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敢吻我,赖定你了
    愿意,富凯坐在一旁看着她们各自的表情有些茫然,富敏朝着白妈妈抛了个媚眼,像是在庆祝一般,而依依则是盯着他看了一小会儿,就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

     富敏端着酒杯坐回原位:“咳咳,今天很开心,不仅能邀请到你们母女俩來一起聚一聚,而且啊……”她意味深长地朝一直看着依依的富凯看了看:“我刚刚还得到了一个喜讯!”

     喜讯,一个问号冒了出來,但他依旧会淡然的看着桌上的她们,静静地等待着谜底的揭晓,绕了半天的圈子,她乐呵呵地对他说:“以后依依就是我们家的媳妇了,你可不准欺负她啊!”

     什么?媳妇,他不是不愿意,只是觉得这一切來得太突然了,原來依依说的愿意是这个意思,他露出他招牌式迷人的微笑深情地看着脸上涂了大红色胭脂的依依。

     看到他们眉來眼去暧昧的样子,白妈妈笑了笑:“小凯是不会欺负我家依依的,倒是依依不要给人家添乱就行啦!”有这么一个对自己女人贴心贴肺的女婿,她算是很放心了。

     “等等啊!你们不要以为我们是在给你们搞封建老一套的包办婚姻!”富敏笑嘻嘻地说道:“我们都知道感情这个东西是慢慢培养出來的,你们俩早就打好了良好的基础!”

     这么感觉她有些喝醉了似的,富凯看着她皱了皱眉,她轻轻的抿了一口香槟:“是这样啊!我们商量了一下,接下來的一个月你们两就好好的在这儿培养感情,我们要去西藏完成一下我们为实现的梦想!”

     他们俩同时朝她们发出了一声惊叹,白妈妈和蔼的笑着点了点头,指着一脸惊讶的依依说了句“要乖乖地听小凯的话,我们会给你们带礼物的!”富敏立刻在旁边高兴地附和:“对,给你们带礼物!”

     他们两相视露出一个无语的表情,依依低垂着眼眸想了想,妈妈这么多年來都是在努力的赚钱养自己。虽然家里不算太富裕,但她的东西从來都不比别的孩子差,连给她挑学校都是选全是最好的学校。

     白妈妈是该好好的出去走走了,她已经禁锢了她太久,经过这么一番思考,依依就点头答应了她们,一旁的富凯摆出一脸玩世不恭的表情,朝她们笑了笑:“玩得开心啊!”

     令他们更震惊的是,饭还沒开始吃,富敏就激动的拉着白妈妈去收拾东西,富敏笑得像个小孩子似的,说她们要充分利用时间,还想顺便再去云南玩一玩。

     富凯倒是早已经习惯了她的这种状态,他对着依依笑了笑,说不要理他们,开始吃饭吧!其实她们的东西在他们回來之前就收拾好了,只等跟他们说一下就可以立刻走。

     吩咐人将东西拎到车里去,白妈妈又特意跑了进來跟他们约法三章,她才比较放心地在富敏不断地催促下才离开。

     第一章,两人晚上回家的时间不能超过8点,她们会准时打电话回來询问;第二,两个人的生活一定要有规律,按时吃饭、睡觉、上学;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条,两个人绝对不能睡在同一个房间。

     一时间,热闹的大厅瞬间安静了许多。

     “额,我们……”依依有些尴尬地看了看他:“我们得谈谈,对于这件事!”他拿起一旁的手帕纸优雅地擦了擦嘴,朝她点了点头:“那一会儿去我房间吧!”

     “为什么要去你房间啊!”依依脱口而出,突然觉着自己是不是有点想多了,又很尴尬地低了低头,他宠溺地笑了笑,暧昧的说:“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富凯的房间非常的整洁,整体给人非常强烈的舒适感,他把依依领到了小阳台上,说要她等自己一会儿,明亮的灯光都挡住了星辰的光芒,她抬头仰望了一下夜空。

     突然阳台上的等灭了,隐藏在黑夜里闪烁着微微光芒的星辰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富凯拿着一瓶酒和两个高脚杯悄悄地坐在了一旁的小沙发上。

     “如何,我这里可是整栋别墅最好的观景位置!”他将倒了小半杯的酒杯端给她,邀请她坐下來。

     接过他手中的杯子,她的眼睛依旧舍不得离开这片美丽的星辰,连自己之前想好了要跟他说的话都给忘得差不多了。

     “良辰美景,才子佳人!”她将酒杯放到自己的鼻尖闻了闻,脑海里蹦出來的居然是这句话,她看着静谧的夜空露出了一个甜蜜的笑,转头问道:“我们这不算包办婚姻吧!”

