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我是流氓,我怕谁
    “起床!”扯着她的被子,大声叫道。

     她秀眉微蹙,不舍地睁开乏困的双眼看了看眼前的他,嘟着嘴小声地说了句“别闹,让我睡会儿!”

     本來也不忍心叫她起來,昨天的生日会班上的那群人实在是太闹了,玩个游戏、一起喝酒一直弄到大半夜的才不舍地散场。

     看着趴在床上怎么也不愿意起床的依依,他也有些无奈,但是,他早就安排好的行程,也不想因此就被耽误了。

     给了自己一个鼓励的笑,又扯了扯她被子,她不爽的翻了个身,蹙着眉怎么也不肯再睁开眼睛了,为了给她一个惊喜,富凯坏坏的笑了笑,轻轻的附在她的耳边,温润的呼气均匀地散在她白皙的脖子上,她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

     “你还不起來,那我就……”他有些玩世不恭地带着一丝丝坏笑对她说道,他要怎样,依依闭着眼在心里想到,她轻轻的呼了口气,圆溜溜的眼珠在眼皮底下转了一圈。

     “看來,你也很期待我会对你做什么吧!”他嬉皮笑脸道,脸又朝依依靠近了一分,此时由于紧张的缘故,依依的小心脏早就开始不停地狂跳了起來。

     她有些不安地动了动身子,让自己有些酸痛的身体保持一个舒适的睡姿,可是等她调整好自己的睡姿想着继续听他会怎么瞎掰下去时,干燥的唇上突然有一种微凉湿润的感觉,等她反应过來是一个吻时,自己的嘴已经被他紧紧地堵住了。

     “怎么样,起來吗?是不是,要我……”他故意挑着眉看着她,手有些不老实的开始去掀她的被子,一张红彤彤的笑脸带着一丝愠怒紧紧地盯着他,大叫了一声“流氓!”

     看來她的瞌睡是绝对醒了,他停止手上的动作,带着一脸无所谓的笑,朝她摆了摆手,像是在对她说:“我是流氓,我怕谁!”一般。

     催促着她将洗漱整理好,又逼着她喝了一大碗自己亲手熬的银耳莲子粥,这才作罢,依依不知道他这是要搞什么?大好的周末补觉时光居然被他这样浪费了。

     正当她苦着脸在惋惜自己的美容觉的时候,富凯轻轻的拉起她的手,暧昧地对她说了句“我们今天出去约会吧!”

     “约会!”她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觉得是不是哪里有些不对,她想了想又高兴地问道:“这算是我们的第一次约会吗?”

     把问題说出來之后自己都觉得自己很傻,但看到他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自己也沒觉得有什么好尴尬的,原來她们所说的恋爱中的女人是会变的,她也渐渐地明白了这个道理。

     天清气爽,早晨雾还沒有散尽的时候,是最宁静、柔美的,初升的太阳也沒有那么的刚烈,柔柔的光线渐渐地在蒙着一层层露珠的小花小草上。

     他们将车停在了路边,两个人手牵手漫步在静谧的小路上,慢慢地朝林子里走去,不知道为什么?依依的心脏跳动得特别的快,她红着脸害羞地低下了头。

     爱有时候是不用通过任何方式來告知对方的,也许就如他们一样,一条静谧的小路上手牵着手慢慢地走着,彼此都能听到对方的心跳声和呼吸声,浓浓的爱意就这样渐渐地将他们紧紧地包围在了一起。

     紧紧地握住她的手,嘴角都忍不住地要往上扬,路过一笑片玫瑰花园,看到娇艳欲滴的它们时,依依都忍不住停下脚步來仔细地看了看。

     一滴滴晶莹剔透的雾珠凝结在花瓣上,看似娇滴滴的花儿们都昂着自己高傲地头颅迎着朝阳,长这么大了,还确实沒有人送过自己玫瑰花,倒是又一次,一个高年级学长送过她一朵百合。

     这里显然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地,看了一会儿,他们又开始往林子的深处走去,大早上的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人的精神都好了不少,走了十几分钟的路既然也不觉得累。

     不远处依稀出來“轰隆”的水声,慢慢地当他们走近时,声音越來越大,气势也渐渐地磅礴起來:“是瀑布吗?”依依很激动地自语道,连着脚上的步伐也渐渐地加快了。

     绕过一个小山坳,果然是一番不同的景色,一条小小的瀑布从山间倾泻而下,站在下面的他们都能有水汽扑面而來的感觉。

     看到眼前的景色,依依的目光都直了,富凯果然沒有记错,小时候,两个人一起上儿童画画班,那时候,依依很喜欢画瀑布,尤其是有一条彩虹桥挂在上面的画。

     他拿出画板來问道:“还记得我们画的第一幅画吗?”依依凝着眸子想了想,恍然大悟地朝他点了点头,他们相视一笑,各自拿着画板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就开始自己的创作。

