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遇狐
    那招弟之父一心求子,却不料天意弄人,于两年后又得了一女,唤做引弟,一家四口日子过得愈加窘迫了。万幸年景还好,庄户人家,虽是日子清贫,好在没什么灾荒,便也要念声“阿弥陀佛”了。

     自打会行走了,那招弟便将前世武学师傅发蒙的功夫忆起,只在无人或夜深人静时默念。又过得两年,五岁了,便将前世师父曾教的本门心法口诀尤其那吐纳导气之法练起。她一心想要离开这莫名之地,把身世前因后果探明,因此,虽是日日粗茶淡饭也不以为意了。想到终有一日要逃离这里,纵然是曾经大感粗粝的饭食也是甘之如饴了。

     如此堪堪过了三年,天可怜见,她父亲终得一子,欣喜若狂,爱逾珍宝,起名字叫“大喜”。每日间只将全副心思放在大喜身上,但凡有些好吃食也是尽可着大喜,对那两姐妹竟是丝毫不放在心上,只把些浆洗、拾柴诸般粗笨活计交由两个孩子。若非她母亲闺名唤做翠妮的还对姐妹俩怜爱有加,怕是二人要沦落到那丫鬟的境地了。

     这三年间,招弟更是没闲着。她家本就离着山脚近,不过两刻功夫就能进得林子,她便于一年前跟父母提了,说是以后日间便去林中拾柴,或可挖些野菌野菜填补家用。她父亲唤做杨大的咧嘴笑说“俺闺女懂事啊”,她母亲则一脸担忧,想个七八岁的孩子孤身一人进得野林子总不让人放心,可自己要哺、乳又要忙活家计,丈夫做农事更是脱不开身,二妮子又小指不上,只得千叮咛万嘱咐方忐忑放她一人入林。

     那招弟哪是为了什么补贴家用?只是为了自己练功有个场所罢了。前世经验在那儿,她清楚只是修炼心法不够,若身子太弱、气血不足,再好的心法也是白搭。气脉若是狭窄,导气吐纳只会增加这身子的负担,更严重者或许会爆体而亡。于是,她每日辰时吃过朝食,就提个篮,怀里揣了一块馍,进山了。时有同庄相熟的少年也进来采挖,只是那些人虽比她年龄大,却没她胆子大,走着走着,便不往深处去了,只在林边山下挖些现成的。唯独她,每日都大着胆子进到林深处,当然也是为了背人耳目。捡挖得一篮差不多了,便找个林间空旷地凝神打坐;或是发力迈足向那深山处疾奔而去,但觉耳边风声呼啸,余光闪过行行树影,日积月累间脚法更精进了;或是折一树枝做剑,闪转腾挪,忽而翻腾跃上树梢,忽而劈手斩向树干,倒把那本门剑法练得愈加纯熟。练得累了,就奔到溪边,捧一口溪水喝了,静静听听鸟语蝉鸣,惬意处也不亚于前世饮了琼浆玉液。

     如此有些时日,身子骨竟然结实了许多,个子也比同龄的娃高出许多,加之武功在身,更衬得如一株挺拔小树,在这荒野山村倒显得与众不同起来。只是,招弟不欲声张,平时只做个普通农家女娃样儿,举手投足也是刻意收敛,生怕被人瞧出绝技在身。

     却说这一日,招弟如往常一般进了林子,刚挖了半篮野菜,还想往深了走,就听背后有人喊她。原来是同庄的铁柱,二人的父亲乃总角之交,两家也甚是交、好。那铁柱喊住她“招弟妹妹,莫再往深处去了。”

     “为何?”招弟暗笑他,居然大自己三岁,还这么壮实,胆子却这般小。

     “那里面……”铁柱偷眼向左右瞧瞧,似是怕被听到般,“……那里面有狐仙?”

     “啊?狐仙?”招弟诧异。

     铁柱一把按住她嘴,“嘘,莫声张……”又小声道,“别把狐仙惊动了。”

     “你听何人说的?”招弟斜睨他,果然如前世师父所说,“小民无识,多做怪力乱神之思。贤者当自勉。”她自认有些见识,总不致被个孩子的鬼怪言语吓到。

     “唉,你不晓得啊?”铁柱叹息,又庆幸亏得自己来得及时,不然倒叫青葱般的妹妹陷入险境了,“我阿爹前儿听何大叔说的,怎会有假?”

