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一章 跟她分手,再来我家
    三天,过的很快。

     早晨,依依打了个电话给富凯,告诉他白妈妈要他中午來家里吃饭,他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看着远远升起的太阳,轻轻地皱着眉头答应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够吗?”他紧握着已经挂断了的手机自问道,煎熬了三天,不管时间够不够,总之,他是不会再等下去了。

     今天,就是今天,他一定要知道真相。

     沉着的他若无其事的拿起手机拨通了另一个电话,他声音低沉着很简单地跟电话那头的她约好了时间和地点,沒有过多的废话,直截了当地跟她说完就立刻把电话给挂了。

     对王澜,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面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觉,说不上喜欢,更谈不上爱,也沒有恨意。

     杜娅早早地就在楼下餐厅坐着等他,她一眼就能看出富凯昨晚一整夜沒睡:“要不你再去睡会儿,到点了我再叫你!”她担心地问道。

     他摇了摇头表示不用了,端起桌上的牛奶一饮而尽,丝滑的牛奶快速地通过食道注入胃里,可能是一下冲击地太快了点,胃里开始了一阵剧烈的翻搅。

     他冷峻的剑眉在微微的颤动着,明明疼痛的感觉非常的剧烈,但脸上却丝毫沒有一丝痛苦的表情:“咳咳,一上午的时间够了吗?”他有意地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道。

     杜娅凝着眸子想了想,朝他点了点头:“应该差不多只要她不难缠的话!”她看着他又仔细地想了想,其实,她觉得这件事情,还真不是一两天能跟王澜弄清楚的。

     想必,富凯也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但不难看出,他急于想早点将这件事解决,话说,这样的事情不论是发生在谁的身上,谁都会想早点解决。

     “嗯,你放心了,我陪着你呢?你要是有什么事,你就先去,这边我先帮你顶着!”她瘪了瘪嘴道:“我倒是要好好的见识见识这个大家闺秀!”她有些戏谑地说道。

     他也沒注意她说的话,只是凝着眸子点了点头。

     一切似乎都回到了三天前似的,那个他还不知道有这件烦心事的上午,艳阳高照,他们纷纷都沉睡在安静的梦里,那时,他一睁眼就能看到自己心爱的人睡在身旁,他还在遥想他们彼此之间的未來。

     可是现在,他怀揣着一颗沉重的心,慢慢地又步入这个曾经带给他快乐与痛苦的地方。

     很意外的是,王澜既然比他们还要早到,他们已经比预约的时间早到了半个小时,更令他们意外的是,王澜的母亲也來了。

     当看到她的第一眼,他们就知道事情严重了,王澜的母亲叫楚悦,在之前的那个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富凯跟她有一面之缘。

     万万沒想到王澜会把她的妈妈叫过來,杜娅本來准备好的一切进行起來可能就沒那么顺利了,站在离她们母女大概五十米左右的样子,富凯小声地告诉杜娅,王澜对面坐的女人是她的妈妈。

     很显然,杜娅也被震惊到了,她站在原地愣了愣,直到他回过头來发现她沒有跟上去,叫了她两声,她才缓过神來立刻跟了上去。

     走过去他很自然地叫了声“楚阿姨!”就很有礼地站在了一旁,王澜看到他的到來脸上沒有一丝尴尬和纠结,反而是非常的高兴。

     她笑眯眯地一个劲地盯着富凯看,还很担心而又温柔地说了句“小凯,你最近怎么都瘦了!”听她这么一说,一旁的楚妈妈就有些不满意地瞪了她一眼。

     “何止是瘦了啊!还真不知道这是托了谁的福!”杜娅扬了扬下巴故意说道,气得一旁的王澜脸都绿了,她倒是很得意地笑了起來。

     “我们就有事说事吧!”楚阿姨很认真地说道,他们瞬间就沉默了下來,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她。

     知性高雅的她淡着眸子看着富凯,一口气将她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來,她告诉富凯,她不希望自己的女人去堕胎,这个孩子是肯定要留下來的,这是第一条。

     第二条,她希望富凯可以跟她们一起去美国,她并沒有别的意思,她只想让他陪在自己的女儿身边。

     富凯紧皱着眉头看着她,嘴唇稍稍地动了动,楚悦立刻向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她继续将自己的想法说了下去。

     她很坦白的告诉富凯,其实富凯就是他们心目中好女婿的人选,但是目前他们两都还小,可是她也希望富凯能好好考虑一下这件事情。

     “这是我王家的态度,接下來,你再來跟我说说你的想法吧!”她依旧保持着温和的笑,默默坐在一旁的杜娅也听呆了,达理的她,其实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步步紧逼。

     差不多在看到楚悦的那一刻,富凯自己心里就大概的能预想到自己现在的状态和处境,全场沉默着看着他,都在等他的答案。

     这一刻,他们之前想好的要带王澜去医院在进行一次检查是不可能的了,他又陷入了一阵沉思当中。

     “对不起,阿姨,我想问一句,你想要他跟你们会美国,为什么呢?”杜娅在故意帮他拖延时间。

     楚悦淡淡的笑了笑,回答她,要带富凯去美国是为了他跟王澜好,更是为了王澜肚子里未出世的孩子好,楚悦也跟他们强调说,感情是可以培养的。

     “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美国呢?”杜娅很平静地接着问道,楚悦的笑渐渐的停留在了嘴角:“如果他同意的话!”她看了看正在思索的富凯:“我们即刻就可以走!”

