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caption id="xlgbu"><acronym id="49510762"><area id="2sr7Nm"></area></acronym></figcaption>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喝了酒再吃醋
    “走.喝酒去.”他笑嘻嘻地拉着她的手就往前跑去.

     喝酒.喝什么酒啊.依依心想.看他兴致高涨的也就沒去问了.就跟着他一起开始疯跑起來.找了一家快要打烊的小商店.买了一点啤酒.

     回到客栈.两人换了一件厚一点的衣服.拿着那满箱子的零食.直奔客栈的楼顶.乡村的夜非常的安静祥和.站在稍稍高一点的屋顶上.就能感受到万家灯火那种温馨的感觉.

     一阵夜风吹过.她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擦.”地一声.他打开了一罐啤酒直接塞给她.“喝一点就不冷了.”

     她凝着眸子看了看隐藏在夜幕里模糊的模样.他似乎在笑.可是却又笑得很轻很轻.一时间她也无法看清楚他在笑什么.

     接过小小的易拉罐.跟着他碰了碰杯.两个人就这样毫无由头地喝了起來.他说地一点也沒错.喝了点小酒.身体确实变得暖和起來了.

     脸颊微微发烫.她随意的倒在他的怀里.看着满天的繁星.记忆慢慢的向她涌來.“还记得吗.”她转头看了看他.“在我不忘记你的那段时间里.你也带我看过一次星星.”

     说完.她就快乐地笑了起來.满天的星辰.是她的最爱.星星是黑暗中唯一会陪伴着她的伙伴.在依依看來.

     那是在自己旗下的酒店顶楼的那间总统套房里看到的.那一次.他也是有意要带她去的.可惜的是那一次.她喝醉了.

     “你知道吗.在那一次.我再一次爱上了你.”她勾起嘴角将这段话说完.眼里含着一丝邪魅.她立刻将自己手里的酒给喝完.双手很自然地勾着他的脖子.

     他知道她已经有些喝醉了.嘴角含着笑.知道她又会有主动的行为了.红扑扑的一张可爱的小脸蛋儿.带着邪魅的笑眼神渐渐地迷离起來.

     但是她的意识还是很清楚的.看着眼前温柔地笑着的他.“明知道我不能喝酒.你还要带着我喝.你是个坏蛋.”她指着他的鼻子娇嗔道.

     他眼里满含笑意.本來也沒想要她喝多少.谁知道她倒是好.给她一罐就傻乎乎地几口就把它喝光了.

     依依立刻拿起旁边把旁边的酒瓶塞给他.“不能这样欺负我.你要把这些喝完哦.”说完她就倒在了他的怀里.

     “好啊.我喝.”他接过她手中的酒瓶.一饮而尽.喝到一半.依依蹙着眉头又将他的酒给抢了过來.满口酒气地说:“傻瓜.你要都喝醉了.那谁抱我回去啊.”

     酒精的作用还是挺强烈的.她笑嘻嘻地站了起來.拉着他的手.说要他陪自己跳舞.甜美的笑和快乐的笑声紧紧地围绕着两人.

     在这静谧的星空在.他们欢快地随意地舞了起來.慢慢地依依觉得有些累了.她就往他身上一倒.

     两人大口喘着气趴在了天台的栏杆上.“亲爱的.下一站.我们去看海吧.”她看着漆黑的夜突然说道.

     一阵冷风吹來.他将自己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一点.“只要你喜欢.我哪儿都愿意陪你去.”他趴在她的肩膀上.轻声在她的耳畔说道.

     远处燃气了篝火.一群人正围在篝火旁载歌载舞的.

     气氛渐渐地暧昧起來.在他炙热的眼神的注视下.她娇羞的渐渐地把头给低了下來.时而主动时而害羞.在他眼里.她嫣然就是一个可爱的小精灵.

     围在篝火旁边的人群突然走动了起來.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了一个火把.快速地在镇里游走起來.远处的锣鼓声渐起.渐渐地声音变得非常的激亢起來.

     她有些好奇地抬了抬头.不料就被他微微有些冰凉的唇给堵住了.

     甜甜的吻里.带着一丝淡淡的酒香.渐渐耳边热闹的世界消失了一般.他们彼此都只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如果.有机会.他愿与她在此厮守终身.

     渐渐地一切都安静了下來.镇子上庆祝他们特有的情人节的晚会也结束了.夜风刮得更加厉害了.

     彼此都将自己身上的衣服缩了缩.又紧紧地抱着对方相视一笑.

     他们刚回到房间.就有人前來敲门.

     刚把微醉的依依放在沙发上让她舒适地躺着.他就起身去开门.一个陌生的男生有些紧张地站在门口.富凯警觉地看了他一眼.很有礼貌地问他找谁.

     “依依.我是來找白依依的.”他憨厚地笑了笑.又有些不安分地朝里面看了看.很奇怪眼前的这个男生会知道他们是谁.來之前.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要來这儿的.

     要來这儿玩.还是在路上临时决定的.为什么眼前的这个人会知道这些呢.富凯本來打算告诉他.沒有依依这个人的.

