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狭路
    慕清玄与绍筝折回天枢殿的时候,发现聚客的大殿中已经空了,只有几个天枢殿的小弟子在收拾打扫。

     寿宴后,群豪相继拜辞,各回各家去了。慕清玄原是央了师父去送巫紫衣下山的,回来时不见了绍筝,来不及打招呼又原路寻去。谁料,小徒弟是找到了,师父和众同门都不见了踪影。

     她向洒扫的小弟子打听。那小弟子知道她的身份尊贵,不敢隐瞒,一五一十地说:“掌门方才似乎身子不适,由诸位掌殿服侍着回内室去了。”

     慕清玄微惊,师父一向精神旺健,怎么会突然“身子不适”?

     她不放心,携着绍筝赶到了天枢殿内淮阳子的居室。

     果然,几位师兄和徒侄都在这里。

     “不碍事的,”淮阳子摆手安抚着一脸焦急的慕清玄,“为师老了。有了年纪的人,逢着热闹难免劳累。你们不必惊慌。”

     慕清玄心中微涩:“师父您可不能老,不然弟子孝敬您的好酒可就没法尽兴喝了。”

     淮阳子呵呵一笑:“小四儿说的有道理啊!就冲这些好酒,为师也得快些出关。”

     “出关?”慕清玄愕然,“师父您要闭关?”

     “正是,”淮阳子郑重点头,“你们今日也都见识了,凌云门咄咄逼人,蓬莱阁之事还不知道怎么样。天下割裂,纷争不断,将来还不知会有怎样的大变故呢!”

     “那师父您还……”您还闭关?能放心吗?

     淮阳子语重心长道:“趁着眼下的局面还不至于难以收拾,为师近来于武学上又颇有心得,闭关些时日,待到出关之时,必能带领我峥云派扶天下之将倾。”

     他说着,声音又沉了下去:“若此刻不闭关静修,只恐为师这副残躯支撑不了多少时日了!真到了那个时候,你们可撑得起峥云和天下苍生的福祉?”

     众弟子皆垂头不语。

     淮阳子哀叹一声:“所以啊,这个关不得不闭!真到蹬腿闭眼的那一刻,无论怎样,为师也不能没脸见峥云的列位先祖啊!”

     道松听得虎目盈光,誓道:“师父,您安心闭关吧!徒弟们定会守好峥云,等师父出关的!”

     淮阳子欣慰地拍了拍道松的肩膀,道:“有你这句话,为师就安心了。”

     一旁的楚舆闻言,脸色白了白。宫明威则担忧地瞧了瞧自家师父。

     他师徒二人的举动,连绍筝这个初入门庭的都看懂了。然而,淮阳子不为所动,依旧缓缓对道松道:“为师闭关这段时日,峥云派上下诸事便交托于你。你要有个代掌门的样子,凡事皆要为师弟师妹和诸弟子做表率,不可妄言妄行,不可违背了侠义道德!”

     他越说越郑重,道松的表情也凝重起来,慨然道:“师父放心!弟子绝不会辜负了师父的信任!”

     淮阳子满意点头。

     楚舆暗暗磨牙,面上却赔笑道:“不知师父要闭关多久?出关之日,也好让弟子们有所准备,迎接迎接……”

     淮阳子扫他一眼,淡道:“少则一月,多则三年。准备什么?不必迎接,从心便好。”

     楚舆闻言,面色一凛。

     “那个蓬莱阁的苏升现今在哪里?”淮阳子问。

     “现在客房款待休息,顺便疗伤。”道松答道。

     淮阳子点点头:“就先请他在峥云山休息吧。”

     这是要扣住这个值得怀疑的“蓬莱阁弟子”吗?绍筝心道。

     只听淮阳子续道:“为师闭关之前,有一件事,必得处置妥当了,就是关于蓬莱阁的。是真是假,其状如何,必得派个稳当人查探清楚才好。”

     他环顾众弟子一圈,“依你们看,这一趟,谁去更合适呢?”

     楚舆抢先道:“依弟子看,这趟蓬莱阁之行非慕师妹莫属。”

     “哦?”淮阳子挑眉,“说说理由。”

     “论武功修为,慕师妹堪称高手;论机警果决,慕师妹罕有人敌;且慕师妹还身负医道绝学,试问我师兄弟四个,谁人能敌?”

     淮阳子微微一笑道:“你说的,却也有几分道理。但你们四人皆是我的弟子,我待你们的心都是一般的,并无远近厚薄之分,你们四人该当合众同心,并力于光大峥云门楣,不可暗自生出比较的念头。”

     楚舆忙恭敬道:“师父说的是,弟子也是这般想的。”

     他说罢,话锋一转又道:“弟子还有一个提议。这位小姑娘……”

     他一指绍筝,“是慕师妹新收的徒弟,何不令她随慕师妹走这一遭?一则与慕师妹有所照应,二则也是对新弟子的历练,三则……”

     “万万不可!”不待他的话说完,道松就抢过了话头,“杨小姑娘刚入峥云派,年纪又小,怎可去那险恶地方?”

     楚舆冷笑:“大师兄,你没收过徒弟,你不懂,所谓‘玉不琢,不成器’,年轻弟子不经历练,如何成才?”

