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章 笨蛋
    “前辈的伤好了吗?”听姬明月说了半天南梁萧氏的故事,绍筝方记起对方还是个刚受过重伤的人,暗道惭愧。

     “这会儿才想起我的伤?”姬明月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绍筝窘然:“是我疏忽了。”

     她说着,起身便要搀扶姬明月去榻上歇息。

     姬明月抽手,避开她的手掌,“我有那么脆弱吗?”

     绍筝手臂一僵,叹服道:“前辈的调息之法真厉害!”

     那么深的伤口,重至昏厥过去,竟然调息了一炷香便好了?

     “谁说我的伤好了?”姬明月雪眸睨向她。

     绍筝:“……”

     前辈,打趣我很好玩儿吗?

     姬明月眉目舒展,嘴角含笑道:“你倒是个体贴的小孩儿。”

     “前辈你明明知道我不是小孩儿……”绍筝急忙替自家分辩。她样貌再孩子气,这副魂魄也是两世为人的,计算下来活了将近三十载,怎么能当她是个小孩儿呢?

     姬明月了然颔首道:“不是小孩儿,但很体贴。”

     绍筝对上她半是调侃的神情,总觉得这句话说得有点儿让人难为情。她其实很想说“些许小事,前辈也不必萦怀”,不料姬明月紧接着就跳出一句——

     “绍筝对别人也是如此吗?”

     绍筝的面庞一烫,因着姬明月如此唤自己的名字,这份熟稔和亲近,似曾相识。她怔忡一瞬,姬明月又挑眉:“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没……不难回答!”绍筝顶着一张微红的脸,慌忙答道,“因为前辈对我好,我们又共同抵御过强敌,我待前辈好、体贴前辈,那也是应有之理。”

     “前辈?我又不姓前!”姬明月沉声。

     绍筝:“……”心道我倒是想换个称呼,您也没告诉过我您叫什么啊!

     “我姓姬,姬明月。”姬明月如她所愿,坦然道。

     “姬……姬明月?”绍筝嗫嚅着重复着,只觉得脑中轰然一乱。这三个字,这个名字,为什么好似在哪里听过似的?熟悉若此,没道理啊!

     “如何?”姬明月不动声色地看着她像是在咀嚼回味的样子,心中却忐忑起来,眉心微跳,生恐她想起自己不愿她想起的事。

     所幸,姬明月担心的一幕并没有发生,绍筝蹙着眉出了一会儿神,却忽道:“前辈过去没同我提起过你的名字吧?”

     姬明月的心口一紧,脸上可没泄露出半分来,而是不悦道:“我过去是否同你提起过,你难道都不记得了?这就是你所谓的‘共御强敌,共历生死’的交情?”

     绍筝汗颜,这话说的,怎么透着股子幽怨劲儿呢?她脑中倏忽掠过的某个场景的碎片就这样被姬明月吓了回去,消失不见了。

     “前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

     “姬明月。我不姓前!”姬明月绷着面孔纠正道。

     绍筝再汗:“额,好,姬……前辈……”

     “我很老吗?”姬明月板着的面孔没有分毫的松缓。

     老?这话又是从何说起?绍筝张圆了眼睛。

     她也是女子之身,深知女子,尤其是貌美的女子,最反感的事莫过于被人称“老”,遂忙摇手不迭:“不老!前辈不老!前辈不仅不老,还美得很!”

     姬明月鼻中轻哼一声,这一遭倒没计较她又冒出“前辈”两个字,一个字一个字咬出来:“以后叫我明月!”

     “啊?”绍筝的嘴巴张得更圆。

     这……这合适吗?会不会显得太亲昵了些啊?这节奏她完全跟不上了啊!

     “啊什么?”姬明月一眼横了过去,像给自己添底气一般又忍不住补道,“日日前辈前辈地叫着,还不把我叫老了?”

