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枯竭
    对于大厅内的吵吵闹闹,巫紫衣根本没放在心上。

     她近前一步,对居中的淮阳子道:“淮阳掌门,今日值你过寿,到底你也是武林名宿,些许薄礼,不成敬意,笑纳吧!”

     她语声落地,素手一招,就有身后的随从搬上寿礼来。

     淮阳子淡道,“巫掌门何须如此?贫道不过痴长了几岁春秋,巫掌门仙姿之体,不知道享了多少载天地韶华,峥云派从未奉上半分礼物,如今,怎么敢收巫掌门的大礼?”

     他这话说得明白,巫紫衣或许还比他淮阳子年纪大,峥云派从没为她祝过寿,公平起见,自然不该收凌云门的礼物。

     明眼人都看得懂,淮阳子话虽说得礼貌,实则是在同巫紫衣及凌云门划清界限。堂堂武学第一大派,若收了江湖正道人人切齿的凌云门的礼物,那不就和“邪魔外道”搅和到了一处了?今后还有什么脸面领袖群雄?

     江湖上早有传言,据说巫紫衣其实已经活了不知几百年,更有传言说她并非人族,她既长得美,更有传得玄乎的,说她是专靠吸人精|气过活的鬼魅。原本的种种传闻,如今从淮阳子的口中印证出来,算是坐到了实处——

     连这位老神仙一般的人物,都自称巫紫衣或许比他还年长,那巫紫衣这女人,到底多大岁数了?

     啧啧啧,果然是妖女啊!

     围观的不相干的人,皆都心里这般想着。

     “淮阳掌门的意思是……不给本座这个面子了?”巫紫衣的周身透上两分寒气来。

     淮阳子不为所动,微微一笑道:“不敢当。峥云派无功不受禄。”

     巫紫衣眼眸微眯,颇具深意,道:“若是……有功呢?”

     “巫掌门此话怎讲?”

     巫紫衣哼道:“淮阳掌门不妨看了礼物再说!”

     说罢,她朝身后一扬手。立马有两个高壮男子上前来,掀开之前放在那儿的精致雕花木盒子。

     在场群豪大多好奇,都不禁抻着脖子观瞧。

     只见那两名高壮男子各自抖开木盒子里覆着的红绸布,众人的眼前一晃,都看清楚了。那是两只晶莹剔透的盒子,隐隐泛着五彩华光。有识货的,认得那是博山琉璃。

     凌云门不可能就送两只琉璃盒子祝寿啊。盛礼物的家什都这般贵重了,不知那正主儿是什么物件。

     原来,两只流彩琉璃盒子里,一只盛着张牙舞爪、半尺多长,仿若人形的人参;另一只盛着莹白夺目、美得动人心魄的雪莲。

     “哗……”群豪不由得发出惊叹声。

     怪道凌云门能横行无忌,瞧瞧人家这手笔:这么长的人参,活脱脱就是个人形,再长几年,都能成精了吧?还有那雪莲,这成色,这形状……

     在场的不乏类似岐林派这样医武双|修的,便是岐林派掌门霍子瑜本人,这样的雪莲,她几十年间也没见过几次。

     “如何?”巫紫衣并不理会众人的感慨,而是打量着淮阳子。

     淮阳子自然知道她不是在炫耀礼物,“还请巫掌门明示。”

     巫紫衣手又一挥,那两名高壮男子抖红绸布,合上木盒盖子,紧接着退后,依旧面无表情地侍立在巫紫衣的身后。一气呵成的动作之后,众人的视线被遮挡住,再也没法细看那两枚名贵药物了,不禁憾然。

     巫紫衣不屑轻哼,背着手,道:“本座听闻,淮阳掌门年轻时也曾云游四方,见识不浅,想来这世间的几大名胜也都去过的吧?”

     淮阳子道:“侥幸去过一些。不知巫掌门所指何处?”

     “西极昆仑山,东极泰白山,可曾去过?”

     淮阳子深深地看了她一眼,颔首道:“去过。”

     巫紫衣莞尔:“那便好办了。淮阳掌门既然去过这两处,该当知道这两座山的知名产物吧?”

