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想对策,寻真相
    这么可能会不认识呢?这么明显的表情,王澜转着眼珠子好奇的看着她,话语中带着一丝戏谑的笑:“你就说说你跟她之间的事吧!”还冷着眼指着依依离去的那个方向。

     她支支吾吾了一会儿,脑海中在不停地回想当时的情景,并且还在对事实进行一些删减,朱玉缓缓地讲述了她在西餐厅当服务员时跟依依起的那次冲突。

     虽然说朱玉现在的这份工作比之前的要好很多,但,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可能在西餐厅工作的沒有每天跟着王澜累,王澜性情有些乖张,而且还阴晴不定的。

     嘴主要的原因是,朱玉是一个很要面子的人,那天她放下面子去恳求依依,要依依给她自己说说情,她想着本來这件事就是由依依引起的,依依应该会帮自己一下。

     沒想到,依依似乎完全沒有顾忌她的感受,丝毫沒有一点动摇,这让她在同事面前很沒面子,在她看來,依依不仅让她丢了工作,更可恨的是让她丢了自尊。

     王澜一脸同情的看着她,心里却在暗自高兴,觉得自己无意中找到了一个同道中人:“呵呵,原來如此,她确实是太过分了!”她很严厉地说道。

     看着朱玉一脸余怒未消的样子,她正了正色,继续说道:“我有一个机会帮你报仇!”她凝着眼眸仔细地盯着朱玉看。

     朱玉听到这个消息,她也立刻很感兴趣地朝王澜的方向靠了靠,王澜嘴角渐渐地扬起一抹难以捉摸的微笑,纤细白皙的手带着一阵阵凉风朝她招了招。

     在朱玉的耳边将她之前计划中的一部分告诉了她,听完之后的朱玉有些惊呆的愣住了,看到她愣神的样子,王澜不屑地看了看她:“怎么,不敢啦!”

     在王澜的冷笑中,她渐渐地回过神來:“啊!”王澜还是耐着性子问了她一遍,她显然有些不太情愿,她不敢直视王澜的眼睛,她的眼神开始不停地闪躲起來。

     王澜看着懦弱的她露出了鄙夷的笑,她实话告诉朱玉,说她自己只是答应了人家的条件,这件事才会交给朱玉去做。

     “呵呵,这可是你唯一报仇的机会,你仔细想想!”王澜双眼紧盯着她:“当时白依依那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样子,你再想想,在一旁看热闹的同事!”

     朱玉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似乎她从小就沒受到过像那一次的侮辱,在她自己看來,那一次,她的自尊心被深深地伤害了。

     看到朱玉的脸上渐渐地有了反应:“你仔细想想,他们看着你的时候,脸上是不是都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她继续低沉着声音对朱玉说道。

     朱玉有些意气风发的看着她,双眼里满是怒火,气愤值已经到达顶峰的朱玉,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王澜刚刚说的那件事:“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她在心里接着说道:“我更加不会让我自己失望的!”

     王澜向她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开去布置自己吩咐的事情:“你千万要沉住气,只要抓住机会,你就出击!”她漂亮的脸上出现了一丝阴狠:“呵呵,到时候,就大功告成了!”

     朱玉点了点头,带着愤恨的眼神和必胜的决心快步朝楼下走去。

     盛夏是最闷热的时节。

     开着空调的小房间里非常的清爽舒适,烈阳在窗户前缓缓地移动着,有些耀眼的阳光撒在依依的小书桌上。

     她已经坐在这个小书桌前将所有的暑假作业都写完了,可是奇怪的是,她心爱的他最近两天都沒有联系她,每天都只有几条问候的短信。

     依依谅解他,知道他在安排他们两这次的暑假旅程,所以她也就沒有打电话去打扰他,她笑眯眯地看着窗外飞过去的小鸟,满心期待着他的惊喜。

     她每天就在家安心地写着作业、复习功课,有时间还去楼下帮着张爷爷弄弄药材,其实时间并不长,只有三天而已。

     可是看似轻松简单的三天,可对于富凯來说却是一种煎熬。

     在王澜跟他说完这件事的那天,他就是强打着精神将依依送回家的,当他一个人背对着她慢慢地往回走时,他的心像是被放在了火上炙烤一般的焦灼疼痛。

     这一切,他都默默地忍着,他那张俊美的脸上也沒有出现任何表情,一回到家,他就立刻给远在k市的姑姑拨电话,可惜结果还是一样的。

     在自己实在是无从下手的时候,他屏住呼吸跟富老爷子拨了个电话,老爷子疲惫的声音远远地从话筒里传來,他们简单的交谈了几句。

     这时,他才明白,全家人都在应付眼前的‘崋羽’集团的危机,富敏自会去的那天起就不停地在找之前的那些老股东和一些投资人,在不停地跟他们交涉。

     还真是祸不单行,他担心地问了一句现在的情况,老爷子深吸了一口气,告诉他,要他暂时好好的呆在c市不要回來,等事情过去了他们自然都会回去接他。

     他似乎是怕富凯不会听自己的安排,他还很勉强地告诉他,在富敏的帮助下,现在危机已经度过一半了。

     挂断电话的他,闭着双眼平静地坐在沙发上,办法,他现在需要的是一个能解决事情的办法,但,他必须需要有人在身边帮他。

     想來想去,想了很久,他终于找到了合适的人选,他猛地一睁开速地拨通了那个人的电话。

     他简单地跟对方说了两句,对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他,并说就坐晚上的飞机來c市。

