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她不见了
    夕阳西下,天边却仍留有一抹晚霞,令人无限遐想。

     沐宇紧握着方向盘,看着远处云彩下的那栋别墅。一片橘红渐渐退去,别墅的灯也渐渐亮起。他收回视线,看了看放在副驾驶座上的请帖。

     沐宇凝着双眸,心里想的全是依依,他觉得依依那晚喝醉之后打了电话给他,就证明依自己在依依心里还是有一个位置的。

     一串串低沉的引擎声响起,只留下车尾一片沉浮的落叶。

     杜娅老早就打电话给依依,说她就快到了,要依依来接她,她想去看看依依的闺房。依依一接到她的电话,立刻穿好今天的礼服,就跑去大厅门口等她。

     这时,安妍扶着丁莉慢慢地朝她走了过来。依依有些担心的问:“莉莉,好点了没?”丁莉看着依依一副很关心自己的样子,心里十分的不爽。安妍看了看丁莉那不太高兴的脸,立刻打圆场道:“医生说没什么大事,休养一个多星期应该就能好。”

     席文走了过来:“安小姐,这边请。”安妍笑了笑,道了声谢就扶着丁莉跟着他去小厅休息。

     杜娅迟迟没有出现,依依站在门口有些无奈的瘪了瘪嘴,嘟囔道:“杜小娅,怎么还不来!”依依又专注的看着慢慢进来的人,怕自己粗心把杜娅给看漏了。

     “依依。”丁莉笑了笑,独自一人朝依依走了过来。依依甜甜一笑,立刻走过去扶她:“莉莉,你脚上有伤,还是坐着好好休息吧!”

     “没关系,这点伤不碍事。我看你一个人站在这儿,挺无趣的,我给你送杯果汁过来。”丁莉笑眯眯地说,可是眼神却有些不太自然。

     依依走近她,立刻扶着她,丁莉身子踉踉跄跄地又超前走了一步,杯子正好与依依白色的晚礼服相撞。丁莉立刻一缩手,橙黄色的果汁从依依的腰际晕撒开来。

     “啊!依依,不好意思。我……”丁莉立刻苦着脸道歉道,依依愣了愣,看了看裙子:“没事,你先去休息吧!我换件衣服就行。”

     丁莉点了点头:“我脚不方便就不陪你去了,你快点去,时间有点紧了。”依依站在原地,四处张望了一下:“依依,你赶快去,等会儿我看到席管家,我会帮你跟他说一声。”丁莉着急道。依依点了点头,笑着跟她道了个谢,立刻往楼上赶去。

     丁莉站在后面露出一个阴险的笑,稍稍地活动了一下扭伤的脚,快步跟了上去。

     依依着急的跑回了房间,还好linda早有准备,帮她选了一套备用的。她在房里找了很久,就是找不到那套礼服。

     “不可能,她们不是把礼服放在这里了吗?”依依拉开中间的大衣柜仔细地翻找起来。她努力地说服自己冷静,慢慢找,当她把所有的衣柜都翻遍了之后,依依都愣住了。

     她站在原地努力的在回想,她们到底把礼服放在哪里。依依又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被自己翻得有些凌乱的衣柜。

     那天早上linda给她穿的那件衣服静静的挂在柜子里,依依凝视了一会儿,立刻朝它跑了过去。

     富爷爷站在二楼的大厅里朝楼下看了看:“嗯,时间也差不多了。他来了吗?”白妈妈正伸长脖子往下看,仔细地看了一会儿,有些失落的摇了摇头。

     这似乎在他的意料之中,富爷爷又转头问席文:“依依,人呢?”席文立刻回道:“小姐在门口等杜家的千金。”“胡闹!快去把她叫上来,差不多要开始了。”富爷爷轻轻皱了皱眉。

     席文应允一声立刻朝大门口走去,这里早已不见了依依的身影。他问了问站在门口招待的人,他们只知道依依往里面走了,具体去哪儿了就一无所知。

     席文皱了皱眉,立刻拿起对讲机:“立刻寻找依依小姐,找到她立刻跟我说。”对讲机那头迟迟没有传来任何消息。

     他朝依依楼上的闺房走去,在门口遇到了丁莉和安妍,席文礼貌地向她们询问是否知道依依现在在哪儿,安妍点了点头:“依依刚下去找杜娅了。”

     席文道了声谢,拿着对讲机,急匆匆地朝楼下大厅走去。安妍冷着眼看着他离开,一旁的丁莉像是见他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立刻捂着嘴笑了起来。

     丁莉得意的笑着说:“哈哈,让她好好在房里做她的千金大小姐梦。我们走。”安妍咧嘴笑了笑,跟她挽着手缓缓地朝大厅走去。

     她们两慢慢地从楼梯走了下来,安妍偏头一看,居然看到了自己只会参加商业活动的表哥,还害的她差一点踩空了,从楼梯上直接滚下来。

     丁莉立刻一把抓住她:“安安,你怎么了?”安妍抚了抚胸口,安抚了一下刚刚被惊吓到的心,缓了口气:“我哥居然来了。”

     “你哥?你是说沐宇?”丁莉有些不相信的看着她,安妍脸色还仍旧有些苍白,她点了点头,朝丁莉使了个眼色,丁莉立刻朝她看的方向看去。

     果不其然,冰山大帅哥傲立在人群之中,不少女生对他趋之若鹜,他都是有礼的与她们敬而远之。在楼上的白妈妈仔细看了看,朝他站的方向指了指,跟身旁的富爷爷说:“伯父,他来了。”

     富爷爷见他是一表人才,也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转头问道:“依依,怎么还没来?”旁边的人愣了愣:“小姐,不见了。席管家正派人在找。”

     富爷爷和白妈妈猛地转过头看着他:“什么!”白妈妈有些生气的说:“这丫头,就是不省心,身边时时刻刻都得有人跟着。”富爷爷皱了皱眉:“走,我也下去看看。”

     依依换好礼服,可是她觉得今天的发型跟自己换下的礼服有点不搭,她在镜子里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把扎好的头发全都放了下来。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依依用力的拎了一下门上的把手:“奇怪,怎么打不开?”她又试着重新拎了几下,发现自己反锁在屋子里了。

     她朝着门大叫了几声,后来意识到房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就放弃了。她想了想,又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外面的动静。外面似乎有轻轻的脚步声,依依立刻用力的拍门:“快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