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章 灭门
    一路无话,三人展眼间便行至了半山腰。

     道松突地停住身形:“且住!”

     “怎么了,道长?”绍筝也停住了脚步。

     道松抽鼻闻了闻,眉头微蹙:“有人放火。”

     吓得个闻人瑨一迭声地叫苦:“哪个缺德的?少爷这花容月貌的,不会被烧毁了吧?”

     说着,以袍掩面,又肉疼道:“可惜了少爷的袍子了,蜀锦的呢……哎哟哟,作孽哟……”

     绍筝大翻白眼,这人是个插科打诨的吧?这副尊容怎么看都是个大家子弟,怎的这般不堪?倒似个绣花枕头。

     “道长,是哪里走水了?我们可要换条路走?”她知道面前这青袍道人非凡,修为定是高深,他说起火,那便是真起了火了。

     道松敛目,精光一聚,已瞧个大概。

     “是山下……不好!”道松惊呼一声,“是你们庄上。”

     他救人心切,也顾不得男女大防,倏忽间携住绍筝腰间,使出本门绝技,直奔山下而去,一瞬间便不见了踪影。

     “哎哎哎……师兄等等我啊!”闻人瑨也顾不得遮他那张俊颜了,紧随而下。

     整座庄子已经被乌漆漆一团黑烟罩个结实,只闻得四处都是焦糊烟呛味。庄上人早就乱做了一团,喊爹的、叫娘的,还夹杂着女人和孩子的哭声,间或能听到有人高喝着奔走救火。

     绍筝早已呆住了。眼前这一幕幕,人间炼狱也不过如此吧?她虽魂不属此,毕竟还有几分香火情,还有庄上熟识的邻里,说不心焦那是假的。

     一把攥住道松的青布袍子,“道长,求你救救他们!”

     她前世听说过修道之人撒豆成兵、呼风唤雨的掌故,若眼前这道士有这般能耐,立时就可解了这场危厄。她怎知道松修的是武道,什么“呼风唤雨”,倒不如让他行如疾风多提几桶水来是正经。

     “你别乱动。”道松沉声嘱咐过她,身形一动,直奔那黑烟而去了。

     约有一个时辰,火总算是熄了,庄上却是另一番模样。断壁残垣,焦土遍地,被火房屋几十间,还有伤者数十人。

     全庄上也只有里正涂老爷家仗着院子大房间多,还勉强过得。大家伙儿都没了主意,除了照顾伤患的,能走能撂的都聚在涂老爷家的院子里,七嘴八舌地讨主意。

     涂老爷咳声叹气,无力地倚在一张残破的太师椅上。

     管家涂安凑过来,“老爷,刚细细查问了,殁了十一口,六个大的,还有五个娃儿。”

     说罢,神色黯然。

     涂老爷桐木拐杖重重顿在地上:“作孽啊!”

     他叹了口气,又问道:“都是哪家的?可打探清楚了?”

     涂安躬着身:“问清了。何猎户和他媳妇,叶家大小四口,杨家大小五口。”

     涂老爷怔在当场:“就……就这几家?”

     “是。”涂安心道,老爷糊涂了吗?这几家大大小小多少口人,死的还少吗?

     “别人家,没有殁的?”

     “没有,老爷。只这几家。”

     咝……涂老爷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活了六十岁了,这诡异事当真是第一次遇到。这是……这是被灭了门了!

     火起时既非平日庄户人家起灶备饭之时,本庄又向来太平,庄户人家又都与世无争,除了偶尔邻里间拌个嘴、孩子间打个架,并没有大奸大恶之人。何况他派人细细打探过了,其间也没有人摆弄招火的物事。这火起得莫名其妙,还有殁了的那几家……

