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北辰
    “所以,铮云山上的建筑皆以北斗七星为名?”绍筝道。

     “并不是所有的建筑,而是七大主殿。”慕清玄纠正道。

     绍筝点头:“师父的摇光殿可不就是北斗七星之一?”

     慕清玄道:“铮云山上七大主殿,我的师父,也就是你的师祖,铮云掌门淮阳仙长坐镇天枢殿。大师兄道松执掌开阳殿;二师兄楚舆和三师兄印玺分别管着玉衡殿与天权殿。他们两个,有机会你能见到。”

     绍筝见慕清玄提及二师兄和三师兄的时候,似乎谈兴不高,暗自忖度着或许师父同那两位的关系不及同道松前辈亲密。哦,以后该叫大师伯了。

     她扳着手指计算道:“师父,如今,北斗七星殿有了天枢、开阳、摇光、玉衡与天权,还有天机与天璇二殿呢!不知道是哪两位执掌啊?”

     慕清玄鼻腔间哼了一声:“你懂得倒挺多!日子长了,自然就知道了!”

     有古怪!绍筝挑眉。

     师父既然不说,定有不说的道理。她一个做徒弟的,总不好死缠烂打地追问吧?反正,以后多得是机会知道。

     绍筝不禁又问道:“既有以北斗七星命名的殿,可有以紫微星命名的?”

     紫微星即北极星,是北天之尊星,北斗七星斗柄所指向。

     慕清玄睨着她,“自然有。”

     “那在何处?”绍筝追问道。

     慕清玄脸一扭:“问题这么多?你丢了两日多,为师还没问你半句呢!你倒先拷问起为师来了!”

     绍筝:“……”

     “师父,你信我不记得发生过什么了吗?”绍筝问。

     “真的?”

     “真的。”绍筝下意识地抿了抿唇。

     “一点儿都不记得了?”慕清玄目光幽深。

     “一点儿……都不记得了。”绍筝的呼吸滞了滞。

     慕清玄笑得意味深长。

     绍筝被她瞧得心虚,嗫嚅着:“其实,也是记得那么一定点儿的……”

     “哦?”慕清玄眉脚一挑,“说来听听。”

     绍筝于是老老实实地将当日如何在入静时为笛声所吸引,直到最后如何遭人暗算坠入深渊,又遇到莫名小白狐狸的事说了。

     只是,当她再次回想起那莫名吸引她的笛声时,觉得熟悉异常,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更多了。

     与她的困惑不同,慕清玄听她叙说,眸子中划过一道凌厉。

     “这还算只记得一点点儿?”她觑着绍筝。

     绍筝惭愧地微垂下头。

     “据你形容的,那处高阁,恐怕就是北辰阁了。”

     “北辰阁?”绍筝倏地瞪大眼睛,“就是……峥云山上的北极之殿?”

     “正是。那里,亦是峥云山的禁地。”慕清玄面容郑重。

     绍筝惊道:“那黑漆漆的男子又是谁?他显然是认得师父你的!”

     “我也想知道呢。”慕清玄幽幽道。

     慕清玄旋即似是陷入了沉思中,许久方开口道:“那诡异男子八成是峥云山中人,他既然对你的出现颇感意外,显然那吹笛引你去的人不会是他,则另有其人。再加上暗算你坠入深渊的那个,这就至少是三个人了!”

     她忽地想到了什么,“你说暗算你的那人,跑的时候频频回顾?跑得还时快时慢?”

     绍筝点头称是。

     “你可知世上有一种动物,惯于做一个动作,叫做‘狼顾’?”

     “师父是说,那男子其实是……”

     “只是猜想,”慕清玄道,“据说狼是一种谨慎多疑的动物,它不会像虎豹一般奔跑起来保持同一个速度,而是会时快时慢,还会频频回头观望,既是诱敌,又是迷惑对方,令对方摸不准自己的真实心思,且能借机窥探对方的意图。因着这种脾性,面相学上有‘狼顾之相’的说法,称有这种面相的人心术不正,易做背信弃义之事。”

     说到狼,绍筝陡然想起当初在老家后山袭击狐狸前辈的银狼来,心头“咚咚”狂跳两下,胸前一烫。她下意识地去按住。

     “怎么了?”慕清玄急问。

     绍筝抿唇摇头:“师父,我没事。”

     “若哪里难受,就告诉为师,别强撑着。”慕清玄关切道。

     绍筝听得感动。她知道,师父是真的对她极好。

     其实,她也并没觉得哪里难受,只是,方才心脏狂跳两下,她切实地感觉到悬在胸前的血珀也随之“突突突”跳动了几下,她慌忙按住它,也是怕被慕清玄发现了异样。

     这枚血珀来得奇怪,一则她自己尚没弄明白怎么回事,不愿为慕清玄所知;二则她的脑中似有一丝潜念牵动着她,让她生出对这枚血珀强烈的独占*——它是独属于她的,哪怕只是看,都不许第二个人看上一看。

     算起来,慕清玄可称得上是善解人意的好师父了。她阅历极丰富,绝非前世久居宫闱、鲜少江湖经验,今世又自幼幽闭于深山的绍筝可比。她纵使看穿绍筝此刻心境驳杂,也没戳穿她,而是苦笑道:“乖徒儿啊!你还真是个香饽饽!这么多人都抢着搭讪你呢!”

