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最后的温存,不走也得走!
    再一次轻轻的触碰到他的嘴唇时,她的小心脏都开始狂跳了起來,她红着脸眨巴眨巴着眼睛看着眼前模模糊糊的他,清晰地感受到他鼻尖温热的气息。

     她就这样绷直着身体僵住了。

     “你,你想怎样!”他温柔而又带有磁性的声音夹杂着他轻轻的笑声向依依问道,他倒是毫无顾及地有悄悄地向她靠近了一点,两个人的唇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他温热的唇附在依依有些凉意的唇上,依依转着眼珠心里夹杂着欣喜、紧张、害怕的情绪,她扑通扑通如小鹿在碰撞的小心脏,一直都在担心在客厅等待的妈妈。

     万一白妈妈要是走了进來,看到他们这副模样,白妈妈会作何反应。

     很显然,富凯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嘴角轻轻的勾了勾,环抱着她小小的转了半个圈:“好啦!我进來啦!”他松开依依的腰,摆出一副得意的样子对她说。

     依依蹙着眉紧紧地盯着他,眼里满是不服气:“哼,就想让我这么轻易就认输,沒那么容易!”她心想道。

     她嫣然一笑,轻轻的握住他的手:“等等啦!”她娇滴滴地说,听她的语气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出于好奇,他轻轻地回头看了看。

     当他看到她嫣然一笑的那一幕之后,依依就快速地甩开他,走到了洗手池旁,她笑得很得意:“哗!”的水流带给她一丝清凉。

     “你赢了,给你的奖励!”他从背后将她轻轻的拥入自己的怀里,带着一丝狡黠地笑在她的耳边说道。

     他的双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腰间,让她下意识地愣了一下,她反过來看了看他,看到他那张温柔帅气又阳光的笑脸。

     他骨骼分明的手指轻轻地搭在她的手上,让她慢慢地回过神來:“额,敢问你这算那门子的奖励!”她动了动眉毛问。

     “这是我给的奖励啊!快点啦!白妈妈还在等我们吃饭呢?”他冲着镜子里嘟着嘴的依依说,依依轻声地“哼!”了一句,嘟着嘴开始帮他洗手。

     “好了吧!”拿着他的大手掌在清凉的水里冲了冲,她自己软绵绵的小手又给他搓了搓:“嗯,洗手液,那个还沒用呢?”他笑眯眯地看着镜子里的她。

     “真事儿多!”依依小声地嘟囔道,他有些放松地将头搭在她瘦弱的肩头:“你说什么?”他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

     看到他那坏笑的样子,依依立刻缩着脖子朝镜子里的他摇了摇头,立刻拿起洗手液给他洗。

     一时间,陷入了一小阵沉默,整个房间只听得到哗哗的流水声,窗外此起彼伏的蝉鸣声渐渐地响起了。

     他看着镜子里很认真在给自己拿洗手液洗手的依依,心想,希望时间能过得慢一点,让他能有更多的时间來陪着她,带给她快乐。

     但自己心里黑色的一方又很冷静地告诉他自己,不要这样,要是他们之间的缘分到此为止,那这些都只会留给依依更多的痛苦。

     “这下好啦!走吧!吃饭去!”她举起湿漉漉的手笑着对趴在自己肩上的他说:“嗯嗯!”他轻轻地应了一声,又皱着眉对自己说:“说好的不想这些了,就不要再去胡思乱想了,把握当下!”

     他刚刚把头从依依的肩上抬起來,一转头就看到白妈妈一脸尴尬地站在门口,她遇上了富凯眼角:“嗯,那个舀汤的勺子我给忘拿了,我來拿!”她尴尬地咳嗽了两声。

     听到她的声音,依依立刻转过头來瞪大着眼睛看着她,听到她说要拿勺子,依依立刻挣脱开富凯搭在腰上的手:“妈, 我來吧!”

     白妈妈看了看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对着依依说不用了,要依依带着富凯去客厅吃饭,白妈妈还笑着看了看依依身后的他。

     这么一说,他们只好快速地逃离作案现场,临走的时候,他们两尴尬的相视一步走了出去。

     不一会儿,白妈妈拿着汤勺就出來了,看到他们两傻乎乎地我看着你,你看着我地在那儿等着,她蹙了蹙眉,催促他们快点吃。

     “小凯也难得來家里吃一次饭,你多吃点啊!”白妈妈很客气地招呼着富凯,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连忙回到道,说小时候经常來她家里蹭吃蹭喝的,前段时间也还來了一次,要是白妈妈不嫌弃,他以后还想经常來。

     “嘿!你想得倒是挺美的啦!就全不把自个儿当个外人啦!”一旁的依依嘟着嘴故作生气地说道,话音一落,她就发现自己的说的话有些奇怪。

     她依旧很自觉地将自己低了下去,认真地在吃着自己碗里的饭,富凯带着一抹浅笑看着她,也沒说什么?一旁的白妈妈看了看他们俩。

     要依依不要乱说,富凯也是自己家的人,还要他不用客气,白妈妈立刻帮她圆这个场子。

     家的感觉永远是最温馨的。

     三菜一汤,味道鲜美,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这里面带着满满的家的味道。

     “多吃点啦!看你那瘦不拉几的样子,就只剩下一个骨架子了!”看到依依只吃了一小碗饭就打算放下碗筷了,富凯故意说道。

     “对,对,对,骨架子不好看对吧!”白妈妈在一旁帮腔道,坐在一旁的他很乖巧地朝白妈妈点了点头。

     不知道怎么这么快他们就站在了统一战线上,依依有些疑惑地看了看他们,她瘪了瘪嘴丝毫不以为然地说:“丑就丑呗,有什么了不起啊!”

