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章 爱情里的女人是疯子
    富凯稍稍地看了一眼不小心撞到依依的小正太,他眼眸轻轻一缩,觉得他有些眼熟,小正太看着他们开心地笑了笑。

     “我们走吧!”依依笑嘻嘻地去挽着富凯的手臂,富凯挑着眉看了看依依,依依突然发现有些不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慢慢的把手放了下來。

     富凯看着依依愣了愣,眼里满是歉意,他立刻轻轻的握着依依的手挽着自己的手臂上,他满不在乎地说道:“难道说,就不准兄妹俩手挽着手出來逛街吗?”

     依依藏不住嘴角的笑容,她轻轻的把手放了下來:“是啊!不过……”依依快步朝前走去,富凯笑着问依依是何原因,依依笑嘻嘻地指了指放着一旁的推车。

     富凯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快不追上依依,抢过她手中的推车:“这个,我來!”依依笑眯眯地打量了一下他,饶有兴致地朝他点了点头。

     富凯慢慢地推着车,可是目光始终停留在依依的身上,依依欢快的跳动着,站在推车的前面,左边拿点东西,右边又拿点东西,还时不时地拿着东西转过身來问一下富凯,富凯都只是笑眯眯地点了点头称道:“你喜欢,就买吧!”

     依依高兴地笑了笑,立刻将东西放入推车里,两个人一前一后慢慢地穿行在超市里。虽然依依不会像富凯一样一直盯着自己看,但她会不停地跟富凯聊天。

     两人天南地北地闲聊,依依无意中问道了,今天早上富凯为什么要去机场,富凯含含糊糊半天,还是一半实、一半虚地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依依。

     富凯只说是自己在美国的一个亲戚生病了,要他过去看看,可是最近公司的事情很忙,他就拜托姑姑替他去了,还跟依依说,不要把这件事告诉爷爷,除非爷爷主动问起,依依有些不解的点了点头。

     一想到美国,依依就忍不住地蹙了蹙眉,她暗自想到:“不知道沐宇现在走了沒有!”

     不知不觉,依依就拿了一大车子的东西,她蹙着眉头仔细看了看:“嗯!”富凯俯下身來,双手撑在推车的扶手上,挑着眉,坏笑着对依依说:“买这么多,你可要拎得动哦!”依依看着他坏坏的笑了笑,摇着头,无所谓地说了句“随便啊!”

     最后,依依拎着一个小小的塑料袋,活蹦乱跳地走在富凯的前面,时不时地朝后面甜甜的叫两声“快点!”富凯则拎着两个超大的购物袋,走在她的后面。

     依依看到前面广场上有一些小玩意儿买,她兴高采烈地朝那边看了看,对着身后的富凯说了句“我在前面等你!”就快步跑了过去。

     依依笑嘻嘻地坐在广场的小凳子上看着拎着超重的两个包,却依旧还迈着优雅步子的富凯,富凯一脸风轻云淡的看着依依。

     依依看到他手上被购物袋勒得通红,她嬉笑的脸立刻沉了下來,依依叫他坐下休息一下,说自己拿个东西去去就來,让富凯在这里等她一下,富凯笑着朝她点了点头,依依才放心地离开。

     不一会儿,依依就推着一个购物车快速地跑了过來,她朝着富凯高兴地笑了笑,得意地说道:“怎么样,还是我聪明吧!”富凯朝着依依笑了笑,眼里满是宠溺。

     广场的另一边,一双明亮的双眼正紧紧地盯着在购物车旁嬉笑的两人。

     他淡淡地笑了笑,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还挺不错的,不但人长得漂亮,难得的是很清纯,始终是一副乐天派的样子。

     他一路慢慢的跟着他们走來,觉得富凯和依依之间的举着确实有些暧昧,他清秀的眉头稍稍皱起,突然又想起來他们是兄妹关系,觉得这样的举动也沒怎么样。

     他缩了缩眸子,紧紧地锁定了依依,嘴角高高扬起:“白依依,我來了!”

     第二天,富凯一直都沒有出现,下午班主任临时紧急召开班级会议,依依刚坐下,就立刻在教室里东张西望的,杜娅故意朝她干咳了两声,有些不怀好意的看着依依。

     依依蹙着眉看了看她,问道:“干嘛?”杜娅笑着摇了摇头:“呵呵,我看某人的脖子快有些转不过來了,我友情提醒一下不行吗?”

     依依听出杜娅话里的意思,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故作生气道:“杜小娅,你……”杜娅笑着朝她吐了吐舌头:“我说的是实话!”杜娅又笑嘻嘻的打算开口时,班主任慢悠悠地走向了讲台。

     “咳咳,同学们安静一下!”老班站在讲台上轻轻的敲了敲桌子,等到底下一片安静时,他才慢悠悠地将今天召开班级会议的主要原因告诉同学。

     老班今天主要是想介绍班上新转來的同学给他们认识一下:“赵叶然同学,你上來跟大家打了招呼吧!”

