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金光
    “咕噜——”

     清晰入耳的声音,让绍筝瞬间涨红了脸。

     刚清醒过来就饿肚子,想想也是挺羞耻的……

     室内空荡荡的,只她一个人。

     师父不在,想来是有事情要忙吧?

     绍筝如此想着,便掀开衾被,撑身起来。忽的,自颈下一股融融暖意沁了上来,绍筝的动作一滞。她探手摸到自己的颈下锁骨间,拉出一样物事——

     水滴状的殷红色血珀,安静地被束缚在她的指间,晶莹若有生命的血丝徐徐缓缓地流转,熨帖着她的肌肤,一如柔顺温婉的爱人。

     绍筝的心念一动,从脖颈上摘下来,放在手心中,仔细地端详。

     这是哪里来的血珀?为什么会挂在她的脖子上?还有这簇新的平安扣绳结。她确定这来路莫名的血珀一定与她遗忘的事情有关。

     绍筝不由自主地用手指轻触那枚枚平安扣。

     骤然,眼前金光一闪。

     绍筝惊悸地睁大眼睛——

     方才的,那是什么?

     那不是幻觉。她现在修为大增,绝不至于出了幻觉。

     就在刚刚,她清楚地看到血珀的中心闪烁过一抹金色的光芒,金色的,状似一朵花……

     没错,是一朵金色的雪莲!

     绍筝突觉一阵眩晕:深幽的山洞,蕴蕴流光的硕大夜明珠,非金非玉的床榻、绣墩,还有……梳妆台上的镜子,錾着一朵金色的雪莲……

     然后呢?

     由远及近的陌生脚步声阵阵传来。绍筝不及多想,忙将血珀重又戴回到脖颈上。

     一阵“笃笃笃”的敲门声之后,门被推开,一个青衣小道童端着托盘轻手轻脚地进来。

     见绍筝已经醒来,他先是一怔,继而陪笑道:“师叔,您醒了?”

     绍筝并不认得他。

     那小道童将托盘放在旁边的桌上,又笑道:“掌门有急事请掌殿过去商讨。掌殿临走前吩咐,担心您醒了肚饿,故命弟子备好了饭食。”

     掌门?绍筝倒是知道的。然而,掌殿,是何人?难道是师父?

     绍筝的眼珠儿转到了托盘上,一碗热气腾腾的米粥,还有两碟子包子。

     瞧这风格,倒真像是师父慕清玄的路数。

     可这个小道童……

     绍筝的目光转回到小道童身上。

     这人她不认得。脑中依稀记得什么人曾经对她说过“江湖险恶”,还对她说过“你心思憨直”“铮云山上不可轻信于人”诸如此类的话语。

     不是师父,那么,又是何人?

     绍筝不禁秀眉蹙起。

     小道童并不知道她此刻心里有着怎样的念头,还以为这位小师叔不喜欢自己侍奉饮食。他是在摇光殿混的,还指望有朝一日能得掌殿青眼呢,怎肯得罪了掌殿的爱徒?

     “师叔,您请慢用。弟子告退了!”小道童说罢,施了一礼,便退下了。

     绍筝也不阻拦,由着他去了。

     然而,问题来了:一边是饿得咕噜咕噜叫的肚皮,一边是香喷喷的米粥和热乎乎的大包子。

     绍筝的眼风划过托盘里的食物,使劲儿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不能吃!万一是有人借机暗算呢?小心总是无大错的!

     可是,肚子好饿……

     绍筝索性盘膝而坐,眼观鼻,鼻观心,默念定字诀。但是,并没有用,扑鼻的食物香气在这一刻能够穿透所有的定念,绍筝于是悲哀地发现,自己的鼻子竟然这么好使,而定力竟是这样的不堪一击。

     呼……

     她长出一口气,自床榻上跳起身,打算自己动手,出去寻点儿吃的,或者……寻师父。

     因为,有师父就不会饿肚子啊!

     “诶?醒了?”迎面撞上推门而入的慕清玄。

     “师……师父。”绍筝仰着脸儿,唤得磕磕绊绊。她仍是不习惯慕清玄这张无比熟悉的脸,见到这张脸,就纠结得难受。

     “乖。”慕清玄抬手摸摸她的脑袋。

     绍筝:“……”

     慕清玄瞧着她微抽的嘴角,好心情地勾了勾唇,“乖徒儿,两日没见着为师了,刚一醒来就急着寻为师吗?”