     绍筝一呆。被各种不明来路的人,额,或者非人惦记着,这也算搭讪吗?

     慕清玄狡黠地眨眨眼,“还有那只小白狐狸啊!通人性的,那就是狐仙啊!乖徒儿,你难道没听说过赶考书生和美貌狐仙相恋的故事吗?”

     绍筝愕然,那只是个小奶狐狸好不好?话说,问题的关键不是这个好不好?

     “师父,我……我不是赶考的书生……”

     “嗯,赶考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柔柔弱弱的,我乖徒儿比他可强多了!狐仙会更喜欢你的!”慕清玄言之凿凿,似对自己的爱徒极富自信。

     绍筝顿觉无力。果然,和师父聊正经话不能超过三句吗?

     “乖徒儿,”慕清玄意犹未尽,捅捅她,“听说过青丘之国吗?那是狐仙的国度……”

     绍筝突感一阵天旋地转袭来——

     青丘……

     青丘之国……

     为什么,这几个字,听起来这般熟悉又陌生?

     然而,她的思绪也只停留在这里。恰在此时,师徒二人皆听到了隐隐传来的糟杂声,似有人在吵嚷什么。

     慕清玄扯开房门,清啸一声:“何事喧哗?”

     之前给绍筝送饭的小道童守清第一个跑过来,喘吁吁道:“掌殿!掌殿大事不好了!”

     慕清玄皱眉低喝道:“慌什么!”

     守清一凛,忙敛神道:“是!弟子失了分寸了。”

     “说吧,何事?”

     “掌殿,是玉衡殿的师叔,在……在咱们殿前面闹起来了!”说到玉衡殿,守清又不由得战兢兢的。

     “宫明威吗?”慕清玄柳眉倒竖,不见了之前的好耐性。

     “是……是宫师叔。”

     “作死吗?敢来我摇光殿聒噪!”慕清玄咬牙,甩袖子直奔前殿。

     绍筝暗暗心惊。她认识慕清玄已经有些时日了,却从没见过师父这般大脾气过,即使对害她受伤的巫紫衣,还有那讨厌的登徒子闻人缙,都不致如此。这个什么宫明威,是个什么来路?敢把师父气成这样?

     她随即跟着慕清玄跑了出去。身为弟子,绍筝不介意替师父出手,教训教训那个什么姓宫的。

     其实,说是糟乱,乱的也不过是宫明威一个人罢了。余下的在摇光殿中当值的大小人等,七七八八都躲在一旁不敢上前。

     绍筝师徒二人赶到的时候,正看到摇光殿正殿前一个男子在那儿手舞足蹈,嘴里还骂骂咧咧的不干净。

     “畜生崽子!再蹦跶,大爷活剥了你的皮,碎了你烤了吃!”

     紧接着就是一声惨叫:“小畜生!你敢咬大爷!我宰了你!”

     远处看,像是他一个人在那儿发癫疯,绍筝看得清楚了,才发现正有一个小白团子,当真上蹿下跳地绕着他,竟然是一只小白狐狸!

     绍筝惊。

     她看清小白狐狸的同时,小白狐狸也看到了她,登时从宫明威的身上跃起,急蹿向绍筝所在的位置,顺便还两只后爪狠狠地抓在宫明威的脸颊上,立时留下两条子血道子。

     宫明威又是一声惨叫。

     小白狐狸已经三蹦两蹦蹦到了绍筝的身侧,在她错愕的表情下,攀着她的衣襟,几下子就爬到了她的怀中,窝到她的胸口,一双红宝石般的小圆眼睛委委屈屈地瞧着她。

     莫说绍筝了,围观的人等无不啧啧称奇。

     “你是哪儿来的东西?敢抢你宫大爷的……”宫明威大咧咧地冲过来,指着绍筝的鼻子就要开骂,不防一眼瞧见了旁边寒意森森的慕清玄,忙换了一副笑脸,谄媚道,“见过清玄师叔!”

     若放在前世,有人胆敢这样同自己说话,早有奴才过去掌他的嘴了。绍筝想到自己现下的处境,咬了咬牙,忍了。

     她不开口,却有人为她出头:“她是我徒弟,你说她是什么东西?”

     慕清玄眼中寒光迸射。

     宫明威一怔,继而笑嘻嘻道:“原来是清玄师叔新收的小师弟啊!我是你宫师兄!来……”

     他说着,抢近绍筝,扎着手,“快把这小玩意儿还给师兄,师兄好不容易得来要送给你师父的!”

     这人身量颇高,长得也算不错,只是那副眉目,尤其是那双眼睛,怎么看怎么透着猥琐劲儿,招人反感,当真应了那个词儿:人模狗样。

     绍筝搂着小白狐狸,侧了侧身,躲开了他伸过来的手。

     宫明威不悦道:“怎么?小师弟,你眼里没有我这个师兄吗?”

     他一贯目中无人,不把瘦瘦小小的绍筝看在眼里,况且绍筝还穿着原来那身儿半旧道袍,怪道宫明威将她认作了男孩子。

     “你眼里有我这个师叔吗?”慕清玄冷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