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恶鬼
    “有人吗?”

     “有——人——吗——”

     空荡荡,黑漆漆的,绍筝不知道这是哪里,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间就到了这么一个地方。她壮着胆子扬声问了一嗓子,回答她的,只有空旷、虚无的回声。

     因着这回声,她脚下的步子才敢迈大了些——

     这是一处空旷的所在,即使她拉大了脚步也不至于撞到什么。

     她心里这样想着,那份对于未知的恐惧与孤寂似乎也消弱了一些,倒是有几分无法言状的熟悉感泛了上来。

     入目处,依旧是无边的黑暗。这让绍筝的心头有一丝烦躁。

     怎么没有光亮?

     该有光!

     她脑中刚刚划过这个念头,倏地前方竟真的涌起一点光亮来。紧接着,光亮由一点化作两点,又化作一簇、两簇……

     不是灯烛光、火把光,更不是日光、月光。那光深幽幽的,泛着青莹莹的颜色,像是……像是坟地里的磷火?

     绍筝不由得一抖,脚步顿了顿。

     此刻,她应该是害怕的,可她并不,她觉得那青莹莹的光亮透着某种熟悉的感觉,仿佛是来自她自己灵魂深处不可言说的阴霾心思。

     她抿了抿唇,思索着要不要靠近去探查个究竟。

     恰在此时,那青莹色徐徐蔓延开来,竟然围成了一扇门的模样。黝黑的大门散发出氤氲的青芒,摇摇荡荡的穿透了她的肌肤,她的骨髓,直入她的神魂,有一个沉郁的、辨不出男女老幼的声音勾着她——

     “来吧!进来吧……”

     绍筝的心脏抽紧了,“要……进去吗?”

     “为什么不呢?”那沉郁的声音继续勾着她,“难道你不想进来吗?”

     进去!为什么不进去看看?

     绍筝魔魇了一般,拖着两条腿,来到黝黑的大门前。

     抬掌。

     就在将将要碰到门的一瞬,她犹豫了。

     在犹豫什么?她问自己。

     不想弄清楚里面的到底是什么吗?不想弄清楚自己的身世吗?难道糊里糊涂地落到这异世中,还要糊里糊涂地过一生?

     “当然不要!”奇怪的是,门内的青芒似乎能探查到她的内心戏。

     “我若是你,绝不会放过任何和自己身世有关的蛛丝马迹。更不会放过任何提升修为的机会!”

     青芒的声音抛开了之前的沉郁,代之以急切的口气:“快点儿!快推开这扇门!你会满意你所看到的!”

     那声音似乎来自飘渺苍茫的寰宇,又似乎只是来自绍筝的身体内。她再没了犹豫,掌心按上了黑门——

     阴森森,彻骨的寒意从她的手掌中传递而来,像是来自地狱之深极寒处。绍筝感到不适,轻蹙眉头,身体里自然而然地生出了抵抗。

     一线青芒,和一丛火红,就在她的掌心中激烈地碰撞——

     “喀啦——”

     仿佛是鸿蒙初开那一瞬的重现,青芒与火红碰撞之后,便各自逃开,远离对方而去。霎时间,四周不再漆黑一团,所有的景物都现出了它们本来的面目。

     远山巍峨,高低起伏,高者直入云霄,低者青翠披绿,雾霭飘渺,仙气萦绕,不似人间所在。

     居然有清风徐徐吹拂着,风过处,叮叮当当的声音传来,说不出的好听。

     绍筝怔怔地仰头看着檐下随风轻摆的铜质铃铛,悚然转身,她的身后,是蜿蜿蜒蜒不知通向何处去的小道……

     这地方!

     怎么会这样熟悉?

     绍筝再回头,惊悸地发现方才自己推开的黑沉大门之上,一匾高横,三个古朴大字錾在其上:北辰阁。

     北辰阁?

     这名字好生耳熟,倒像在哪里听过似的。

     绍筝来不及细思,她太想知道这里面藏着的是什么了。她于是曳开步,冲了进去。

     周遭的一切景物,都在急速地后退。

     无论是精致的灯饰,还是华美的壁画,绍筝都无暇顾及它们。她的神魂被强烈地吸引着,朝着某个注定的地方不知疲倦地迈着双腿。

     她并没有感到脚下有台阶的羁绊,也没觉出有紧闭的门的阻挡,被那丝念头牵着拽着,她竟来到了这座建筑的最高、最深、最隐秘的所在。

     重重黑索如无尽的藤蔓,缠缚紧了一抹青色的影子。

     “你终于来了!哈哈哈……”青色的影子笑得嚣张。

     绍筝惶惑地后退半步,难以置信地盯着这个奇怪的东西。

     它不是人。

     那么,它是……鬼吗?

