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章 至宝
    “哟!小两口在这儿诉衷情呢?”巫紫衣不知何时也登上了屋顶,娉娉婷婷地立在一旁,笑吟吟地瞧着极像是搂抱在一处的二人。

     绍筝被她一惊,也顾不得再继续质问姬明月了。她红了脸,飘身向后,跃下房脊。心中暗骂自己只顾了姬明月,竟犯了习武人的大忌,来者是巫紫衣,若是敌人呢?会不会突然袭击过来,打自己个措手不及?

     呸!还不如是敌人呢!巫紫衣那张嘴,指不定编排出什么来!还小两口……

     绍筝落于院中,脸上还觉发烧,夜晚的凉风都趋不散那紧迫的热意。

     真是的……

     她使劲晃了晃脑袋,才将姬明月那张清绝明丽的脸从脑中挥去,可那股子淡淡的体香,却怎么也挥之不去了。

     隐约的,前院有人声传来,越发的噪杂起来。绍筝觉得奇怪:大半夜的,也有这么多人赶着住店吗?

     “你来做什么?”姬明月冷森森地看着巫紫衣。

     巫紫衣扑哧失笑:“姐姐,你别这么看着小妹成吗?小妹身子骨儿弱,怕冷。”

     巫紫衣素知她嘴里吐不出象牙来,索性理都不再理她,转过脸去,凝着绍筝跃下的方向,怔怔出神。

     巫紫衣看着她的背影,亦觉得她太过孤寂了些,嘴上却没个正形儿,“姐姐舍不得那小美人儿啊?怎么不去追?”

     姬明月根本不看她,凉凉道:“与你何干?”

     “呵呵,姐姐当真坦率!”巫紫衣笑道,“不过啊,姐姐的眼光真好,那小姑娘还真是个美人坯子,就是……”

     她说着,故意止住了话头儿,做沉吟状。

     “就是如何?”姬明月关心则乱,急转过身。

     巫紫衣笑得狡黠,“就是太小了,亲近起来……那个,不大方便啊!”

     姬明月眼中的寒意更盛,瞥她一眼,转身就走。

     “哎哎哎!姐姐别急啊!”巫紫衣在她身后唤住她,“她现在虽然身子小,没准下一刻就长大得亭亭玉立了呢!”

     姬明月倏然驻足,身形一晃,便到了巫紫衣的眼前,眼眸微眯,隐含警告:“你若敢打她的主意,我定不放过你!”

     巫紫衣浑然不怕,哈哈笑道:“姐姐真能玩笑,小妹我可是对那种幼.女没兴趣!”

     “所以,你对她师父有兴趣?”姬明月打蛇打七寸。

     果然,巫紫衣的脸颊微红,一时说不出话来。

     “是啊,我就是倾慕她师父啊!”巫紫衣突然道,眼中是满满的得意。

     她又促狭地朝姬明月眨了眨眼,“我倾慕她,便敢坦然承认。倒是姐姐,可敢承认否?”

     姬明月被她噎住,嘴唇动了动,终究是什么话都说不出。

     巫紫衣特好心眼儿地劝道:“云大侠也去了几百年了,难道姐姐还要一辈子独守空房不成?万一我们的计划成功了,姐姐修成正仙之果呢?从此与天地同寿,姐姐岂不是要与天地同孤?想姐姐花容月貌,啧啧啧,小妹我瞧着也是心疼啊!”

     “巫紫衣,你若再敢提他,信不信我……”姬明月咬牙,双眸泛红。

     “哟!姐姐可千万别动气,气大伤身……咱们眼下可是一国的。”

     “谁同你是一国的!”姬明月不屑道。

     巫紫衣含笑瞧着她,“姐姐难道不觉得那个杨小姑娘的性子,同云大侠有那么些些相像吗?连小妹我都看出来了……”

     她忽的恍然大悟:“怪不得姐姐对她上了心,原来是因为她像云大侠……呵呵!”

     “你若只是来奚落我的,此刻便可以走了。”姬明月素手一指屋脊下方,下了逐客令。她决不允许自己像绍筝那般落荒而逃,就是走,也得巫紫衣先滚蛋。

     巫紫衣自来知道,只要是同云冠禹有关的话题,必定能令姬明月心焦。她向来胆子大,又自信于谋略手段,也不担心姬明月生气,遂笑嘻嘻道:“这情呢,自然不能弃了不谈,不然活着也不过是苦熬岁月罢了,还有什么滋味?”

     姬明月闻言,眸色一黯。

     只听巫紫衣续道:“若要长长久久地谈情说爱,当然得有那个命去谈去爱,是以咱们的计划也不能落下。比如眼下这件事——姐姐不觉得此刻前院噪杂得奇怪吗?”

     姬明月也早察觉了,也觉得奇怪。

     “是来住店的,”巫紫衣道,“且都是各门各派的弟子,或是江湖散修、游侠之类的。”

     姬明月的眼中划过一丝困惑。

     “不止这家店,蓬莱城中所有的店铺都挤满了全天下的习武修行之人。”巫紫衣冷哼,像是极瞧不起那些人似的。

     “你又知道什么?”姬明月问道。

     巫紫衣冷笑,“有人放出话去,说是蓬莱地动,有至宝现身,得此宝者,天下无敌。所以啊,这些蠢才便急着来送命了。姐姐瞧着吧,还多得是往这儿赶着送命的呢!”

