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一切都只是误会
    “老爷子,少爷他……”席文面露难色有些吞吞吐吐地说,富老爷子慢慢地从椅子上转过身來:“他怎么了?”不怒自威的神情让席文不自主地低了低头:“三个小时前,少爷开车出去了,现在还沒有回來!”

     “什么?”他将愤怒地一巴掌拍到了桌子上,瞪大着眼睛看着席文,皱着眉说之前早就要他看紧富凯,不要让他跑出去,席文抿了抿嘴,皱着眉头向他鞠了一躬:“对不起,是我的失职,我立刻就派人去找!”

     老爷子大口地喘着气,胸口一起一伏的,指着他说:“要是明天上午10点之前沒找到人,你就可以卷铺盖走人!”席文被吓得打了个冷颤,从沒见他发过这么大的脾气,见事情发展更加严峻了,他立刻闷声点头称“是!”就立刻出去安排相关事宜。

     站在门口的富敏都愣住了,沒想到跟了她老爸这么多年的老管家,都沒有顾及他一点情面,席文走了出來,一脸愁苦地跟她打了个招呼,她瘪了瘪嘴,帮他出主意,要他前去依依常去的地方先找找。

     “进來!”富老爷子看到了门口的她冷声道,她蹙了蹙眉,理顺了一下衣服慢慢地走了进去:“爸,这件事我以后再也不会插手了!”她小声道,一直盯着她看的老爷子冷哼了一声,轻轻的摇了摇头。

     “爸,你这是什么意思!”富敏立刻撑在他的书桌上,皱着眉质问道,他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告诉她,这一次她做得很好,但是他们之间的事现在还沒有完结,富敏想要抽身就走,那必须要等富凯和王澜把订婚仪式给办了才可以。

     富敏紧紧地盯着自己眼前的父亲,冷冷地大笑了起來,她还真沒想到,一直被父亲宠着、惯着的自己会被他威胁,她甩头就走,最后很不爽地说了句“您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我就不奉陪了!”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老爷子不解地皱起了眉头,冷冷地说道:“把你嫁出去,并不是难事!”自己女儿虽然年纪稍稍大了点,但是论相貌、人品、家室和自身的能力,那都是万中无一的,只是她死脑筋得把自己绑在了一棵树上。

     富敏回过头來失落地看了看孤独的父亲:“你女儿是什么样的性格,这么多年了,你难道还不了解吗?”“你……”老爷子被她气得有些发抖:“你这个不孝子!”她带着一抹无所谓的笑,转身就消失在他的眼里。

     窗外的雨渐渐地停歇了,万物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那你打算怎么跟依依解释!”杜娅端起佣人刚刚拿进來的酒杯,将手中的另一杯递给富凯,他淡淡的盯着她,轻轻地挑了挑眉,指了指她,她明白的笑了笑,还说要是以后他们俩结婚了一定要给她包个大红包。

     热辣的酒渐渐地将他的胃唤醒了,同时也激活了他灵活的头脑,沉思了一会儿,他的嘴角轻轻地扬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看到他渐渐恢复状态的样子,杜娅也跟着稍稍放心地笑了起來。

     正当杜娅想开口问他想到了什么办法时,手机突然响了起來,她稍稍蹙了蹙眉,还在猜想是谁这么晚了打电话给自己,看到是一串陌生的号码,她淡淡的看了一眼,就把电话挂断了,刚把手机往桌上一扔,手机又响了起來,是同一个号码打过來的。

     正当她打算去挂断时,富凯朝她看了看,示意她接一下:“喂!”杜娅接通电话,轻声地试探了一句:“杜小姐,你好,我是席文,请问富少有沒有去你家!”席文稍稍有些着急地问。

     杜娅指了指对面的富凯,又重复地说了一边“富少啊!他,他不在家吗?”席文又跟她简单的询问了一下,杜娅正要挂电话的时候,席文立刻快速地补充了一句“如果你知道他的下落请一定要联系我们,老爷子现在可急坏了!”

     挂断电话,杜娅就好奇地问他,今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感觉整个富家都被闹得鸡犬不宁的,富凯暂时沒有跟她解释,他立刻拿起手机给席文打了个电话,他简单地跟席文讲了一下,跟他商量好,一定会在明天十点之前出现。

     把玩着手中的高脚杯,凝着眉在听他们的谈话,不愧是久经商场的富少,考虑起问題來就是要比一般人全面,杜娅不禁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不跟席文说清楚,估计一会儿你家就要被警察局的人包围了!”他将竖起大拇指的手轻轻地打了下去,杜娅朝依依的房间看了看,担心地问了句“你真的想好了,这些事要怎么处理吗?你确定这次不会再伤害到依依了!”

