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青龙
    一片耀眼的紫色光芒之中,两排并立的青幽幽的石柱在众人的面前现出了模样。它们整齐地分排成了两列,笔直地向看不到的幽深处延展而去。约略看来,每一根青石柱都至少有两人合抱粗细。

     “这是……”巫紫衣的一双眸子中有惊异闪过,同时映着那片紫芒。

     只不过,那紫色的、如焰火般的美景转瞬即逝,仿佛昙花一现。当周遭再次黯淡下来的时候,众人所见,依旧是那些青兀兀看不清面目的高柱。

     “就是这里了。”姬明月笃定道。

     “就是这儿了?”巫紫衣遮掩不住话语间的兴奋,“这儿?真的就是东皇太一昔日在东方的道场?”

     “不,”姬明月的目光幽深起来,“这里应该只是通往道场的甬路。”

     巫紫衣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嘿!姐姐你说话能不这么大喘气吗?”

     姬明月却没理会她,而是转头看向绍筝:“当真想进去看一看吗?”

     绍筝对上她的目光,已觉察到她声音之中不易捕捉的轻颤。

     绍筝不明白,为什么姬明月此刻的表现,像是……很害怕的样子。而这份心思若细细探究起来,再联系之前的种种迹象,姬明月倒像是极怕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世似的。

     “去!”绍筝毫不犹豫地给出了答复。

     姬明月的目光顿时黯淡了,眨眼间却又回复如常。

     “好!”她说。

     可是,那抹忧色,甚至是难过,却逃不过绍筝的眼睛。她的心底深处没来由地跳出来“犹豫”两个字。她不明白自己为何骤然生出这种情绪。难道一直以来,不都是急切地想要知道自己同这个异世的关系吗?难道一直以来,不都想要知道为什么会重生到这里吗?

     还是因为,刚刚那人眼中的黯然神色令自己也感同身受了?

     我竟因着她的悲而悲,我是……心疼她了吗?绍筝不禁默默地问自己。

     就在这个问题在她的脑中映现的同时,她的心脏真的就极应景地抽痛了一下。

     “怎么了?”姬明月紧张她到了十分,见她皱了皱眉头,便生怕她之前的异样再重现。

     “没事。”绍筝努力冲姬明月挤出一抹安慰的笑。

     “走吧。”她又对姬明月道。

     “好。”姬明月终究道。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巫紫衣素来雷厉风行说做便做,已经带着侍卫走到了一根青色石柱的前面。

     “可有什么发现?”姬明月也近前来,站在她的身旁。

     “发现嘛,自然是有的。”

     巫紫衣说着,一指面前的石柱:“姐姐可知道这根柱子是做什么用的?”

     姬明月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青森森的石柱上并不似普通的石柱那般光秃秃的,上面不止有精致的看不懂内涵的雕纹,柱的最顶处之下三尺处还悬着一只大圆盘。那圆盘由几根青色的金属链缀着,却不摇不晃,甚是安稳。

     “灯台?”姬明月眉尖儿一挑。

     “嘿!难为他们想得周到,恐怕咱们看不清路吗?”巫紫衣笑道。

     姬明月也不与她计较“他们”又是谁们。她仰头看着那只大圆盘,若有所思:“就算是灯台,不知过去多少年了,难道里面还能存着灯油供我们使用?”

     “试试便知!”巫紫衣说着,取过旁边侍卫手中的火把,眸子微眯,相准了,用力向着大圆盘内抛了去。

     “呼——”

     一团火苗腾起,登时铺满了整个圆盘,仿佛在众人的头顶上点起了一盏大烛灯。

     “好个周到的主人家!”巫紫衣笑道。

     姬明月却不像她那般乐观,又打量了一番周围的青石柱子,发现能够看到的每一根青石柱的顶端都挂着这么个大圆盘。她沉声道:“一切还须小心。”

     “这儿还刻着字儿呢!”闻人缙不知何时窜出老远,站在一根青石柱子前面,大声道。

     因为离得不近,前方又没什么光亮,是以只能闻其声,却不见其人。可以想见,他定然是欠爪子地摸索那根青石柱子,才发现上面刻有字的。

     “姐姐啊,据说很多密道都在人看不到的地方设了机关,只要不小心摸到了,立马有暗箭射出来,还是淬了毒的那种,沾者立毙……”巫紫衣似是同姬明月唠起了家常。

     不等她话音落地,“嗖”的一声,闻人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蹿了回来,还不时地扭头看自己后背有没有流矢飞过来。

     见身后没有异状,他才丢给巫紫衣一个幽怨的眼神儿。

     巫紫衣哈哈大笑。

     绍筝扶额,为自己认识这人而觉得羞耻。

     昆离则低声呸道:“脑子有病!”

