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真容
    大殿。

     不甚轩敞,收拾的也还干净利落。

     正中香案上供奉着神主,覆着帘笼,看不清是何方神圣。

     香案前,是一排三只蒲团,正中间那只蒲团上面盘坐着一位白发人,身着布袍,朴拙,周身不施修饰,透着古井不波的气息,正在闭目养神。

     “你来了?”白发人并没睁开眼,淡淡地开口,竟是个老年女子的声音。

     来人点了点头,微微欠身:“婆婆。”

     “来看她的?”

     “是。她醒了吗?”

     老妇人缓缓张开双目,眸光晶亮,哪有一丝老迈之人的浑浊?

     “你对她很是关心啊!”

     “她救过我的命。”

     老妇人自蒲团上站起身,凝着面前的女子,半晌,似在打量,又似思索。

     “她是个有来历的。”

     “婆婆也看出来她不是寻常人了?”

     老妇人轻嗤:“老婆子要是连这点儿眼力都没有,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女子赔笑道:“婆婆自然是修为高眼力好的。”

     老妇人笑哼一声:“少讨老婆子的好!说说吧,你要如何处置她?”

     女子抿唇:“自然是等她醒来,送她回去。”

     “回去?”老妇人不高兴地睨她一眼,“你可知道她的根底?就要送她回去?”

     “我不知,”女子落寞地摇头,“婆婆都没探出来,我又哪里探的出来?”

     “哼!你就变着法儿地骂我没能耐吧!我且问你,你是不是又去峥云山了?”

     “我……”女子想否认,又觉得自己行事光明磊落,何必遮遮掩掩?况且在这老妇人面前,也遮掩不住什么,她索性实话实说:“是去了那里。”

     老妇人不悦:“你还嫌当年惹得祸事不大吗?”

     “我……”女子欲言又止。

     “我知道,”老妇人绷着一张脸,“你又要说,‘婆婆,我爱慕他,看不得他师门有难,看不得他遭人暗算。’这些老生常谈都快把我的耳朵磨出茧子了!”

     女子被她说得沉默不语。

     老妇人见到她表情,心中也是不忍,“且不论他是不是你的良配,你也该想想自己身上的责任啊!当年若非我及时救回了你,你奄奄一息几乎废去了一身修为,还谈什么护卫我族人?”

     女子思及往事,既愧疚又是酸涩难忍,慢慢垂地下了头。

     良久。

     老妇人终究不忍心,“你也无须太过自责,虽然当年你修为大损,好歹这么些年过去了,你的修为恢复得也快赶上当年了。而且,你纵然对他动情不顾己身是错,但也还知道自己的本分,没有在危机关头把他带到这里,也算是替我族人造福了。”

     “当年种种惨事非我所愿,但既然被我遇到了也不过豁出自己去拼上一拼,又怎么敢拖累无辜之人?”

     老妇人赞许,点头道:“你,很好。只是屋内那个孩子,据我看,比当年那人的来路还要深,哼,依我看,峥云门里没一个省心的!她既救过你的性命,你也救过她的,两相抵过,也就罢了。趁她昏着,送回峥云山去,免得以后给我族惹来麻烦。”

     女子闻言,略一踌躇,“婆婆,送自然是要送她回去的,可否等她醒来,容我问她几句话?”

     老妇人突道:“明月!你是不是还对峥云山旧情难舍?你几次三番地去那里,你当我老糊涂了吗!”

     女子娇躯一震,紧咬嘴唇,抑住欲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我……我只想回去看看而已,就像……就像他还在一般……”

     她轻轻抽气,强忍住心中的撕痛:“婆婆,那孩子与他无关,只是峥云山上一个普通的弟子而已,她的身世也很是可怜……”

     老妇人看不下去她强抑悲痛的模样,轻轻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你去瞧瞧她吧。”

     女子欠了欠身,饶至后门,退下。

     “哎!”老妇人长叹一声,“世道不太平啊!”

     她转过身,对着香案上的神主跪下,口中念念有词:“东皇保佑我族人平安康乐……也要保佑明月那孩子不要再误入歧途啊……”

     步出大殿后门,穿过一个小小的院落,是一片荷花池。池中大大小小的荷花盛开着,荷叶下,锦鲤游弋穿梭,好不静谧。

     女子没心思看那池中的美景,径自贴着荷花池一侧的游廊疾步穿行,跨进一个院落,轻轻推开东侧的一扇房门。

     撩开卧房的竹帘,她以为会看到一幅睡美图,不成想,美人确实是美人,只不过不是睡着的,而是醒着的。

     女子一惊,手上的竹帘便弄出了声响,扰断了榻上小美人的沉思。

     绍筝正呆呆地想心事,冷不防一声脆响,她恍然抬头,正与撩帘而入的女子对个正着。

     果然是长开了,比当日初见时更添了两分俊美,可不知假以时日长成个“大美人”是何等模样。

     女子细细打量着绍筝,心中暗想。

     同时,绍筝也在端详着对方。

     来者是个白衣女子。绍筝从来想不到竟会有人真能把白衣穿得飘飘欲仙,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妩媚之感,却又让人不敢生亵渎之心。

     那张脸,“倾国倾城”不足以形容,“清丽脱俗”也太过苍白,“端庄华贵”又不能描摹那不似人间气象的气度……绍筝词穷,她甚至想不出该如何形容眼前的女子。

     明明超然若天人,却让人生出莫名的亲近,她总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女子,可显然她是没见过的。

     “这位……姐姐……”称仙人为姐姐,绍筝还真觉得亵|渎了对方。她想问这是哪里,而陪伴自己的那只小白狐狸又去了哪里,可凝上女子双眸的一瞬,脑中却空白成了一片。只是屏气凝神,一时窘迫,一时羞赧。

     女子见她呆状,忽的展颜一笑:“怎么?当日口口声声说要见我化形的,今日得见,却只会傻呆呆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