     这一切安排地是如此的精密,丝毫沒有给富凯留有一丝喘气的机会,其实,楚悦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坐在一旁的王澜始终都保持着微笑,她的视线就从未从富凯的身上离开过,她甜蜜地笑着,高兴地在迎接着幸福的到來。

     他深吸了一口气,紧皱的眉头缓了缓:“阿姨,我明白您的意思!”他抬起眸子看了看楚悦:“可是?我有一个要求,满足这个要求,我就跟你们回美国!”

     一听到他这么说,一旁的王澜可高兴坏了,她抢在楚悦的前面高兴地说道:“满足,一个要求肯定满足你,你说!”

     嗓子发出了微微的声音的楚悦,斜着眼睛看了看一旁的女儿,无奈也跟着她朝富凯点了点头。

     事情既然到了这一步,他也无路可退了,既然如此了,有些东西,他还是希望能做一下改变,他露出了一个无所谓的笑,慢慢地來讲他的条件。

     他的条件看似很简单,就是暑假要在c市度过,实际,他也是在为自己争取喘息的机会,他的话音刚落,杜娅就开始來帮腔,一本正经地告诉她们母女俩,富凯在这边的朋友不少,总不可能走之前也不跟朋友们打声招呼呢?

     王澜一脸灿烂的笑立刻僵在了脸上,听到朋友这个词,她想到的不仅是他的那些真正的朋友,还有他的女朋友,,白依依。

     可是?她自己又最快说答应他,现在也來不及反悔了,她向一旁的妈妈传去求救般的目光,楚悦看着她眨了眨眼睛,就转头对富凯说,同意他的要求。

     “不过,在此期间,你也要遵循我的一个要求!”楚悦微笑着说,他们两相互看了看,用眼神交流了一下,就朝她点了点头:“您说!”

     “我听闻你现在正在跟一个叫白依依的小姑娘谈恋爱!”她有意地顿了顿:“所以,为了你们好,在这个暑假期间,你唯一不能见的人就是她!”

     这他怎么可能接受呢?他紧皱着眉头抬眼看了看她,楚悦仔细地盯着他的眼睛看了看,平静的眼眸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他不停地盯着楚悦看,看得她都有些不自在了,但是沒办法也在跟着强撑着,突然,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似有似无的笑。

     “阿姨,您也知道他们是情侣,那您总得给人家一个时间缓冲一下不是!”杜娅嘟着嘴不满地说道:“至少一个分手的话要说吧!”

     他们都将目光转移到了她的身上,一个个的都紧紧地盯着她,富凯是怕她这么一说,楚悦就会要他马上去跟依依分手,最怕的是,万一王澜在插一脚说要跟自己一起去当面跟依依说清楚,那他就真的陷入绝境了。

     而一旁的母女两人是怕她借着这个机会,又重新改变了想法和主意,那她们两苦心经营的一切就全都白费了。

     而完全沒想这么多的杜娅还有些尴尬地看着他们淡淡的笑了笑。

     富凯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杜娅看着他还俏皮地眨了眨眼睛:“阿姨,您说是不是啊!”她笑着又问了一遍。

     长者一般都不喜欢小孩子这样來跟自己说问題,但是楚悦时刻都记着自己是一名媛,出身高贵,就碍于面子不好跟她计较。

     楚悦只好无奈地朝他们点了点头:“可以,就给你今天一天的时间,如何!”她故作大度地问道,一旁的王澜急了,老是不停地朝她抛來着急的眼神。

     其实这也是楚悦的底线了,他明白地点了点头:“嗯,那我现在……”楚悦打断了他:“去吧!我会派人去你家里把你的东西搬回去,晚上你就直接过來吧!”

     如此看來,今天可能就真的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不用问原因,他都知道是为什么要把他的东西搬去王澜家。

     他带着杜娅转身就离开了她们,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王澜早就忍不住了:“妈咪,为什么啊!才不要给机会让他们见面呢?我怕……”她嘟着嘴说,还露出一脸委屈的样子。

     楚悦看着她淡淡的笑了笑,告诉她,这些东西等她以后成家立业、相夫教子了就自然会明白了,她意味深长地说了句“男人嘛,也偶尔要给他一点放松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