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亲爱的,我等你
    有些无奈的将手机放回口袋里.他顿了顿.又把手机掏了出來.依依正在床上躺着伸懒腰.摆出一副慵懒的样子.赖床不起.

     他拿起手机來拍了好几张照片.他皱着眉头很用心地在拍每一张照片.“你干嘛呢.”依依看到他拿着手机对着自己半天有些好奇地问道.

     见依依慵懒的起身想要來夺自己的手机.他愣了愣神.立刻将手机放回了口袋里.落了个空.她有些不高兴地撅起了小嘴.

     他深情地注视着她.看得依依好不自在.她疑惑地瞪大着眼睛看了看他.她又不好意思地脸红了起來.尴尬的笑了笑.立刻将头扭向一旁.躲避他灼热的目光.

     他的心里翻腾起一股莫名的情绪來.他很冲动地一把将她的头扳了过來.有些神经兮兮地对她说:“不要忘记我.一定要等我回來.”

     还沒等依依反应过來.他rela的吻就重重的压在她的唇上.一阵厮搅、缠绵.他细细的品味和记忆着她的味道.

     一时间.依依有些慌乱了.由于缺氧.她的大脑都无法去回想他刚刚说的那句话了.她慌乱地子他的腰际和胸前扭动了一会儿.

     体内的冲动.再加上依依无意识的挑逗.他体内隐藏已久的男人的本能瞬间爆发了出來.他的手慢慢地撤离她的脑后.沿着她的脖颈缓缓地滑落了下來.

     一股冰凉**的感觉渐渐地席卷依依的全身.她的小嘴依旧被他占领着.慢慢地她也学会了回应.

     他的手慢慢地游走在她的脖子和锁骨之间.两人还同时慢慢地朝一旁的床靠近.依依笨手笨脚地在乱动着.这无意识地加速了他的动作.

     他轻轻地将依依压倒在床上.带着浴火而又深情地眼神看了看她.那一瞬间.依依的身体像是触了电般僵直了起來.

     她屏住呼气.瞪着圆溜溜的而又有些无辜的眼神看着他.像小鹿一样乱窜的心脏好像就要跳出胸口了一般.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就完全处于一种高度紧张的状态.

     今天的他.美得有些妖艳.轻轻的勾起的嘴角.邪魅的眼神.他坏坏的样子、温润的样子和认真的样子同时出现在她脑海的记忆里.

     不知不觉地.他们之间已经有那么多的回忆了.

     彼此的生命中谁都沒有落下过谁.在彼此每个时期的记忆中都保留着对方最美好的模样.

     他温柔的手掌轻轻地抚着她性感的锁骨.一步一步地向下滑过去.轻轻地掀起她的衣角.白皙的皮肤慢慢地映入眼帘.

     他在她的脖间落下了一个轻轻的吻.炙热而又轻盈的吻.引起她全身的一阵酥麻.这时她的大脑才慢慢地重新开始运作起來.

     温热的鼻息均匀地撒在她裸露的肌肤上.她尖叫了一声.红着脸快速地将自己的脱落了一小半的衣服撩了起來.又害羞地把头低了下來.双手环抱着腿.把头枕在了腿上.

     富凯的理智渐渐地恢复了.他有些悔恨地看着她.眼里满是歉意.“对……对不起.”他低声说道.

     房间里陷入了一阵沉寂.他们就这样沉默地呆在原地.明媚的阳光撒进房间.像是有些好奇地在看着似的.

     日影渐斜.两个人也不知道这样僵持着有多长时间了.他口袋里的手机一直都在不停地震动着.不耐烦的他皱起了眉头.

     催促的声音一直都存在.但他不想脸一句告别的话都沒有就这么走了.可.现在又该怎么去缓和着尴尬的气氛呢.

     正在此时.白妈妈端着果盘敲门走了进來.白妈妈的到來才让他们之间的气氛缓和一点.

     依依脸颊上的绯红一直都保持着.看到白妈妈进來.她立刻从床上跳了下來.笑嘻嘻地往白妈妈身上扑.

     “好啦.傻丫头.别闹.好好吃.”白妈妈将果盘放在桌上.对着一只粘着自己的依依说.白妈妈露出了一丝疲倦.

     抓住这个机会.富凯立刻跟白妈妈说.他不在这里吃晚饭了.还很客气地说白妈妈太辛苦了.白妈妈稍稍跟他客气了一句.也沒做过多的挽留.

     等白妈妈离开之后.他们安静地坐在一起吃水果.他们开始很认真地开始抢起果盘里那块最大的西瓜.他们手里的牙签一起插在了上面.

     相互对视一眼.就开始激烈地开始抢了起來.双方完全沒有要向对方示弱的样子.抢了半天.依依自然而然地败给了他.

     她生气地将牙签扔到了果盘里.撅着嘴把头偏到一旁.看到她负气的样子.富凯很幸福地笑了笑.他温柔地笑着把自己手上的西瓜放到了她嘴边.“给你.”

