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神华
    “前辈!你别恼啊!”绍筝顾不得碗里美味的面汤,紧随上姬明月的脚步。

     “扯着我衣袖做什么?”姬明月戛然驻足,撇过脸,盯着绍筝攀着自己袖口的手。

     绍筝惊得急忙缩手,嗫嚅着:“前辈莫恼……”

     姬明月冷嗤道:“我恼什么?为你把身世告诉旁人吗?好也罢,歹也罢,都是你自家带着的,与我何干?”

     绍筝额头上直冒冷汗。前辈,我可以理解为你这是在因我着恼吗?

     这话,她可是不敢顶风上地问出口的,忙陪笑道:“前辈别担心,我师父她并不是歹人。”

     “是好人还是歹人,脑门上贴着的吗?”

     咳……前辈啊,你和我师父,真是我今生的克星啊!

     绍筝于是耐着性子将自己如何随慕清玄入北朝皇宫盗药草,如何在无意中遇到了巫紫衣,慕清玄又是如何甘愿受伤也要保护自己周全,后来又如何被慕清玄收入门中为徒的详情叙说一遍。只不过,她要脸,没好意思对姬明月回忆自己几次被慕清玄捉弄的种种。

     一番陈述下来,绍筝说得口干舌燥,忍不住端起尚温热的面汤喝了一大口。再抬起头时,见姬明月似笑非笑地瞧着她。

     “前辈……”绍筝被她盯得头皮发麻。

     您想说什么,直说不好吗?

     “你很在意她啊?”姬明月笑得颇含深意。

     “谁?我师父吗?”

     “自然是她。难道还有旁的人?”姬明月眸光一凝。

     没有了!只你们两个,我都应付不来!绍筝暗道。

     她此时方意识到姬明月话中的深意,忙摆手道:“前辈别开我的玩笑,我对我师父可没有那种心思!”

     “那种心思?”姬明月眼波流转,狡黠道,“是哪种心思?”

     不待绍筝反应,她忽然正色道:“那巫紫衣你要十分小心她。”

     绍筝快跟不上她的节奏了。

     “前辈认识巫紫衣?”

     姬明月冷哼一声,不置可否。

     “她很可能是害死我家人和邻人的罪魁祸首。”

     姬明月摇头道:“巫紫衣虽然谈不上正派,但对毫无武功的人下手,这种事她是不屑做的。”

     “可她见到我的时候,还说我是漏网之鱼,显然是知道那件事的。”

     姬明月想了想道:“这件事或许与她有关,但十有八|九不是她做的。她要对付的人始终是我,就算你我相识,以巫紫衣的性子,绝不会将你也牵连进来。”

     “她就是前辈的对头?”绍筝惊,“袭击前辈的几头战狼,就是她派去的?”

     姬明月轻笑:“那是你亲眼见到的,还有你没见到的呢,更多。至于那几头战狼,呵,也同她有些渊源。”

     “那前辈的处境岂不更危险?”绍筝想到那几头战狼的凶猛狠厉,仍心有余悸。

     “你放心,我在青丘,他们伤不得我。”

     绍筝不解。

     “据你所听到的,慕清玄与巫紫衣相识于昆仑山之行,你可知昆仑山在何处?”姬明月问道。

     绍筝一滞,没急着回答。她不知道这个异世的昆仑山和她前世的,是不是指的同一个地方。

     “昆仑山,就在那里。”姬明月立在窗前,扬手向远方一指。

     绍筝好奇地凑了过来,循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

     此时,月轮西沉,只余一抹淡淡的轮廓;东方光华愈亮,原本墨蓝色的天空已经拘束不住地平线下的红日,橙黄色的光芒正努力地穿透昏暗,将温暖遍洒人间。

     绍筝目下修为见长,是以她能够看到,在遥遥的远方,天与地的交接处,隐隐约约现出一柱莹白,仿佛是连接仙境与人间的阶梯。

     “那就是昆仑山的主峰,东皇峰,”姬明月道,“那里经年被冰雪所覆盖,又极高,可说是高耸入云,常人极难靠近。”

     凝着在晨曦中渐渐清晰起来的昆仑山,绍筝不禁喟叹于自然造化之神奇。

     “想不到,昆仑山竟然离青丘国这样近。”绍筝道。

     “何止是近?”姬明月笑道,“我青丘国本就是为护卫昆仑山而存在的啊!”

