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疗伤
    绍筝毕竟没受什么伤,手脚不一会儿便松缓过来。她挣扎着站起身,真是遍地狼藉,冲鼻的血腥味令人作呕。她顾不得浑身秽物,慌忙查看狐狸的伤势。

     狐狸显是伤得不轻,伏在地上,呼吸很是急、促,被染得斑驳的皮毛随着呼吸一起一伏。绍筝细心查看,发现它左前爪血肉模糊下瘫软无力,这是骨头折了。绍筝记得前世见过宫内医官给受伤折手断脚的侍卫如何疗伤。这骨折之伤说大不大要不得命,但说小也不小,若医治得不妥当,极易落下残疾。她想,人如此,兽、类想必也不差。这伤拖不得。又见狐狸肚腹上被撕咬的口子已止住流血,但伤口翻着,看着让人心里说不出的不舒、服。她前世粗通些医理药理,这些年又对这山林熟悉非常,自信找到几味对症的草药还是可以的。于是,她蹲下、身子,“你莫乱动,牵扯到伤口。我去去就回。”说完,双足点地,飞奔去了。

     狐狸经此一战,内息已乱。修仙一途,全仗炼气锻体,内息若岔了,便是性命之忧,因此它一心调息导引,外伤也顾不得,绍筝来去更顾不得了。

     堪堪两刻钟,绍筝气喘吁吁地跑回来。身后背篓里堆着几把疗伤草药,又小心地从怀里掏出个竹筒,里面盛着打来的溪水。

     “你还好吗?”绍筝抬起狐狸的左前爪,小心地查看。

     狐狸费力地仰起头,看看她,“你去,把那两头银狼的内丹取来。”

     “啊?”要内丹作甚?

     “快去!”狐狸语气透着不耐。

     “你伤着呢……”失血过多是闹着玩的吗?

     “那我便不用你治伤。”狐狸又伏在地上,浑不在意身、上的伤,还合上双目状似惬意。

     “……”绍筝很想撇下它不管,有求于人还如此理直气壮,可又觉见死不救有违道义,被个狐仙支使总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吧?绍筝自我安慰。

     从血肉模糊肚肠外翻的狼腹中掏内丹真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绍筝忍着恶心摸索。

     “是这个吗?”绍筝擎着个桃核大小的橘色球体。

     “吃了。”狐狸懒懒的。

     “啊?”绍筝嘴圆得同那内丹一般大小,看看内丹又看看刚被掏空肚腹的银狼,这样真可以吗?

     狐狸见她古怪的表情,不禁莞尔,扯动腹部的伤口,又疼得抽、凉气。

     “修仙者内丹是其最精华所在,最是固神壮元。我教你一法门,是我傍身绝学之一,可助你炼化内丹为己所用,于修身强体大有功效。”狐狸见她犹豫,徐徐说出其中关窍所在。

     “这……是不是有违天和了?”

     “哼!迂腐!”狐狸轻嗤一声,“这世间本就是弱肉强食,输了便输了。这几头狼,是我死对头派来杀我的,若非你助我,如今躺在这里的就是我了,被吞掉内丹的也是我!那三头狼修为平平,不及这两头战狼,内丹自然也就逊了一筹,不取也罢。”

     绍筝皱眉不再作声。她前世尊贵,人人敬她宠她,若非父皇疼爱,谁又认得她?今生沦、落至贫寒人家,见得多了天灾,也见得多了庄内大户趾高气扬。强者为王,弱者为奴,不就是如此吗?她日日勤练武功,不也是为了有朝一日成为强者走出这里去探究身世吗?若是自己羸弱不堪,别说探究身世了,就是这世间的狼虫虎豹恶人强豪都惹不起。她既想得明白,就不做无谓的思虑,一扬手,将内丹吞下。

     狐狸眼露赞赏,暗叹一声“孺子可教”,遂将炼化的口诀教给了她,并让她盘膝席地而坐,按口诀调理内息。

     一刻钟后,绍筝感到似一股细流自丹田流出,缓缓游、走十二经络、奇经八脉,全身暖融融的说不出的舒、服。她睁开眼,顿觉清明。她知道这是气脉壮健之象,站起身,朝狐狸作了一揖“多谢前辈指点。”

     狐狸微微颔首,受了她一拜,“你助我御敌,我自当感激你。”

     绍筝又按照狐狸所说,取了另一头银狼的内丹,看着狐狸吞下了。狐狸道,“这里太过腌臜,我腿脚不灵光,你带我离开,往密林深处,越深越好。莫打扰我,我要调息。”

     绍筝依言,背起药篓,又揣好了竹筒,把狐狸抱在怀中,小心地躲过它的伤口。狐狸见她如此小心翼翼,不由心中暗笑。

     绍筝人虽小,好在内力不俗,加之刚刚炼化了银狼的内丹,更觉内力充沛似是绵绵不绝。怀中狐狸开始不觉如何沉重,渐渐的竟有了些分量。绍筝清楚,狐狸已进入冥想调息中,这就好比一个人睡着时自然比清醒时分量重些,都是一个道理。

     越往林深处走,越觉四周氤氲之气涌上来,树木也不同于之前,仰头一望,林木参天高耸入云,阳光也只能从树丫间映下来,碎成斑驳的树影。鸟语声此起彼伏,偶尔夹杂着狼嚎,有时脚边轻响,一只野兔蹿出,几下就不见了踪影。也会有细小的青蛇,沙沙地折行,直至隐没草间。绍筝艺高人胆大,这些倒是不怕的。行走了约两刻钟,找了片轩敞干净的空地。怕硌到狐狸伤口,绍筝又抬脚拢了些残叶,才轻轻将狐狸放于其上。

     狐狸还在调息。绍筝没敢打扰,她拿出竹筒,喝了两口解渴,用剩下的水冲洗了狐狸腿上和腹部的伤口。冲得干净了,又将采来的草药嚼烂,小心地抹在狐狸的腹部。接着,寻来两根干净的树枝,折得大小适中了,先摸索着狐狸折断的腿骨,小心矫正了位置,然后从自己的青布短衫上撕下布条,把两根树枝仔细捆扎在腿骨两旁,绑得结实了。

     猛一抬头,忽见狐狸正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

     “弄、疼你了?”绍筝以为自己手下没了轻重。

     “不是,”狐狸眼中透出一丝迷离,“我想起来一位故人。”

     “你朋友?”是人还是兽?

     “是……朋友吧?”狐狸盯着她的双眸,“真难以相信你只是个孩子。”

     “我啊?”绍筝调皮一笑,“其实我是个公主。”

     “切!”狐狸嗤笑她,“我还是教、主呢!”

     “你好些了吗?”绍筝见她已有心情调笑了,应该好多了吧?

     “嗯。腿脚还是不灵光,还要劳烦你替我护法。一两日大概就可以了。”

     “好!”绍筝满口答应,没一丝犹豫。

     “你倒是不怕。”狐狸微微诧异。

     “怕什么?怕你吃了我啊?”绍筝一笑。

     “小小孩儿,胡说八道!”狐狸哼道,竟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妩、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