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思量
    “咕噜,咕噜……”

     肚子再次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绍筝连忙按住小腹,赧然。

     慕清玄也是失笑:“看来筝儿和为师过招颇费体力啊!”

     这么快,就又饿了?

     绍筝恨不得掩面,太丢人了!

     不知为何,自从在杨家庄坟地昏倒高烧后被慕清玄救醒,她的肚皮就极其容易饥饿。特别是前日身体陡然暴长三四岁之后,这副胃肠好似成了无底洞,怎么填都填不满似的。

     她低头审视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很是忧虑这般吃下去会不会有一天变成个大肚婆。

     “喏,吃吧!”慕清玄已经把两个热乎乎的包子举到她眼前。

     绍筝讶然,也顾不得细细打量包子,只把目光来来回回地在慕清玄身上逡巡。

     哪里来的包子?还是热的?

     联想到慕清玄仙人之姿竟然怀揣着两个大包子,绍筝也是想不下去了。

     可是,明明之前两个人过招、论道将近半个时辰,现下春寒料峭,如何包子还是热的?

     难道是内力烘热的?

     “别找了!”慕清玄轻敲她的头,“厨房里的。”

     “厨房?”绍筝瞪圆一双亮晶晶的大眼,慕清玄何时去的厨房?难道会分|身法?

     慕清玄早将她的疑惑收入眼底,哂道:“这叫‘移物转形’。”

     慕清玄说着,手中登时又出现两只热气腾腾的包子。

     绍筝已然看得呆了。

     “你在帝京的客栈中,便是用这个功夫把那夜行衣藏起来的吧?”绍筝忍不住问。

     “不错,倒是会举一反三。”慕清玄又把两个包子塞给她,“只不过那时是存,此时是取,功法原理虽同,方向却是相反的。”

     “够……够了。”绍筝涨红了脸。真当她大肚婆吗?怎吃得下这么多?

     “你既然有这个能耐,何苦还要费力去皇宫中盗药草?”

     直接移来不就好了?

     “说得简单!你当这功夫是万能的?皇宫之中的药草,我既不知其详细所在,又不知周遭有无守卫,怎么移得来?”

     “这样说来,这样功夫倒是极高深的?”

     “极高深倒是不至于,只是,”慕清玄仰头望向苍穹,“在这个世界,用起来不容易,比别处更需高深的修为。”

     “别处?”

     慕清玄不愿与她多做言语纠缠,遂岔开话头儿:“我总觉得这世上有个洞……”

     “洞?”

     绍筝顺着她的目光,天空中除了月与星,就是纯然的墨蓝色,哪里有什么洞?

     “或者不是洞,”慕清玄眸色深沉,“也许,是一个未知的存在,在吞噬这世间的灵气……”

     绍筝越听越是糊涂。

     未知的存在?怪兽吗?

     还在吞噬灵气?

     为何她感知不到?

     慕清玄似乎已经看透她心中所想,重又恢复调笑:“你现在是感知不来的。”

     “为何?”

     “因为……你修为太低。”慕清玄嘴角带笑。

     你……

     绍筝决定不理她了,至少今晚不想再理她。

     半晌,两个人俱是无言。

     万籁俱静。

     天上的月光投射在积雪之上,辉映出一片清光,倒像是整个世界都干净纯粹了许多似的。

     绍筝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心跳声“咚”“咚咚”“咚”……像是在和着某个节奏。

     意沉静水,浑然忘我。

     她不由得微闭双目,意念循着那个节奏,真气在身体中游走。

     自丹田出,走尾闾,上行背夹脊,至于玉枕,转而下行胸腹,直到归于气海。

     如此,任督二脉运行了一个小周天。

     慕清玄见她入定,未打扰她,悄无声息地退去了。

     修行一途,最讲究“合于天道”,讲究不强求,自然而然,顺其自然。而人体内的气息流转何时有突破,全不由个人心意决定。

     所以,“天道”来了,就迎合之;“天道”去了,也不强追。这也是修道的规律。

     慕清玄深谙其道,晓得绍筝之前内力薄发,加之听了自己论道,定是有所感悟。于是,就任由她细细体悟参详去了。

     修仙之路,个人际遇不同,即使她是绍筝的师父也帮不得。

     常言道“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便是如此了。

     绍筝盘膝于地,任由那个节奏牵引着体内真气运转一个周天,缓缓睁开了眼。

     她意外地发现自己此刻身子舒爽,暖融融的如沐熏风,最别致处,便是五感,似乎眼中所见、耳中所听、鼻端所嗅,俱都细腻入微了许多。

     这是修为大增之相!

     绍筝暗喜,忍不住清啸一声。

     咦?什么声音?

     绍筝方才起身,耳边突然响起乐声。

     是笛音——

     开始的节奏俨然就是之前引导她气息流转的音调,很简单,却含着某种内功心法。

     绍筝回想前情,自己竟然就那般随着这莫名的笛音运转真气。亏得不是歹人,否则,轻则岔了气息伤及己身,重则就是走火入魔性命之忧了,这还了得?

     她登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是谁,在引导她?

     凝神细听,不知何时,笛音已经变了。

     变得高亢,激越,直入云霄间,竟是喜悦、欢欣之音?

     绍筝闭目体味。

     蓝天白云,春和景明,清澈的河水,泠泠流淌。这岸,浊世佳人惊见那岸清俊的少年郎,惊鸿一瞥遂成永久。

     佳人对少年一见钟情,忍不住对他倾诉心声,不想君心似卿心,少年也已是倾恋于她。

     两情相悦,缱绻缠绵。

     忽的笛音一转,低沉下去,似是不甘的抗争,又似凄婉的倾诉。

     彼此爱慕的情侣竟是要被生生拆散吗?绍筝大是不忍。

     到底是什么,要生分了他们?

     是生老病死种种不测,还是人为的阻隔?

     两情相悦何其难也?你爱慕的人恰好也爱慕着你,当真是极其难得的,是要几辈子才修得来的。

     如此的情,还是要被天人阻隔。

     绍筝长叹了一口气。

     恰在此时,笛声再转。

     绍筝顿生沧海桑田之感。是否,彼此爱慕的两个人去了一个,空余一人低徊叹惋?

     十年,二十年,百年,千年……

     白云苍狗,静水流深,世事变了又变,那人早已无处可寻,徒留自己孑立于人间……

     绍筝心有所悟,慨叹间,已是泪流满面。

     可惜了……

     不知何人在此做思念语,若是有前世的筝在,绍筝定要相和一曲。

     绍筝将那笛音曲调默默记在心间,思忖着有朝一日手边有筝时,要把这曲子好好演绎一番。

     她听了一回笛语,触动颇深,大有他乡遇知音之感,忍不住循着那音声而去。

     能作此音声,且又内力修为如斯的,想来,应该是一位前辈高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