     涂老爷倏的被惊出一身冷汗,杨家与叶家交|好,叶家大郎又与何猎户常在一处吃酒,何猎户前儿说进山遇到了狐仙……何猎户的亲事可是他涂家给说的媒……

     涂老爷几乎瘫软在太师椅上。

     “丫头,你节哀吧!”道松看向那个在废墟间长跪不起的小人儿,叹了口气。

     绍筝扑簌簌眼泪一对一双滴落。自己定是个灾星降世,前世克死了父母,甚至赔上了家国;今生又害得这一家无辜受累。

     杨家早被烧成了一个空壳,焦木还时不时散发着青烟,大人孩子也已经被烧得不成人形了。

     绍筝哭得哽咽,她不信这火偏偏就这般赶巧,偏偏就只烧了她家,还有隔壁的叶家,以致两家满门遭难。她曾经绞尽脑汁想离开这户人家,如今终能得偿所愿,谁承想却是阴阳相隔。

     她善良慈爱的母亲,还有她乖巧听话的二妹,还有那个刚刚学会走路的弟弟……还有叶大叔一家,还有铁柱哥……

     绍筝小小的拳头攥紧,青筋爆出,她不信这火来的无缘无故,到底是何人所为?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手背抹干脸上的泪水,绍筝直起身,冲着道松一撩衣襟,双膝跪地。

     道松一愣:“丫头,你这是做什么?”

     “道长,求您收我为徒。”

     “这……”

     “恭喜师兄得收高徒啊!”闻人瑨不知从哪里跳了出来,一身素白袍子一尘不染,哪像道松的青布袍被火燎得千疮百孔。

     “住口!”道松憎他当救人时无影无踪,此时却来搅乱。

     闻人瑨一向皮厚,对他的呵斥浑不在意,还打着哈哈:“师兄莫臊,这孩子虽然是个女娃,我瞧着资质颇好。师兄若是不喜,不如我收了去我的山庄,哈哈!”

     道松冷哼一声,这小姑娘长相清秀,若是被你这无耻之人掳去,还有好日子过吗?

     他不再理会闻人瑨的聒噪,转身对着依旧跪在原地的绍筝:“丫头,我膝下无徒,也未有过此等打算……”

     “那正好啊,师兄收了她,不就有徒弟了吗?”闻人瑨不怕死地又接口道。

     “闭嘴!”道松虎目爆瞪,若非顾念师父同老庄主的情谊,他真恨不得在这闻人小子身上戳上几剑。九兵山庄老庄主何等英雄,怎么生养了这样的儿子!

     绍筝重重一个头磕在地上,闷声道:“道长慈悲,就算我高攀不上,求道长给指条明路。”

     道松双手背后,凝着眼前这小小的瘦弱身躯,恻隐之心微动:“你这又是何苦?武学之道虽是玄妙无比,但亦是艰险异常,非是你个小小女娃能受得住的。你家可有什么亲友,告诉与我,我毕当护送你周全。”

     绍筝伏在地上,并不起身,续道:“道长,我虽年幼,却也知道这火来得蹊跷。求道长慈悲为怀,给我指条明路,有朝一日得报大仇,誓不忘道长再生之恩。”

     说罢,“咚咚咚”连磕三个响头。

     道松动容。他本是个质朴汉子,怎能受得住稚子如斯?

     “你且起来,此事从长计议。”

     “道长不答应,我就不起。”绍筝不动。

     “你这女娃忒的执拗。”道松眉头紧皱,这孩子心性坚韧,倒是个学武的性子。

     他想了想,又缓言道:“如你所说,此间事来得蹊跷,我须得查探清楚,回禀我家师尊,再定夺你的事。不过你且放心,既然让我遇到了你,便不会袖手不管。”

     绍筝闻言,心内稍定,又珍重施了一礼,才缓缓起身。

     道松算是受了她这一礼。环顾四周,“先将你的家人收殓了吧!”

     绍筝心中一痛,忍下的眼泪又夺眶而出,颤声道:“是。”

     “闻人瑨,过来帮忙!”

     “啊?”闻人瑨一指自己的鼻子,“师兄叫我?”

     “此处还有第二人叫闻人瑨吗?”道松面沉似水。

     不是吧!闻人瑨苦着一张脸,死人啊,还是烧成那副惨状的,让他去帮忙收殓……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道兄饶过我吧,我十指不沾阳春水……”

     “放屁!该救人时你不见了踪影,这会儿让你帮着收殓,是替你赎罪!你就不怕这些冤魂看不下去你见死不救吗?”

     闻人瑨又是一哆嗦,“师兄莫吓我,我胆子小得很……我帮忙还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