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血珀
    绍筝不知道自己闷坐了多久,直到耳边再次响起熟悉的脚步声。

     “你倒乖觉。”姬明月立在门口,淡淡的,瞧不出喜怒。

     “前辈!”再次听见姬明月的声音,绍筝为之精神一振。

     “您还生我的气吗?”她心虚地偷瞄姬明月。其实她心底里清楚得很,自己做的没错,可她就是不忍心看姬明月不高兴。

     姬明月没理会她,而是自顾自走到她的面前,微低着头看着她。

     “收拾收拾,回你的峥云山去吧!”

     “啊?”绍筝的嘴巴张圆,来不及闭上。

     “前辈是允我回峥云去了?”她还是有点儿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我何时强留你不让你回去了?”姬明月眼角微微挑起,半嗔半恼道,“还是……我捆了你的手脚不许你离开了?”

     “咳!没……都没……”绍筝连忙摆手,无论斗嘴或是交手,她自问都不是姬明月的对手,所以啊,还是继续乖乖的吧。

     姬明月见她示弱,心情略好了些。

     “你回峥云和你那好师父再续前世缘分,我不拦你……”

     绍筝嘴角微抽:什么叫再续前世缘分啊?

     她真的只是对慕清玄的来历觉得好奇好不好?

     不过,这心思想归想,绍筝是不敢说出口触姬明月的霉头了。

     只听姬明月续道:“你既然当我是朋友,又同青丘颇有渊源,有两件事我必得提前知会你,也算是尽了朋友之义。至于听与不听,在你自己。”

     “前辈请讲。”绍筝郑重道。她欢喜姬明月能把将她当做朋友,姬明月的心思她看不懂,何以想留她在青丘,这更不是她能够想得明白的,但有一点,她深信姬明月不会坑害她。

     姬明月颔首,似是对她老实受教的态度还算满意。

     “第一件事,你回到峥云,为人处世绝不可率性。”

     见绍筝犹自懵懂,姬明月索性直言问道:“峥云派中你都见过何人?”

     “最早在杨家庄上见过道松前辈,后来又见到我师父,”绍筝凝眸回想,“旁的人,就没见过了。”

     姬明月的眼中划过莫名的意味,“峥云派中的人多着呢,淮阳子还有几个徒子徒孙你都没见过,遑论峥云山上各殿各阁的掌事了。”

     “前辈,峥云派很大?”绍筝直觉姬明月在向她传递着什么讯息,只可惜她驽钝得很,无法立时明白。

     “自然很大。不过,也不是几百年前的气象了。”姬明月的目光愈发深幽。

     姬明月像一个深奥而庞大的谜题,从很远很远的过去走来。她的心思,以及属于她的故事,绍筝皆一概不知。绍筝定定地看着她沉思的模样,竟莫名地生出想要解开这道谜题的冲动。

     这个念头,把她自己都给吓到了。无论是前世天之骄女的长公主,还是今生村野人家的普通女儿,她向来都是不喜复杂,而乐见坦率不拘的,何以……

     一定是在青丘之国待得久了,沾染了这里的灵气,快要难以自拔了。

     绍筝想着,忙收敛心神,道:“前辈放心,凡事我都会多加小心的。”

     “不止峥云山中人,江湖险恶,旁的门派难免会有小人。尤其你,身世蹊跷,本就比别人复杂。”

     甭说身世了,就是这身子骨,绍筝都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再来个突然暴长。想想,也是头痛。

     “前辈,你待我这么好,我真不知该如何报答你!”绍筝是真的感动。她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沦落异世,与姬明月无亲无故,对方竟能如至亲般诸事叮嘱她,怎能不让她感动?

     “想报答我啊?好办!”姬明月狡黠一笑,“你留在青丘,就成了!”

     绍筝:“……”

     姬明月勾唇道:“还说要报答我呢!虚情假意得很!”

     “不是的!前辈要我帮什么忙,我现在就帮!不过让我留在青丘……”绍筝面露难色。

     姬明月哼道:“何时使唤你,我自然不会客气!不过不是此刻,你啊,还是乖乖回去寻你的宇文姐姐吧!”

     绍筝囧:“那个……前辈不是还要叮嘱我第二件事吗?”

     姬明月不打算太过欺负一个老实孩子,遂宕开话题道:“第二件事,是关于巫紫衣的。”

     “前辈之前几次提到她,似是对她极是看重。”

     “巫紫衣,她的确算得上是一个值得被看重的对手。”

     绍筝微凝,她被姬明月话中的“对手”两个字吸引了。姬前辈与巫紫衣,有过节?

