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8章 入山
    泰白山脚下。

     “印师叔,你好厉害啊!这里果然没人啊!”阮瑶雀跃道,之前因印玺而生的伤心已是荡然无存。

     印玺没搭理她,径自朝树林深处走去。

     阮瑶撇撇嘴,心中隐有不快,却也是转瞬即逝,遂三步两步追上了印玺的背影,还不忘回头召唤道:“小师妹,快些个啊!”

     绍筝远远看着她紧随印玺的身影,哪里像是深入险地的?倒像是去踏青玩耍。也颇觉无奈。

     她亦有她的牵挂,转头道:“前辈,山路陡峭,小心些!”

     姬明月妙目划过她的面庞,笑意微露:“你倒关心起我来了?我像是腿脚笨拙的吗?”

     绍筝微窘。

     她自然知道姬明月的修为手段,再崎岖的山路能耐她何?只是,不知从何时起,她已经习惯于关心她了。

     绍筝稍一分神,不禁脚下一滑——

     “小心!”姬明月眼疾手快,握住她的小臂,拉住了她,她才不至于被脚下的湿泥滑个趔趄。

     绍筝脸一红,赧然道:“这山路好滑……”

     “何止是路滑?”姬明月勾唇,刹那间手掌一抬,又一动,一道紫芒破空而去。

     哧——

     绍筝惊诧,循声看去。一条青黑色、两指粗细的蛇已被钉在了地上,连挣都没挣一下,死了。

     “又是条毒蛇!”绍筝一眼便瞧见了那条蛇的头呈三角状。

     “不错。”姬明月点头道。

     “这已经是第五条了……”绍筝不由得头皮发麻。

     从他们几人下了官道,进入泰白山地界,沿途就遇到了几条毒蛇,皆是这般青黑色的,只是大小、花色不同罢了。这还只是山脚呢!山上还不知什么样呢!

     “前辈,这座山,怎会有这许多的毒蛇?”绍筝边问,边小心着脚下的山道。

     修道之人,虽然不惧这等小小的毒蛇,不过若是不小心踩到了……还是挺恶寒的。

     “据我所知,此处不应该有这么多毒蛇盘踞。”姬明月道。她说着,深深地看了一眼半山腰。

     “前辈的意思是,这么多毒蛇出没,是和山里头那东西有关?”绍筝探问道。

     “必定是脱不开关系的。”姬明月点点头。

     “所以,我们选择从这里入山是选对了。前辈的主意果然是好!”绍筝笑。

     原本,要探知那山中怪的根底,应和蓬莱城中聚集的绝大多数江湖人一般,乘船入海,从蓬莱阁岛上的山洞进入。但姬明月另辟蹊径,主张从泰白山山脉入手,巫紫衣自然是没异议的,绍筝则深信她的主张。

     而印玺就不同了。从峥云山来的路上,他也已经发觉了泰白山的异样,他心里也是倾向于从泰白山入手的。可偏偏这主意被这个来路不明的女子抢先说了出来,还要跟着入山,还有巫紫衣那起子“邪魔外道”……印玺越想越觉得别扭。

     他也知道,以一己之力,加上两个修为尚浅的小师侄,根本不足以入山探寻究竟。他一向孤傲,自诩修为出众,此番却要借助“邪魔”之力。是以,这一路上,他的脸色都不大好。

     看着前方十几丈外那个峥云弟子冷冰冰的背影,姬明月心情大好,再多的毒蛇也不足以搅扰了她的好兴致了。

     “这可不是我的主意,是你那位印师叔的!”姬明月促狭地冲绍筝挤了挤眼。

     绍筝“噗嗤”失笑:“印师叔他不了解前辈,前辈莫怪。”

     姬明月美目流转,落在绍筝的脸上,哂道:“如此说来,你便了解我了?”

     绍筝怔了一瞬,坦道:“我自然是了解前辈的!”

     姬明月呵呵一笑:“这会子不是在房脊上与我闹别扭的时候了?”

     绍筝脸一红:“前辈又逗我。”

     她以公主之尊流落异世,经历了困窘的幼年,性子中的傲气已渐渐被消磨殆尽。几年的底层生活,更让她懂得生活之不易,加上她前世本就是个心思刚正的人,所以此时,就算知道了姬明月曾经骗了她,但她更深信姬明月定有其理由,深信姬明月不会害了自己。这样一想,前日冲动之下的怒意就荡然无存了。

     姬明月见她红了脸,更道:“并没有逗你……只是觉得你越发的像个大人的样子了。”

     她说着,定定地凝着绍筝,目光深邃了几分,似乎是想从她那张尚带稚气的脸上看出些别样的风采来。

     绍筝的心头划过怪异,她直觉姬明月像是在自己的脸上寻找什么。然而,她在寻找什么呢?自己身上,又有什么值得她寻找的呢?

     “哟!两口子在这儿诉衷肠呢?”一直在后面不疾不徐往山上蹭的巫紫衣不知何时来到了二人的眼前。

     继而又嬉笑道:“这地方,可不是风花雪月的好所在!”

     说着,她素手一扬,三丈开外的一条青花毒蛇应声瘫在了杂草间,堆缩成一团,眨眼死了。

     姬明月秀眉一扬,显然是暗叹于巫紫衣的好身手。不过,这种话,姬明月是绝不会当着巫紫衣的面说出来,给她机会蹬鼻子上脸显摆的。

     绍筝的关注点则全然不同。她听到那一句“两口子”,面颊就登时涨红了。虽情知巫紫衣这张嘴巴没把门的,胡说八道她最擅长,可和姬明月同时被她调侃还是让绍筝心里发虚——

     嗯,心里有鬼,才发虚。

     绍筝也因自己心里奇怪的想法而怪讶不已。

     “原来你的气力都放在找准头杀蛇上了?”在嘲弄巫紫衣这件事儿上,姬明月从来不客气。

     这是讥笑她就算修为再厉害,一招将毒蛇毙命,脚程也差得远呢!

