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明月
    也不知急急徐徐行了多久,绍筝浑然不觉。

     那笛音若隐若现,飘飘渺渺,时而高冲上天际,时而低俯下幽谷,*荡荡,摸不着行迹。直到最后,缓缓舒舒流淌出几个音节,继而更缓更绵,仙踪渺然,竟是找寻不到了。

     绍筝憾然之余,方才发现自己听得入神忘我,双脚不听使唤地奔走,神魂早已随着那笛音飞越了,不知不觉中竟然转到了陌生处。

     举目眺望,远山巍峨雄壮,峰峦叠嶂,参差不齐,半覆积雪半入云,像是要直抵神仙府第似的。

     再看近身处,入眼的俱都是苍松翠柏、怒放寒梅,在寒风中凛然如故。

     她回首望去,见身后来时路,那是一条两人余宽的窄路,向后通往来处,向前则蜿蜿蜒蜒、曲曲折折,不知指向哪里。

     绍筝止住脚步,立在原地,犹豫了一瞬。

     若是原路退回,那也是不错的,毕竟那笛音已经消逝不闻,或许那位前辈高人这会儿兴致已尽飘然离去也未可知。

     只是……

     绍筝心中又有几分不舍。

     之前被那笛音引导,让她生出些莫名的亲近感,似曾熟识,就像是前世的宿命,却又似乎陌生得很,仿佛那音声与她全然无关。

     两种矛盾的情愫交织于一处,使得她急切想要见识见识奏笛的到底是何等人。

     她想,前方还有路,总要一探究竟才觉心安。索性便走下去,看看也是不妨事的吧?

     既想得清楚,绍筝便大着胆子沿着小路一直走了下去。

     约莫行了百丈不到,峰回路转,眼前突然开阔起来。

     这是……?

     绍筝仰起头,呆呆地盯着小路尽头十丈远处高耸的建筑。

     那是一处楼阁,斗拱飞檐,颇具古意,矗立在一片轩敞之上,映衬着阁后苍穹,倒像是到了天边一般。

     风过处,撩动檐角的铃铛,“叮当”脆响,煞是好听。

     这是什么所在?

     绍筝迷惑了。

     要知道,她是在昏迷之后,被慕清玄带到峥云山的。自从醒来之后,她也没有离开过慕清玄的住所。是以,对这峥云山上的人事或者是建筑,包括峥云的种种条规,她均是一无所知。

     莫非那位前辈高人就在这里?

     绍筝正疑惑间,突然听得前方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你是哪殿的弟子,竟敢擅闯至此?”

     “!”绍筝一惊。

     她之前光顾着抬头观瞧那高耸的楼阁,浑然未察觉阁前有人。

     那开阔地上,正中是个一尺左右的平台,平台上九磴石质台阶,沿台阶向上就是那座高阁。

     此刻,那问话之人就立在平台之上。听声音应该是个男子,他全身黑黝黝的,包裹在夜色中,只隐约辨得出是个人形,却看不清面目。

     绍筝思忖着此人应是背对着自己的。

     那人见她不答,微怒:“你是何处的小道士?”

     绍筝恍然,她一身打扮当真似个小道士一般。这人背对着自己,竟然对自己的衣着一目了然,可见修为不浅。

     她暗暗思索此人的身份。

     听他声音,沉稳庄正,自有一番气度,不像是个歹人。

     会是峥云山的前辈吗?

     自己夜至于此,虽说是循着笛音而来,毕竟也是逾越在先,不占理,倒不如亮了弟子身份,想来这位前辈也不至于为难了她。

     想罢,她抱拳施了一礼。

     “前辈,弟子是慕清玄的徒弟,无意中扰了前辈,还请恕罪。”

     “慕清玄……”黑影微一沉吟,“你师父没嘱咐过你哪里可去得,哪里去不得吗?”

     绍筝一滞。

     她初来乍到,连拜师礼还都没行过呢,怎么知道哪里去得,哪里去不得?

     如此说来,这处所在,便是那“去不得”的地方了?

     看来自己确是逾越了。

     她于是又施了一礼:“弟子初来乍到,还请前辈恕我逾越之罪。”

     那黑影没言语。

     绍筝只得直挺挺候着。

     半晌,黑影突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要向慕清玄告状责罚我吗?

     绍筝暗想。

     责罚便责罚吧,总之是自己错在先。

     “弟子叫杨绍筝。”

     话音刚落,忽的风起,屋檐下的铃铛被刮得叮叮当当,又一次打破了夜的宁静。

     “你去吧!”风停,黑影忽道。

     这……这就让我回去了?

     绍筝一时怔忡。

     能离开这匪夷所思之处,当然是好事。

     “弟子告退。”她抱了抱拳,转身便离开了。

     一刻钟后。

     “老友既来,何不现身一叙?”黑影朝着虚空朗声道。

     一道素影,划破夜的沉郁,似仙子临凡,又似月照寒空,白衣耀雪,青丝如瀑。

     素手风华,看尽多少悲欢?

     倩影孤标,图惹几分爱怜?

     女子清冷的背影决绝、孑然,挺直的削肩仿若和这世间做着无声的抗争。

     她徐徐转身,对上黑影。

     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

     曾经也是妩媚动人的吧?

     曾经也为心爱之人笑靥如花吧?

     而如今呢?

     薄凉遮不住她的绝色,只是——

     韶华如故,却不复当日美景。

     意寒似冰,试问萧郎何处?

     淡然的眸,雪色的裳,恰恰和那团黑影两相对照,一阴一阳,一在仙境徜徉,一在地狱踯躅。

     “明月尊者风采依旧,可喜可贺啊。”黑影漠然道。

     女子轻嗤一声,眸色依旧淡淡的:“你从来都是叫我月姐姐的。”

     黑影一滞,继而长叹一声,竟似无言以对。

     女子见如此,眼中泛起一丝温度:“想不到,你也……这般模样,着实……”

     摇头叹息。

     “何苦?”女子不忍再视,一泓秋水投向渐西沉的月色。

     “……我别无他法。”黑影闷闷道。

     “你……好自为之吧!”女子不欲多言,转身便走。

     “且慢!”

     “何事?”女子停住脚步。

     “月……你为何要帮那孩子?”黑影问出心中的疑惑。

     “我与她,原就相识,”女子顿了顿,又道:“有几分缘法。”

     “缘法?”黑影冷哼,“明月尊者无端出现在我峥云山,原来是为了‘缘法’而来?”

     女子闻言眸子一寒:“本座来峥云怀念故人,谁人敢说个‘不’字不成?”

     黑影听到“故人”二字,登时颓然,连气势也去了五成。

     “师兄……师兄他是不是还……活着?”他的声音颤抖。

     女子许久未言,只将清幽的目光投向辽远的夜空,似喜似悲。

     “或许吧……”

     “师兄……”

     黑影语声哽咽,却看不到表情。

     或者说,那团黑影根本就没有五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