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今时异,爱依旧
    黑板上的粉笔在慢慢地书写着他们今天的课后作业,教室里的每个人都变得兴奋起來,一阵窸窸窣窣拉抽屉、移动凳子的声音令站在讲台上不停地打量他们的班主任皱了皱眉。

     一切都准备好了,只等那美妙的下课铃声响起,依依早早地就将东西收拾好了,她单撑着手嘟着嘴很无聊地看着两眼放光的老巫婆。

     铃声一响,教室里传來一声整齐的欢呼声,正当慢慢地站起來想要回家时,讲台上的老巫婆冷着脸敲了敲桌子:“沒规矩,我有说放学吗?”看到她那样子,他们都渐渐地坐了下來。

     “无规矩不成方圆,下次记住了,好了,沒什么事,白依依你留下來打扫卫生,其他同学可以回去了!”她冷冷地看着一脸怒气的依依,等教室里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见依依仍旧坐在凳子上沒有动,老巫婆又走过去催了催她。

     她将手里的书往桌上一甩:“我迟到了,我打扫卫生我沒话说,可是?为什么他迟到了就可以不用遵守班规呢?”依依很生气地瞪着她,一只手朝她身后的座位指了指。

     “啪!”的一声,是书本掉落的声音,老巫婆阴沉着脸看着她,跟她辩解道,他是新來的转校生,他还不懂规矩,并且还说人家富凯比她成绩好多了。

     依依恶狠狠地甩了她一眼,立刻转身去捡刚刚掉落的书,老巫婆拿着自己的教案不屑地看了看蹲在地上捡书的依依就朝外走去,依依站了起來,她坚定的眼神里散发出一丝光亮,她对老巫婆说:“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看到我的成就的!”

     老巫婆什么也沒说,依旧带着那丝不屑快速地走了出去,依依秀眉紧蹙,在心里暗暗地告诉自己,一定要看不起自己的人,以后都会感慨自己眼光差。

     走廊里传來一阵打闹声,一个比依依高一个年级的学长笑嘻嘻的趴在他们的窗台上:“小学妹,今天你们老巫婆又找你麻烦啦!”依依有些厌恶地看了他一眼,理都沒理他,自顾自地去那工具打扫卫生。

     不一会儿,整个教室又开始热闹起來,一直对依依死缠难打的那位学长,厚重脸皮要约依依晚上和他一起去吃饭,见她不肯,就叫他的朋友一起帮忙给她添乱,他不停地在这里扔点垃圾,去黑板上写写画画。

     实在是无法忍受的依依朝他们大叫了一声“够了,你们到底想怎么样!”那位长相欠佳的学长朝依依傻乎乎的笑了笑,说想请她一起去吃个晚饭,依依沒有理他,继续做自己的事。

     双方就这么僵持着,无奈依依都只好放下扫把,做起功课來,夜幕渐渐地降临,眼看着自己作业都已经些完了,他们依旧傻傻地等着她,依依看了看时间,心想,糟糕了,这这么晚回去肯定要挨骂了。

     重新整理好书包,她很淡定地看着他,一脸无所谓地跟他说,现在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还沒等她说完,他们就抢先道:“那沒关系,沒吃晚饭那我们就吃宵夜吧!”

     静谧的走廊里又传來轻微的脚步声,依依好奇地瞪着门口看,富凯阴沉着脸将门用力地推开,里面那几个缠着依依的人都被吓了一跳,教室里的人都愣愣的看着他。

     轻轻地扫了一眼那几张陌生的脸,紧接着恶狠狠地盯着一脸无辜的依依,淡淡地朝依依说了句“这么晚了还不回去,原來是在等我送你啊!”暧昧的语气中带有一丝丝的责怪,不得不让人一听就产生误会。

     听到他的话,依依心脏跳动的速度渐渐地加快了,脸颊也不知不觉地泛起了绯红,还沒來得及反应,富凯就走到她身旁,拎起她的书包就打算送她回家。

     等了依依这么久的几位学长,今晚是抱着一定要把依依约出去的决心,他们已经和外校几名同学打了个赌,这可是关乎他们面子的事儿,心一横,几个人用眼神交流了一下,立刻跑上去拦住了他们。

     依依知道他们几个平时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小混混,经常跟人打架,看到他们上來阻拦自己的去路,她立刻抓住富凯的手,大声叫了句“跑”,两人就撒开腿快速朝校门口跑去。

     也不知道他们有沒有跟上來,到了校门口的保卫处,他们俩才稍稍地喘了口气,依依大口喘着气问他,这么晚了怎么还沒回家,富凯愣了几秒,挑了挑眉告诉她,之前他在教务处的老师那里补办一些转学的手续,看到教室的灯还亮着就跑过來看了看。

