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身份
    双方僵持的当儿,巫紫衣的随从,包括昆离,已经赶了上来。

     “主上!”昆离一眼便瞧见了挡在巫紫衣面前的姬明月。

     这素衣女子的气势好强!

     连昆离都不由得喟叹。他唯恐巫紫衣吃亏,掣剑在手,指挥着众随从各执兵刃呈扇形围了上来。

     绍筝大惊。纵然她不认得这个素衣女子,但她既挡住巫紫衣的追路,必定不是敌人。眼下的情状,凌云门众人是想倚仗人多吗?

     这素衣女子的修为如何?闪出来的身法倒是了得,以绍筝此时的眼力都没发觉。不过她手下功夫如何便不得而知了。

     “你们!”绍筝跳起身,迎着众人冲了上来,“想倚多欺少吗!别忘了这里可是峥云派的地盘……”

     “小姑娘……”巫紫衣巧笑晏晏,“若本座记得不错,你还没正式行过入门礼呢吧?既未入门,峥云不峥云的,又与你什么相干?”

     绍筝一时语塞。

     巫紫衣说的不错,她是连入门礼都没行呢,算是峥云弟子吗?

     “巫紫衣,”姬明月开口了,“此是你我之间的恩怨,不必扯上不相干的人!”

     绍筝的心跳因着她这一句而漏跳了一拍。“不相干的人”……她是不相干的人吗

     诚然,这素衣女子绍筝不认得;可为什么,她的气息、她的容颜,竟又莫名地熟悉若斯?

     她说自己是不相干的人,是出于好心怕殃及自己,还是当真……视自己为路人一个?

     若是前者,绍筝感念她善意,更不忍心丢下她一个人面对强敌。若是,后者呢?绍筝想了想,觉得挺受伤。

     巫紫衣却笑吟吟的,一副了然神情:“想不到啊,想不到!明月尊者昔日何等的孤傲,何等的痴情,本座也曾佩服一二,不成想到底也跳不出这碌碌凡尘去……”

     绍筝磨牙,恨不得作势给这妖女一巴掌:能不能好好说话!

     姬明月却无动于衷,她侧头,淡淡道:“烦请少侠带璇儿去疗伤。”

     绍筝愣怔一瞬,方意识到她是在同自己说话——

     这女子,她认得璇儿?看璇儿的情状,莫非真是熟识的?

     虽说小狐狸爪子上的伤也不轻,却也不致命,处置伤口不急在这一时。绍筝最担心的是:若这素衣女子和巫紫衣一行单打独斗吃了亏可怎么办?

     “前……前辈,我助你……”

     “一臂之力”四个字还未吐出,就被姬明月截断了话头儿:“此是我的私事,不劳阁下……”

     她说罢,语声一柔:“烦请照料好璇儿。”

     绍筝分明能够感知到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对自己的疏离,以及对璇儿的关怀。绍筝悻悻的,只得抱起小狐狸,退到一边,手上虽忙碌着为其处置伤口,一颗心却完完全全挂在了姬明月的身上。

     姬明月转身,见巫紫衣笑得意味深长:“那小东西果然是你的……”

     “璇儿是我的侄女。”姬明月并无兴趣隐瞒。

     “哦?”巫紫衣挑眉,“难怪呢!‘养女若家姑’……”

     说着,眼眸微眯:“如此说来,那小东西便是青丘之国的小公主了?不知……逮了她,能不能哄出你们青丘之国的修道秘法……”

     “你可以试试。”姬明月双眸中迸出凛冽寒光。

     “呵呵,”巫紫衣娇笑,“姐姐何必如此戒备呢?想你我当年,也曾姐妹相称,亦有些旧交情,何必咄咄的伤了和气呢?”

     “旧交情?”姬明月不为所动,“派手下搜我的踪迹,伤我,连璇儿这么丁点儿的孩子都不放过?巫紫衣,这就是你所谓的旧交情?”

     巫紫衣正色道:“你信也罢,不信也罢,我只命人寻你的踪迹,伤不伤的,可不是我派人做下的。”

     姬明月初时眼中满是不信,待得目光划过执剑护在巫紫衣身侧的昆离,突地双眸如电,射出两道犀利紫芒。

     昆离霎时间仿若被闪电击中,难以自控地晃了晃身形,勉强稳住。

     方才那一下,幻觉一般,昆离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在一瞬间被那女人的目光生生穿透,浑身的骨骼此刻还在隐隐作痛。

     “难怪……”姬明月满目了然,继而转向巫紫衣,“连跟班都换了。真是好手段!”

     昆离是巫紫衣的死忠跟班,形影不离地护卫她,可这跟“好手段”又有什么关系?

     在场众人皆不懂。

     巫紫衣却懂,她眸子中划过赞叹,也不禁暗赞姬明月心机转得快,实不愿再与她纠缠于这个问题,笑容可掬道:“小妹过去确有些事做的对不住姐姐您,您大人有大量,就别再计较了,可好?”