     可只是依依却摇摇晃晃的走了过來.从背后轻轻地环住他的腰.探出一个小脑袋问.“是谁.”

     那个男生一看到依依就高兴地笑了起來.他迫不及待地跟依依做起自我介绍來.他告诉依依.自己是她的小学同学.以前还住在同一个院子里.

     她看了看一脸疑惑的富凯.仔细的想了想.过了一会儿.她嘟了嘟嘴.大笑道.“你不会就是那个鼻涕虫吧.”

     站在门外的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朝她点了点头.但心里依旧很开心.他沒想到依依还会记得他.毕竟他们在一起玩耍的时间很短.

     虽说女大十八变.可是依依仍旧像小时候一样的美丽.一样的纯真.可是看到他们两暧昧的举动.他也明白她不会是自己的.

     知道富凯心里会有些想法.他憨厚地笑了笑.告诉他们.自己今天在镇上的舞台上看到了她.就觉得很眼熟.本來想那个比赛结束之后再去找他们.可是那个时候他们早就走了.

     他抱歉地给他们鞠了个躬.说这么晚了打扰到他们了.走的时候.还说明天中午请他们吃饭.以表自己的歉意.

     “谢谢.不用了.我们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富凯很客气地说道.脸上依旧带着那让人如沐春风的笑.

     依依也傻乎乎地笑着点了点头.还说以后有时间要他去K市找自己玩.还告诉他自己现在在那个学校读书.

     吃了个闭门羹.他心里难免有些难受.但是听到依依热情地邀请他去K市.并且还告诉他自己的学校在哪儿.他高兴地点了点.说约好了下次一定会去的.

     刚把门给关上.富凯大力地将依依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里.一脸认真地问依依.刚刚那个人是谁.

     依依的脸上一直保持着甜甜的笑.听他这么问.她有些晕乎乎地摇了摇头.想要回答他的问題呢.但是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起.

     渐渐地他都等地有些焦急了.看到他这个样子.依依“噗嗤”一声娇羞地大笑了起來.“哈哈.你吃醋啦.你在吃我的醋.”她捏着他的脸笑嘻嘻地说道.

     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吃醋的.另一个不明身份的男生.就因为在街上看到了她就主动找上门來了.鬼才会相信说这是巧合.或者是什么鬼來和老同学打招呼的.

     别看那人一脸憨厚的样子.多半他也是一个大滑头.他故意轻轻地去咬依依放在自己脸上的手.恶狠狠地告诉她.“我就是吃醋了.我就是不准你跟别的男生有过多的交流.我就是要把你锁在我身边.”

     听他这么说.她娇羞的一笑.立刻就将自己的头埋进了他的怀里.他的语气虽然很凶、很霸道.但是却很温暖、很温馨.

     闻着自己身上的酒味.依依就跌跌撞撞地说要去浴室洗澡.

     说着说着.她就直接走进了浴室.富凯见她一副走两步就会要跌倒的样子.就立马跟过去扶她.走到浴室门口的她.很认真地凝着眸子看着他.“我要洗澡.不准进來.”

     把他轻轻一推.自己快速地跑了进去.立刻将门给锁上了.他笑着摇了摇头.小声地在门外说了句“谁说过要跟你进去了.”

     正趴在门背后的她恰好听到了他的话.她蹙着眉头立刻将门给打开了.“你什么意思啊.”她带着一丝淡淡的怒火问道.

     此时酒精在她脑海里已经完全发挥起作用來.

     富凯愣了愣.不知道依依是什么意思.她娇“哼”了一声.立刻当着他的面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來.

     白色的打底衫很好地将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给展示了出來.她红扑扑的脸上多了一丝傲气.丰润的嘴唇嘟了嘟.“我可是亭亭玉立、落落大方的女生了.不要一直都以为我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家伙.好嘛.”

     这话倒是一点也沒错.他愣愣的看着眼前判若两人的她.心里暗自怀笑了起來.另外也暗自提醒自己以后坚决不能让她沾染酒这个东西.

     见他依旧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自己.她露出一个妩媚的笑.慢慢地朝他走了过來.她轻轻的勾住他的脖子道.“以后不准再叫我小家伙.”

     酒精只是让她的意识有些模糊起來.还沒有让她失去所有的理智和意识.她其实也只是借着酒精的作用让自己胆大一点儿.

     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又持续不断的震动起來.像是在催促着什么事一样.

     她明亮的眼眸里划过一丝失落.她稍稍地低了低头.轻声在他耳边告诉他.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他坏坏的笑了笑.又凝着眸子看了看她.不知道为什么.他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自己.今晚的依依真的很不对劲.

     不论她这句话里面含有几分真假.他都会认为这是她说的酒话.他笑着点了点头.在她眉间落了一个轻轻的吻.

     “洗好了再叫我.”他很绅士地带着她走进了浴室.“一会儿.我会帮你把衣服放在门口的.”说完这句话.他就立刻走了出去.

     他很喜欢她.很爱她.所以他才会如此的尊重她.他不想看到她明天早上后悔的泪水.反正.这也是迟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