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章 同去
    “蓬莱阁岛山洞里有秘宝?这是哪个无聊之徒造的谣?”印玺嗤道。

     “嘿!印师兄,现在呢,所有人都说这是真的,可见还是有几分可信度的!”说到“秘宝”,闻人瑨就兴奋起来。

     绍筝则听得入神,顾不得嫌弃闻人瑨了。

     “人人都说是真的,难道就是真的?须知真相往往都为少数人所知。”印玺皇族出身,对于真相假象自有他的一番见识。

     “这么多武林中人、修道之人蜂拥至蓬莱城,焉知不是小人作祟,想要搅乱江湖浑水摸鱼?”印玺最终下了决断。

     绍筝对印玺的判断深以为然,何况他们之前已经探过那山洞了。若不是姬明月及时出现阻止了他们,恐怕他们早已经遭遇了不测了。那洞中的怪物,实力更不容小觑,连姬明月这等修为的都被它攻击至重伤呢。

     不过,闻人瑨接下来的话,使得她的念头动摇了:“你们这么不感兴趣,那是因为你们不知道那秘宝是啥!”

     他表情神叨叨的,就像他是唯一知道真相的那个:“前世镜,听说过吗?上古秘宝,能知前世今生。有了这个东西,何愁不能洞彻人心,呼风唤雨,令天下人皆为我所用?”

     印玺呵呵冷笑:“令天下人为我所用?还用着什么前世镜吗?只要做了皇帝,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闻人瑨无语地看着他:“我说印师兄,你说的轻巧啊,皇帝是谁人都能做的吗?现下天下大乱,纷争的何止南北两股势力?江湖上卧虎藏龙,难保有什么人存着问鼎天下的心思,有了这个前世镜,做起事来岂不更加痛快些?”

     印玺依旧不以为然:“前世镜我倒是听前辈人说起过,但关于它,也不过是个传说罢了。那宝贝据说是上古大神东皇太一留下的,确有洞知前世来生的本事。可这也只是传说罢了,真实的,谁晓得是否有这宝贝?”

     东皇太一留下来的宝贝?

     绍筝的心思被吸引了去。若说之前对于这个消息是否是传言,她还存着十分的怀疑,现在,听了“东皇太一”的名号,她心底里倒生出了几分期待来。

     她曾听姬明月讲过青丘故事,几万年前,东皇太一确实是存在过的,只不过后来因为种种变故,神力渐弱,直至湮灭了。这世间,连青丘之国这等古书中记载的神奇之国都存在,东皇太一所遗的前世镜又有什么不可能存在的?

     这个宝贝,若于他人而言,或可称为野心家之工具;但于绍筝而言,最大的诱惑则在于它可以助她洞悉她的身世,如果那东西真的能被找到的话。

     如果那宝贝真在蓬莱阁岛的山洞深处呢?

     世间凡事必有因果,若没有天材地宝藏于洞中,缘何那洞中灵气那般重?又惹得那样一个恐怖的、连真面目都没得见着的怪物盘踞在那里?

     其中必有缘故!

     绍筝越想,越觉得振奋。

     “三师伯,我们去看一看吧!”她迫不及待地对印玺说道。

     “胡闹!”印玺眉头大皱,“那地方何等凶险,难道你还不知道吗?这不过是歹人的算计,赚天下人进去送死罢了,小孩子家,莫信!”

     绍筝被拒绝得彻底,眼中黯然,还想说些什么,一旁的闻人瑨却是兴趣大盛:“印师兄!原来你们已经去过蓬莱阁岛了?嘿!骗得小弟好苦!”

     他一双眼睛亮晶晶的,两道剑眉都要飞起来了:“来来来!印师兄,快与我说说,那洞里什么样,可有什么古怪?你说凶险?又是如何凶险?”

     那边一个跃跃欲试的小女徒尚未安抚下去,这闻人少庄主又来跟着凑热闹,亏他还是名门出身,挺大的人了,怎么一点儿沉稳都没有?

     “那洞里有个厉害的凶兽,我们奉师命到蓬莱阁岛上去查探究竟,凑巧进了那洞。不过里面满是尸体,七零八碎的,显然是被凶兽所害。我们也险些被凶兽所害,最终退了出来。”

     闻人瑨啧啧有声:“太凶残了!这样的畜生,怎么能留着它危害人间呢?我辈习武修行,为的不就是护卫苍生安宁吗?”

     他说着,一拍大腿:“哎呦!不行!虽然那洞里凶险十分,可本公子不能由着它来……我们得集合更多的江湖同道,一起杀将进去,我就不信,大家合力,还杀不死那怪物!”

     说罢,他转身就往门外跑。

     印玺呆住。他本以为这位闻人少庄主平时滑不溜手,又是闻人庄主独生子,必定娇生惯养的,很有些贪生怕死的气质,和他叙说了洞中的险恶,他一怕必定龟.缩再不敢出头了。天晓得他哪里来的什么古道热肠,还打起了什么为天下苍生除害的旗号,就这么大喇喇地跑出去纠集人马了!

