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他在生气
    第二天下午,去富凯的小公寓时,门口的保安把富凯家的钥匙给了她。之后,每次依依去的时候他都不在家,这几天也不见他去上课。

     周四晚,依依拿着手机在窗台前呆呆的站了很久。“嘿!你干嘛呢?”杜娅轻轻的拍了她的肩膀一下,依依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大晚上的,不要吓好不好。”

     杜娅白了她一眼:“什么嘛,我哪有吓你,你看看你,这几天都魂不守舍的,你……”依依蹙了蹙眉,打断她道:“魂不守舍,我哪有?”

     杜娅笑了笑:“你哪没有,这两天上课吧!刚开始呢是左顾右盼,之后呢?你干脆发呆。在寝室呢?你不是在桌上摆本书发呆就是守在窗户面前发呆。你瞧瞧你,吱吱~”

     依依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她:“我,我怎么啦?我,我有这样吗?”她说话的语气越来越低,自己心里也越来越没底气。她仔细想了想,自己这两天的举动确实有些奇怪。

     “哈哈,怎么说呢?你现在就有点像,嗯~”杜娅故作沉思状,突然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有点像,被人抛弃的怨妇。哈哈。”她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依依指着她:“你,你……你个损友。哼!懒得理你。”看到依依撅着嘴,就往一边跑。杜娅收了收笑,立刻拉住她:“好啦!那你跟我说说,你这几天到底怎么回事儿?”她抓着依依的手,无意中看到依依手机屏幕上‘自大狂’的三个字。

     “咦!自大狂是谁啊?你是要打电话给他吗?”杜娅狐疑的看着她。依依的脸部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两颊也稍稍的有些绯红。

     杜娅仔细的看了看依依:“呵呵,是富少吧?”依依惊讶的看着她,只差没把“你怎么知道”,这句话出去了。杜娅轻轻的笑了笑:“呵呵,那你先把电话打完再说吧。”

     依依愣了几秒,本来还在犹豫的她,现在只好硬着头皮把电话拨出去。她轻轻的“喂”了一声,电话的那一头,迟迟没有出声。依依看了看手机,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过了一会儿,他轻轻的说了句“有事吗?”声音依旧是那么熟悉,只是多了些疲惫与劳累。依依尴尬的笑了笑:“呵呵,没什么事,那个,我这几天。你的房间我每天都有去打扫。”富凯轻轻的“嗯”了一声,依依又急着问道:“那个,你这两天怎么没来事上课啊?”

     富凯轻轻的深吸了一口气:“我请了假,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明天上午十点,我会派人去接你。”说完,又很干脆的把电话挂了。

     依依有些木讷的看了手机,突然感觉,富凯变了一个人似的,既陌生,但却又那么熟悉。杜娅走了过来:“依依,怎么样啦?”依依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杜娅十分玩味儿的看着依依:“白依依,老实说,你是不是爱上了富少?”依依停顿了几秒,摇了摇头。“诶,你这摇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敢说,你对他一点意思都没有?”

     依依看了看她,眼神有些闪烁,疲惫的说了句“我不知道。”杜娅耸了耸肩:“好吧!这种东西,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说得清的。答案在你心里。”依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杜娅突然想到了什么?“依依,昨天你是不是被困在迷园了?”依依点了点头,随口说了句“都怪富凯。”杜娅疑惑地看着她:“他,难道没跟你解释清楚?”

     依依点了点头,杜娅轻叹了口气:“你们啊!昨天,是那个小幺给你指错了路,不对,应该说是你自己走错了路。”依依蹙了蹙眉,不解地看着她。

     杜娅轻笑:“不要问我怎么知道的,那天富少来跟你解释之前,在门口他跟我稍稍提了提,昨天,我正好遇到了小幺,就跟她把事情又问了一遍。”

     依依听着这话好像不对,着急地说:“谁要知道这些,你快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是我走错路了?”

     杜娅慢慢地坐下:“别急,我跟你慢慢说。小幺给你指路的时候,你只听了前半句,落下了后面的话。真不知道,那时候你急什么。”依依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好像她似乎是在自己后面说了些什么。

     杜娅趁热打铁,告诉她,还好之前富凯叫柜台老板装了监视器,他站在监视器前找了很久才找到她。顺带的还告诉她,那天富凯根本就没有整她的意思。

     依依抬了抬眼:“什么嘛,不是整我。那他拿着我的手机跑,故意让我去找他,这又是什么意思嘛?”

     杜娅暧昧地笑了笑:“这个,你自己去问他。”依依点了点头,自己心里想道:“刚刚冷淡的对话,是在生我的气?”

     晚上,依依又梦到了那个他,那熟悉而又坚定的眼神,可这一次梦到的场景好像不一样,而且,自己也没有再去苦苦追寻。而他,似乎也没有再离开,而且两人之间的距离也很近。当依依想走进去看清他的那张脸时,又突然惊醒了。

     “依依,起床啦。”杜娅在门口敲了敲门。依依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声音有些沙哑道:“小娅,今天的课,我不去上了。你帮我点个到吧!”

     杜娅愣愣的看了看床上半眯着眼的睡美人:“不是吧!你已经翘了他好几节课了。你打算挂科啦?”依依慵懒地坐起身子,摆了摆手:“没事啦。他讲的那些东西,完全是可听可不听的。去了也浪费时间。”

     杜娅坏坏坏地笑了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可是?我记得你今天好像还有别的事吧!”依依的睡意一下全无,她瞪大眼睛看了看她:“现在,几点啦?”杜娅做了个九的手势。

     依依稍稍地送了口气,杜娅摇了摇头:“快九点半了。”依依一愣,立刻从床上跳了下来:“小娅,你干嘛不早点叫我。”

     杜娅耸了耸肩:“我看你昨天晚上睡得挺晚的,所以……”依依朝她笑了笑,就跑进了卫生间。没过多久,她拿着牙刷出来了。

     “小娅,你说我今天穿什么去?”依依含含糊糊地说。她看着依依的样子捂着嘴笑了笑:“哈哈,你要去干嘛啊?”依依想了想,摇了摇头:“他说要带我去他家,我也不知道要去干嘛。”

     “去他家?”杜娅瞪大眼睛看着她,依依点了点头,又跑进了卫生间。

     杜娅帮她在衣柜里挑了一件很普通的小裙子:“就穿这个吧!”依依看了看,这是她柜子里最素净、小清新的一条裙子,还稍稍地带有些许的民国风。依依还在考虑,杜娅立刻推着她说:“你看看,时间来不及啦!就穿这个吧。”

     十点整,富凯派来的车就准时在楼下等。依依上了车,果然不见富凯的身影,她微微地蹙了蹙眉,只听见前面的司机说了句“少爷,在家等你。”依依点了点头,不知不觉,眼睛有些酸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