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重逢
    直到素白的背影隐没在郁郁葱葱的树丛间,巫紫衣的目光仍不舍得移开。

     她不顾她师尊的不快神色亲自送自己下山,她顶着众目睽睽的猜测,她刚刚对自己说“保重”……

     这世间怕是没有几个人能得铮云派慕女侠如此相待吧?应该知足了。

     巫紫衣的嘴角边绽开一抹浅浅的笑意,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昆离看得目光呆滞。

     “主上……”

     巫紫衣的笑容一僵,瞬间消失不见,“昆离!你今日太莽撞了!”

     昆离颇觉受伤,急道:“那小子……欺人太甚了!”

     “你是什么身份,自己不清楚吗!”巫紫衣呵斥道。

     昆离怔然凝着她冰寒的眸子,终究在她重压的气势下垂下头来,“是!属下是主上的随从……不敢忘!”

     巫紫衣滑过他苍白的脸,缓言道:“身上的伤,可有碍?”

     昆离垂眸,“不碍事……多谢主上关心。”

     “走吧。”巫紫衣淡淡道,听不出什么情绪。

     早有随从牵来众人的马匹。巫紫衣当先扳鞍上马,方要扬鞭,心头突地跳过异样。

     她修为既高,对周遭环境的感知自非寻常人可比。定住身形,侧目——

     果然,官道边的一棵矮树上,蹲着一个雪白雪白的团子,瞪着一双圆溜溜的红眼睛,颇具人性化地歪着头打量着她。

     正是小白狐狸璇儿。

     巫紫衣看到璇儿,尤其是那双血红的眸子时,明显晃了晃神,继而袍袖一甩,出手如电。树枝断折,璇儿“嗷”的一声哀嚎,大头冲下栽倒在了泥土中。

     “咚”的一声闷响。

     璇儿转瞬间便从泥土中蹿了出来,全身的雪白绒毛都沾上了灰扑扑的尘土,它龇着牙,一双眼睛更红得厉害,跃起身狠狠扑向巫紫衣。

     就凭你这小东西?

     巫紫衣的眼中满是不屑,又一扬手,跃到半空中的璇儿距她尚有半丈远。只见一道血线划过,“扑通”一声,可怜的小狐狸再次栽回尘埃。

     这回更惨,它呜呜咽咽地举着一只血淋淋的爪子,委委屈屈的。

     巫紫衣跳下马,欺近小狐狸。她的随从也随之围拢上来。

     璇儿被眼前的一团团的黑影吓得瞪大了惊恐的眼睛,连剧痛流血的爪子也顾不上了,整个身体僵直在地面上。

     “你和她什么关系,嗯?”巫紫衣的声音不高,却充满了危险的气息,“许多年不见,她竟生下了个小崽子?”

     话音甫落,劲风已到。

     巫紫衣下意识地躲闪,却也迟了半息,一缕鬓发因着那道劲风飘然而落——

     青衣少女掌风过后,一把捞起受伤的璇儿,抱在怀中,一个纵身跳出圈子,满脸戒备地盯着巫紫衣。

     躺在地上的一缕发丝,着实让巫紫衣呆了呆。

     “被伤到”这件事于她而言,已经不知道是哪辈子的老黄历了。她自问武功不敢说独步天下,但想要伤到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然而,刚才的速度和出掌的力度,还真是让她忍不住刮目相看。

     “功夫挺俊啊!”巫紫衣恻恻地看着绍筝,“才隔了几天?果然是士别三日!”

     她眯着眼眸上下打量着绍筝不同于初见时的身形。

     绍筝已经强烈感觉到来自这个紫衣女人的危险气息。这个女人知道自己身子暴长的秘密,她会不会对自己痛下杀手,或者抓走自己?

     想及此,抱着璇儿的手臂不由得紧了紧。

     璇儿此时也知道是生死关头,没心思对着她撒娇卖萌,屏气凝神,血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巫紫衣。

     “你怎么不同你师父回去?”巫紫衣竟又笑了,“跟了一路,不怕跟丢了吗?”

     这女人早知道自己不放心师父送她下山,远远跟下来了?!

     绍筝只觉得头皮发麻,被对方戳穿,又让她不由得脸上烫得慌。

     “怎么?你认识它?”巫紫衣好整以暇地指了指绍筝怀里的小白团子,仿佛聊家常一般。

     绍筝更觉得紧张,涩道:“它是我养的!你……你伤了它……”

     “呵呵!”巫紫衣像是听了世间极好笑的笑话,“小姑娘,你确定这小东西是你养的?”

     怎的!

     绍筝回瞪她。

     巫紫衣倒也不恼,悠悠道:“青丘灵狐正统血脉,被你当宠物养……啧啧,小姑娘还真是不同凡响!”

     青丘?

     绍筝脑中一阵抽痛,颈下陡然一跳,又一热,困惑地垂眸和璇儿四目相对。

     【她说青丘?你来自青丘之国?】绍筝以目示璇儿。

     小狐狸朝她眨眨眼。

     【师父说,青丘是狐仙的国度。所以,你是……小狐仙?】绍筝的眼睛皆是疑惑。

     小狐狸继续眨眼睛。

     绍筝:“……”

     好像是在对牛弹琴。

     咬牙,心一横,绍筝抬眸对上巫紫衣玩味的目光,“前辈!请看在铮云山和我师父的面子上,高抬贵手!”

