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幽兰
    “小师叔,还是我来吧!”守清紧跑两步,跟上绍筝,想要接过她肩上的柴担。

     “无妨。”绍筝摇摇头拒绝了。两担子柴火,还不至于累着她。

     眼看着小师叔细细瘦瘦的身板淹没在两大捆干柴之间,守清都觉得可怜。小师叔不过才十二三岁吧?比自己还小些呢!又是个女孩子,掌殿她老人家还真是舍得啊!

     绍筝远去了,守清挠挠头,退了回来。

     “守清师弟,那就是掌殿新收的徒弟啊?”一个年纪稍大些的弟子问道。

     “嗯。师兄你前日不是见过了吗?”守清道。

     “嗨!是见过。当时玉衡殿的师叔那样咄咄逼人的,咱们掌殿还替她出头来着。”

     “可不嘛!”另一个弟子抢过话头道,“瞧那会儿的情形,咱们掌殿还真是疼她呢!谁承想,竟舍得让她做这些粗使的活计!”

     “这你们就不懂了!”又一个年纪更大些的开口了。

     “哦?师兄这话怎么讲?”众弟子都来了兴致。

     那年纪大的弟子老神在在道:“咱们掌殿啊,这是在磨练小师叔的性子呢!”

     众弟子听这说法新奇,无不竖起耳朵细听。

     只听那个年纪大的弟子又道:“咱们峥云山的入室子弟是那么好当的?除了玉衡殿那位,遍观各位掌殿,也只有咱们掌殿收了这一个徒弟!”

     众人听到“玉衡殿”三个字,脸上不禁都带出了几分鄙薄,更兼两分畏惧。

     “咱们这位新来的小师叔,既得掌殿青眼,掌殿又怎会苛待她?女孩子嘛,体质较弱些、矜贵些也是有的,再好的资质也得先磨砺好了性子,才能习学高深的武艺啊!”

     众弟子听罢,无不深以为然。唯有守清拧着眉头想了半天,才吞吞吐吐道:“可……可玉衡殿的阮瑶小师叔也是女孩子啊,怎么没见她师父磨砺她?”

     他话一出口,就被几个年龄大的弟子撅了回去:“你懂什么?那阮瑶小师叔是玉衡殿楚掌殿的亲外甥女,他怎么舍得磨砺她!”

     守清于是噤声。

     众人的议论绍筝并不知道,就算听到了她也不会放在心上。

     她好不容易在峥云山立足,成了峥云派掌门最喜爱的弟子的弟子。就算没有这层喜爱,她也决心息下心思全力练功,以最快的速度提升修为,早日跻身这个世界的高手之列。唯有通过这一条途径,她才能够有机会查清楚杨家惨遭灭门的凶手到底是什么人,也才能弄明白自己的身世,或许,还有机会破碎虚空,重回到曾经的那个世界。

     所以,除了与提升修为有关的,旁的事她都没什么兴趣放在心上。至于师父让她担柴、挑水,无论让她做什么,她都任劳任怨地去做。因为她知道,师父绝不会害她,即使是让她做最粗使的活计,也必有其深意所在。

     慕清玄给她定下的任务是每日七担柴、七担水。太阳渐渐高起来的时候,绍筝挑完了第六担柴,复又折回来,准备挑今日的最后一担。

     她刚将柴火捆好,忽的身旁蹿出个白团子来——

     璇儿三下两下跳到她的身前,停下,仰着脸儿,嘴里叼着一方干净的白布巾,朝着绍筝“唧唧”叫了两声。

     绍筝停手,笑着从它口中拿下布巾,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

     “多谢你了!”

     璇儿龇了龇牙,几个纵跃,跳上一捆柴担上,蜷好,显然是等着绍筝连它一起挑回去。

     众弟子啧啧称奇,有忍不住的道:“小师叔,你养的这宠物……”

     话未说完,就见柴担上的一团子突的炸了毛,红眼睛瞪着那个说话的弟子,嘴里威胁性地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那弟子也是个乖觉的,见状慌忙改口:“……您这灵兽当真灵性得很啊!”

     璇儿这才“哼”了一声,重又蜷了回去。

     绍筝暗笑,抚了抚璇儿的脑袋,展颜道:“璇儿确实很乖。”

     她生得好,一笑之下,仿若空谷幽兰豁然绽放,令观者如沐春风一般。众人都不由得一呆。小白狐狸璇儿则心安理得地在她掌心间使劲儿地蹭了蹭一身的洁白皮毛。

     正说笑间,守清面色一凝,朝着远方道:“这位公子,请问您有何事?”

     绍筝诧异,暗怪自己只顾了眼前事,浑然忘却了习武之人该时时刻刻眼光六路耳听八方。她急扭过头去,见远远立着一个年轻的男子,白锦袍,绛红绣纹,手中擎着一把折扇。再看那张脸,绍筝只觉得头皮发麻——

     七分俊逸,两分惫懒,还挂着一分似笑非笑……

     不是登徒子闻人缙又是谁?

     闻人缙信步踱了过来,边道:“几位道长请了?”