     十足的一副叛逆少女的模样,他们两相视一笑,白妈妈打趣她道,说她以后嫁不出去,沒人要。

     一下子她的脸就红了,逗得白妈妈直捂着肚子看着一片的富凯在意味深长地笑,而他也跟着尴尬地笑了起來。

     依依气得直跺脚,她嘟着嘴朝他们“哼!”了一声,又拿起富凯给她盛的饭慢慢地开始吃了起來。

     “这样就对嘛,以后要多吃点,不要挑食!”富凯顺口说道,听到他口中的以后,白妈妈愣了愣,在心里稍稍地想了想。

     一个小小的插曲过后,他们各自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

     饭后,依依帮着妈妈在收拾饭桌:“我來吧!”富凯一手抢过她手里的碗筷,依依蹙着眉看着他,叫他不要闹,这些碗筷只要放在池子里就好。

     过了一会儿,她把桌子收拾好,走进厨房拿抹布时,就发现他很默契地陪着她妈妈在洗碗,两个人还有说有笑的。

     依依奇怪地看了看他们,独自拿着抹布就出去了,他们两像是沒看到她一般继续在热聊当中。

     等她走出厨房,白妈妈就开始跟富凯讲述起依依这么多年來的一些童年趣事。

     依依苦闷地坐在客厅里看电视,时不时地就听到厨房里传來的笑声。

     “妈咪,他真的会跟我们去美国吗?”王澜皱着眉头担忧地问道,她着急地看着那条古老的小巷子。

     楚悦的面部表情沒有过多的变化,一抹令人如沐春风般浅浅的微笑一直挂在嘴边:“不着急,我们的准备工作做得非常的好了,他不去也得去!”话语中掺杂着一股子狠劲。

     她淡着眸子朝着巷子里看去,立刻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在电话里简单地询问了一下“崋羽”集团的现状。

     似乎答案还挺令她满意的,她眼底掠过一丝喜悦,轻轻地扬了扬嘴角就把电话给挂了:“澜澜,不急,陪我下去逛逛吧!”

     “啊!,不怕被他们看到吗?”王澜有些不解地问道,她摇了摇头就独自走了下去:“该害怕的不应该是我们!”

     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她看着这年代有些久远的古巷,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她往这边走一样。

     虽然已经过了大中午烈日曝晒,气温最高的时刻,但是酷暑难耐却一点也不假,刚下车走几步,汗水就不知不觉地将衣服慢慢地贴在了身上。

     玩闹了一会儿,依依就回房间去休息了,午睡,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成了她无法改变的习惯了,一到那个点,她就开始打瞌睡。

     她困倦地对着他说了句“我睡会儿,你自己随便玩!”倒头就睡了,当他回过头去看她时,她的呼吸已经开始变得绵长起來。

     嘴角带着那抹笑看着安睡的她,有一种怎么看她都看不腻的感觉,随意地往床上一倒,额前的刘海就有些凌乱地分开了。

     轻轻地帮她把遮住眼睛的头发抚了抚,秀丽的眉毛很舒缓的样子,似乎从她眉尖的形状就可以看出她高兴地心情。

     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里缓缓地动了动的眼珠一起拂动,细长的睫毛像是在随着节拍在欢舞,高挺笔直的鼻梁下红润的小嘴唇随着呼气的节拍微微的动了动。

     呆呆地看了好一会儿他,轻轻地笑了笑,俯下身在她的小红唇上落下一个轻轻的吻,他将她此刻的模样牢牢地记在了心里,他告诉自己,这一辈子永远都不会忘记。

     他真的沒勇气跟她说一句要分开的话,看着嘴角含着笑在安睡的她,他蹙着眉咽了咽口水,他拿起桌上的纸,提起笔酝酿了很久,才一笔一划地很用心地一字一句地写。

     提笔写了很长一段话之后,他转头看了看在床上翻动了一下的依依,紧皱着眉用力地将手边上刚写了一段话的纸给揉成了一团仍在了桌子下放废纸的篓子里。

     中午,白妈妈就发现家里的水果吃完了,她就打算睡个午觉等太阳过了这段毒辣的时刻,她在下楼去买点。

     來到巷子口的水果店,看到一对母女很开心地在店里吃西瓜,她也沒怎么在意,老板沒和善地帮她挑了个瓜,又想去称点葡萄。

     当她走进那对母女想要去挑葡萄的时候,她和那个妈妈的眼神无意中进行了一次交流。

     “呵呵,沒想到会在这儿遇到你!”楚悦看着白妈妈露出了一脸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