     绍筝嘴角抽了抽。相识以来,她真是一直称姬明月为前辈的,她原意是示以尊重,没想到人家本尊不喜欢这个称呼。

     “会不会……显得不尊重啊?”绍筝偷眼儿觑姬明月,犹豫着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姬明月不认同地瞪她道:“叫成老婆婆就尊重了?”

     额,好吧,既然你喜欢……绍筝悄悄抹掉额角的一滴冷汗——

     可是,你喜欢不喜欢是一码事,我能不能叫出口是另一码事啊!

     如愿解决了称呼的问题,姬明月的心情很好,聊兴亦盛:“绍筝可知伤我的是什么?”

     绍筝闻言,暗怪自己被接踵而来的一件件事冲昏了头脑。他们三人奉师命远赴蓬莱阁,所为何来?如果没什么收获两手空手地返回峥云派,岂不是让二师伯楚舆他们笑话师父?

     “还请前辈……明……咳,告知。”

     明月,明月……

     这名字是真好听,皓月凌空,明澈傲然,很符合姬明月的性子,那份孤傲泠泠又让绍筝觉得心疼。如果能唤出她的名字,遂了她的愿,是不是就能多给予她一份暖?然而,绍筝张了几次嘴,那两个字在唇间转了几个来回,都没法成功地叫出口。

     姬明月好笑地看着她磕磕绊绊的,也没跟她一般计较,徐徐述道:“那东西,其实我也没看清楚全部。但伤我的,是一条蛇状的……”

     “蛇状的?”绍筝的脑中幻化出一条碗口粗细的黑蛇的模样。

     “是它害死蓬莱阁的那些门人的吗?”想到山洞中七零八落的尸首惨状,绍筝不寒而栗。

     “不会是它。”绍筝随即否定了自己的推断。

     “那东西”甭管它是什么,肯定不是人。何况当日苏升逃到峥云山求救的时候也说了,有很多人同时杀到了蓬莱阁上。就算苏升有问题,他和旁人勾结,难道还会和一个非人的怪物勾结?他自己恐怕也早被那怪物吞吃了。

     “蓬莱阁被灭门自然另有其人,”姬明月深深地看她一眼,“想是蓬莱阁死的人太多,血腥味引来了那山洞中不知名的怪物,那些可怜人也就成了它肚中的点心。”

     绍筝一抖,想到一具具人身都被怪物拖走啃食了,她胃里泛上恶心之感。但也捕捉到了姬明月话语中的讯息——

     “前辈知道蓬莱阁灭门是谁人做的?”

     姬明月嗔她一眼。绍筝的心思被蓬莱阁之事牵动,浑没意识到这一眼的深意,是在怪自己又叫什么“前辈”了。

     “我自然知道是谁。”姬明月轻飘飘地说道。

     “前辈能不能……”能不能告诉我?

     “不能!”姬明月一副“我知道真相,但是我就是不告诉你”的模样。

     绍筝瞠目。为什么啊?!

     姬明月撩眼皮打量她急切的神情:“我且问你,你知道了是谁做的,接下来又当如何?”

     绍筝想都没想,“我和三师伯,还有阮师姐,奉掌门之命下山打探消息,知道了是谁害死了蓬莱阁一门,自然是返回峥云山如实禀告啊!”

     姬明月冷哼:“所以,我不会告诉你。”

     绍筝:“……”这是什么逻辑?

     转念又想,姬明月是世外高人,又非人族,或许同峥云派有什么宿怨?

     “前辈,您是修行习武的,蓬莱阁也是武学门派,满门横遭劫难,不可怜吗?那个行凶的恶人,他害死了蓬莱阁的人,难保将来不会再去害别的门派。真到了那时候,江湖定然不太平,遭殃的是更多的人……”绍筝耐下性子,想要说服姬明月。

     “所以你要替天行道?所以你要伸张武林公义?”姬明月凉森森道,一双雪眸寒意逼人。

     “我……”绍筝滞了滞,“至少,我不能眼见歹人行凶,还坐视不理!”