     突然,那青色的影子像是要证实她心中所想一般,“哗啦哗啦”急促晃动着捆缚着它的黑色锁链。它的力量太大了,以至于锁链都快要不堪重负。

     它要出来了?绍筝想。

     它出来了会如何?她竟然生出这样的好奇来。

     震耳欲聋的碎裂声,人臂粗细的黑索被寸寸挣断,化作尘埃消逝在虚无的黑暗中。

     那青色的影子愈发的嚣张,它狂笑着,嘶吼着向绍筝扑了过来。

     电光火石间,绍筝分明看到了一张男子的脸,英俊却也扭曲的脸……

     “啊!”

     一梦惊起,绍筝蜷着身体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豆大的汗珠顺着额际低落,她却觉得冷,心脏被挤压得痛不欲生。

     “小师妹?”阮瑶被她的惊呼声吵醒,睡眼惺忪地揉着眼睛。

     “做噩梦了啊?”阮瑶的声音还带着半梦半醒的绵软。

     绍筝方醒过神来,原来,只是一个梦。

     她心口的疼痛稍缓,映入眼帘的是入睡前的客房,身旁是阮瑶迷糊而关切的脸。梦中的诡异感因着眼前的熟悉而渐渐淡去,还好,只是一个噩梦。

     “嗯,做了个噩梦,”绍筝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没事,师姐。”

     “唔,别怕……”阮瑶睡眼朦胧地丢下一句话,一翻身,又睡过去了。

     绍筝:“……”

     窗外还是漆黑一片,只有一道清冷的月光投射在窗棂之上。离亮天还得几个时辰吧?

     绍筝重又躺回去,盯着窗户出神,再没了睡意。

     梦中的事,她清醒之后,就记不太清楚了,但那份诡异和来自灵魂深处的惊悸与疼痛,她无论如何也忘不掉。

     脑中胡思乱想着,一忽是前世的种种,一忽是在杨家庄时的幼年生活,一忽又是峥云山上的一幕幕情景。思绪万千,她的脑子渐渐被形形\色\色的画面所充斥,有些不堪重负。

     “唔……”绍筝闷哼一声,心口突突突跳得厉害。

     她下意识地摸去,竟摸到了一片滚烫。

     微诧,绍筝忽然忆起自己的颈间还悬着一个不知来路的物事。

     她掏出血珀,对着微弱的月光细细打量。

     此时的血珀,由暖融融的温度紧紧包裹着,线线血丝若流动般,闪着微弱的光芒。绍筝将它握入掌心中,攥紧。

     温润的暖意渐渐弥漫至全身,让幽暗中颇觉孤寂无助的她有了一份倚靠,心里踏实了许多。不管这个物事来自何人,她都要感激那个人。

     闭上眼睛,积攒睡意,却无法如愿。只要她闭上眼睛,眼前就会跃出一团青黑色,张牙舞爪地向她扑来,仿佛一只要生吞了她的恶鬼。

     “呼……”绍筝长长吐出一口气,睁眼。

     她见识过生死,又身负武功,清醒之后便不会再被恐惧萦绕。可那团青黑色无论怎样都驱散不去。

     要睁着眼睛呆躺到天明吗?

     绍筝挺无奈的,瞥向窗外,还要很久才能天亮呢!

     霍地,窗外现出一团黑影,绍筝惊得睁大了眼——

     恶鬼真的来了?

