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好心
    夜凉如水。

     寒月高悬。

     寥落的墨穹中只有几颗星星点缀于其间。

     现在几更了?

     到底呆坐多久了?

     绍筝统统不知道。

     体内的气息流转激荡,暖融融的,像抱着一只小小火炉。

     因为身体暴长的缘故,没有合适的衣服,她内衫外只穿了一件不知是峥云山上哪个小道士的半旧道袍,竟然不觉得冷。头上如瀑的青丝早已被挽起,简简单单用一根青色布带绑得结实。远远看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殿里的小道士,遭了师父师兄的骂,爬到房顶生闷气去的。

     她能清晰地感受到身体内部筋脉磅礴,真气绵绵不息如江水奔流。若是放在过去,这样大的长进定会让她忍不住欢欣雀跃。可是现在……

     她觉得自己像个怪物!

     若不是怪物,谁会莫名其妙地瞬间身体暴长如斯?

     还有那撕心裂肺的疼痛,此刻想来,绍筝仍是心有余悸。

     她想起了前世年幼时母后曾给她讲的故事:

     周文王贤德,却被商纣无端囚禁。后来终于得脱,却又被追杀。幸运的是,危急关头他被一个生有双翅的雷公脸怪人所救。原来这个怪人正是文王的幼子,叫做雷震子。年少时入深山跟随高人学道,无意中服食了树上结的两颗奇怪果子,结果就变成了这副丑模样,然而他的修为却是暴长,加之双翅能翱翔于天,是以鲜有人能敌。

     绍筝一哆嗦,赶忙摸索脸颊,又反过手摸索后背。

     还好,没有变成尖嘴猴腮,也没有长出翅膀。她松了一口气。

     可,身体这样突然长大,当真无碍吗?

     绍筝觉得孤单,无助,天地茫茫,没有一个人可以分担她此时的恐惧和慌乱。

     “母后……”她抱紧膝盖,低声呢喃着,眼圈渐渐地红了。

     “哟,还在这儿呢!”

     慕清玄飘身落在屋脊上。

     绍筝扫了一眼她那张无比熟悉的脸,便嫌恶地扭了脸。

     最好不要让她看到这张脸,否则,真的很容易动杀机。

     “啧啧,我这张脸很难看吗?小姑娘这么嫌弃?”慕清玄说着,把两个热乎乎的包子塞到绍筝怀里。

     “饿了吧?吃吧。还得长身体呢!”

     长身体!长身体!你才长身体!

     哪壶不开提哪壶!

     绍筝怒视她,很想把包子扔在她那张漂亮的脸上。可是,又舍不得热气腾腾的两个大包子。

     她着实饿了。

     使劲儿吞咽下口水,绍筝琢磨着要不要为了肚皮牺牲脸皮。

     “吃吧。”慕清玄假装没看到她没出息的小样子,挨着她坐下。

     吃!不吃白不吃!哪怕是吃完了就赴死,也要做个饱死鬼!

     绍筝从来不会和食物过不去,不过和面前这人、这脸是否过得去,那就另当别论了。

     她站起身,往旁边撤了一尺,和慕清玄隔开些距离,才又重新坐下。

     慕清玄起初以为她要飘身回房,谁承想人家小姑娘是躲她呢!一副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

     至于吗?不就是长得像吗?

     慕清玄自怜地摸摸自己的脸,肌肤挺细嫩的。

     绍筝着实受不了她如此自恋,又嫌弃地往外挪了一尺。

     慕清玄暗翻个白眼,幽幽的:“再挪就掉下去了……”

     绍筝默。

     理都不理她,捧着大包子大嚼大咽。

     亏你还两世为人呢,能不能有点儿吃相?

     慕清玄拄着下巴,歪着头看绍筝狼吞虎咽。

     绍筝被她盯得脸红,硬撑着。

     一个包子吞下肚,第二个包子咬了没两口,慕清玄突然开口了。

     “你拜我为师吧!”

     “咳咳咳……”绍筝一口包子险些噎死。

     你疯了?

     她呆愣愣地看着慕清玄。

     慕清玄早料到她这番反应,好整以暇地抖了抖衣袖上的雪沫。

     “我没疯,我是为你着想。”

     绍筝白了她一眼。

     谢你好心了。

     低头继续有一口没一口地啃包子。

     慕清玄挑了挑眉,缓缓说道:“你当我玩笑呢?巫紫衣见过你原来的样子,闻人瑨也见过,当然还有道松师兄,不过他是不碍的。这些还是我们知道的,那些不知道的呢?谁又在暗处窥探呢?你在这世上,人生地不熟的,你以为你天下无敌啊?世间能杀了你的人多得是。没个安身立命的所在,单单就这峥云山上,你都别想活得太平无事。”

     绍筝闻言,嘴里含着一口包子,低着头,半晌不语。

     就听慕清玄继续说道:“你拜我为师,我不敢说让你天下无敌,至少你不去招惹别人,别人也不敢来为难你。”

     绍筝心头一暖,在她最最无助的时候,慕清玄的一番话,让她觉得这世间并非是全然冰冷的。

     她忍不住扭过头,重新审视慕清玄。

     她不信慕清玄会突然如此好心,不过一个相识不久的陌生人能替自己想到这些,却也难得了。

     “如何?”慕清玄和她四目相对,双眸中满是期待。

     绍筝呼吸一窒,这样的目光,这样的面庞,她还是不由得想起宇文宁。

     “我有什么好让别人惦记的?普普通通一个人……”绍筝别过脸,不敢再面对慕清玄。

     “呵,”慕清玄轻笑,“这话若是放在过去,大概还有人信,可如今……”

     她的眼风划过绍筝的身体,绍筝有所感,慕清玄目光所及之处像被针刺一般不舒服。

     “……谁信!”慕清玄嗤笑,下了定论。

     绍筝无言以对。

     慕清玄说得没错,但凡见过她的人,谁人不会探究一个小小孩童缘何突地身体暴长?人心险恶,江湖险恶,天晓得谁会对她使阴招、拿她做文章。

     而且……谁知道将来会不会有别的变化?

     绍筝不敢想下去了。

     “你若答应了,我明早就去禀告师父。”慕清玄道。

     绍筝呆了呆,终于吐出了心中的疑问。

     “为何?”

     “为何?你是问我为何要收你为徒?”

     “嗯。”

     “我好心呗!”慕清玄笑。

     绍筝“嗤”了一声,表示不信。

     慕清玄展颜,笑得倾国倾城,晃了绍筝的眼——

     却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慕清玄!

     绍筝的目光粘滞在那抹清姿之上,移不开眼。

     “想知道为什么啊?”慕清玄勾唇。

     绍筝此刻只会呆愣愣地点头。

     “这个嘛,以后……告诉你,”慕清玄卖个关子,接着清啸一声,“来来来,让为师瞧瞧你的修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