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薄妆浅黛亦风流
    k大两大校草,和校花一起出现。这样轰动性的场景,羡煞万千少男少女。一路的围观是免不了的。依依这才发现自己的一时兴起有多么傻。

     站在后面护花的两大校草,反倒是乐得自在。一位板着那***不变的冰山脸,而另一位脸上却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邪笑。

     惹得一旁的女生看着他们花痴的狂笑:“哇!真是很难得诶,从来没同时看到过他们两个诶。哇!太帅了,哇~怎么办,好难选啊~”一名女生兴奋地说。旁边一名女生拼命的点头,表示赞同:“就是,就是。”

     杜娅笑了笑:“哈哈,没想到。跟你走在一起,回头率这么高。哈哈,要不以后就这样了。”依依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才不要呢?感觉都快被她们的眼神给杀死了。”

     杜娅摇了摇头:“哪有,她们那叫羡慕。那看看那边。”她用眼神示意依依看向男生那边:“你看看,那不是又很多爱慕的眼神嘛!嘻嘻!”依依也朝他们笑了笑。

     川菜馆内。店长亲自出来招待:“几位,二楼雅间请。”他亲自领着他们朝楼上走去。小小的雅间足矣容纳二三十人,室内的装潢也十分又特色,墙壁上还挂了几个变脸的脸谱。

     杜娅和依依翻了翻菜单:“你们想吃什么?”依依看了看他们问。他们两优雅的走着,一口同声的说了句“随你。”依依有些无奈,又看了看菜单。

     杜娅笑了笑:“哈哈,来个大火锅吧!怎么样?”依依点了点头,又看了看未发表任何意见的他们。

     “行,另外再上点酒。”富凯邪笑着说。酒,让依依想到了昨天晚上的聚会,她立马摇了摇头:“不行,我现在头还有点晕呢?我不喝!”

     “现在好点了吗?”沐宇淡淡的问,眼里满是担心。依依朝他笑了笑,正想说什么?就被一旁的富凯给打断了:“今天早上的蜂蜜水没喝?”依依摇了摇头,脸上开始有些红晕了。

     “哈哈,喝了,喝得干干净净的。”杜娅朝着他们坏坏地笑了笑。富凯宠溺的看着依依,满意的点了点头。“以后,不准喝酒!”富凯命令的语气中夹杂着浓浓的爱意。依依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不对啊!这关你什么事,我爱喝就喝,你管得着吗?”依依立刻摇了摇头,心想,自己干嘛那么听他的话。

     富凯一双柔情的桃花双目死死的盯着她:“你,我就管得着了。”他又得意的笑了笑。“呵呵,管我,也不好好看看自己的酒量。”依依得意的扬了扬下巴。

     在一旁的两外两人特别的尴尬,沐宇的那张冰山脸都变得阴沉了。杜娅轻轻的咳了两声。“哈哈,要不你们两今天比试比试,下午还有课,那就今晚。怎么样?”

     富凯随意的点了点头,挑着眉看着依依:“输了,你就得乖乖听话。”听到这话,依依的脸慢慢的泛起了红晕:“切,谁怕谁,要是你输了。嗯~”她双手环抱想了想:“哈哈,那就给我当保镖一个月,怎么样?”她得意的看着他。

     富凯眼含笑意的朝她点了点头:“一言为定!”依依大方的伸出纤细白嫩的小手。“啪!”两人的赌约就这么定下了。依依开心的笑了笑,对另外两个人说:“麻烦二位帮我做个证,嘻嘻!” 沐宇木讷的点了点头,眼神中有些酸楚。

     看着沐宇没怎么动筷子,依依主动帮他夹了一块刚刚刷好的牛肉:“多吃点,感觉你比以前瘦了不少。”依依笑着对他说。沐宇看了看她,眼中闪过一丝感动。

     顿时,空气中弥漫一股浓郁的醋味儿。富凯给依依夹了她最爱吃的鱼丸放在她的盘子里,并且一个劲的给她夹菜。依依高兴地吃着碟子里的美食,她缓缓地抬头,富凯正盯着自己看,眼神中还带有些许的怒火。

     依依擦了擦嘴,朝他笑了笑:“谢谢!”富凯并没有理她,他拿起一张纸,慢慢的凑近依依。依依正纳闷他要干什么?富凯轻轻的在她脸上一拂,她立刻红着脸,去拿他手里的纸:“我自己来。”

     富凯丝毫没有理会她,手稍稍的移动了一下,他有些冰凉的手指轻轻的触碰了依依婴儿般的肌肤。依依火热的脸,似乎有些赖上那丝凉意,对他都有些不舍。

     “我吃饱了。”一旁的沐宇再也看不下去了,打算起身就走。“我先走了。”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怒火。

     还没等依依说话,杜娅笑着跟了过去:“我也有事,先走了,晚上见。拜拜~”依依潮州网他们的背影说了句“恩恩,那晚上见!你们两可是见证人。”沐宇稍稍一怔,回过头朝她点了点头。

     下午的文学课,老师今天主讲纳兰词。

     《木兰花令》中的“人生若只如初见。”就引起了多数人的感慨。依依不以为然,轻轻的摇了摇头。“怎么?”富凯轻声的问了一句。

     “没怎么,只是,我更喜欢后两句。‘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依依淡淡的回道,只是她平静的心底却掀起了一阵忧伤的风浪。

     讲台上的老师看了看他们两:“这位同学。”他指了指富凯。“麻烦你用,纳兰的任意一句诗来描述一下。”他狡黠的笑了笑,指了指旁边的依依:“她。”

     地下瞬间炸开了锅,有的在想这个问题,有的则以一种八卦的心态看待。依依红着脸看着一脸坏笑的老师。

     富凯轻轻的勾起嘴角那抹温柔的笑,看了看依依:“薄妆浅黛亦风流。”依依微微一怔,有些受宠若惊的看着他。看着没什么感应的众人,他又淡淡的加了一句“出自《浣溪沙》”

     讲台上的老师笑着带头为他鼓起掌来。依依红着脸害羞的低下了头。

     自从之后:“薄妆浅黛亦风流。”就成为k大的一段佳话。富凯和依依,因此而被同学称之为k大史上的‘最佳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