     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因着她这句话,骤然变成了好姐妹经年重逢的温情戏码,攒聚在众人头上的紧张空气转瞬间散去了大半。莫说凌云门众人不懂了,远处替璇儿缚好伤口的绍筝也结结实实地困惑了。

     “巫紫衣,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姬明月不信道。

     巫紫衣呵笑:“姐姐切莫提什么‘鬼’不‘鬼’的,小妹此刻最怕的就是死了。”

     姬明月默然无声,静静地看着她。

     巫紫衣一摆手,令凌云门众人收起兵刃,便笑道:“这位仙子,可不是寻常人物,就是凌掌门见到她,也是要恭敬几分的。你们日后可不许对她……还有那位小友,失了礼数。”她说着,遥遥一指绍筝怀里拎着爪子呜咽的璇儿。

     姬明月听到“凌掌门”三个字,不禁皱了皱眉。

     远远挥退众随从,巫紫衣抬眼四周看了看,随意寻了个树桩坐下。

     “姐姐,请!”她扬手指着一旁的另一个树桩。

     姬明月不明就里地看着她,想看清她到底想耍什么花招儿。

     巫紫衣见她戒备若此,苦笑道:“姐姐不必如此。小妹方才说了,时过境迁,今日已非往昔,巫紫衣也不是曾经的巫紫衣了。”

     姬明月沉吟一瞬,挨近她两步,却并未十分靠近

     “你方才说‘凌掌门’?是……”姬明月试探问道。

     “正是凌天,”巫紫衣坦然肯定道,紧接着促狭道,“姐姐想要见到他吗?”

     姬明月几乎窒息,语声颤抖得厉害:“他……他还活着?”

     巫紫衣笑:“姐姐说错了。他从来都是活着的……”

     姬明月娇躯一抖,险险栽倒。

     “只不过,他一直昏睡着。前些时日,刚刚醒来。”巫紫衣补充道。

     姬明月几乎立足不住,双腿一软,险些瘫倒在地。太阳穴“突突突”地跳得一塌糊涂,眼前黑一阵白一阵,眩晕感接踵袭来,姬明月一个踉跄,下一瞬却跌进了一个窄小而温暖的怀抱中。

     绍筝死死地站定,撑住眼前这素衣女子的身躯。她怎么说都还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女的外形,姬明月是成|年人,再轻飘能轻飘到哪里去?

     关键是,绍筝如何都想不到,这个气势逼人、清姿脱俗、敢于和巫紫衣对阵的素衣女子,竟然会因为巫紫衣的一句话而摇摇欲坠。

     凌掌门,是谁?

     为什么这个人会让这美好女子有这样大的反应?莫非也是她的故人?

     思及此,绍筝的心中隐隐划过不适。

     “前辈,你如何了?”绍筝急切地问。

     她的气息近在咫尺,姬明月微不可见地蹙了蹙眉,轻轻推开她,不着痕迹道:“无妨。多谢小友援手。”

     绍筝双臂间一空,怀中那人已经远远地闪开了。那人身躯晃了晃,勉力稳住身形,依旧那样淡淡地孑然而立,透着强烈的疏离感,令绍筝几乎生出错觉:这个素衣女子是不是十分厌烦自己的靠近?不然,为什么会不顾身体的不适,强行脱开自己的扶护?

     绍筝险些要怀疑自己是否曾经得罪过她了。

     姬明月再不肯看绍筝一眼。璇儿却在此刻三条腿攀到她的近前,扒着她的裙角,哼哼唧唧的求抱抱。姬明月银色暗纹的素裙登时被按上了几个爪印。

     姬明月无奈地拎起璇儿,见它之前受伤流血的脚爪已经包扎停当,被一条白色得布带束好,想来该是绍筝从中衣上扯下的。

     她果然将璇儿照料得很好……

     姬明月抿了抿唇,掩饰似的素手捋过璇儿灰扑扑的绒毛。

     璇儿难得被自家严厉的姑姑这般温柔对待,又值受了伤,委委屈屈地用身上的毛使劲儿蹭上姬明月的手掌、袖口,害得姬明月连带着衣衫都扑上了薄灰。

     姬明月:“……”

     “巫紫衣,你伤了我侄女,这笔账如何算?”姬明月正色道。

     绍筝的注意力被那一句“我侄女”吸引了去,心口猛地一跳。

     巫紫衣却嬉笑道:“姐姐说笑了。这算什么伤?青丘之国的小公主连这点子小事都应付不来?何况……算起来小妹我也算是她的长辈,替姐姐管教管教后辈也是义不容辞。”

     姬明月听她当着绍筝的面说出这些话来,皱了皱眉,不欲再与她做言语纠缠,宕开话题道:“你方才说,凌天……活着?”

     巫紫衣挑眉道:“一直活着。”

     说着,莞尔:“姐姐这语气,倒似十分关切凌天一般……姐姐就不怕我吃醋吗?”

