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前女友,过去式
    天微微发亮,露出了一点点鱼白,看样子今天的天气应该很不错,依依醒得很早,她眨巴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夜色渐褪去,露出一个淡淡的笑,慵懒的翻了个身,坐了起來。

     脚伤也沒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她试着自己轻轻的往窗户边上走去,走了几步,发现崴了脚的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在房间里走了好几圈,才硬生生的将身体的陌生感压制下來。

     清风拂面,吹起她的青丝秀发,清晨的风景确实很迷人,站在窗前呆呆的看了许久,觉得肚子有些饿了的她,揉了揉干瘪的肚子打算去厨房找些吃的。

     找了大半圈,才找到厨房的位置,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双开的大冰箱,她高兴地笑了笑,不知主地又吞了吞口水,打开冰箱,发现里面有不少吃的,她笑嘻嘻的拿了一罐香蕉牛奶,和一些小面包,就满足地往回走。

     额,让她自己也觉得无语的是,既然忘记改怎么走回自己的房间了,她不知道在哪里绕了一圈,又跑回了原地,作为一名超级大路痴,此刻她也不得不佩服自己认路的能力,可是此时的天已经全亮了。

     厨房里间响起了做早餐的声音,依依好奇地挑眉往里面看了看,看到富凯低着头很认真地在做早餐的样子,她惊讶地张开了嘴,正当自己惊讶的“哇”就快脱口而出之时,她捂着嘴的那只手上的牛奶掉了下去。

     清脆的哐当声立刻引起了他的注意,依依蹙着眉紧张地看了看那罐跑远了的牛奶,又抬头看了看他,心里还在想希望不要被他发现。

     一双漆黑明亮的眸子中带着一丝玩味的笑意紧紧地盯着自己看,她下意识的低了低头,红着脸带着尴尬的笑慢悠悠地挪了出去,她不停地转动着自己灵动的大眼睛,脑袋里就出现不同版本的解释。

     “嘿嘿!早啊!”依依将手上的东西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尴尬地解释起自己因为醒得比较早肚子有些饿了才跑出來的,听她这么说,富凯都忍不住笑出声來。

     他挑了挑眉嘴角带着一抹坏坏的笑,要她坐在旁边等一下,再过一会儿就有吃的了,依依点了点头,坐在他的正对面看着他,有些不敢相信地问了句“你会做饭!”

     他带着自信的笑看了看她不语,过了沒多久,似有似无地一股淡淡的鸡蛋的香味飘散了出來,馋得她使劲得咽了好几会口水。

     家里的佣人刚來厨房准备早餐,就发现他们俩已经坐在那边开始吃了,富凯拿着一杯牛奶,嘴角勾起一个漂亮的弧度,温柔的看着对面毫不顾及吃相的她:“超好吃,这是怎么做的!”依依的嘴巴在百忙之中抽出了一点时间问了一句。

     他淡淡的笑了笑,整个眸子里都是依依的身影,他风轻云淡地告诉她,这是他前几年去法国度假的时候特地跟法国大厨学的,只是他少讲了一句“我是专门为你学的!”

     她点了点头,就一个劲地吵着要跟他学,他偏了偏头,任她怎么说就是不松口答应她,他心想,一家人只要有一个人会就够了,以后自己可以煮给她吃。

     为了可丽饼的制作方法两人在厨房里嬉闹了大半天,直到太阳透过落地窗撒在他们身上时,他们两才想起來今天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

     相视一眼,又各自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睡衣,尴尬的笑了笑,就立刻往楼上的房间跑,走了一段时间,依依又小声地说了句:“原來是在这里拐弯啊!”

     沒听清楚她说的什么?他立刻回过头來问她刚刚说了些什么?她立刻捂住嘴摇了摇头。

     富凯换了一件天蓝色的衬衫,翘着二郎腿坐在大厅里等依依的出现,穿着富凯给她准备的那件礼服,她站在镜子里看了许久,就是觉得那里有些不对劲,转身看了看,那露出來一大半的美背,她就浑身不自在。

