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四章 计中计,谋中谋
    轻轻地滑动接电话的那个键,扑面而來的就是她的哭泣声:“小凯,我……我沒有骗你……”她哽咽地说道。

     停顿了半响,依依才缓缓地开口:“对不起,他现在有事,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啊!方便的话我可以替你转达一下!”

     这个声音异常的熟悉,一边在装哭,一边冷静地在想,当她的脑海里出现白依依三个字时,她紧咬着牙恨不得马上扑过去将她碎尸万段。

     她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來,她吸了吸鼻子,娇媚道:“你帮我转告小凯,那晚的事是千真万确的。虽然我不知道他是在哪里得到不准确的消息的,但我可以保证那件事是真的!”

     她停顿了很久,渐渐地又牵起了依依疑惑的心:“你想想,谁会愿意拿这种事开玩笑!”她故意问道。

     有些愣住了的依依沒有回答她,她蹙了蹙眉,平静地说了句“嗯,我会替你转告他的!”

     听到话筒里传來均匀而又富有节奏的“嘟”声时,她嘴角扬起了得意的笑,她万万沒想到,这通电话的效果会比自己之前所想象的要好上几百倍,甚至几千倍。

     计划她早就出了,这通电话也只是做一个铺垫而已,不过接电话的人换成了白依依,这更利于她计划的实施和推动。

     端起桌上的高脚杯,轻轻地摇晃着杯子里的红酒,在灯光的照射下,她的脸似乎像是扭曲了一般在狰狞的笑着。

     挂断电话后的依依,看上去有些心神不宁:“她跟你说什么了!”他微皱着眉头问道,依依仍旧还有些沒回过神來:“她要我转告你,那件事是真的!”

     “磁!”的一声急刹车。

     依依立刻被吓得惊醒了,她皱着眉头生气地说道:“你干嘛啊!”看到他这么大的反应,依依都开始怀疑王澜说的是真的。

     紧握着方向盘的他百思不得其解,这件事怎么可能是真的,他在不停地思索,富敏姑姑已经帮他去查过了,她能确保那件事是王澜编纂的。

     他凝着眸子仔细地想了想,随后脸上渐渐地露出一个淡淡的笑:“还真是小看了她!”他自言自语道,看到一旁的依依不解地盯着他自己,他立刻朝她露出一个安心的笑。

     “不用担心,她是故意要说给你听的!”他又开始发动车子:“依依,不要理她,任由她去,我跟她的事情,会尽快解决的!”

     她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是心里却也留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不过她还是相信他,毕竟王澜的手段和作风她自己曾经也领略过了。

     送她回到家里,亲自帮她把牛奶热好,亲眼看着她喝完,他才笑着离开这个温馨的小家。

     “怎么啦!回來就看到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白妈妈站在门口仔细地观察着半躺在穿上正在思考着什么问題的她。

     她转过头來看着白妈妈笑了笑,又轻轻的摇了摇头:“沒有啊!”这丫头就是嘴硬,她是白妈妈自己亲生的,她的一颦一笑白妈妈都知道是个什么事。

     白妈妈走到她的床边坐了下來,轻轻地抚了抚她的背:“是在烦恼小凯的事!”她柔声问道,依依立刻反过身來愣愣地看着她。

     看來她自己沒有看错,听依依简单地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她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此看來,这个叫王澜的小女人心机和城府可不是一般的深。

     “丫头,不要乱想,你既然爱他,又不在乎这些,那就不要去多想了!”白妈妈心疼地看自己的宝贝女儿:“那个女孩她是在故意气你!”

     “气我!”依依皱着眉头想到:“她就是想气你,來离间你跟小凯的关系!”白妈妈继续说道,为了转移一下她的注意力,白妈妈将富凯在楼下喂蚊子等她的事跟她说了一下。

     笑着将高脚杯里的红酒一饮而尽,她邪魅地笑着,拿起一旁的手机又拨了一通电话,她笑着跟对方说了几句,又跟对方报了一串数字。

     似乎一切都谈得很顺利,她满意地挂断了电话,之后脸上带着一丝威严,将管家叫了进來,跟他商议了大概有半个多小时,期间她有烦闷,有气得摔东西的时候。

     但他们最终还是得出了一个解决方案,经王澜点头同意之后,管家就开始出去叫家里的佣人集合。

     不到三分钟,佣人们就整齐地排好队站在大厅等候她训话。

     她迈着非常傲慢地步子缓缓地扶着楼梯走了下來,全场的目光注视着她,齐刷刷地向她问好,等她入座后,管家就开始训话,随后又配合她进行了一次人事的大转换。

     许多人就这样不知所措的被开除了,噙着一丝丝泪光,微微动了动嘴唇,可是看着王澜一脸和煦的笑,他们就都知趣地选择了放弃。

     他们一个个低丧着头慢慢地回到各自的房间,快速的收拾好东西就离开了这个华丽而冰冷的地方。

     坐在车上他凝着眸子仔细的想了很久,他不认为王澜是为了气依依而跟她说那番话的,仔细想想,王澜肯定是沒有料到接电话的人会是依依。

     “难不成,她说的这些是事实!”他在心里自问道:“可姑姑做事一向严谨,对这种事沒有十足的把握,她应该是不会轻易下定义的!”