     “哼.”她嗔道.继续撅着嘴不理他.看到她又不理自己了.他坏笑着慢慢地朝她靠近.又将西瓜朝她的嘴边送了送.

     见她依旧不理.他露出一个狡黠地笑.“难道……你是.想要我用……”他说着说着就跟她靠得更近了.“想要我用嘴喂吗.”他嬉皮笑脸地补充道.

     胆小的她.一听到他这么说.就快速地将他放在自己嘴边的西瓜含在嘴里.故作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但是看到她秀眉朝自己飞舞的样子.他就明白她已经不生气自己的气了.他轻轻的叹了口气.将牙签扔进垃圾桶里.慢慢地站了起來.

     他背对着依依.跟她说这个暑假的计划可能进行不下去了.他还要依依不要问他缘由.听到这个消息.依依还沉浸在刚刚的甜蜜中.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她凝着眸子担忧地问.富凯背对着她摇了摇头.说要她不要再问了.还告诉她今晚他就要回K市了.

     依依一直紧紧地绷着自己心里的那根弦.她最怕的就是他又像小时候那样.只是昙花一现般的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她不想在用几个月快乐的时光去换取十年的等待.

     失去.是一种难以名状的痛.

     她抿着嘴不敢问他原因.也不敢问他会不会再回來.什么时候回來.因为一旦得到了答案.那心里的一个念想都被扼杀了.她宁愿在心里永远地给他留下那个只属于他的位置一直傻傻的等下去.她无法接受他再也不会再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事实.

     他简单地说了一下.家里出了一点事.他要回去帮忙.他也是始终沒有勇气当着她的面告诉他要离开的事实.更沒勇气当着她的面撒谎.

     “答应我.一定要回來.好吗.”看到他慢慢抬脚想要离开的样子.依依站起來眼角含着泪激动地对他说.

     他重重的点了点头.“答应我.在我回來之前.不要爱上别人.不要跟别的男生一起出去玩、吃饭.”他语气中带着一丝丝不可抗拒的霸道.

     依依沒有回答他.只是愣愣的站在原地双眼含着泪看着眼前他模糊的背影.“小家伙.不要哭.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回來找你的.不会让你等很久的.”他很平静地说道.可是他插在口袋里的手早已用力紧握成了一团.

     男儿有泪不轻弹.他的泪在心里默默地流淌着.

     迈着非常沉重的步伐离开了依依的房间.他大声地跟在客厅发呆的白妈妈道了声别.就快速地跑了出去.

     过了几秒.依依泪流满面地从房间里冲了出來.二话不说也跟着跑下了楼.看着眼前那熟悉的背影.努力地追了上去.

     刚跑下依依家楼道后.他缓冲地在楼下歇了歇.他回头再看了看那个熟悉的四楼.他在心里暗暗地发誓.他一定回來的.一定会实现自己的诺言.也一定会把她娶回家的.

     一切的一切.他将这些永远地牢记在心.那个永远都不会遗忘的地方.

     依依在身后嘶哑地喊了他一句“亲爱的.”她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他.他也完全愣住了.嘴硬的她从來都不愿跟他说一句暧昧的话或是甜言蜜语.

     第一次听到她怎么叫自己.那种美妙的感觉.差点就让他不愿离开了.可是巷口停靠的那辆眼熟的车又把他的想法拉了回來.

     她的泪水都浸湿了他的T恤.他冰凉的脊梁感受到了她温热的泪水.剑眉紧皱.他轻轻地将手搭在了她紧抱着自己的手上.

     一声无力的“对不起”之后就是决绝的分开.他快速地将她的手从自己的腰上扒开了.“记住我的话.”他紧皱着眉快速地跑了出去.

     不争气的泪水肆意地侵略着她的脸颊.他熟悉的声影渐渐地消失在了模糊的眼里.渐渐地她高昂而又期待的头也低了下來.

     巷口的那辆车上.却有两个人在笑.楚悦看着窗外那个模糊的身影露出一个淡淡的笑.而一旁的王澜非常得意的笑了起來.还自顾自地说了句“这才叫.笑到最后才是笑得最好的.”

     冷着脸上了车的富凯几乎是看都沒看她们一眼.他做在一旁冷声对前面的司机说了一句“快走.”楚悦轻轻地点了点头.看着后视镜的司机才发动车子.

     楚悦向坐在他身旁的王澜使了一个眼神.她含着笑点了点头.“不难过了.我们会好好的.”她很乖巧地挽着他的手臂.将头轻轻地贴在他的肩上.

     他什么也沒说.只是朝她露出了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她嘟着嘴有些委屈地看着他.很温柔地告诉.沒关系.她能等.能等他把依依给忘掉.沉默了一会儿.她又很认真地补充道.“不论时间有多长.只要你回头.我绝对会是第一个站在你身后的.”

     此话一出.一旁的宠辱不惊的楚悦都露出了一丝讶异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