     姬明月面容一僵。

     巫紫衣犹自笑道:“几百年了,莫非姐姐也老得健忘了?忘了我可是凌天的妻……”

     话未说完,她的脸色已经瞬间化作苍白,笑意像被冻僵在了脸上。

     绍筝方竖着耳朵听她们之间的对话,想要从中寻到蛛丝马迹,突见巫紫衣变成这副模样,循着她的目光看去——

     “师父!”

     慕清玄送罢巫紫衣,折回,惊觉新收的小徒弟不见了踪影,来不及向师父淮阳子禀报就急跑下山来寻找,偏巧碰到了巫紫衣在絮絮而言。她听得不完全,脑中转着和绍筝同样的问题:凌天是谁?

     口中却道:“筝儿!你怎么在这儿?”

     每每见到师父修长的身形,绍筝都觉得莫名地安心,此刻就算巫紫衣带着手下打杀过来,她也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师父!”绍筝抢过来,“之前你送这位巫掌门下山,我不放心跟了下来,结果……”

     慕清玄抬手打断她,道:“回去再说。”

     转头对上正打量着她的姬明月,肃然道:“阁下何人?来我峥云派,所为何事?”

     这是姬明月第一次见识这位“医武双绝”的“峥云慕仙子”。她自出关以来,便到这世上四处游荡,知晓当今北燕南梁的分|裂局面的同时,于现今江湖概况也听说了许多。慕清玄这位峥云高徒,近几年来在江湖上声名正劲,连她那位驰名江湖二十载的大师兄的名头都给压过去了。

     传闻中,慕仙子清姿绝丽、超凡脱俗;传闻中,慕仙子医道高绝,救人性命于生死线……

     姬明月也很好奇,这样一个入峥云派方五年的青年女子,到底有怎样的能耐和魅力?

     而今,她见到了本尊——

     美确然是美的,亦不乏英气,那是一种介于女子之柔和男子之刚之间的美。

     不止是美,还有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淡定,沉如静水,又隐约含着一抹热烈……姬明月不信,这种内敛而腾跃的气质是一个两旬出头的女子能够拥有的。

     所以,这个慕清玄,她到底是什么来路?

     姬明月眸子中紫芒微闪——

     她之前已经用这个法子看穿了昆离的根底,那么,可不可以对这个慕清玄……

     就在她思忖的瞬间,慕清玄已经不动声色地携起了绍筝的手。

     绍筝微怔。她见识过师父调侃诙谐的一面,亦见过师父正襟威然的一面,可师父却难得有这般温情的动作,她还以为私自下山,会换来师父的一顿责骂,却不料……

     果不其然,姬明月眸子中的紫芒,因着这个亲昵的动作而顷刻消失。她凝了携在一处的一大一小两只手掌一瞬,复移转目光,落于慕清玄身侧的另一只手上——

     那只手虚虚握着,风无声无息而起,带动慕清玄的衣襟,轻轻摆动。

     姬明月眸光一寒:她知道,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风,而是慕清玄在暗运内力,若自己发难,对方就会出手应对。

     慕清玄暗运内力的同时,目光也划过姬明月怀中的小狐狸璇儿。见璇儿腻在对方的怀中,一只爪子显是受了伤,但挨挨蹭蹭的,全不似被捉住或被胁迫,倒是一副讨好撒娇的模样。慕清玄暗暗吃惊。

     她也不由得怀疑起姬明月的身份来。

     绍筝并不知道,就在不经意间,她的师父,和眼前这位她熟悉又陌生的素衣女子,已经来来回回默默斗了几个回合。若非双方都顾忌着她,恐怕就不是这般情境了。

     “江湖一散人而已,误入贵派地界。”姬明月率先放弃了对抗。

     “那就请阁下自便吧。”慕清玄面无表情地朝山下扬手一指,其意无非是让姬明月立刻离开峥云地界。

     姬明月出神一瞬,方道:“告辞!”

     她这说话的时候,目光没看向任何人,或许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一声是向谁而说。

     她要走,小狐狸璇儿可不干了,再不见了之前卖乖的模样,它挣扎着想要跳出姬明月的束缚。

     姬明月微微用力,按住它的身体,使得它无法动弹。

     璇儿呜呜咽咽地叫唤,使劲儿挤出毛绒绒的脑袋,朝着绍筝的方向哀鸣着,一双小红眼睛潸然欲涕。

     绍筝心中不忍,抢前半步,却被慕清玄拖住手掌。她拧眉看向师父,却见师父眼中隐含警告。绍筝只好作罢,眼睁睁看着小狐狸抽抽噎噎地被强行带走。

     姬明月走远,直到看不到踪影。

     “巫掌门?你还有事?”慕清玄转向巫紫衣。

     “啊?”巫紫衣方回魂,苍白的面庞上有了几分血色,但却莫名地不敢直视慕清玄。

     慕清玄挑眉:“若无事,巫掌门也请吧?”

     “巫姑娘”变成了“巫掌门”……

     巫紫衣默默叹息。她极其懊悔自己刚才口无遮拦,说出什么“妻子”的话头儿。

     为什么要说那种话呢?

     凌天的妻子……这重身份已经是几百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了。慕姑娘听了去,又会如何看自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