     “你……”道松涨红了脸。

     “二师兄,若小弟记得不错,你可是有三个年轻弟子吧?他们,可都经过了历练?”此时,许久默然无声的印玺突然开口了。

     楚舆倏地瞪圆眼睛,“你懂什么?”

     印玺凉凉讽道:“小弟自然没有二师兄你懂得多……”

     “罢了,罢了!”淮阳子摇手叹息,“我还没如何呢,你们师兄弟倒先争执起来了!让为师如何安心闭关?”

     楚舆和印玺面露愧色,垂手不语。

     淮阳子转向慕清玄,“小四儿,你怎么说?”

     慕清玄本想提出绍筝尚未行入门之礼的事,可师父既然要闭关,总不好因为这等小事惊扰了他老人家,也只好暂且压下。她于是道:“筝儿初入峥云,连本派的心法还没学上半句,如何能去凶险之地?而且,弟子亦要静下心思调|教徒弟,恐怕这一遭是去不成了。”

     淮阳子沉吟道:“既如此,这一趟蓬莱阁之行就由楚舆带着阿瑶和虎子两个年轻弟子去吧,明威留在峥云协助你大师伯和三师叔处置派中日常事务。”

     楚舆呆住,他没想到算计来算计去,师父竟然把这苦差事推到了自己的头上,果然自己是最不招人疼的徒弟吗?

     老头子闭关了,老大挑起了大梁,老四一退六二五,连平常不问世事的老三都跳了出来。万一这帮人趁着自己不在派中另立门户了呢?明威那小子嘛,又是个偶尔没脑子的,基本指不上。

     他越想越慌,急道:“师父!三师弟素来不问俗事,论起协助师兄处置日常事务,自然没有弟子得心应手。而且,虎子性子单纯,瑶儿又是女孩子……您看?”

     淮阳子想了想,“也罢!印玺啊,你带着瑶儿和小四儿新收的徒弟走这一遭吧!”

     “师父!”道松和慕清玄同时惊道。

     “就这样安排吧!再不必多言了”淮阳子不耐道。

     阮瑶却甜甜道:“孙儿遵命!”

     绍筝其实也挺无奈的。她刚入峥云,人还都没认全呢,掌门就让她跟着两个堪称陌生的人远赴东海。她不忐忑才怪!

     只是,这些她俱都忍下了。她两世为人,外表虽然是个半大孩子,但她的心性却是成熟的。她已觉察出峥云派并非外人所见的简单,师父很多时候也颇多无奈。她实不愿为了自己这点子小事去聒噪师父。

     何况,临行前慕清玄,包括道松对她千叮咛万嘱咐,将她可能遇到的问题恨不得一股脑地全塞进她的脑袋里。慕清玄甚至单独找印玺谈了半个时辰。

     绍筝不知道他们具体谈了些什么,但她相信,其中必然包括师父托付印玺好生关照自己。至于师父为什么不亲去蓬莱阁,绍筝相信必有她的缘故。

     在这异世中,她孤零零的一个人,举目无亲,还有师父和大师伯道松这般待她,她也该知足了不是吗?此一趟,权作了解这个世道吧!绍筝想。

     一路无话。

     却也并非是无话可说,而是绍筝感到窘然,她觉得自己像是个多余的——

     三师伯印玺不爱说话,能不说话绝不开口。绍筝看得出,他骨子里并非冷漠之人。与他的寡言截然相反的,阮瑶师姐则是话多的略显絮叨。她其实是个热心肠的人,一路上安排饮食、打尖、住宿,很是尽心,对绍筝这个“小孩子”师妹也颇为照顾。

     可是,绍筝分明能够感觉得到阮师姐对待三师伯格外不同。也许她觉得绍筝还是个孩子,并不懂那些,但绍筝早已从她的举手投足间看出了她对于印玺的情意。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印玺始终淡淡的,待她就像对所有人一般淡漠。

     这一日到了龙口镇,再往前行就是蓬莱地界了。

     傍晚时分,三人决定在镇上休息一晚,明日早起直奔蓬莱阁。

     寻了间镇上最大的客栈,依旧是老规矩,由阮瑶出面去订客房。

     龙口镇是南梁朝在东方的第一大交通要道,东海上做船运买卖的客商往来频繁,镇上的客栈每每爆满。幸好今日客少,阮瑶定了两间房并没费什么周折。

     “小师妹,你同我住一间!印……三师叔一间!”店小二在前方引路,阮瑶朝绍筝挥了挥手中的号牌,却在不经意间同印玺目光相撞的时候没出息地晕红了脸。

     绍筝:“……”

     印玺倒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

     阮瑶的脸更红了。

     “哟!几位爷,您打尖还是住店啊?”又有新客人到,店家热情地招呼着。

     绍筝下意识地循声望去——

     为首的,是一名青年男子,青衫,束发,面容清俊……

     绍筝在看到那男子的脸时,心头莫名地划过不舒服。

     那青衫男子似有所觉,亦仰脸向楼梯上看过来。见到绍筝的一瞬,他的双眼不由得眯了眯,目光中露出一抹深邃来。

     他自有随行的侍从去打理住店事宜,这点儿琐事不用他操心。此刻,令他困惑的,是眼前的这个小姑娘——

     那双眼睛,以及她周身散发的气息,为什么这般熟悉?

     一高一低、一大一小两个人彼此对视,俱都从对方的神色中查知到了同一个问题:你,究竟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