     巫紫衣微笑:“你倒会说话,搬出你师父来……”

     “那多谢前辈了!”绍筝谢过,抱着小狐狸扭身就要走。

     此地凶险,不宜久留啊!

     “哎!慢着!”巫紫衣喝住她,笑眯眯的,“本座何时允你离开了?”

     绍筝暗暗叫苦,又不敢贸然离开,生恐这女人突然出手伤人,只得陪了笑脸:“前辈同我师父也有些交情……”

     巫紫衣葱指轻拂下巴,“若是旁的事呢,倒也罢了,只是这个小东西……”

     她说着,一指瑟缩在绍筝怀里的璇儿,“……恐怕是本座旧友之后。本座许多年没见到她了,很想见见她叙叙旧。”

     绍筝可不会被她糊弄了去:旧友之后?骗鬼吧!出手就见血,哪个会这样对待旧友之后?宿敌还差不多!

     “还有你,”巫紫衣转向绍筝的脸庞,“怎么就突然变化这么大呢?本座很是好奇啊!”

     绍筝被她的目光一打量,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要不然这样吧,”巫紫衣一副打商量的口气,“你和这个小东西,随本座一起回凌云去。本座绝不会伤你们的性命。”

     绍筝可不敢应承。她脑中已经想象出一幅画面来——

     璇儿被吊在半空中,在风中飘飘荡荡,只等巫紫衣那位“旧友”来认亲;而自己,则被捆绑着,被形形□□奇怪的人围着研究来研究去……

     只是想想,都觉不寒而栗。

     事不宜迟,就是此刻了!

     绍筝抽冷子攒足全身的力气,抱紧璇儿猛然跃出两丈远,嘴里丢下一句“前辈,告辞了!”,脚下丝毫不敢懈怠,骤移身形往铮云山上没命跑去。

     巫紫衣眉角一挑,似觉十分有趣。她阻住想要追赶上去的下属,独自一人移形换步,不疾不徐地缀在绍筝的身后,只眨眼工夫就离绍筝不盈一丈距离了。

     绍筝查知身后的变化,装着胆子回头一看——

     巫紫衣好似闲庭信步,悠悠然然,可那脚程却一点儿都没耽误。这哪里是在追自己,分明就是猫咪在逗弄跳不出手掌心的耗子玩儿!

     绍筝急出了一脑门子冷汗。

     然而,这样的情形并没持续多久。

     绍筝几个纵跃之后,内力都快提不上来了,粗|喘如牛,双腿像灌了铅似的。可她身后的强压仿佛也在这一刻不见了。

     她双腿一软,险些抢倒在地,忙一骨碌身儿,护住了怀里的璇儿。

     忍不住回头看时,但见巫紫衣已经停住了脚步,面色复杂地盯着正前方。

     而就在她面前丈余开外,立着一抹素色的倩影。

     绍筝看到的,便是这样一个美好的、引人遐思的背影。那是一个女子无疑。

     绍筝的心脏停跳了两拍,喉咙像有着无限大的吸力,把她那颗可怜的心脏吸到了嗓子眼儿。绍筝不敢出声,甚至连嘴都不敢张一下,她怕,怕她一张嘴,那颗跳得一塌糊涂的心脏就会从嘴里冲出来,再也安扶不回本来的位置。

     这个白衣女子,是谁?为什么,会有这样强烈的、无法克制的情绪在瞬间侵袭了她?

     绍筝极想……极想扳过她的肩膀,好能够看看她的脸。她的肩膀瘦削得可怜,让绍筝顿生拥其入怀、给予她依靠的冲动,然而,自己还只是一个半大的孩子……

     “果真是你……”巫紫衣意味深长道。

     素衣女子没言语。绍筝想象着她此时正用古井不波的眸子淡淡地看着巫紫衣。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象,绍筝莫名。

     “青丘的水土就是养人啊!”巫紫衣犹自絮絮道,“短短时日里,你竟能够化形了。”

     巫紫衣说着,笑得毫无心机,仿佛是那正漫步于庭园的闺阁女子。

     可是她的目光,已经滑向了绍筝。

     绍筝陡然一凛,她竟觉得无比惊恐起来。惊恐的不是巫紫衣话语中的深意,而是她忽然意识到自己那错失的记忆似乎与眼前这只有背影的素衣女子有关;而她近日来愈发磅礴的内力,似乎也与她曾经去过某处所在有关……

     去过哪里?

     是……青丘之国吗?

     绍筝的心跳再一次乱了。

     “让她们走。”素衣女子终于开口说话了。三分清冷,三分威严,三分不食人间烟火,还有一分……若有若无的妩媚。

     虽然只是短短的四个字,绍筝的耳中再听不进其他。她觉得天籁不过如此,她舍不得只听到这四个字,她贪恋更多……

     巫紫衣则笑意更深,状若无事地理了理袖口,“你让本座放人,本座便放人?”

     “那便打。”素衣女子言简意赅的三个字,给出了最简洁的解决之道。

     “哦?”巫紫衣唇角轻勾,漾出一个小小的梨涡,“明月尊者似乎对自己的修为还是那么自信?”

     明月……尊者?

     绍筝的手轻抖,却惊觉怀中空了。小狐狸璇儿已经跳出来,悬着受伤的爪子,三条腿蹦近素衣女子,口中呜呜咽咽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素衣女子转头,看着它,“你整日只知道惹是生非!”

     她在责备璇儿。

     接着,她的目光与绍筝的对上了——

     那张脸,绍筝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忘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