     是以,姬明月和巫紫衣从房顶下来的时候,几乎全蓬莱城的客栈都传遍了关于蓬莱阁岛山洞的故事。

     所谓群氓无理智,江湖中人,干的多是刀刃上舔血的营生,拔刀子搏命是家常便饭,鲜少有人静下心思来认真思考其中的关节。恰如他们闹哄哄一窝蜂地来到蓬莱城一般,既知蓬莱阁中人死于“怪兽”之手,“怪兽”又盘踞在深洞中,深洞中又是灵气充沛藏有上古秘宝的,如此一来,群氓振奋。想借此扬名立万者有之,想为故人报仇雪恨者有之,想一睹秘宝尊荣甚至存着贪心据为己有者更是大有人在。

     于是,闻人瑨的消息刚刚散出去,天还未亮,就有几队人马浩浩荡荡地驾着船赶奔蓬莱阁岛了,全不在意不久之前的地动山摇何等的令人生怖。

     “我瞧姐姐稳当得很,全不担心那起子人捷足先登。”巫紫衣闲闲地依在栏杆上,看着楼下一波又一波的各色人等豪情壮志地拥出去。

     姬明月自然也看得清清楚楚,压根儿不为所动,凉道:“你比我可更稳当。”

     巫紫衣哈哈笑:“姐姐明察秋毫!那洞里的东西,连咱们收拾着都费劲呢,就这群乌合之众?嘿!”

     她嗤笑一声,由衷道:“我就喜欢和姐姐这样的人打交道,心思又明,手腕亦狠,不似那等婆婆妈妈的什么正道名门,道貌岸然的令人讨厌!更有那些心思混沌的,什么都不懂,还想分这天下的一杯羹,真让人笑掉大牙!”

     姬明月侧眸撩一眼她,森然道:“青丘之国不是邪魔外道。”

     “哈!”巫紫衣笑了,“姐姐说的很是,姐姐极有身为神兽后人的自觉和自尊。我们青鸾一族却也是神兽,虽然如今阖族只余我一个,可小妹我也是有维护先祖尊严的自觉的。”

     “那就别把自己往邪魔外道上联系。”姬明月道。

     巫紫衣笑了,笑得苦涩:“姐姐这话说的轻巧,可如今又有谁认可我们的自尊呢?上古之神早已湮灭,神兽各族纷纷败落,如今的天下,是人族的天下。在他们的眼中,我们皆是妖,不过是妖!”

     姬明月默然。她煌煌神兽之裔,在人族的眼中,竟然和什么山妖野兽等同,这令她觉得万分的耻辱。可是,这个世界一直不都是这样的吗?谁掌握着权势,谁就控制着话语权。人族繁盛,统御人世间,于是他们就成了“万灵之长”,就可以为众生代言!

     所谓权势,还不是用实力拼来的!

     姬明月一时间胸中豪气顿生,实觉天下之事大有可为。不过,她素来骄傲,很不喜欢被巫紫衣在言语上压制下去,遂冷冷地丢下一句“别忘了,你爱的慕清玄亦是人族”,便胜似闲庭信步地折回房间去了。

     徒留巫紫衣愣在原地,尴尬。

     姬明月早已经感知到绍筝的存在,推开房门,她淡淡地看着一脸殷切的绍筝,思及两个人在屋脊上的一番争辩,心内暗叹。

     她关上房门,杵在门口,没动,只是静静地看着绍筝。

     绍筝本是坐着的,见她进来,不自然地站起身来,一双眼睛似想看她,又不大敢的样子。

     姬明月蹙眉:“做什么?”

     那口气,很有些质问的意思了。

     绍筝更觉得不自然,双手双脚都不知该往哪里摆了,嗫嚅了半晌,方道:“我来邀你……”

     “邀我做什么?”姬明月追问道。

     绍筝被她瞧得心虚,吞吞吐吐着:“我想邀你……同我一起去……去蓬莱阁岛一探究竟……”

     “呵……”姬明月怒极反笑,“你不是很能耐吗?不是很有志气吗?又邀我做什么?”

     绍筝被她抢白,涨红了脸:“我知道,你气我之前对你发脾气……是我急躁了。”

     她垂了头,讷讷道:“你不知道,不清楚自己的身世,还被……信任的人隐瞒,是何等的痛苦。”

     姬明月微微动容,面色稍缓:“我如何不知?”

     绍筝微诧。

     姬明月续道:“你是因为那个前世镜的传言吗?”

     “是。”绍筝老实答应。对于姬明月,她本能地不善隐瞒。

     “你想通过前世镜的力量,知道你的前世?”

     “是。”绍筝答道。

     “前世之事,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姬明月沉吟道。

     “是。我隐隐觉得我身上藏着很多的秘密,可我自己却无从知晓……”绍筝面上划过痛苦的神色。

     姬明月一滞。

     “哪怕……哪怕为了那虚无缥缈的前世,搭上这辈子的性命,你也不后悔吗?”姬明月再问。

     绍筝看着她,一字一顿道:“愿赌服输。”

     姬明月心中一痛,轻轻撇开脸去,不让绍筝看到自己眼中的变幻。

     稍微平复了心绪,她才道:“前世镜,不管是否是真的,我都会替你走一遭。但是……”

     她拧过脸,平静地看着绍筝:“你不许去!”

     “为什么?”绍筝瞪大了眼睛。

     “没有为什么。”姬明月语气淡淡的,表情亦淡淡的。

     绍筝闻言,探究地看着她,“你是不是,还知道我更多的事?”

     姬明月漠然道:“那不重要。你只记得留着命在这儿,等着知道你的前世就好。”

     “不行!”绍筝厉声道,“没有让你替我去搏命的道理!你又是我什么人?”

     她问出这句话的同时,两个人皆是一怔。像是触及到了某个不可触及的禁忌,两个人的心中都掀起了巨浪,想的都是同一个问题:我到底是你什么人?

     姬明月深吸一口气,“好,你要去,便去。”

     绍筝涩然点头:“好,同去。”

     姬明月凝着她还未丈开的明丽小脸,努力地寻找曾经无比熟悉的模样,恍然道:“我不会让你死的。”

     绍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