     “呵!好一个不能坐视不理!”姬明月咬紧牙关,恨恨的,“入了峥云派几日,就学了这些招人厌烦的说辞!是被淮阳子,还是被慕清玄洗脑了?”

     绍筝被噎住,心头也溢上不快,抿唇道:“前辈身份尊贵,修为高深,我都知道。可峥云派好歹是我的师承门派,她更是我的恩师……”

     “对!她是你的恩师!她是天下至宝!旁的人,都是草芥微尘!”姬明月霍然起身,怒撞脑门。

     “前辈,我不是那个意思……”绍筝只觉得姬明月这火气来得莫名其妙。

     “说过了,别叫我什么‘前辈’!少陪!”姬明月夺门而去。

     绍筝:“……”

     闷坐了不久,印玺便回到了客栈。绍筝打开房门,见叩门的竟然是三师伯,微微诧异:这么快?

     “三师伯,你回来了?”

     印玺点点头,面上是难掩的疲惫:“我不在的时候,没什么异样吧?”

     “没有。”

     “那便好。今晚就在这里歇息,明日一早出发回峥云山。”印玺说罢,转身便走。

     “三师伯!”绍筝唤住他,“你……还好吧?”

     印玺脚步一顿,侧头,眼中划过复杂,只一瞬,又按下情绪道:“我无事。”

     哦,那就意味着那位“夫人”没有难为他?绍筝心忖。不过,看三师伯的神色,并不轻松啊。

     “三师伯,你要不要去瞧瞧……阮师姐?”绍筝犹豫道。

     “阮师侄?她……”印玺蹙眉,惊忆起自己之前在船上发狂时曾对阮瑶做过什么。

     “阮师姐自从你离开后,就……就把自己关在屋内不许我进去,也不知道她……如何了。”

     太尴尬了!

     绍筝腹诽。明明是阮师姐对三师伯起了小儿女心思,为什么要她这个“小孩子”给穿线搭桥通风报信啊!

     印玺眉头更蹙:“我知道了。你早些歇息吧!”

     又不放心问:“那素衣女子呢?”

     “她……”绍筝犹豫一瞬,想着要不要告诉三师伯姬明月恼了,也把她自己关了起来。

     “那女子不是善类,”印玺抢先道,“我们明日就要启程回峥云山,别让她跟着!”

     “可是前辈她……”绍筝企图为姬明月辩解。

     印玺不耐地打断她:“你年纪还小,阅历也浅,人之善恶难以看得明白。我是你的师伯,难道也会坑害你吗?”

     我年纪不小!绍筝的内心在咆哮……

     印玺语气稍缓:“下山之前,你师父将你托付给我,让我尽心尽力保护你,你可别辜负了她的一番心意!”

     想到师父,绍筝闷声答应了。她心底里其实是纠结的:她记得在峥云山上师父与姬明月初见时候的情景,虽然她当时懵懂,可后来细思起来,其实师父对姬明月是存着戒备之心的吧?而姬明月又刚刚剖白她对于峥云派,包括对师父的反感。到底有什么过节儿,让姬明月这样愤恨峥云派?

     印玺走了,绍筝却越觉得头痛。

     夕阳西下,夜幕徐徐降下。

     绍筝蹑手蹑脚地蹭到姬明月的房门外,轻叩房门,没人理她。她低声唤了两声“前辈”,里面还是没反应。

     姬明月的修为远在她之上,绍筝不信自己的声音里面听不到,除非……

     哎哟!

     绍筝一拍脑门,突地记起登岸后就没见着小狐狸璇儿的身影,再联系之前自己惹得姬明月不快,难道一气之下,她走了?

     绍筝脑中一眩,胸中涌上强烈的不舍来,头脑一热,侧身直撞向姬明月的房门……

     “砰——”

     她这一撞用上了大力,直接把自己掼在了地上。

     “唔……”好痛!

