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被在一起的爱,无法控制
    窗外的树梢轻轻的随风摆动,风影绰绰,一缕刺眼的光芒撒在了教室的后面,清一色穿着白色校服的他们正低着头奋笔疾书。

     轻松愉悦的下课铃声一响,他们手里的笔纷纷停了下來,慢慢的开始骚动起來:“小猪,难道一上午还不够你睡的,居然又往桌上趴!”看着一下课就趴在桌上的依依,富凯用笔轻轻的敲着她的胳膊说道。

     其实她的睡意早就消散了,她只是有些烦闷,听到他的话,她蹙了蹙眉抬起头來有些生气的看了他一眼,她的嘴唇稍稍动了动,余光中又看到了他身后的人,不禁瘪了瘪嘴不理他,继续往桌上趴。

     “喂,你干嘛啊!怎么啦!”富凯也学着她趴在桌子上,将自己的头轻轻的放在她的手臂上问道,依依又好气又好笑的摇了摇头,对他说自己沒什么事。

     两个人就这么莫名其妙地冷战了一下午,其实她也并不像冷战,只是每次转过头去想跟他说话,老是看到王澜那双怨恨的眼睛,一下就把她说话的兴趣跟死死的压在了喉咙里。

     再过几天就是年纪组安排的篮球赛了,班上的体育委员跟富凯说了好多次,最后因为依依得到特许可以跟他一起去体育馆内训练,他才最终答应下來。

     放学后,依依就跟着篮球队的几个人一起往体育馆走,见到她沒有往日那么活泼了,有几个人就打趣她,问她是不是因为情敌來了,心里有些怕怕啦!

     “怕你个大头,姐姐我什么时候怕过,啊!”依依憋红着脸道,话说出來确实底气很足,事实如何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她淡淡的笑了笑,看向一旁正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的富凯,俏皮地说了句“再说了,不是还有你们帮我看着他嘛,我有什么可害怕的呀!”

     惹得大家捂着肚子在笑她,都说她是个鬼机灵,也有不少人羡慕富凯,都说自己要是有这样一个古灵精怪的女友那该多幸福。

     沒想到,她的醋意还挺浓的,看來他自己是一定要找了机会跟她把自己和王澜的事情说清楚,王澜确实是很难缠,他自己都沒想到王澜居然会跟着自己转校來到这里。

     其实每次他们训练的时候,依依都是最无聊的,她对篮球既沒有兴趣,也不懂篮球,她每次都是坐在场边上撑着头傻乎乎的盯着他看,有时候,实在是太无聊了,她就是去那个球自己胡乱的拍着玩。

     他们训练了大概有大半个小时了,体委才叫他们停下來休息一下,此时的依依正傻乎乎的在追自己不小心甩出去的球。

     抱着球回过头來一看,只见王澜正笑盈盈对着自己在细心地给富凯擦着脸上的汗,憋了一下午的气,在这一刻终于还是爆发了,她用力地“哼”了一句,将球往富凯身上砸去,转身就朝外跑。

     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跑,但她就是不想看到他们在一起,更何况他们还那么亲密,她看着就是心理不舒服。

     背对着依依的他,手里正拿着刚刚体委给他的战略图,见王澜在给自己擦汗,他立刻躲了躲,他是既沒有躲过王澜,也沒有躲过依依扔过來的球。

     他皱着眉立刻转过身去看,刚刚还在那边打篮球的依依不见,他着急地问了一下周围的人依依的去向,听了他们的说法,他大概是明白依依见到王澜在给自己擦汗,就生气的走了。

     看了一眼一旁正在朝着自己乐呵呵的在笑的王澜,他冷冷的说了句“谢谢,不过我希望不要再有下次!”立刻就往依依离开的方向追去。

     跑了一会儿,依依就觉得自己很傻,她沉着脸,嘟着小嘴安慰了自己一下,不过还是生气的对自己说了句“他要是不追出來,以后我一定不要再理他!”

     “什么意思!”一个非常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來,听上去声音是有些冷淡,但她能感受到他的关心,见依依沒理自己,他慢慢的走到她的面前皱着眉头看着她,在等待他的答案。

     “沒,沒什么?对了,你怎么这么快就回來啦!”她弯着眼看着他笑了笑,他是沐宇,前段时间去k市参加一个什么比赛去了,依依沒想到他这么快就回來了。

     听到他说比赛结束了,依依立刻打趣他说,要是他得了第一就要他请自己东西,知道她是个小馋猫,他嘴角稍稍地动了动:“那现在就去吧!你想吃什么?”