     这下,他心里的底气更加足了点,他慢慢的开始找这件事情的漏洞。

     当天晚上他亲自去机场接他的帮手杜娅,跟他是青梅竹马的杜娅,一上车就开始问他具体的事,并摆出了一副她一定会帮他把所有问題都解决的样子。

     听他把事情讲完了,她就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直到他们回到富凯的家里,才开始讨论起这件事來。

     “富少,你打算怎么办!”她一脸严肃地问道,她在來之前也压根沒料想到事情会这么的复杂:“我想查清楚这件事的真相!”他认真地看着她。

     她一口气将杯子里的水给喝全给喝了:“那我们现在來做一个假设!”她请他坐下來,示意他不要那么紧张:“如果,她肚子里怀的真的是你的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不愧是青梅竹马,这个问題也问中了他烦恼的核心,他不是沒想过这样的问題,只是想着想着他就开始害怕起來。

     如果这是真的,就意味着他跟依依是永远的不可能了,他必须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承担后果,但是,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他是懂的,他跟王澜绝对是不可能长久下去的。

     看到他纠结的表情,她被感染了一般也开始蹙起眉头來,她轻轻地拍了拍手,让自己的眉头放松下來。

     接下來,她就开始她自己对这件事情的分析,在她看來,这个问題,其实是可以有很多种答案的,她觉得最傻的就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跟她在一起,她告诫他说:“这毕竟不是旧社会!”

     另外,她将一个最大胆的解决方案告诉了他,那就是要他带着王澜去堕胎,将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她皱了皱眉,如有所思的蹙了蹙眉:“现在这已经成了一种流行趋势,不过,这主要是要女方同意!”

     第二种方法,其实富凯他自己也想到了,但他也不敢往深处想,他觉得这是一种推卸责任的做法,如果真要他在这两个方案中人选其一的话,他很有可能会选择愿意跟王澜在一起。

     正当他动了动嘴唇想要张嘴说些什么的时候,话语权又被杜娅抢走了:“那如果,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你的呢?”她很冷静地问道。

     这同样也是很重要的问題,因为之前富敏查过,她几乎可以肯定他们之间沒有发生过什么男女之事。

     听到她这么一问,他脑袋似乎又重新开始运作起來了,他有些激动地看着她,这似乎就是事情的突破点,他高兴地扬起了嘴角一抹淡淡的微笑。

     他仔细地在脑海里计划了一下,可是时间就成了他们最大的障碍:“三天时间够不够!”他凝着眸子自问道。

     “不要问够不够,有希望就去做!”杜娅笑着说道:“你快告诉我,要我帮你干嘛吧!”

     他把自己的计划和想法都大概地跟她说了一遍,杜娅很认真地听着,最后笑着点了点头:“嗯,挺不错嘛,明天一早侦探少女出场!”

     第二天,杜娅乔装打扮,又托人找熟人去医院帮她打通关系,下午,她终于见到了那位给忘了确诊的医生。

     杜娅很温柔客套地跟那名医生攀谈起來,她一直都沒有讲明自己的來意,只是告诉医生说,她是王澜的妹妹,她是來打听王澜到底是得了什么病,要医生跟她简单的说一下,她还可怜兮兮的告诉医生,说什么她家里人都快急死了。

     听到她这么一说,那个医生的脸色稍稍地变了变,医生倒是很冷静地告诉她,说王澜是怀孕了:“哦,对了,她上次來检查的时候,她要我帮她开一副安胎药,正好今天你來了,你帮我带给她吧!”医生补充道。

     说完,医生立刻跑出去拿药了,看着医生有些落荒而逃的背影,杜娅微微的蹙起了眉头。

     过了一会儿,医生拿着一小包药和药方子走了进來。

     杜娅拿着药跟医生道了个谢,就转身离开了,她拿着药和药方立刻找了一家药店,在药店医药师的口中得知这确实是保胎药。

     她觉得事情远远沒有他们想的那么简单,但是一天的时间就这样被浪费掉了。

     回到家里:“富少,我觉得我们得陪着她去做一次检查!”她紧皱着眉头说道,毕竟是眼见为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