     紧紧地盯着依依的那扇房门,富凯轻轻地点了点头,告诉杜娅,只要她好好地跟依依解释清楚,最好是把依依留在她家里,在事情还沒解决的时候,不要让她和王澜碰面。

     两人做了个简单的计划之后,看了看时间就打算回房睡觉,杜娅回头看了看依旧坐着不动的富凯,皱眉问道:“怎么了?”

     他摇了摇头,慢慢地朝着依依房间的方向走了过去,轻声说,要她自己先去睡,他还想再睡之前去看看依依。

     看着蜷缩在床中央,紧皱着眉头的依依,富凯不禁心疼起來,他小心翼翼地将依依的被子给拉上來了一点,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像是在安抚孩子一般。

     富凯趴在床沿呆呆地看着她,轻轻地用食指将她眉间紧皱地眉头,慢慢地放松下來,又轻轻地抚了抚她柔顺的发丝,皱着眉在心里默默地对她说了千万句“对不起!”

     天边泛起了鱼白,墙上的钟表上的指针在不紧不慢地走动着,走了一圈又一圈,舒适的阳光洒进了整个房间。

     富凯侧卧在床沿边上,依依的手轻轻地搭在的他的手,她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动了动手,娇柔的轻哼了一声,一双明亮的大眸子爱不释手地紧盯着她。

     手边上的温度让她察觉到一丝丝不对劲,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缓缓地打开厚重的眼皮,一张熟悉的面孔映入眼帘,她轻轻地扬起嘴角甜甜地笑了笑:“真希望,永远都不要醒过來了!”富凯皱了皱眉,宠溺地说了句“大懒虫!”

     依依猛地睁开眼睛,眼神中透出一丝惊恐,她立刻坐起身來,皱着大声叫他出去,富凯愣了愣,无力地渐渐起來,刚站起來又立刻倒了下去。

     看到富凯嘴唇有些微微泛白,脸色也很苍白的样子,依依担忧地看了看他,立刻着急地大喊找人來帮忙,她轻轻地触了触他滚烫的额头,富凯立刻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放在自己的额头上。

     知道依依会把手抽开,他乏力地说了句“不要动,你的手冰冰的,很舒服!”依依眼里满是担心,但依旧歪着头不愿与他直视。

     听到依依的喊叫声,杜娅立刻赶了过來,看到他们俩一趟一坐的样子,心中立刻又开始感慨起來,如此般配的一对璧人,为什么老天就是要他们经历这么多的磨难呢?

     看到富凯的样子,杜娅立刻通知打电话通知了席文,告诉他富凯的情况,说是一会儿他们医院见,又立刻叫了家里的司机准备去医院,自己就先下去准备东西了。

     依依一直半跪在床上,侧着头一只手轻轻地放在他的额头上,他侧着身子轻轻地咬了咬牙慢慢地坐起來了,依依的手依旧轻轻地放在他的额头上,她发现自己的手已经变得很烫了,就立刻把手收了回來。

     富凯立刻拉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赖皮地说了句“不要放手,好不好!”依依侧着脸沒有看他,任由他拉着自己的手,眼眶又渐渐地开始湿润起來。

     富凯勾着一抹坏笑看着她,用另一只手用力地抬起她的下巴:“别想逃了,我说过的,你逃到那儿,我就追到那儿!”依依瞪大着红肿的眼眶委屈的看着他,仍旧沒有说话。

     富凯将脸慢慢地向她凑近,当快要触碰到她的小嘴唇时,依依深吸了一口气立刻将脸转了过去,富凯的唇也只是轻轻地触碰到了她的脸颊,他轻轻地笑了笑:“不急,这些误会一定会解开的!”

     依依仍旧倔强地侧着脸沒有看他,富凯浅浅的笑了笑迈着缓慢的步伐慢慢地走了出去,过了很久,等房间里完全安静下來时,依依才渐渐地瘫坐在床上,抱着被子轻声抽泣起來。

     想要忘记他,自己能做到吗?她不停地在问自己:“你们是亲兄妹!”这句话又一次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狠心地对自己说:“无论如何都要将他忘记!”

     渐渐地等她自己将情绪调整了一下,抽泣声停止了下來,杜娅才缓缓地帮她把被子拿开,心疼的说了句“依依,不要哭了!”依依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朝她露出一个苦涩的笑,自己快速地跑进洗手间洗漱。

     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她将冰冷的水用力地往自己的脸上扑打,试图让自己清醒起來,这样的爱,是永远不会有结果的,快刀斩乱麻,她朝着镜子里的自己挤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等她一出來,杜娅立刻吩咐人将热腾腾的早餐给她端了上來,依依暗自给自己鼓了鼓气,告诉自己沒关系,一切都会过去的,闻到一丝丝香味,依依才发觉自己已经快饿到不行了,她快速地将碗里的面吃了个干净。

     看到她渐渐恢复了精神的样子,杜娅浅浅地笑了笑:“你误会了,你们不是亲兄妹,并且沒有一点血缘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