     一路上,依依就跟他说个沒停,他只是慢慢地跟着她的身后,听她跟自己讲最近发生在学校里的事,说道富凯那一段时,他发现依依的眼神里流露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说了一会儿,她自己突然就失去了说话的兴趣,她嘟着嘴暗自说道,他果然还是沒有來找自己,见她往自己身后不停张望的样子,他轻轻的皱起了眉头,想必他一定不普通。

     她有些失落地往学校的商店走去,无精打采地说了句“你就在这儿请我吃点东西吧!”她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每次说要请她吃东西,往往在路边随便的一家小店里买的东西就可以让她满意。

     依依脸看都沒有看,随便地在冰箱里拿了一盒冰淇淋就对着他笑了笑说,这个就好了,突然不知道富凯从哪里冒了出來,站在她身旁就问老板,她手里的冰淇淋多少钱,又快速地给钱给付了,丝毫不留给一旁的沐宇一点机会。

     看到他的出现,说实话依依自己的心里是很开心,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沒有那么配合,她故意朝他嘟了嘟嘴,很生气地说:“你不是在训练吗?不是人帮你端茶送水的吗?你这会儿怎么有这闲工夫來给我付账啊!”

     听到她的话,他们两有着完全不同的心境,富凯对着她依旧是一脸温柔的笑,他心想,不是她小心眼,而是她真的很喜欢自己,一旁的冷着脸的沐宇,淡淡的看着他们两,心里不禁有些叹息,大概的看出他们之间的微妙关系了。

     “训练,如果你不喜欢,我随时可以停止这个活动!”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挑了挑眉,就上前直接抓住依依的手,带着她往外走。

     依依一直都沒有任何反抗,只是回头对沐宇说了句“等你拿到奖牌的时候,再请我吃东西吧!”就任由他抓着自己往外走,她也只是低着头时不时地会偷偷地抬眼看一看眼前的他。

     为什么会这样,自己苦苦在她的身边等了这么久,她丝毫都沒有察觉到自己对她的爱,而一个來了不到半个月的他,却虏获了她的芳心,他冰冷的眸子紧紧地盯着渐行渐远的他们,散发出一丝丝凉意。

     上了车,两个人都沒说话,只是彼此紧紧地握住了对方的手。

     “你想了解些什么?我们可以找个时间把这些事聊一聊,怎么样!”他深吸了一口气,觉得事情要是再这么闹下去,肯定会出事,以王澜一贯的脾气和作风來看,这件事她也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的。

     握着她软软的手,看了看依旧低着头的她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她嘟着嘴微微的点了点头,其实她是羞愧自己也太容易生气了。

     这件事就暂时的放了一小段时间,等他们吃过饭,一起相约在富凯房间的阳台上好好的将这件事谈一谈。

     刚一落座,富凯就开始将自己和王澜的事跟她娓娓道來,他们认识其实也不算久,也仅仅只有半年的时间而已,一直以來,他都只是把她当做一个普通同学或者是朋友看待,可是?她似乎一直都对自己有好感。

     “这是我无法控制的!”他有些无奈地说,接着又告诉依依,由于一些朋友间开玩笑的原因,他们‘被’在一起过。

     “什么是‘被’在一起!”她蹙着眉有些疑惑地问道,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告诉她这都是由朋友们的舆论而起,他们一直说王澜是自己的女友,刚开始他会反驳两句,可是渐渐地他的反驳也完全不起作用了,只要一碰面,他们准会带着一脸坏笑叫王澜一声“嫂子!”

     她似乎明白了这前女友的來历,她自己也能体会到富凯的这种无奈,她自己的御姐称号其实也就是这么來的。

     但是,令他沒想的是,王澜既然真的以为自己喜欢她,她也很乐意做他的女朋友,更让他惊讶的是,她居然还会跟着自己來到这里。

     “那你打算怎么办!”依依蹙着眉头有些担心地问,因为她也明白王澜是爱他的,她随时都可能会威胁到他和自己感情。

     富凯暧昧的笑了笑,走到她跟前,轻轻的碰了碰她的额头:“傻瓜,这件事我会好好处理的!”她愣愣的点了点头,又撅着嘴问他今天在体育馆的事。

     “体育馆,什么事啊!”他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道,她稍稍白了他一眼,把头往一边摆,假装生气了一般不理他:“哼,骗子!”

     他立刻挑着眉笑了笑,告诉她,那只是巧合,当时他正背对着依依在看手里的战略图,也沒在意王澜是什么时候过來的,本來以为帮自己擦汗的人是依依,他一抬头发现不对,依依的球就砸到了自己的身上,同时连她的人影都沒看到了。

     把话出清楚了,事情就很容易解决,依依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他,朝他尴尬地笑了笑:“是我错了,我误会你了!”

     他故作镇定的挑着眉看着她,眼底掠过一丝狡黠的笑:“那该你跟我说说,你跟那个人的关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