     绍筝牙酸。果然再一模一样的脸什么的都是表象,宁姐姐就从来不会像师父这样……无耻。

     想到宇文宁,绍筝心里一阵不好受。

     “怎么?又想起那个人了?”慕清玄好整以暇地瞧着她。

     绍筝一呆。

     “很像吗?我和她?”慕清玄指着自己的脸,又道。

     绍筝的面色登时煞白。

     果然,那个人是乖徒儿的虐点,哼哼!慕清玄暗自冷笑。

     不过呢,小虐怡情,大虐可就伤身了。眼前这个,怎么说也算是和她同命相怜的,又是她的小爱徒,总不好虐坏了她。

     慕清玄变脸比变天快多了,扯着绍筝的手,“睡醒了不饿吗?到处跑什么?”

     绍筝错愕中被她按坐在桌旁。

     “真是师父你吩咐……那小道童的?”

     “不然呢?”慕清玄睨着她。

     绍筝没作声,她实在不好意思说自己之前把人家当成坏人的猜想。

     慕清玄登时了然,嘴角含笑道:“你以为守清是歹人?以为这饭食里面被做了手脚?”

     她说着,手指点了点绍筝面前的食物。

     绍筝脸一红。

     慕清玄呵呵:“若是有人敢在为师的摇光殿里做手脚,当为师是吃素的吗?嗯?”

     她旋即朝绍筝眨了眨眼:“为师吃肉。”

     绍筝心头一跳:仿佛,曾经有什么人对自己说,她茹素……

     “别发呆了,快吃吧!”慕清玄觉察出她的异样。

     绍筝轻“嗯”了一声,强压下纷乱的情绪,埋头应付起面前的食物来。

     慕清玄坐在一旁,盯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始终没打扰她。

     绍筝低头吃东西的时候,随着她手臂的抬起落下,那根红色绳上的平安扣就在她的白皙的肌肤间时隐时现。慕清玄几次想要开口询问,都生生忍住了。

     慕清玄相信若是绍筝自己想说,就定然会说;若不想说,又何必强迫于她?纵然她是她的徒弟,她也没有权力强迫她如何如何。绍筝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专属于她的物品。

     她慕清玄本就与这异世之人不同,她更该懂得尊重别人的*,哪怕这个人是她的徒弟,哪怕在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徒弟该对师父唯命是从。

     一大碗米粥,两碟子包子很快就见了底。绍筝的肚子被填饱,感觉很是满足。

     “师父,原来你就是摇光殿的掌殿?”

     “乖徒儿,这会子才想起问这个?”慕清玄调侃她道,“可见,师父总是没有食物有吸引力的。”

     绍筝的脸微烫。其实,她是真的饿急了。可作为一个女孩子,肚皮动不动就像个无底洞一般,实在是挺让人难为情的。

     “不必难为情,”慕清玄似已猜到她心中所想,“世人皆道女子该当如何如何,怎不见他们说男子该当如何如何?男子与女子,都是禀天地之气而生为人身,只不过是形体特征不同罢了,女子难道天生便要臣服于男子?天生便要以男子为尊?焉知上古时候,不是以女子为尊,男子为卑的?”

     这番论调,听得绍筝目瞪口呆。

     她前世虽为公主之尊,却也要蜷伏于皇权、父权之下。如果不是被自己的父皇所鸩杀,如果大郑安然无恙,再过得几年,她是不是也会被父皇安排嫁给某位功臣之子?甚至被父皇舍弃去外邦和亲?只为了成全父皇的政治目的,还被美其名曰是“循孝道”,或是什么狗屁的“为国为民”?就算她身负武功、不甘于屈从于命运又能如何?她孤零零的一个人,再强烈的抗争,难道还能跳得出男权为尊的大背景去?

     这般想着,绍筝的心中竟生出两分庆幸来:至少在这个异世,她有机会做那不依附于男子的独立的人,她可以尽可能地按照她自己的意愿过活。

     曾经以为权宜之计而拜的师父,这一刻却令她生出敬意来。

     “师父,同我讲讲铮云的事吧。”绍筝恭恭敬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