     巫紫衣不气不恼,反倒笑了:“姐姐别逗我。你难道不了解小妹的能为吗?”

     姬明月挑了挑眉角,没言语。她自然知道巫紫衣肚子里那些花花肠子,这么挨挨蹭蹭地爬山,不定心里打着什么主意呢。

     巫紫衣看看已经攀到半山腰的印玺和在他旁边欢雀跳跃不知疲倦的阮瑶,冷笑道:“峥云山的人,讨人嫌得很!让他们尽情爬去吧,被蛇咬上几口,才过瘾呢!”

     绍筝:“……”

     她真不知道峥云派是怎么得罪眼前的这两尊大神了,一个两个的都对其不屑一顾。她于是对过往之事更好奇了。

     姬明月听罢巫紫衣的话,也抬头看了看山上的那两个人,眼眸微眯道:“不知他们可曾随身带了祛蛇毒的疗伤药——”

     绍筝刚刚感叹“还是前辈您宅心仁厚”,便听姬明月慢悠悠又道:“我可是没有的……你带了吗?”

     后半句是对巫紫衣说的。

     巫紫衣手一摊,笑靥如花:“巧了,小妹我也没带!”

     绍筝:“……”

     你们是故意的吧?

     说话之间,随在巫紫衣身后的昆离以及十几个侍卫也都攀了上来。

     巫紫衣一眼觑见绍筝红晕尚未褪尽的俊丽小脸儿,眨巴眨巴眼睛,突道:“啧!我来得不巧!不该扰了两位在这儿……呵呵呵!”

     绍筝脸上方缓下几分的火热因着她这句话又“腾”的燃了起来。尤其是当她看到巫紫衣身后的十几个高大壮硕的汉子木桩子似的杵在那儿,无论巫紫衣嘴里胡说八道些什么都面无表情的样子,登时恨不得寻个地缝儿钻了!

     这妖女!绍筝又恼又羞。

     反观姬明月,不听这话还好,听罢这话,忽的探手扯过绍筝的手臂,手掌穿过她的手掌,紧紧扣住,还示威似的朝巫紫衣扬了扬。

     “不必羡慕,你可以去找你的慕姑娘。”姬明月轻飘飘的一句话落地,拉着绍筝,头也不回地朝山上攀去。

     巫紫衣被她噎得张了半天嘴,也想不出最好的话来反驳。

     绍筝被姬明月拉着,对方的手掌触之柔滑细腻,明明是温的,却火烫烫地燎着她的心。羞赧之余,她更惊诧于姬明月方才所言——

     慕姑娘?师父吗?

     难道,师父真的和巫紫衣……

     众人越往山上攀,越觉得树木茂密。山脚下匍匐于地,至多长至脚踝处的浅草,在这里被高高矮矮的灌木丛所代替。

     仰头向山顶看去,郁郁葱葱,层林如盖,覆住了整个山巅。

     半山上,罡风更劲,倏忽吹过,带起密密匝匝的枝叶,“沙沙”声此起彼伏,其中间杂着不知什么鸟的鸣啸阵阵。乍一入耳,真有些凄凉瘆人之感。

     印玺斜背着长剑走在最前面。他脚下速度不慢,可走着走着,曾经由采山人踏出来的足迹就越来越淡了。直至山腰上,干脆连可循的路都不见了踪影。

     前方荆棘灌木重重,挡住了去路。

     这里确是无人到过的。印玺知道姬明月和巫紫衣指的路不错,可这更让他心中懊恼,索性抽出背后的长剑,劈砍着眼前的障碍。

     阮瑶见状,也忙跟上来,擎着剑,帮忙清路。

     他们二人的忙碌,绍筝老远就瞧见了。她忙挣开姬明月的手掌,想要凑上去帮忙,却被姬明月一把拉住。

     “忙什么?”姬明月轻笑道,“你的那位师叔,和师姐,他们修为强着呢!你这点儿能耐就别去添乱了!”

     绍筝语结。她怎么觉得姬明月是故意的呢?

     好不容易劈开一重又一重的障碍,眼前豁然开朗,倒像是到了另一片天地——

     树木依旧葱郁,依旧有荒草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但他们的目的地终于到了。

     面前现出一个黑黝黝、两人多宽,斜斜嵌在一块巨石上的洞口。

     阮瑶看到洞口现了出来,不由得欢呼起来。可之前的挥汗如雨已经耗掉了她太多的体力,蹦跳了两下,她就没力气了。

     此时,她方想起来回头向身后看,只见姬明月似笑非笑地瞧着她,巫紫衣则抱着肩膀,语气像长辈夸晚辈似的:“小姑娘挺卖力气。”

     她的十几个侍卫照旧是面无表情地戳在那儿,只听她一人调遣。

     唯有小师妹,面露尴尬,忐忑地问着:“师姐……累坏了吧?”

     阮瑶被他们气歪了鼻子:小师妹年纪小倒也罢了!你们一个个不是身负高深修为吗?好意思这样袖手旁观吗?

     “你们……太过分了!”阮瑶气得跺脚。

     绍筝更觉尴尬了。

     巫紫衣却不为所动,悠悠然道:“小姑娘,你要懂得,多大的能耐就做多大的事儿!以我们的修为,一会儿进了洞,还得留着力气保护你们呢!”

     言下之意,这等粗活累活就该他们二人这等粗笨之人做。

     阮瑶被她气歪了鼻子。

     一旁的印玺则冷着脸,森然道:“别废话了!都下去吧!”

     说着,他自己当先,飘身跃入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