     直到他坐在楼下等得有些焦急了,催人上來叫了她两次,依依才嘟着脸不情愿地慢慢从房间里走出來。

     纯洁的白色果然是最适合依依的,他缩着眸子紧紧地盯着犹如仙女一般的她,扶着楼梯缓缓地往下走,由于踩着高跟鞋的原因,她心里总是有所顾及,很怕再摔一跤。

     站在他面前,他依旧要是保持原來的动作有些呆呆的看着她自己:“喂,还有沒有别的衣服啊!这件不合适啦!”依依嘟着嘴朝他挥了挥手。

     “嗯!”他的眉头微微的皱起來一点点,仔细想想也是,自己老婆这么好的身材干嘛给别人看啊!他微微的点了点头,说她房间的柜子里还有很多的衣服,要她快点上去选一件。

     依依沒好气的白了他一眼,心想,他这不是存心害她自己吗?明明有一大柜子的衣服,偏偏就给她挑了一件这么性感的,随手拿了一件白色的小裙子,就立刻出发。

     生日会已经开始了,不少同学早就已经带着要送给她的小礼物來到了她家。

     她的家虽然比不上富凯家的那套房子,但至少也属于同等级别的高档别墅,他们一进大门,安保人员就领着他们直接去了她二楼的房间。

     一看到他们两的到來,张薇雨都开心地合不拢嘴,拉着依依和富凯就跟自己的朋友们介绍,看了看她的朋友,其中有不少富凯也认识,都是一些富二代,他们一眼就看出了富凯的身份,还有不少人就直接乐呵呵的叫了他一声“富少!”

     看到他们大部分都认识,张薇雨也就沒有再多费力气了,她笑了笑故作神秘地跟大家说:“今天还会有神秘嘉宾会來到现场哦,敬请期待!”

     她的话基本沒多少人听,他们的兴趣点几乎全在依依和富凯的身上,尤其是依依,男生大多是对她有些非分之想,而女生确实艳羡她是如何跟他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走在一起的。

     不远处一双带着满腔妒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正在认真地跟周围介绍依依的富凯,继而用更加怨恨的眼神看着长相甜美、惹人喜欢怜爱的依依。

     她踩着高跟鞋,渐渐地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认识她的人看了她一眼,又有些好事地朝笑着介绍自己新女友的富凯,心里暗自想着今天应该有一场好戏。

     富凯稍稍偏过头來看了看她,嘴角的笑依旧挂在脸上,他看了看身旁的依依,也向她介绍了一下:“呵呵,这么快就要新女朋友啦!”王澜冷着眸子上下打量了一下依依。

     “你好,我是白依依,请问你是?”依依像是沒听到她说什么似的问道,王澜有些不爽的将自己的名字报给了她,对她冷着眼,嘴角含着一丝琢磨不透的笑,大声的告诉依依,自己还是富凯的前女友。

     依依毫不在乎地笑了笑,轻轻的“哦”了一声,就如同跟其他人打招呼一样,这让脾气有些火爆的王澜有些看不惯,看了看一旁目光始终都停在依依身上的富凯,她不由地将自己的一腔妒火跟强吞了下去:“我们來日方长!”她看着依依在心里冷笑道。

     其实,依依一听到那句“前女友”,她心里的醋坛子早就打翻了一地,也不知道心里哪來的那么大的肚量,居然能对她不理不睬。

     等王澜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依依还是忍不住说了句“前女友,不就是过去式嘛!”本以为一脸平静的她对此事似乎沒有什么感觉,自己心里还小小的失落了一下,听到她这句话,富凯反而高兴地笑了起來。

     什么?她居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她难堪,这是王澜绝对不能容忍的,她脸上的笑立刻僵在了脸上,整个房间的气氛瞬间冷了下來。

     “是吗?”她踩着高傲的步子慢慢的朝依依逼近,依依一脸无所谓的看着她,还无邪的朝她笑了笑,心想,不就是一个前女友,居然敢在自己的面前撒泼,不就是自己给自己添堵吗?

     她很确定地朝王澜点了点头,王澜的脾气已经达到了她容忍的极限,看着依依一脸无害的样子,她生气地扬起了手掌:“你想干嘛?”一直站在依依身旁想看看她吃醋的样子,沒想到王澜居然敢当着他的面打她。

     王澜自己的手被富凯紧紧地抓住不屑地往一旁甩了过去,她看着富凯冷酷的样子,委屈的泪水就开始在眼里打转。

     “明明最爱他的人是自己,明明一直愿意守候在他身边的也是自己,为什么自己努力争取却只得來了跟他短暂的一场有名无实的恋爱,为什么她什么也沒做却能得到他的爱,为什么?为什么?”王澜含着泪水,在心里怨念道。

     为了尽快控制住局面,张薇雨立刻走上來笑着安慰了两句,一大群人立刻跟着上來将他们分开了。

     情敌相见分外眼红的滋味依依今天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只要看到王澜的身影,她的心情就莫名的不爽起來。

     “怎么,吃醋啦!”富凯倚在她的身旁,嘴角勾着一抹坏坏的笑问道,依依白了他一眼,沒有理他,但是肢体的转动却出卖了自己的心情。

     看着跟自己耍小脾气的她,他的笑容似乎更加的灿烂了,这能让他大概的明白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分量,不管有沒有生气,他坏笑着张开双手,将她揽在了自己宽大温暖的怀抱里。

     “不要生气了,我跟她什么也沒发生过!”他附在她耳边像个做了坏事的小孩子一般说道,依依推了推他:“谁生气啦!有沒有发生过什么管我什么事!”她嘴上虽然满不在乎,但是心里却偷偷地开心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