     其实,她很想直接就问,他是不是喜欢自己,可是纠结了半天她还是采取了比较含蓄的问法:“你觉得呢?”他轻轻抿了一口酒挑着眉头问道。

     突然觉得想从他口里得到这个答案怎么这么难呢?她壮着胆子喝了一口酒,想要接着就的烈性给自己加加油,鼓鼓气,可是这酒沒有她想象中的那边浓烈,喝起來反而有些甜甜的。

     转头看去,他正认真地看着自己在等待着她的答案,依依稍稍蹙了蹙眉,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一口气将杯子里的酒喝光了。

     见她这么猛喝,富凯宠溺地叫了一句“傻瓜!”就夺过她手里的杯子,不再给她喝酒:“小家伙,不要耍小花招,说说你的看法啊!”

     “为什么是我的看法,不是我先问的嘛,所以,你必须先回答我的问題,我才告诉你我的看法!”喝了一点酒之后,她感觉自己的脑袋和舌头都开始快速地运转起來,胆子也渐渐地变大了。

     “这算不算包办婚姻,决定权在我们俩的手中!”他朝依依坏坏的笑了笑:“好了,我的问題回答完了,该你了!”

     兜了大半天的圈子,却给了她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依依的头都开始有些犯晕了,御姐不愧是御姐,她紧紧地盯着富凯,借着浑身的这股子酒劲,直接把核心问題丢给他:“那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啊!”

     看到他嬉皮笑脸地伸出手來捏自己的小脸,她有些生气地拍打了一下他的手,走过去倚着阳台的栏杆上,又转过头來很认真地将自己的问題又重复了一遍。

     晚风轻轻吹,她火热的脸颊沒有感觉到一丝凉意,她晕眩的头也渐渐地变得沉重起來了,渐渐地她自己的意识也变得模糊起來,富凯放下手里的杯子走到她身边來,她用有些迷离的眼神看着他不停的傻笑。

     “我喜欢你!”他温柔的看着她,嘴角扬起满意的笑,依依沒有像往常一样羞涩地把头低下來,反而是笑嘻嘻地朝他又靠近了一点,坏笑着踮起脚尖缠绕在他的脖子。

     “呵呵,我也喜欢你!”淡淡的酒香从她口里轻轻地呼了出來,看到他稍稍动了动嘴唇想要说话的样子,她立刻伸出手指轻轻的放在他微微有些凉意的唇上。

     “你知道吗?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莫名的觉得你很眼熟,也觉得你很特别!”她醉醺醺朦胧的眼神认真的看着他:“我还记得,你离开的那天的那个吻吗?”

     看到他笑着点了点头:“呵呵,就知道你会记住,我一直都相信你的承诺!”她带着一抹甜蜜的笑又凑近了他一点。

     富凯轻轻的搂着她的腰,高兴地笑了起來,看到依依轻闭着双眼可爱的模样,他嘴角含着笑,将自己稍稍冰凉的唇紧紧地贴在她温润的唇上。

     依依沒有一点关于接吻的经验,她完全处于被动之中,任由他将她自己带着淡淡的酒香的小嘴吃干抹尽,大脑短暂的缺氧,让她的意识稍稍清醒了一点,她慢慢地张开眼睛时,只见他嘴角勾起一抹坏坏的笑,紧紧地抱着自己。

     她还沉浸在刚刚那个激烈的初吻中,她傻乎乎地直勾勾地看着他轮廓分明帅气的侧脸,想到:“原來,想要解决一件事,把它说出來,成功的几率会大很多!”

     不知道依依为什么这么盯着自己,他嘴角始终保留着那一抹淡淡的微笑,自信而又得意地大笑着问道:“是不是我太帅啦!把你给迷的神魂颠倒了!”

     听到他这么厚脸皮的问題,依依撅着嘴故作生气地轻轻的打了他两下:“不要脸,我不管啦!你还我初吻,不然,我就……”说完,她就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

     “不然你就怎样啊!”他挑着眉嬉皮笑脸地问道,其实要怎么样她自己心里也沒个谱,只是一时嘴快,在酒精的作用下,她转动了一下明亮的黑眸,撅着嘴装作很强势的样子说道:“不然我就赖上你了,哼!”

     真沒想到,她赖起皮來那么可爱,现在在他眼前的只是一个披着御姐外衣的小萝莉,他狡黠的笑了笑,丝毫沒有犹豫就朝她点了点头。

     看到他这么快就答应了,依依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不啊!这样我还是很吃亏嘛!”她蹙着眉头在暗自说道,她眨巴眨巴眼看了看毫无防备的富凯,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

     趁他沒注意,依依立刻踮起脚尖往他身上跳去,沒有防备的他吃惊地向后退了几步,依依笑嘻嘻的一直将他逼退坐到了沙发上。

     富凯皱着眉头,不知道依依这是要干什么?她趴在他的身上,露出一个奸诈的笑:“呵呵,想占我便宜,沒门!”还沒反应过來她话里的意思,就被她胡乱的吻堵住了嘴巴。

     她有些笨拙地学着富凯之前是怎么吻自己的,亲吻了一会儿,她才很满意的放开他,得意的说道:“这下我们扯平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