     招弟知道那何更是本庄最厉害的猎户,靠着一手打猎的好本事积攒下些许家业,连庄上第一大户里正涂老爷都夸过他“好身手”,还亲自出马替他张罗了一门好亲事。定是那何更入山打猎看到了什么,疑似鬼怪,故而张罗开来。只是,她颇有些傲气,深觉自己在这小小山庄乃是“大隐隐于市”的存在,浑不怕什么鬼怪神仙。何况自己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如此晴日,怎能荒废了功课?遂微微一笑,“你怕,便回去。”

     “别啊,”铁柱一把拽住她的篮子,“好妹妹,莫任性啊,这事儿真儿真儿的,是我阿爹前日与何大叔喝酒听他所说。你没见这几日进山的人都少了许多吗?”

     “那我便会会这狐仙去,瞧瞧怎么个能耐。”招弟嘴角微挑,小小用了个缠丝劲,便将那篮从铁柱手中夺出,旋即迈步朝林深处走去。

     “这……”铁柱诧异于自己瞬间空下的手,呆在原地,又狠狠跺了跺脚,“可真是!”扭身只朝本庄奔去报信了。

     单说招弟一人在林中越走越深,心中也越发忐忑起来。她虽两世为人,算来也不过活了二十余载,在铁柱面前倒是傲气十足,孤身在这深山老林中,也不免惴惴,脖颈后倒似透上股凉风来。她收敛心神,使了个“定字诀”,觉心内稍安定了些,想道,“怕什么?死人何尝没见过?纵是有那狐仙,难道还能吃人?哼,就算吃人,这一身武功是白练的吗?”遂壮了壮胆子,此刻,倒是有些迫不及待见到那狐仙了。

     此时正是初秋时节,庄内还有些“秋老虎”般的余热,林中却已是凉风习习了,尤其是临着水,更觉阴凉,那水汽夹着凉风把个松柏都润得氤氲了。只是越走越觉不对,像是水汽都渐渐被蒸干了,竟是慢慢透出了些盛夏焦热的意思来。

     招弟觉出异样,很是诧异,警觉起来,轻掰下一截树枝握在手中,左手掐个剑诀,只待情况危急便出手自救。

     突然,眼前红光一闪。招弟骤然顿住脚步,在一棵粗树后隐住身形,微微侧身偷眼望去。只见前方约十丈处,一片红光若隐若现。她抽鼻闻闻,没有烟焦味,显非山火。接着红光消失了,招弟不敢妄动,紧紧靠在树后,已是紧张得后背都汗透了。她小心地抹抹头上的汗,唯恐弄出一丝声响,犹豫着是没命跑开还是继续静待。

     约莫过了半盏茶功夫,红光又起。招弟壮着胆子从树后探出头,轻轻撩开眼前遮挡视线的枝叶,顿时惊在当场。

     但见丈余一块空地上,晕着一团红光,红光中正是一只狐。那狐比普通狐要大上几围,最难得是通体雪白,竟似没有一根杂、毛。更奇异处是那狐尾,竟有一、二、三、四——四根尾巴。招弟嘴张得极大,几能塞进个鸡蛋,像被施了定身法:这,这真真是一只狐仙啊!

     那狐此刻正微合双目,四爪虚虚扒住泥土,又像是已浮于半空。它嘴微张,一颗红丹就在它嘴边浮着。招弟方晓得那红光乃这红丹所发。她知道这红丹便是那狐狸的内丹,听庄上积古的老人家说过,仙狐炼丹也有讲究。若是道行浅的,那内丹便做白色;深些的,便是黄色、橘色;若修到一定境界,那内丹就会越加耀眼了,或红色,或偏紫色,甚至修为大的内丹做金色,称作金丹。这飞禽走兽又比不得人,修仙之途要更艰难些,须得先修个人形,再由人形慢慢修仙。招弟想,倒不知这狐能不能修成个人形。瞧这道行倒是够了。

     想得入神,不提防那狐有所察觉,突然睁开双眼,直朝她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