     他又凝着眸子问依依跟刚刚那几个人是什么关系,依依瘪了瘪嘴,正想抬起手來擦擦汗,却发现自己依旧不知羞耻地紧紧地抓着富凯的手,两人看了看依旧紧紧相握的手,又相互对视了几秒钟,依依立刻红着脸将手收了回去。

     还磕磕巴巴地解释了半天,说什么刚只是一时情急才主动去抓他的手的,富凯对于这个问題一点也不在乎,他依旧对依依与那个人男生的关系穷追不舍。

     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去解释,只是告诉他沒事不要去理那群人,看到他皱着眉头的样子,依依就知道他会继续问下去,她嘟了嘟嘴,告诉他,自己跟他们什么关系也沒有。

     看时间不早了,想着要是再不回去,肯定是要挨揍了,她随便的敷衍了他一下就跟他匆匆告别,当依依转身要离开时:“等等,我送你回去吧!”富凯立刻走上前去跟上她的步伐。

     今晚的夜似乎有些闷热,依依的小脸蛋儿上一直都是红彤彤的,昏黄的路灯与他们一路同行,照耀着他们前行的路,两人都沉默着不出声,肩并着肩慢慢地來到了熟悉的巷口,依依停住脚步:“谢谢,我到家了,你快点回去吧!”

     转身离开,他又立刻跟了上來,依依向前走了几步,在斜长的影子里又看到了他的身影,依依以为他是想为今天的事跟她道歉,又回过头來跟他说了几句时间不早了,要他赶快回家的话。

     本以为他这次一定会走了,沒想到他依旧傻傻地跟了上來,其实富凯是想送她到她家的楼下,随便地可以一边回忆一下儿时在这里和她一起度过的美好时光。

     “喂,你不要再跟过來了,你快会去吧!”依依有些心虚地看了看周围,生怕碰到院子的熟人,一会儿回去跟她妈妈告密,上次就是一个男生傻乎乎地跟在她身后要给她送礼物,在巷子口被楼下的爷爷给碰到了,回去被她妈妈罚了好几个月的零花钱。

     來到了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富凯停了停脚步,愣愣的站在原地回忆起第一次看到的那张纯真的笑脸,依依以为他不会跟來了,她就立刻快速地跑进了院子里。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富凯轻轻地勾起一抹微笑,在心里自问道,她是不是不忘记他自己的存在了,为什么她沒有把自己给认出來等等,他在那条长条椅上坐了一会儿,自己的心情也是越來越好了。

     抬头看了看夜空中明亮的一轮新月,他告诉自己,新的生活就要开始了,属于自己的一切他都不会轻易去放手,那位冷傲老成的小少年已经不见了踪影,剩下的只是一个带着面具每天都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沒心沒肺的笑着。

     时光荏苒,父母早逝,让他的心境改变了不少,坐在长条椅上的少年已不再似曾经,但唯一不变的却是他的那份执着和坚守的那份诺言。

     繁重而又平淡的学习生活随着地球不紧不慢的转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依依偶尔会反过身來问他收作业,或者是反过身來将老师发的本子或是卷子递给他,上午发作业的时候,正好只有富凯一个人的本子先传了下來。

     看着作业本上的名字,有听到富凯同桌在叫他的名字时,依依似乎想起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她立刻拿着作业本转过身來激动地看着他,她举着本子吞吞吐吐地问:“富凯!”

     看到他轻轻地点了点头,但是依旧有些沒反应过來的依依,又愣愣的拿着他的本子转过身去认真的开始回忆起來。

     “喂,我的本子!”富凯轻轻地敲了敲她的肩,笑嘻嘻地问,看到依依的表情,他几乎能确定,她一定是想起自己是谁了。

     依依红着脸,蹙了蹙眉有些不好意思地问了句“你干嘛?”她又趁机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他俊美的脸,对于他的相貌确实是有些淡去了,但他给人的那种感觉却是依依永远都忘不了的,尤其是他那双坚定而且永不服输的眼神。

     富凯看着她勾起一抹坏坏的笑,问她要自己的作业本,依依这次发现自己还紧紧地拽着人家的本子,好像都被自己给抓出了一些皱痕,她立刻尴尬的笑了笑,把本子好好的整理了一下,才还给他。

     接下來上午的课,依依都在神游太虚之中,她和富凯小时候在一起嬉笑打闹的那个假期,恍如昨日般出现在了自己的脑海里,她依旧记得在他临走之时趁他不注意吻了他的脸颊一下,那时跳动的心,又一次紧张、害羞地跳动起來。

     渐渐地她的眉头开始皱了起來,想了想自己这两天在他面前的样子,她就恨不得要这一切重來一遍。

     中午的下课铃一响,富凯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背,正想说请她去吃饭的时候,依依的肚子很不合时宜的“咕噜咕噜”叫了两声,依依立刻捂了捂肚子尴尬的笑了笑说:“我饿了,我请你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