阳气充沛,但是你却不很会运用,这就好比坐拥万贯家财却不会花钱,也是可惜得很,更容易被心怀叵测的歹人觊觎。”

     绍筝一怔:“那……要如何运用?”

     慕清玄笑嘻嘻的:“你拜我为师啊,我便教你如何运用体内气息。”

     原来,说了半天,还是为了这番心思?

     绍筝好生鄙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