     “巫紫衣的身世也颇凄苦,”姬明月似是陷入了回忆中,“她的始祖也是当年东皇太一的护卫之一,青鸾。”

     “青鸾?前辈的意思是,巫紫衣她是……”绍筝惊问。

     “不错,她的原身是青鸾鸟。”

     姬明月又道:“远古时候,天地初开,灵气充沛,万物各凭其能力汲取。后来,随着岁月的流逝,创世的诸位远古大神都渐渐湮灭了,只有东皇太一尚存世,为世间至高之神祇。东皇仁慈,不忍褫夺每一个生灵汲取天地灵气的权利,故只致力于维护众生灵、各部族之间的和睦,并不干涉各族内部的事务。不成想,若干年之后,竟横生出几大凶兽为害世间。东皇率领手下几位护法及侍卫,或诛或镇,总算使得天地间重归太平。可他即便是神,也是有寿数的,何况对付凶兽耗力极大?他怕自己湮灭之后,再有凶兽乱世,特特嘱咐手下的四大护卫,率其部族永镇东、南、西、北四大正位,以为天下生灵永久计。”

     原来,还有这样的故事。绍筝不禁唏嘘。在这个异世,有青丘之国,有青鸾鸟化作的人形,还有什么灵力十足战狼……如此看来,东皇太一的故事或许并不只是故事。

     “所以,前辈的青丘国就是当年奉东皇之命镇守一方的了?”

     “不错。神华是东皇最为信重的护卫,是以东皇将自己的道场,地处正西方位的昆仑山交给神华,后来便有了青丘之国。”

     “原来如此。青鸾一族也是镇守一方的?”绍筝问道。

     “青鸾族奉命镇守南方,繁衍生息许多代,也算兴旺。后来却发生了一件惨事,青鸾一族阖族被灭,只剩下了年幼的巫紫衣一个。”

     “啊!”绍筝不由得惊呼,“阖族!是天灾,还是……”

     “几百年前的事了,谁清楚呢?”姬明月眸子微垂,似是不愿再回忆了。

     “总之,你将来但凡遇到巫紫衣,都要加倍小心应付。她的心机与手段,深不可测。”

     “北朝皇帝令狐光还是她的徒弟呢!”绍筝道。

     “这个我有所耳闻,”姬明月点头道,“巫紫衣掌管凌云门几百年,早织就了一张巨大的关系网,从人界到修仙界,上至帝王,下至苍头百姓,与她有关联的人多而又多。以她的心思,很快便会查知你与我相识,只怕会对你更为不利。”

     “前辈与巫紫衣有隙?”

     “都是些陈年旧事了。”姬明月不欲多说,绍筝亦不好再问了。

     “江湖险恶,人心莫测,你又是个性子憨直的,”姬明月说着,展开手掌道,“这个,你随身带着。”

     姬明月的掌心中,静静躺着一枚半寸方圆、水滴形状的血珀,由一根编着若干平安扣的鲜红绳子系住。那血珀殷红色,似玉似脂,它不是纯然透明的,周身勾勒着丝样的若隐若现的纹路。绍筝前世久居禁中,见过的珠玉宝贝不计其数,可这样上品的血珀她可是头一遭见识。她知道,那丝样的纹路,正是所谓的“血丝”。

     然而这“血丝”又与她往昔所见过的血珀上血丝的不同,它们像是真实的,像是在流动着的。

     它们,是有生命的!

     “前辈,这是……”绍筝定定地看着姬明月白生生的手掌中火一般跳动的红色。

     “这是天狐神华的血液所化。”

     绍筝屏息。

     天狐神华乃青丘始祖,又是东皇太一的护卫,其血液所化的血珀该有着怎样的灵力?

     可是,神华的血是从哪里来的?难道是,受伤了吗?还是因为别的?

     “真的是天狐神华的血?”绍筝壮着胆子,朝着那抹血红色探了探手,又缩回了手指。莫名地,有种恐惧的情愫袭来,让她不敢去碰。她怕,怕这样一碰,便会沾上神华的血。可要问她为什么怕沾染上神华的血,她是无论如何都说不清楚的。

     姬明月看着她纠结的模样,索性拉过她的手,把那血珀按在她的掌心中。

     “自然是神华的血。你怕什么?”

     温润的触感,熨帖着掌心,熨帖得竟令绍筝生出想要流泪的冲动。

     她不懂自己这是怎么了。

     “前辈,你真要把这个……给我?”绍筝结巴着。

     姬明月点头。

     “万万不可!太、太贵重了!”绍筝慌道。

     这血珀恐怕是青丘之国的宝物吧?十万年前的老祖宗留下来的物件啊!她一个外人,怎么敢接受?

     姬明月不理会她,重新又从她的手中抢过血珀,轻抖开绳结,扯过绍筝,不顾她的躲闪,便套在了她的脖颈之上。

     “这平安扣,是我编的,别嫌粗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