     “你又是如何知道的?”姬明月疑惑道。

     下一瞬,她便了然:“是凌天的诡计吧?想借那洞中畜生之手,绞杀天下修行之人,他好坐收其成?”

     巫紫衣由衷赞道:“姐姐果然七窍玲珑心,只轻轻一想,就明了了其中的关窍所在。”

     姬明月却不买她的奉承,“这其中,也有你的参与吧?”

     巫紫衣连忙摆手,开脱自家道:“姐姐你可是误会了!我与凌天,早已经貌合神离,他行他的,我做我的……便是这件事,亦是我的手下打探来的。小妹可清白得很!”

     姬明月不置可否。

     “姐姐你不会真的怀疑我的诚意吧?”巫紫衣瞪大了眼睛。

     姬明月扫她一眼,意味深长道:“诚不诚意在于你……”

     “我自然是有诚意的啊!”巫紫衣急道,“我所知尽可告于姐姐!”

     “说来听听。”

     “好!”巫紫衣点点头,“姐姐先告诉我,咱们要不要也凑个热闹?”

     “去,自然要去。”

     “那便好!”巫紫衣赞同道,“姐姐还记得那太白山是什么所在吗?没错,就是昔年东皇太一的道场之一。想你们青丘之祖,还有我们青鸾之祖,曾经都是东皇阳昊的侍从。东皇虽然湮灭,但神迹仍在;神迹既在,天地灵气所聚,怎会没有天材地宝?”

     “你是想说,凌天所传并非凭空而造?”姬明月道。

     “正是。东皇阳昊乃娲皇之后一等一的大神,娲皇有造人之奇功,东皇难道会差了去?他所留下的神迹之中,必有至宝。”

     巫紫衣顿了顿,又道:“我们青鸾一族所在,也是东皇道场,神迹奉养着,有一株奇树,我从记事起,便常听我娘亲念叨……”

     她说着,突地悲愤道:“可怜我们阖族都被外邪所害,至今……大仇未报!我……”

     姬明月见她目光盈盈,知道她身世颇凄惨,心内怜悯,寂然不语。

     巫紫衣的情绪去得也快,“呵,同样是东皇神迹,姐姐的青丘国又守着东皇的故里昆仑山,必定有更大的宝贝吧?”

     姬明月一滞。

     巫紫衣冲她挤眼睛,“我幼年时就听族中的宿耋讲过,传说东皇阳昊和你们青丘之祖天狐神华可是恋人啊!他能不向着自己的情人家吗?”

     姬明月嘴角抽了抽,深觉她这话说得有些冒犯先祖了。

     却不料,巫紫衣好奇心作祟,急问道:“还传说,东皇阳昊实为女身,啧啧啧,原来早在几万年前,她和你们始祖就女女相恋了?”

     她说着,捅了捅姬明月,“是不是真的啊?”

     姬明月冷冷盯着她,绷了脸道:“别说这些闲话了,眼下事要紧。”

     说罢,就要跃下屋脊。

     巫紫衣不答应:“姐姐你别急着走啊!啧啧,这么正八经儿的做什么?姐姐你一定知道内情的!哎哎哎,你别急着走啊!”

     “杨师侄,你的身体可还有什么不适?”绍筝的房间中,印玺关切问道。

     “三师伯,我没事儿了。”绍筝的情绪有些低落。

     印玺忧心地看着她,“好端端的,怎么说昏倒就昏倒了?”

     “可能是水土不服吧?”绍筝随口道。

     “嗯,”印玺点点头,却听到了心里去,“回师门之后,该让你师父好生替你调养调养。”

     正说话间,“咣当”一声,房门被推开,一条白色人影夺门而入。

     “不得了!不得了!”闻人瑨一进来,便扯着嗓子叫。

     绍筝被他惊了一跳,印玺则皱了眉头,“闻人公子,何事惊慌?”

     闻人瑨扎着两只手比划着,恨不得手脚并用,“城里来了好多人!都是会武把抄儿的!还有各门各派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往蓬莱城的客栈里挤着住店呢!”

     绍筝联想到之前听到的前院的噪杂声,疑惑地看向印玺。

     印玺被她看得俊脸微红:他之前一颗心都放在了薛丛身上,哪里有心思打探别的消息?

     闻人瑨手舞足蹈的,却无人回应他。他心大脸皮厚,也没放在心上,方要继续说下去,一眼瞧见桌上的半杯水,更觉口渴,想都没想就抓过来“咕嘟嘟”吞下肚去。

     “你!”绍筝气结。那是她的杯子,是她喝了半杯水放在那儿的。

     闻人瑨一愣,看了看空杯子,又看了看绍筝愤愤的表情,嘿嘿笑道:“不妨事儿,我不嫌弃你。”

     我嫌弃你!

     绍筝再也不想见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