     “咦,小正太!”依依看着快步走上台去的赵叶然脱口而出,还好她的声音比较小,只有坐在旁边的杜娅听到了,她立刻蹙着眉头问,赵叶然是谁,依依和他是不是以前就认识。

     依依摇了摇头,把昨天和他偶遇的经过讲了一下,杜娅凝着眸子点了点头,打趣道:“你还真是很有帅哥缘诶!”

     赵叶然的自我介绍什么的她们俩在下面嬉笑打闹着,完全沒听,只是最后,老班走后,班长把大家留下來说,今晚要弄一次班级的活动。

     班长站在讲台上看了看时间,咧嘴一笑:“嗯,时间刚刚好,我们先去去聚个餐,然后再一起去唱个包!”就这样,一个班二十多个人就这样浩浩荡荡地朝服务区进军。

     小正太赵叶然也很受女生欢迎,一路上,好几个女生不停地围着他转,追着他问东问西的,过了一会儿,他实在是觉得她们太烦闷了,朝她们甩了个冷脸,就去找依依。

     “嘿!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啊!”赵叶然跟着依依的步伐不快不慢的走在,依依转过头來看了看他:“呵呵,你好,我叫白依依!”

     赵叶然笑着点了点头,又有些害羞地跑去和前面的几个男生交谈。

     依依的心思完全不在这上面,杜娅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样子,摇了摇头:“你要是担心就打个电话问问呗!”

     依依摇了摇低着的头:“哪有,我又沒什么事,打电话给他干嘛啊!沒准他正在公司忙呢?”杜娅蹙着眉认真的想了想,觉得她说的也有些道理:“不过,你不打过去,又怎么知道他到底有沒有在忙呢?”在杜娅的一番鼓舞下,依依咬了咬牙就把富凯的电话拨了出去。

     办公室内,富凯正在听部门经理汇报情况,突然桌上手机响了起來,他皱着眉头看了看,上面显示來电是“长不大的小家伙”。

     他沉闷的脸上扬起一抹会心的笑,叫停了部门经理,要他先去会议室等着:“喂,怎么了?”富凯轻声问道。

     依依尴尬的笑了两声:“呵呵,沒事啊!我很好啦!你,你在忙吗?”富凯脸上的笑容更大了点,他随意拿起桌上的笔转了起來。

     “嗯,最近公司里的事还挺多的!”富凯尽力克制住内心的喜悦,这可是在工作时间,依依第一次打电话过來问他在干什么?

     依依情绪有些低落的轻轻“嗯”了一声,富凯似乎也察觉到了一些,他轻轻的笑了笑,安慰道:“傻瓜,今晚在你们宿舍楼下见,等我电话!”

     依依像是打了一针强生剂,一扫刚刚的颓废,高兴地大叫了一句“好啊!”杜娅看着依依一惊一乍的捂着嘴偷偷地笑了起來。

     富凯轻轻的“嗯”了一声,才不舍的挂断电话,依依拿着手机,嘴角不时地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杜娅说她只是在犯花痴。

     依依笑着说杜娅不懂爱情,她满脸笑意的跟杜娅说,当你喜欢一个人时,就想着时刻都要跟他呆在一起,要是今天一直沒见面,但是又有约会的话,快乐的心情会保持到约会的时候甚至延续一整天。

     杜娅看着依依眼神稍稍地闪烁了一下:“生活在爱情里的女人都是疯子!”依依凝着眸子仔细想了想,点头认可她的说法。

     两人笑嘻嘻地在聊天,赵叶然不知不觉地很巧合地和依依坐在一起,他又很礼貌地笑着跟依依打了招呼。

     班级聚会难免又会有各种劝酒、拼酒,新來的赵叶然肯定是逃不过的,可是就连坐在他一旁的依依也躺着中枪了。

     依依都是坐在一旁,抱歉地笑一笑,委婉的拒绝,可是渐渐地喝的人也多了起來,來劝酒的人也越來越多,依依无奈地看了看眼前的酒杯,有些左右为难。

     喝得有些微醉的班长,笑呵呵地拿着酒走了过來:“來來來,我们喝一杯!”他皱着眉看着沒有喝酒的依依:“呵呵,依依,怎么了?”

     依依支支吾吾地说了半天,最终找了个身体不舒服的烂理由搪塞他,可是他依旧咬着她不放,一直含含糊糊地在说,喝一点又沒关系。

     依依蹙着眉看着他瘪了瘪嘴,慢慢地无奈的抬起手來,赵叶然大声笑了笑,立刻端起依依的酒杯一饮而尽,他笑嘻嘻的说:“好了,我帮她喝了,人家身体不舒服就不要强求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