     唯有姬明月,面上平静无波,只不露痕迹地看了看巫紫衣。

     一行人继续往深处走。巫紫衣的侍卫时不时地动手将火把抛进头顶青石柱上悬挂着的圆盘内,将身前的路径照亮。

     闻人缙这会儿可老实多了,紧紧跟在巫紫衣的身后,没身于她的一众侍卫之间,极像是怕有流矢飞出来射向自己,拿这些侍卫挡箭似的。

     这些侍卫素来对巫紫衣忠心耿耿,虽然心中无比鄙视闻人缙的怯懦怕死,但都面无表情地跟住巫紫衣,时刻准备着保护她周全。

     姬明月依旧牵着绍筝的手,一同前行,并时时分出心神关注她的情绪变化。

     绍筝虽然并不觉得害怕,但被这样照料着,她既觉微赧,又觉得莫名安心。

     印玺还是老样子,一言不发地缀在队伍的最后面,绷着脸,随众人徐徐前行。

     这条路似乎走不到尽头,这些青石柱子也似乎多得数不过来,连一向见多识广的巫紫衣都快被耗尽了耐心。

     “多少根柱子了?”她不耐烦地问昆离。

     “属下刚刚数完第六十一根。”昆离恭敬答道。

     “这东皇老头儿真是啰嗦麻烦!弄了这么多根破柱子做什么?当房梁子吗?”巫紫衣嗤道。

     要知道,同一排每两根青石柱子之间相隔一丈有余,两排共六十多根石柱,就是近四十丈的距离,仍尚未见到尽头,也难怪巫紫衣发牢骚了。

     姬明月淡道:“该是快到尽头了。”

     “姐姐又知道什么了?”巫紫衣奇道。

     姬明月看着一名侍卫又抛掷火把,点燃了前方的灯盏,若有所思道:“东皇太一为上古大神,东方又为青龙生发之地,其道场规制必定大有说道。既然不是七七少阳之数,必定是九九老阳之数。”

     “九九?”巫紫衣一呆,“姐姐是说,这两边一共有九九八十一根青石柱子?”

     不等姬明月回答,她自己先否定了:“怎么可能?这两排柱子,不是应该两两相对而立、一一对应的吗?”

     “据属下方才……发现,这两边的柱子,似乎……似乎是微微错开的……”昆离面露尴尬地低声道。他实不愿成为证明自家主人错误的证人,却又不肯欺瞒自家主人,只得老老实实如实道来。

     “原来如此!”巫紫衣诧异道。

     每两根相对的柱子之间并不是正好相对的,而是微微错开些距离。如此一来,一边比另一边多出个一根两根,也就不大容易被发现了。

     对于姬明月的博学见识,巫紫衣只会敬服,绝不会生出嫉妒之心。

     “我们快走!”她催促着,自己当先迈步向前,急于验证姬明月的判断。

     果然,当昆离数完第八十一根青石柱子的时候,已经再没有柱子可数了。而众人的面前,亦没有了路,只有一面青森森不知什么材质筑成的巨墙。

     那巨墙整面嵌入山体之中,上上下下严丝合缝,不见一丝一毫的缝隙可以洞察。也不知当初是如何做到的。

     巫紫衣和众侍卫左右上下地钻研了将近两刻钟,既没发现有什么埋伏机关,更没发现可以打开的方法,不禁犯起愁来。

     “姐姐发现什么了?”巫紫衣来到姬明月的身后,看着姬明月的手掌缓缓拂过身前的那面巨墙。

     “这上面有图案,”姬明月道,“若我猜得不错,应当与这处道场有极大的关联。”

     “快拿火把来!”巫紫衣闻言,忙道,“多拿来几个!”

     这面墙并不是平滑的,众人初见它的时候就发现了。但那隐隐约约的斑驳凹凸,同之前见到的山腹石壁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是以并未引起太多的注意。

     而此刻想来,应该是经历了无数岁月光阴的侵蚀,巨墙本来的面目已经被覆盖,以至于无法看得清楚了。

     巫紫衣一声吩咐,马上有几名侍卫快步过来,将手中的火把凑近了那面巨大的墙壁。

     火把的光亮,加之头顶上石柱灯盏的晕光,使得那上面的图案呈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原来,这块巨墙的本色是墨绿色的。上面布满了青绿色的苔藓,还有风蚀、水浸留下的痕迹。

     姬明月小心地擦去一小片苔藓,指尖轻轻摩挲着,脸上的表情登时凝重起来。

     绍筝始终目不转睛地守在她的身边,唯恐那面巨墙发生什么变故,好抢上去救急。

     巫紫衣见姬明月变幻的神色,心中的好奇更甚,忍不住也学着姬明月的样子,擦去一小片苔藓,指尖摸索而过——

     “鳞片!”巫紫衣惊道,“是龙鳞!”

     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印玺,听到那个“龙”字,神情一凛,眼中隐隐闪过兴奋。

     在昆离的带领下,巫紫衣手下的侍卫小心地清理着巨墙上的杂垢。渐渐地,一幅足称震撼、夺人心魄的图景在众人的眼前展现开来——

     那是一条青色的巨龙,横亘于墨绿色的巨墙之上。龙头昂然睥睨,龙身遍布栩栩如生的片片青鳞,五爪怒张,仿佛能够抓碎世间的一切,将这天与地搅个天翻地覆。

     “这、这是东方青龙之相啊!”巫紫衣倒吸一口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