     那只“恶鬼”顺着窗棂爬下,圆滚滚的身子贴服在窗纸外。

     咔滋,咔滋……

     像是什么尖锐的东西在一下一下地划着窗纸。

     绍筝心中的警铃大作,瞄一眼还在熟睡的阮瑶,她悄无声息地翻身下榻,猫着身子,蹑足潜踪,蹭到窗侧。

     咔滋,咔滋……

     那东西还在挠着窗纸。

     离得近了,绍筝看得清楚了,圆润的小身子,头上有两只尖尖的小耳朵,身后甩着一条不长的尾巴。

     绍筝:“……”

     小狐狸璇儿一被绍筝拎进室内,就迫不及待地要叫嚷起来,被绍筝一把捂住嘴,以目视榻上安睡的阮瑶。

     璇儿的小红眼珠转了转,明了,但随即就被焦急的神色所占据。它张口咬住绍筝的衣袖,低声地呜呜咽咽,似乎有很着急的事儿。

     绍筝深觉自己最该学的不是什么高深武功,而是狐语。

     她记得,璇儿是被那素衣女子带离峥云山的,似乎璇儿还是那女子的侄女?

     如今,璇儿深更半夜地来挠自己的窗户,莫非是那素衣女子出了什么意外?

     难道是巫紫衣?

     正思索间,璇儿已经等不及蹿出了窗户,从二楼跃了下去。小小的白团子落在地面上,仰着脸,渴盼似的盯着绍筝。

     绍筝看了看睡得无知无觉的阮瑶,一咬牙,扯过旁边的外衫,一飘身,也从窗户上跃了下去。

     夜凉如水,万籁俱寂,头顶的冰轮投下惨淡的清辉。

     绍筝遥遥跟着前面极速奔跑的白团子,脚下不敢松懈分毫。一想到那素衣女子迫人的风华,以及巫紫衣的厉害手段,她心里更觉慌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多远,前方隐隐约约听到了一男一女的声音,似在争执。

     “你我几百年难得一见,非要这么绝情吗?”男子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怨怼。

     回答他的只有呼呼的风声,和毫无留情的杀招。

     “你倒是听我说一句再动手啊!”男子的声音再次响起,可明显气力不济,似在极力地躲闪、调息。

     “你做的孽够多了!也该死了!”冰冷至极寒的女子的声音,熟悉亦陌生。

     绍筝微怔,这不正是带走璇儿的素衣女子的声音吗?

     那么,这个男子是谁?不是巫紫衣出手?

     绍筝发足狂奔。

     璇儿骤然驻足,盯着眼前一白一青的两抹身影,又转过头,一脸担心地看着绍筝。

     眼前是一片空旷地,当中一个着青衫的男子模样的人闪转腾挪,急速躲避着对面女子的攻击。他的身法极快,绍筝自问不逊于自己。

     然而那女子的身法更快,而且步步紧逼,寸寸杀招,毫不留情。

     即使在峥云山上见识过素衣女子对上巫紫衣的气势,但绍筝绝然想不到,那样仙子一般气度的女子,会有此刻这样讨命修罗似的狠厉。

     这男子到底是何人?素衣女子和他有多深的仇恨?

     “明月!你若杀了我,定会后悔的!”青衣男子跃出圈子,急咳,粗喘个不停。

     明月……

     绍筝听得分明。脑中瞬间像有什么炸裂开来,火山爆发般的喷涌而出。

     素衣女子全然不管,双掌一摆,再攻向青衣男子的要害。

     “你杀了我,就别想知道他的下落了!”青衣男子突地吼了一声。

     女子陡然住手,满目戒备,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你说什么?”

     恰在此时,观战的璇儿再也看不下去有人欺负她姑姑,猛地跃起,朝着青衣男子冲了过去。

     青衣男子到底修为不浅,听到身侧风声不善,慌忙侧身躲闪。

     璇儿扑了个空,落在地面,恶狠狠地盯着他,口中发出愤愤然的“呼噜”声。

     却也因着这一扑一躲,绍筝看清了青衣男子的脸——

     是他!

     正是他!

     就是白日间在客栈楼下与她对视的男子。

     森凉的月光照在男子的青衫之上,青莹莹,惨淡淡,就像是坟地里碧青的鬼火……

     噩梦,青影,恶鬼……

     绍筝的脑中一阵眩晕,全身的血液仿佛刹那间逆流,心脏狂跳,灵台深处瞬间喷涌出漫天遍野的血红色。她只觉得全身发软,喉头一甜——

     “噗”的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就在前一瞬,璇儿再次暴起,扑向了青衣男子。这一遭,男子像是用尽了力气,再没能耐躲闪,被璇儿狠狠一口咬在手臂上。

     绍筝抢倒在地,视觉中的最后一幕,便是青衣男子踉踉跄跄遁走的背影;而听觉中最后的意识,她听到有人慌乱地惊呼一声——

     “绍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