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5章 是胆小鬼
    “知道了爹爹,雪儿定会加倍努力,一举打入创世学院。”沈凌雪手握粉拳,坚定道,样子很是可爱。

     “好好,不愧是为父的好女儿。”瞅见女儿的可爱模样,沈荣耀一下子笑得像个弥勒佛,连连点头称好。

     “那是爹爹教的好,爹爹就是我的神。”

     “哈哈……你这孩子真会说话。”

     “……”

     左侧的人久久没有动静,沈荣耀不禁好奇,问道:“玥儿,你觉得呢?”

     觉得该回去了。

     沈凌玥暗暗翻个白眼,看他们表演父女情深都半个钟头了,还没完没了的,真是够了。

     心中的想法面上不显,沈凌玥神情木讷地站在原地,不去看沈荣耀,反睁着水灵灵的眼睛望向旁侧静候的侍女,糯糯道:“我要见娘亲……”

     眼里瞬间挂了两颗晶莹的泪珠,沈凌玥撅起嘴,要哭不哭的样子仿佛受了莫大的委屈。

     这呆萌委屈模样瞬间触动了琴弦心中的柔软,她急忙上前,牵起沈凌玥的小手,面向主位上,“老爷,小姐从未离开过凤梨院,如今出来多时,唯恐多有不惯,我看小姐也乏了,要不先让小姐回去,事情改日再谈?”

     沈荣耀面上闪过一丝不愉,最后无奈道:“也罢,日后勤加修炼即可,带她下去吧。”

     “小孩子就该多锻炼,身娇肉贵,什么都要人帮衬,没病都得病。”沈凌雪翻了个白眼,撇嘴道。

     “你说什么?你这是在诅咒小姐吗?”琴弦怒目。

     沈凌雪继续翻个白眼,“我好心提醒,你不感激反凶我,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

     “雪儿也是好心,你跟她较什么劲!下人就该有下人的样子,主子说什么都得称‘是’!看来府上是太乐和了,让你们这些下人都爬到主子头上来了。”沈荣耀怒斥,打断琴弦的话。

     “老爷恕罪,奴婢只是护主心切,绝无半点违逆之意。”琴弦一惊,惶恐低头,怎么忘了侯爷在这,往常都是背着他欺负那对母女的。

     自家侍女被他人教训沈凌玥心中很不是滋味,尽管如此她也不会插足,琴弦这丫头仗着美人娘亲可是干了不少缺德事,现在正好给其一个教训,收收气焰也好。

     “下不为例。”沈荣耀脸上是浓浓的不愉,不耐烦地摆手。

     如临大赦般,琴弦赶紧抱起沈凌玥逃也似的离开议事大厅。

     “胆小鬼。”对于沈凌玥的不为所动沈凌雪是及其不屑。

     议事大厅外,沈凌玥长长舒了口气,紧绷的心神总算松懈开来。

     为了不被发现自身也是穿越者,沈凌玥在沈凌雪面前可是各种压抑,那滋味可不好受,要是只有自己这么一个穿越者,她或许可以像沈凌雪那样,卖卖萌、耍耍皮子什么的讨大人欢心,可惜多了沈凌雪这么个穿越者,要有什么想法都是泡汤了。

     沈凌玥想过袒言、跟沈凌雪认认亲啥的,但是,思及自家娘亲之前的种种,再加之沈凌雪给的印象,又望而止步了,沈凌雪一看就是不消停,而她喜静,喜欢一个人静静地思考,太吵的话怕是消受不起,所以这个亲还是算了吧。

     ……

     凤梨院

     碧落迈着碎步匆匆进门,一路欢喜道:“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

     摇椅上,纳兰芷正闭目作息,听到声音,眉峰轻蹙了起来,坐起身,不悦道:“回来了便让她过来就是,慌慌张张成何体统,亏你还是一等大侍女,竟如此不懂规矩。”

     “是是是,郡主教训的是。”碧落连连哈腰致歉,被教训了非但无半点伤感,反而又兴奋道:“您知道吗?小姐的天赋竟是金色。那可是满级天赋啊!小姐他日必走上武道巅峰!”

     “什……什么!金色!?”身为高贵的皇族,纳兰芷拥有很好的形象素质,活了二十余年,这还是第一次失控得连话都道不清。

     “美人娘亲。”说曹操曹操就到,沈凌玥迈着小短腿一溜烟窜进纳兰芷怀里,小脸往里蹭了蹭,闻着那股淡淡的清香,满足地笑了。

     女儿的亲昵让纳兰芷十分受用,眉眼瞬间柔和下来,顺着女儿柔软的发丝,轻声道:“乖玥儿,告诉娘亲,见那么多人怕吗?”

     沈凌玥抬起头颅,被问得有些不明所以,不解道:“怕?为何?”

     她的回答让纳兰芷噗呵一笑,“我就知道,我纳兰芷的女儿绝不是胆小窝囊之辈。”

     纳兰芷忽而侧头,冲一旁随时待命的侍女使了个眼色。

     身为纳兰芷的贴身侍女,碧落当下会意,知道主子有要事交代,丝毫不敢有怠慢,忙移步到屋外关好房门,打起十二分精神守在门口。

     在沈凌玥满腹疑惑中,被纳兰芷牵引着进入内室卧房。

     也不知纳兰芷按了哪个开关,只闻“咔嚓”一声,塌上的床板就抬了起来,从床上露出一个隐蔽的暗格,暗格内,竟赫然躺着一只长方形红漆木箱。

     纳兰芷瞟了眼沈凌玥,而后在沈凌玥的稀奇下抱出红木箱,将木箱放在梳妆台上,又往脖颈里探了探,摸出把金色钥匙,对准木箱上的钥匙孔轻轻一扭,咔嚓一声,便扭开了。

     纳兰芷揭开箱盖,将一只箫握在手心,表情严肃地看向沈凌玥,“这箫本是想待你及笄之时再给你,奈何你天赋惊人,为娘怕以后寻不到更好的机会,倒不如趁现在给了你,也算了却我一桩心事。”

     “这是?”看着玉箫,沈凌玥似是想到了什么,表情显得有些古怪,下意识问道。

     “玥儿可曾记得为娘提过,在你满月时给你定了一门亲事,这箫便是对方所留下的信物。”纳兰芷幽幽道。

     想起当年那个小正太,沈凌玥不由暗暗翻个白眼:都什么年代了还搞娃娃亲。娘亲啊,为了那闺中密友,你就把你宝贝女儿给卖了。

     “玥儿可能不记得了,那君家小子长的可是没话说,小小年纪便长了那么一副脸孔,待长大了也不知是怎样的风华绝代。你呀,可是捡了个大大的便宜呢。”

     “……是,是我捡了大便宜,是我配不上人家。”望着娘亲的花痴模样,沈凌玥无奈道。

     “呵,小玥儿害羞了哟!”

     沈凌玥脑门瞬间滑过几条黑线,心道:“这是在说你自己吧。”

     “咳咳,好了好了,不打趣了。”对上女儿清澈的目光,纳兰芷掩饰的轻咳了咳,将箫塞进沈凌玥手里,“此箫看似普通,却贵在奇硬无比,你将其带在身上,当做防身好了。”

     玉箫通体圆润,沈凌玥看了看后,没有推辞地收下玉箫,也罢,看在还算顺眼的份上,就收下好了。