     众弟子连忙还礼。这青年男子他们并不认得,可是如今时值掌门庆寿,各门各派都有贵宾居于峥云山上。虽说不得主人的允许乱走乱逛的不合客礼,但是身为低层弟子,这也不是他们该管的。或许这位还是个大有来头的,招惹了也不是什么好事儿。

     所有人皆恭敬有加,唯独绍筝一个人梗着脖子,尴尬立于原地,倒更把她凸显了出来。

     闻人缙笑眯眯地对众人道:“敢问这里可是摇光殿?慕仙子的居所?”

     还“慕仙子”!绍筝听得牙酸。

     众人这才知道,这青年男子或许是掌殿的朋友。

     守清抢先道:“公子是来寻我家掌殿的吗?这边请!柴火肮脏,别污了公子的衣衫。”

     “有劳了!”闻人缙彬彬有礼,随着守清走了两步,又突然驻足。

     “这位姑娘,瞧着面善,”他回身打量着绍筝,旋即似是恍然大悟了,“哎呦!这不是杨小姑娘吗?”

     绍筝的嘴角抽了抽。这个闻人缙,她总觉得透着股子诡诈气息。她不信他之前远远朝这边看着的时候,以及走近的时候,会认不出自己来。

     她是身体暴长了,面容也脱了些幼童的模样,可底子没变。闻人缙要是连这点子眼力都没有,九兵山庄的将来也就没什么指望了。可他偏偏要装出一副刚认出她来的模样,当真招人烦的紧。

     这个人和巫紫衣,是曾见识过绍筝以前的模样的,没过几日幼童就变成了少女,难保他们不做多想。否则,这么一个登徒子,绍筝惧他作甚?

     果然,闻人公子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嘿!还真是杨小姑娘啊!这才几日没见,在下都认不出来了!”

     闻人缙说着,口中啧啧有声:“要么说峥云山的风水滋养人嘛!杨小姑娘如今出挑得越发有模有样了!”

     这张欠嘴!绍筝恨不得生撕了它!

     “你来这儿做什么?!”她冷着脸道。

     “瞧这话儿说的!”闻人缙立时换上了一副恭敬表情,“贵派淮阳仙长万寿,我爹爹病了,我自然得代表九兵山庄来为仙长祝寿啊!不然怎么对得起仙长这些年来对我的好?”

     “你倒有心!”绍筝不再理会他,挑起柴担,扭身便要走。

     “哎哎哎!杨小姑娘,别急着走啊!许久不见,倒是同我叙叙旧啊!”闻人缙边说,边不怕死地赶了上去。

     围观的众人怎知他二人的渊源?这番情景落在旁人的眼中,就成了恭敬守礼的英俊公子被身为主人家一分子的掌殿新晋弟子给无情奚落了,英俊公子还大度地不放在心上。如此一来,倒成了峥云派失了待客之道了。

     守清紧追上绍筝,嗫嚅道:“小师叔,这位……这位公子是咱们峥云派的客人,你看……你看要不要请他去见掌殿啊?”

     “不必搭理他!”绍筝依旧疾走。

     守清只得驻足,杵在原地挠挠后脑勺,再瞧瞧紧随上来的英俊公子,顿觉好生尴尬。

     闻人缙脸皮厚,赶上绍筝的脚步,压低声音嬉笑道:“你怎么惹着慕师妹了?罚你做这等辛苦活计?当你是侍候人的呢?伙房丫头也比你强些……”

     绍筝狠狠剜他一眼:“要你管!”

     转念又低喝道:“少来挑拨我们师徒关系!”

     闻人缙笑眯眯的,也不以为忤:“瞧你细胳膊细腿儿娇滴滴的模样,怎么能让个姑娘家家的做这个?来来来!闻人哥哥替你挑!”

     说着,抻过手去,却被绍筝不留情面地躲开。

     闻人缙腆着面皮又追道:“妹妹,你越发|漂亮了……过去呢,慕师妹堪称峥云山一枝独秀。将来啊,你们师徒二人就是并蒂花开了!”

     绍筝再也听不下去了,停住脚步,“起开!别在这儿胡说八道!”

     她这一停步,动静颇大,惊动了窝在柴垛上酣然入睡的璇儿。

     闻人缙还想赖皮赖脸地说点儿什么,突觉脑后刮过一阵劲风,他下意识地跳开去。稳住神情,他展眼一看,面前的居然是一只白绒绒的小狐狸团子,正磨着牙,四肢用力蹬地,圆溜溜的红眼睛狠着血光,要朝他扑过来。

     闻人缙面色一寒。

     “哪里来的畜生!”闻人缙毫无征兆地一掌拍向璇儿。

     绍筝大惊,实在不知他为何暴怒。她不知道璇儿为何突然攻击闻人缙,更不知闻人缙为何这般生气。若是这一掌落在了璇儿的身上,后果不堪设想。

     来不及细想,绍筝扬手,抬掌,对上了闻人缙的——

     “啪”的一声闷响,两个人皆吃了一惊。

     绍筝惊得是,闻人缙竟然用了这么大的力量,对一个小兽如此,简直就是痛下杀手。

     而闻人缙惊得却是……

     他的眼中中满是错愕,紧接着变成了一抹莫名的炙热。只一瞬间,又回复如常,绍筝几乎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

     于是,闻人缙还是那个嬉笑的闻人缙,“嘻嘻!妹妹你不愧是峥云高足,这份醇厚内力可是没得说!”

     绍筝的心脏,却因他这句话而缩紧了:她何曾习学过什么峥云派的内力心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