     不管外面的铃声有多么聒噪,依依仍旧是趴在桌子上不肯动,富凯在身后推了她好几下,确认她不是生病了才放下心來让她接着睡。

     睡得有些懵懂,突然听到了“王澜”这两个字,她有些纳闷地抬起头來看了看,模糊的双眼中出现了那张让自己看了很不爽的脸。

     那天参加张薇雨生日会的同学纷纷将目光从她身上转移到了依依的身上,她有些错愕的看了看大家的目光,莞尔笑了笑,接着倒头又睡了过去。

     昨天玩确实很好玩,可就是因为自己玩得太疯了点,拽着富凯到处乱跑,导致后來两个人都不认识回去的路的尴尬境地。

     在山里绕了大半段的路才找到回家的路,回到家里又跟白妈妈她们视频聊天聊了很久,回床休息的时候已经快是十二点了。

     两天的睡眠不足,她一时间也懒得去管王澜的事,就算她跟富凯有过一段关系又怎么样,她也有这个自信将富凯留在自己身边,所以整个上午她都在储精蓄锐当中,只是偶尔抬一下头换个方向睡。

     富凯怕她这样睡着会落枕,还特意给她去买了一个抱枕,让她垫着睡,她睁开朦胧的双眼朝他笑了笑,小脸蛋儿在软软的小枕头上蹭了蹭,那个样子真是可爱极了。

     可是整个上午王澜却一刻都沒有闲着,刚开始老师给她安排了前排的位置,但她不满意,觉得跟富凯离得太远了,她就主动去跟老师申请要跟小胖换位置。

     老巫婆平时都沒个正行,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件事上就沒有跟她松开,王澜皱着眉头有些气愤的瞪了她几眼,拍了拍她的办公桌,很不爽地说了句“你安排也好,不安排也好,反正那个位子我是要定了!”

     老巫婆冷冷的看了她一眼,丝毫沒有理睬她,继续埋头批阅学生的作业,她也不知道,这是哪來的学生对老师火气还那么大,她心里小声地骂了句“公主病的來这儿干嘛?”

     过了十分钟,校长就來办公室找她谈话了,严厉地批评了她一顿,还告诉她王澜的位置必须要换,老巫婆有些不解地看了看校长身后笑得很得意的王澜,无奈地摇了摇头,应承了一句。

     老巫婆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她冷着眼看了看王澜,默不作声地就带着她往教室里走,在回教室的路上,她又问了一句王澜看她是不是喜欢富凯,她沒有回答她这个问題,只是告诉她有什么问題要她去找校长谈。

     老巫婆看着她冷冷地笑了笑,明摆的告诉王澜,她很讨厌王澜这个样子,不管王澜喜不喜欢富凯,都希望不要在班上惹出什么事來就好了。

     说完她露出一个淡淡的笑,一进教室就把还趴在桌上的依依叫了起來,依依蹙着眉头看了看她,她迷迷糊糊地朝她笑了笑,单手撑着脑袋勉强把身体坐直了。

     老巫婆轻轻的拍了拍手,要大家准备一下开始换座位,她点名要王澜跟小胖换一下位置,话音刚落,教室里就传來了一片较为嘈杂的议论声。

     她看着蹙着眉头的依依笑了笑,又说要依依的同桌跟富凯再换一下,其他同学统统都往前移一个,最前排的移到最后一排去。

     说完她得意地看了一眼气得脸都绿了的王澜,笑嘻嘻的对她说:“你的要求我已经满足了,不过,也麻烦你遵守我的班规!”她冷哼了一句,就把班长张薇雨叫了过來,要她好好地教教王澜本班的班规。

     简直不可理喻,居然敢这样耍她,王澜狠狠地咬着牙看着老巫婆离去的背影,这下可好,本來他们两还只是前后桌,这么一來,反而弄巧成拙了。

     张薇雨拿着班规的小册子,正打算要她看看,一看到她冷冽的眼神,她立刻缩了缩脖子,又将册子收了回去。

     “小雨,你不是跟白依依是很好的朋友吗?”她挑着眉头问道,张薇雨有些纳闷的看了看,有些迟缓的点了点头,她皱着眉头,动了动唇正想说些什么?只见犹如高傲的公主般的王澜,她的世界里似乎已经沒有了她的存在。

     王澜自顾自地笑了起來,还一个劲地很满意地在点头,张薇雨本來以为沒自己什么事了,她微微的摇头叹了口气,就打算转身离开。

     “等等,如果我要你帮我一个小忙,你会帮我吗?”王澜眨巴着眼睛,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问道,这又是唱的哪出,张薇雨心里不禁纳闷道,她既沒有点头也沒有摇头,只是淡淡的问一句“要帮什么忙!”

     王澜沒有说,她自顾自地开始笑了起來,说到时候一定会告诉她的,也希望她一定能來帮助自己,她勉强的笑了笑,心想,她是不是严重的皇后病患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