     紧皱着眉头的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一门心思地瞎捉摸,他首先打了一通电话给富敏,将事情大致地跟她说了一边,跟她约好在家集合。

     等自己的心情稍稍地平静了一些,他又拨通了王澜的电话,此时的王澜正在忙着给家里的服务人员进行一次大换血。

     会接到他的电话,她一点也不意外,但依旧装作刚哭过的样子,哑着嗓子跟他问了一声好,富凯不想跟她绕弯子,他轻声地笑了笑,像是什么也不知道一般地问“找我有什么事啊!”

     “她,她沒跟你说吗?”她抽泣道,他依旧很平静地“嗯”了两声。

     她不解地蹙起了眉头,又呜呜咽咽地将之前跟依依说的话又跟他说了一遍,她还特娇媚地重复了那句“我是不可能拿这种事情跟你开玩笑的!”

     富凯轻声地笑了笑,说了句“好”就把电话给挂断了,电话那头的她有些木然,完全猜不透他是什么意思,从他的口气來看,好像这一切都进行地非常的顺利一般,可是为什么她自己的心里却是非常的空洞呢?

     回到家里,富敏帮他简单的分析了一下,但是她万分的肯定,他们在那一晚是沒有行夫妻之事的,她在王澜家里的仔仔细细地上下打探了一番,她找到了他们那晚睡的那张床。

     床单上面什么也沒有,干净的有些不符合常理,他蹙着眉头问她,是不是那块床单是已经换过了的。

     富敏朝他摇了摇头,告诉他,她已经在王澜家找专门负责这一块的人确认过,在她去取床单之前,他们是沒有更换过床单的。

     所以,富敏认为这又是王澜耍的小计谋:“你小子,也不知道你给她下了什么迷魂药了,她干嘛就这么死心塌地地想跟你在一起啊!”富敏笑着打趣道。

     他自己也是一脸的无奈,谁知道啊!长了一张迷死万千少女的脸,王澜会这样也不奇怪,怪的就是,她好像就是死命地认准了他。

     不得不佩服他一直以來的桃花运,富敏捂着嘴笑了笑,看了看墙上的时间,要他早点回房间休息,明天还要上课:“别瞎想了,看她接下來出什么招再说!”

     确实,假想是制敌最有效而毫不费力的方法,他也深知这一点,他的嘴角勾起一抹自信地微笑,迈着步子回房间去了。

     接下來的几天,他们过得非常的平静和美好,王澜好几天沒來学校了,也沒有人再阻碍他们在一起了。

     连老巫婆对依依的态度都改善了不少,主要原因并不是因为富凯的关系,而是依依这次的月考成绩比以前要好很多了。

     他们的学习生活一点儿也不枯燥,上课时依依会聚精会神地认真听讲,遇到自己不懂的題目她就随手标记下來,课间十分钟,她就拿着课本询问富凯。

     这样的日子,富凯倒是也觉得安逸,上课的时候,可以偶尔地睡睡觉,玩玩手机,看看杂志什么的,下课了依依这个小可爱就会來追着他问问題。

     男性地成就感,就这样被她轻易的满足了,每当听到她喜笑颜开地抱着课本,一脸感激地看着自己说:“你太棒了,这些題我都听懂了!”

     中午,他就会等教室里的同学都走得差不多了,他才牵起她的手,附在她的耳畔温柔地笑着说:“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虽然沒什么人了,当然也沒人会听见他们之间的耳语,但是依依还是很害羞地低下了头,脸颊自然而然地红了起來。

     走着这条陪伴他们度过很多美好时刻的路,他们俩的嘴角不约而同地向上扬起,有些古迹斑驳的小巷子,承载着他们在一起许许多多的第一次。

     他们的第一次相遇,老梧桐树下的第一次牵手,街角的第一次捉迷藏游戏,第一次玩过家家,现在的他们依旧像是多年以前过家家的小孩子一般,紧握着对方的手,笑嘻嘻地朝巷子深处的那家炸酱面馆走去。

     老板都认识他们了,也算是看着他们俩一起长大的:“你们两个,今天还是來一碗老北京的吧!”老板憨厚地笑着问道。

     他们相视一笑,朝老板点了点头,这个时候店里沒什么人,老板就笑嘻嘻地对他们说:“你们两啊!可不要让我们失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