     绍筝挣扎着撑起身体,回头瞅瞅打开的房门——

     压根儿没锁,安安然然地大敞四开着,木头门上的纹理倒像是一张大脸,这会儿正在嘲讽她:笨蛋!笨蛋!

     所以,她使上的所有力气,都反作用于自己身上了吗?

     很好!很好!

     绍筝磨牙。

     姬明月早从面朝榻里躺着坐起身来,无语地看着趴伏在地呲牙咧嘴的少女,心头积聚的火气也登时消散了几分。

     她扬手一挥,房门应声而闭,也将来自客栈走廊的不相干的好奇心挡在了门外。

     这招儿倒好……

     绍筝瞧着那门轻飘飘地关紧,拧过脸怨愤地看着姬明月:明明在屋里,为什么不言语?

     姬明月立着眸子瞪回她去:先前的账还没算呢!你倒怨起我不开门来了?

     见那孩子闷坐在地板上,姬明月还是忍不住心软了,离了榻,缓步走向她。

     “起来。”语声淡淡的。

     绍筝脸一扭,鼻孔朝天:“不!”

     姬明月:“……”

     你想怎样?

     不料,绍筝低估了自己这会儿身体的状况,脸一扭就牵动了之前实实诚诚撞痛在地面上的半边肌肉,紧接着就苦了一张小脸儿——

     痛啊!连肉带骨头,都扯得生痛。

     活该!谁让你莽撞的?

     姬明月忍了笑意,强绷着脸道:“起来,地上凉。”

     绍筝也是有脾气的,谁让咱前世是公主之尊呢?她索性抱臂盘膝席地而坐,依旧鼻孔朝天,怪道:“明明在屋里,为什么不理我?”

     姬明月眉峰一跳,似笑非笑地睨着她。

     绍筝被她盯得心里发毛,不自觉地挺直了脊背,痛处再次被扯动,动作一僵。

     姬明月也不搭理她抛出的诘问,唇角勾了勾,俯下|身子凑近了她,唇瓣一启:“不起来,是不是?”

     沁人的冷香冲面而来,飘溢在鼻端,那是独属于姬明月的气息,在船上时,绍筝便领教过了。

     很神奇的,伴着来自嗅觉的异样,她竟然出现了幻觉:姬明月如昆山白玉般晶莹剔透的身体就这么横陈在她的眼前,晃花了她的眼。

     绍筝一个激灵,也顾不得身体的疼痛了,躲闪着姬明月的目光上身向后撤去。

     姬明月双眸一凝,眼见着绍筝的半侧脸庞连带着一只耳朵都染上了红晕,白皙的脖颈上都沁了一层淡樱色,嗔恼着拧住了她的耳朵:“想什么呢你!”

     绍筝觉得好冤:这怎么能怪我!是你太美太好闻了,任谁能免疫?

     她这话只是心里想想,并没说出口,也不知姬明月若是听了这话,是喜是恼。

     捏住耳朵的,是两根青葱玉指,美则美矣,偏偏却要用力拧,加上之前泛上耳根的烫意,这滋味啊,还真不是好享受的。

     “疼……疼疼!”绍筝侧着脑袋躲避姬明月的“摧花辣手”。

     姬明月凉森森地哼了一声,故意曲解其意:“疼?身上摔得疼吗?我看看!”

     她说着,葱指放过绍筝可怜的耳朵。可不待绍筝一口气松得利索,她的双手便攀上了绍筝的领口,用力一分……

     绍筝要被她吓死了!惊叫一声,跃身而起,直跃出了三四尺远,犹自捂着领口,一副深恐被姬明月非礼的架势。

     姬明月嘴角一抹得逞,眼眸微眯,明显是在说:不是疼吗?这不也能跳起来?

     绍筝好生无语,深深觉得这个绝色女子的套路太深了,她应付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