     “昆仑雪莲,泰白人参,天下驰名,谁人不知?”淮阳子道。

     “不错,”巫紫衣点点头,“本座以为,凭淮阳掌门当年峥云高徒的身份,定然有机会见识真正的昆仑雪莲和泰白人参是何等模样吧?”

     淮阳子闻言,面容一僵。

     慕清玄定定看着巫紫衣在群豪面前侃侃而谈,如入无人之境,抿了抿唇,一时说不清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

     她已隐约察觉巫紫衣想要说的是什么,却又不希望她此刻说出来。脑中不停转着同巫紫衣相识以来的种种,慕清玄的心情更复杂了。

     “妖女!有话就说!有屁快放!卖什么关……啊——噗!”

     一切发生得太过迅疾,在场众人大多没来得及反应,一个壮硕的汉子已经越出人丛飞了出去,硬生生磕在殿角,一口鲜血冲口喷出。

     “本座同峥云派掌门说话,哪里有你胡吣的份儿!”巫紫衣竖眉冷道。

     今日能到得这里的,无不是江湖上说得出的人物,那受伤的汉子身材又高大,显见是个修横练硬功夫的,就这么被她轻飘飘丢了出去,还口吐鲜血。想象那一下若是招呼到自己身上会是怎样,众人都不禁胆寒:他们还都没看清巫紫衣如何出手呢!

     早有岐林派的弟子在霍子瑜的示意下,跑过去替那汉子疗伤。

     淮阳子眉头拧起,“巫掌门说便说,何苦伤人?”

     “大家伙儿可都看得清楚,是这汉子先辱骂本座的,”巫紫衣凉凉一笑,“淮阳掌门可瞧出端倪了?”

     “还请巫掌门明示。”

     “峥云派的人,果然都婆妈得很!”巫紫衣冷哼。

     包括峥云弟子在内的所有人,脸色都变了变。

     只听她继续道:“人参、雪莲皆是药中圣品。之所以能治凡药不能治之病,皆因其禀天地灵气而生长。可如今的昆仑雪莲、泰白人参,无论成色、药性都不能同昔年相比,且是一茬不及一茬。众位可知为何?”

     众人怔怔地盯着地当中的两只木盒子,心里无不忖度着:难道这样的都算成色不好的了?那……成色好的得是啥样啊?

     巫紫衣在他们的眼中是逆天一般的存在,故没有人敢怀疑她说的话。

     巫紫衣不屑地丢给他们一个“短见识”的眼神,又道:“因为昆仑山和泰白山已今非昔比。据本座所知,至少这两座山上的灵气正不断地稀薄,甚至消散。”

     她这话,不亚于一块巨石投入平静的水面,引起众人极大的反应。

     但凡有些常识的,都知道,武学修习要有所成,必须打通小周天,即打通任督二脉,令内力在身体里来它一个循环,时时循环,时时修炼,内力才能愈发的磅礴深厚。而要再向上修炼,就要涉及通大周天,即让自己体内的气息同天地相交互。交互的是啥?还不是天地之间的灵气?

     要不隐士高人都隐于深山高川中吗?因为那里人迹罕至,接通寰宇,灵气充足啊。可若是东西两极的高山上的灵气都渐渐枯竭了,那平地上又能剩下几何?世人还能修炼几何?

     只怕是,就算有修炼的心,也没有修炼的条件了!

     众人惊诧尚未反应过来的当儿,巫紫衣转向淮阳子,一字一顿道:“若果真如此,于天下苍生而言,说不定就是一场大变故……峥云派既为武林领袖,不想为天下苍生做点儿什么吗?”

     淮阳子脸上依旧平静,只是目光中已经透上复杂,“贫道不曾想到,凌云门原来是这等为天下人谋福祉的门派?”

     巫紫衣呵呵一笑:“你在怀疑本座的话?还是……”

     她突地压低声音,“……有什么私心?”

     淮阳子脸色泛青。

     巫紫衣不给他机会反驳,忽又扬声道:“淮阳掌门若是不信,可以问问你的爱徒慕清玄。本座与她,可是同游过昆仑山的……”

     连带着师父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拢在自己的身上,好像自己和巫紫衣这“妖女”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似的,一向淡定的慕清玄也没法淡定了,她恨恨一眼剜向巫紫衣——

     你是故意的!

     巫紫衣却促狭地朝她眨眨眼,那意思:就是故意的,你能奈我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