     原来如此!

     姬明月续道:“我青丘国肇始于十万年前,为东皇太一护卫之一的天狐极其部族所建。东皇太一乃上古尊神,亦是我青丘国唯一尊崇的大神。”

     “难怪昆仑山的主峰叫做东皇峰。”

     “不错,昆仑山就是昔日东皇太一的道场。”

     绍筝盯着越来越清晰的昆仑山,心头莫名地划过一丝异样。

     “前辈,东皇太一真的存在过吗?”

     姬明月知她所指,淡笑道:“我幼年时初听国中长老讲东皇太一的故事,也问过这样的问题。”

     “那贵国中长老怎么回答?”

     “他们当时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带着我去了一个地方,”姬明月看看天色,扯着绍筝的手道,“随我来。”

     高塔之顶,劲风烈烈,扑在面上,都觉得割得人皮肤作痛。

     “如何?”姬明月轻笑道。

     绍筝已经累得气喘吁吁,半俯着身子顺气。

     “前……前辈,你怎么……怎么……”怎么一点儿都不累?

     近三十丈高的塔啊,姬明月硬是拉着她一个台阶一个台阶地跑上来的。绍筝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心里头无数只怪兽在狂奔咆哮——

     前辈啊!为什么不让用内力?为什么!

     “因为我从小就在这儿玩惯了的,”姬明月努力绷着笑,“你这身子骨啊,太差了!”

     绍筝被嫌弃地只想泪奔:“前辈啊,我身子骨真没那么差!你又不让我用内力,单靠两条腿……”

     “青丘之国修真者太多,恐引引起变乱,所以老祖宗有古训,在国内不得用内力或是仙术。”

     绍筝了然。好吧,青丘之国,还真是个神奇的地方。

     说话间,太阳已经跳出了地平线,天光大亮。

     “看那里!”

     绍筝被姬明月的话音所吸引——

     此时的昆仑山又与方才有所不同。之前若隐若现的主峰东皇峰,此刻卓然于眼前,其下是白茫茫、一望无际的雪山,其上是悠悠荡荡不知漂浮了几世几劫、见识过多少人世变迁的袅袅白云。它们严严实实地遮蔽住东皇峰的上端,没有人知道那上面还有多少仞高。

     雪山的下方,半山腰以下,皆是不同程度的绿色,淡绿、浅绿、深绿、墨绿……

     这些,绍筝只是浮光掠影地扫过,她的全副心思都被东皇峰吸引了去。

     她豁然明白了姬明月何以带她来这里。亲眼见识了这座令人震撼的山峰,那个关于“东皇太一真的存在的吗”的问题自会寻到答案。

     那份震撼,不止因为它壮美,还因为那座山峰周身环绕着的神秘与庄重,攫住了绍筝的神魂,她仿佛听到了来自远古的声音,穿透了她的肌肤、她的身体,进入到她心脏的最深处。如一柄巨大的鼓槌,合着某一个节奏,敲击着她的心脏——

     咚,咚,咚……

     绍筝觉得自己的心跳也和那个节奏同步了,同步得似乎那本就该是属于她的节奏。

     她并不知道自己此时呆滞的模样,吓着了姬明月。

     “绍筝?”姬明月轻摇她。

     没反应。

     “杨绍筝!”姬明月有些急了,稍稍用力推搡她的肩膀。

     还是,没反应。

     绍筝像是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深深的,谁也不知道她现在脑中是怎样的情景。

     姬明月瞧得心惊肉跳,这是魇住了吗?

     她从来知道昆仑山有着强大的灵力,尤其是主峰东皇峰,可,总不至于令一个初初到这里的外乡人魔障成这副模样吧?

     看来,不得不用点儿特殊的手段了!

     姬明月咬了咬牙。

     就在她思忖着要不要违背青丘国的禁忌,强用仙术唤回绍筝的神魂时,绍筝却猛然转头,看向了她。

     这样的目光……

     该如何形容?

     姬明月既惊且怕,天知道,她何曾怕过什么!

     “神华……”绍筝的声音缓慢而低沉。

     姬明月却听得清清楚楚。而她的心,更沉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